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重生天龙之慧剑凌霄 > 第二章 周公剑法
    青云山,荒道上,骑驴少,正狂歌。

    “轻裘长剑,烈马狂歌。柔情铁骨,千金一诺……”

    少年十二岁左右,脸色白的有些瘆人。这会儿,正扯着破锣般的嗓子引声高唱,所过之处,无数鸟兽惊散,正是不久之前才从坟墓当中爬出来的皇甫殇。

    走了一夜,再一次的惊走一只山猫后,皇甫殇终于喃喃的道:“没这么难听吧,这样可不行,哥得趁着尚未发育完全,练就一副好的嗓音……”

    说着,这货又开始不知廉耻的继续鬼哭狼嚎起来。

    “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

    这下子,连他的坐骑老灰驴都开始打着鼻响,连连的摇着耳朵。

    这老驴乃是他昨天在半道上收复的。

    老驴自然不会心甘情愿,可耐不住皇甫殇拳脚厉害,只能委屈求全,暂时成了这小魔王的坐骑。

    皇甫殇拽着倔强的老驴顺着荒野古道向北而去,只是这老驴半路上来了脾气,他在烈日下汗流浃背,废了老大的力气,这才跌跌撞撞的指挥着老驴来到了目的地——一字慧剑门旧址。

    皇甫殇忍不住咒骂老驴不厚道,完全不懂的做驴也要守做驴的规矩,竟然不能领悟主人意图,实乃大逆不道。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至于他用武力强迫老弱的毛驴驼自己,却是只字不提。

    已是黄昏时分,前面忽然变的狭窄起来,两旁是陡峭的悬崖,山体挡住了夕阳,四周都显得有点昏暗。

    风从前面杂草丛生的院落吹来,骑在老驴上的皇甫殇仿佛闻到了当日那股沉重的血腥气!

    拍着毛驴走到近处,他的玩世不恭渐渐转为凝重。

    “我这是被埋了多久,这样子怎么看着有些不对劲啊?”皇甫殇一脸黑线,喃喃一声,也没有多想,拍了拍老驴,往院落深处走去。

    这一字慧剑门传承久远,历代掌门都是复姓皇甫。

    皇甫一脉,据传乃是周王室姬姓余脉,一字慧剑门老祖传说是得了周公军阵真传,自阵法当中悟出周公剑九式。其中后六式已经在历史的长河中淹没,如今传承下来的不过是前三招:天如穹庐、白雾茫茫、玉带围腰。

    至于说是三招,而非三式,那是因为,这周公剑每一式都有专门的对应心法,一字慧剑门普遍流传出来的三式剑法,就少了对应的心法。

    皇甫殇来此的目的,便是那三式心法。

    三式剑法,只有历代掌门才能掌握其对应心法。皇甫殇作为剑门少主,自然知道这个秘闻。虽然从他父亲武功平平来看,这三式心法似乎并无什么大用,可对于目前的皇甫殇来说,有了心法,聊胜于无。

    按照记忆,皇甫殇离开众弟子聚居的外门,来到了一处断崖绝壁。站在悬崖边上,皇甫殇神情肃穆,尚显稚嫩的小脸上写满了坚定,忽然在老驴的目瞪口呆中跳了下去。

    “乖乖,希望你老爹靠谱一点!”听着耳边呼呼的风声,皇甫殇心中紧张无比,忍不住想到。

    眼看下面密云万丈,降落的速度越来越快,皇甫殇也有些怀疑这位前掌门是否坑儿了。

    “咣当!”一声,在他惊喜交加中,终于落在了一处枯草堆上。

    “好险好险!”皇甫殇一头冷汗,还好老爹靠谱了一回。

    这堆枯草来看,历代掌门果然早有准备。这是一处突出的峭壁,沿着枯草望去,隐隐是一个昏暗的洞穴。整个断崖上空地平整,只有边角处堆积着一些枯草枝叶,对面则是无尽云海。

    皇甫殇心头一动,往其中走去。

    刚刚落入洞中,皇甫殇便听到“呛啷”一声龙吟般的剑鸣冲天而起,天蓝色的豪光从正前方的一柄剑鞘中激射而出,周围忽然狂风大起,本来昏暗的山洞此刻都被那道天蓝色的光芒所照亮。

    几个呼吸后,那蓝色的豪光渐渐消散,露出了青色的剑锋,三尺三的剑锋上纹着古朴的纹路,看样子应该是上古鸟兽图案。

    好一柄不世出的旷古神兵!

    皇甫殇心中一叹,对于这个隐秘的传承之地更加好奇。前代掌门死的突然,也没留下任何说辞,皇甫殇虽然知道这剑乃是神兵,但对其来历却是毫无印象。

    这剑上铭刻的上古鸟兽应该是传说中的青鸾。皇甫殇虽然不学无术,但对于一些古籍道经还是研究了几分的。

    不久,神剑自晦,片刻,已经恢复正常。

    皇甫殇定睛一看,古剑端放在一个石台上面,石台边缘,刻着三行小字。

    来到边上,聚神瞧去,那三行小字正是此行的目的,周公剑前三招对应的法门。

    皇甫殇心中激动,他本就不安本分,对修炼之道向往非常,后世一本无名的龟息法门都能炼到小成,何况这剑法心经就在眼前,哪能放过。

    快步将三门运气心法记住,皇甫殇迫不及待的开始第一次修炼起来。

    身为剑派少主,他自幼便开始修炼,经验和基础兼具,修炼起来倒是没有什么困难。三式剑法,只要是门中弟子,稍有时日都能修炼,此前他已经将剑招修炼到了小成,虽然还未能够掌握其中意蕴,但舞起来也算是中规中矩,并无差池。

    此时,随着第一式心法运转,他浑身气血运行加速,丹田当中,一股青色真气也活动开来。

    皇甫殇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暖洋洋的充满了力量感,也感觉到身躯和四肢内,有一股暖暖的气在缓缓的流动,让他能够顺利的将第一式心法运转一个周天却没有丝毫的阻碍。

    这时,他也终于发现了体内的异常。此前这副身体也修炼过一些入门心法,但体内真气若有若无,哪里会如此蓬勃充盈。而且,寻常武者真气,不到先天境界,怎么也不会带上特殊的颜色,俱是无色无形,与他此时状态大相径庭。

    “算了,想来也不是什么坏事!”想不通其中缘由,皇甫殇摇了摇头,开始将目光投向其余两招对应的法门。

    “果然,这两式心法也能顺利使出了。”

    皇甫殇盘膝而坐,按照石壁上面所教的办法,默念口诀,小心翼翼地感受着外界稀薄的灵气。

    所谓修行,就是要将外界的灵气吸收进体内,转化为真气,为自己所用。周公剑每式剑法都有自己对应的运转法门,也就是说,每修炼一式剑法,就要按照一种特定的经脉路线运转体内真气,直至在经脉中产生气感,心法才算小成。

    气感和个人的修炼天赋有关,修炼天赋越高,气感越强大,修炼天赋越低,气感越弱。寻常武者,体内都只是一种运行法门,气感单一,并无大碍。这周公剑另辟新径,居然要在体内形成九种气感,一般人不是无法找到第二种气感,就是多种气感发生冲突,走火入魔而死。

    时间一久,且不说剑法遗失,便是残留下来的这三式,也没人修炼成功过。

    当然,皇甫殇机缘巧合,仗着体内神秘的青色真气,居然轻易的就将这三门心法修炼成功了。

    三式心法既已修成,皇甫殇心中大定,便开始打量起那道青色真气来了。

    随着青色真元按照既定经脉运转,一种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他终于明悟,感情是前世一直修炼的那门龟息法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