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重生天龙之慧剑凌霄 > 第一章 灭门之灾
    皓月当空,九月的福州依然闷热得让人难以入眠。

    青蛙在池塘中鼓噪,夏蝉在夜色中嘶鸣,莫名的花香布满了这条古道,沿着山涧一直往上,便是闽南有名的大派——一字慧剑门。

    青云山山体湛蓝,与天一色。一字慧剑门地处青云山正中,夹在狮子峰、龙潭峡之间。

    极目望去,整个慧剑门的地面全用汉白玉铺砌,亮光闪闪,浮云缭绕,恍如轻纱。广场中央,每隔数十丈便放置一个铜制巨鼎,分作三排,每排三个,共有九只,规矩摆放。鼎中不时有轻烟飘起,其味清而不散。

    正殿门头,“一字慧剑”四个字苍劲有力,字字均有数丈见方,“剑”字最末一笔直入水中,气势惊人。

    可惜,这飘渺绝伦的夜色当中,还夹杂着阵阵的血腥。

    月黑风高夜,杀人正好时!

    横七竖八的尸体布满庭院。鲜血在庭院中的低洼处,汇成了一个小小的池塘。

    正殿台阶旁边,落着一枚黑色的灵鹫标志。

    正是天山灵鹫宫的标志!天山弟子,是天生的刺客。天山童姥,更是绝顶的高手。

    一字慧剑门传承太久,到了今日,已经没有什么值得称道的高手出现。

    而如今,更是被灵鹫宫灭门。

    正殿门口,一个中年妇人扑倒在血泊当中,早已气绝多时。致命伤在背上,显是逃命之时被利器贯穿后心,当场气绝的。

    妇人身下,尚有一个十一二岁的男孩。

    凶手显然没有一丝仁慈,利器透过妇人胸口,直接没入男孩腹部。一团血污在小男孩素白的锦袍之上逐渐扩大……

    忽然,本该死绝的男孩动了一下。清澈明亮的眼睛缓缓睁开,流露深深的绝望和茫然。

    皇甫殇费力的用手捂着胸口的剑伤,可惜他此时失血太多,力气太小,连痛苦呻吟的力气都没有。

    鲜红的血液依然在汩汩流出,他清晰的感觉到生命正渐渐流逝,心中绝望之极。想不到他才刚刚重生,这便要失血而亡。

    前一秒,他还是京城里坑蒙拐骗的布衣神算,后一刻,就成了一剑慧剑门的少门主。名字还是皇甫殇,但此去经年,恍然已是千载。

    忽然,大殿下方传来一阵纷乱的脚步之后,皇甫殇怕是灵鹫宫之人折返,不敢动弹。

    “当啷!”一声,像是有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

    “师傅,师妹……”来人声音颤抖,悲怆之极,跪在台阶下方的几具尸体边上,茫然无措。

    “难道是卓不凡回来了?”想到书中提及卓不凡幸存下来,皇甫殇心中一动,就要大呼救命。

    只是他此时伤势颇重,年纪又小,发出的声音连蚊子都不如。卓不凡悲痛伤心,呼天抢地,哪里听得到他的呼救声!

    蝼蚁尚且求生,何况他历劫重生,哪里敢将这救命稻草撇下,将身上仅有的余力聚在喉咙,终于发出一声“救!”那命字尚未出口,便再也发不出音来。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卓不凡自然不知几步之遥,小师弟曾经求救过。半响下来,他终于发现落在地上的灵鹫宫标志,知道凶手厉害,他面色冰凉,已经将灭绝灵鹫宫作为毕生追求。师门尸骨未寒,想着,卓不凡重新振作起来,打算将众人埋了。

    皇甫殇听着脚步声远去,心头一紧,终于晕厥了过去。他前世招摇撞骗,倒也并非完全空穴来风。至少,他家祖辈相传的一本龟息之法就被他修炼到了小成。

    此时他身体虚弱,修炼那无名的龟息之法早就成了他的习惯,虽然昏迷,但潜意识里便将这法门运转。几个呼吸下来,气息渐渐隐去,却是他无意之中进入了武者梦寐以求的天人合一之境。龟息冥冥,像蛇类一般冬眠了起来。无尽的天地元气却是被慢慢引入经脉,修复着他的伤口。

    卓不凡乃是一字慧剑门的大弟子,此番下山历练,侥幸逃脱了灭门之祸。如今门中师长弟妹俱亡,哪里肯在这是非伤心之地多呆,简单的将众人埋了,便飘然离去。他此去,身负家仇门恨,却是另有一番机缘。

    ……

    青云后山,无名坟堆,阴森老林。

    又是一个日落时分,卓不凡将几张冥纸烧完,往其中最大的两个坟堆磕头几下,一脸沧桑,踩着落日的余辉,消失在林间。

    每一个坟堆都被人经心打理过,每座坟头前都摆满了鲜花。他害怕贼人寻仇,众人之墓也不敢刻碑立牌。

    十年了,卓不凡仍然一事无成,报仇之事遥遥无望。

    坟群中有一座低矮的小坟,一个简简单单的小土包,几乎与地齐平,显得很不起眼。然而,就在这一刻,低矮的小墓突然发生了异变,荒土慢慢龟裂,坟顶的土块开始向下滚落。

    一只苍白的小手掌从坟中伸了出来。

    很快,一个一脸茫然之色的小孩自坟中慢慢爬了上来,蓬乱的长发沾满了泥土,昏暗破碎的衣衫粘在身上。男孩除了脸色异常苍白外,并无异常,正是那夜陷入昏迷的皇甫殇。

    “这是什么地方?难道又穿越了?”皇甫殇喃喃自语,看着眼前成片的坟堆,一脸茫然。

    蓦然,他终于注意到了身上的穿着,正是慧剑门少主的样子。他盯着脚下的小坟,呆了一呆,暗自猜测应该是卓不凡将他给埋了。

    “靠,好歹也是有数的高手,居然连一个大活人都发现不了!”皇甫殇骂骂咧咧,对这位大师兄怨念颇深。

    只是他没有发现,四周的坟堆上面杂草丛生,显然时日已久。

    “看来这些人都是此身的亲朋好友了!”想着,皇甫殇朝四周拜了一拜,打算离开这个鬼地方。

    此时天地广阔,他心中却是空荡荡,没有一丝着落,不知何处归去。日薄西山,皇甫殇收拾起失落的情怀,一步步向前走去。

    “逍遥派,天山童姥……唉!”半路上,皇甫殇想起自家被灵鹫宫灭门,无奈的摇了摇头。北冥,童姥,前世里一直都是他最喜爱的人物,没想到如今却成了刻骨铭心的仇人。

    想着记忆中灵鹫宫的狠辣冷酷,他心中涌起一股莫名的情绪,失笑道:“灵鹫宫又如何,童姥又怎样,小爷也不会怕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