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重生天龙之慧剑凌霄 > 第一百零一章 暗涛骇浪
    混乱之始,群雄逐鹿,时光荏苒,渐成五国鼎力之势。方腊据守江浙,在东南一代建立了新汉王朝,奉道教北斗宫为尊;金国坐拥北方大部,雄姿一时无两;辽国西迁,开始在中亚站稳跟脚;回鹘侵占西夏、吐蕃数州之地,独霸西北;哲宗起用章惇、曾布等新党,重启河湟之役,又有凌烟阁与少林寺高手相助,两次平夏之战终使西夏臣服。

    诸国之间合纵连横,摩擦不断。鉴于北斗对皇甫殇实力的误判,新汉一直没有对闽南这块肥肉下手,黄裳节节败退,在朝廷放弃继续南伐之后,孤注一掷,带着一伙残兵败将躲入了福州,开始寻求一字慧剑门的帮助。中原武林因为佛道之争一分为二,许多武者也都迁移到了青云山周围,企图得到一字慧剑门的庇护。外界尚浅不知皇甫殇消失之事,眼见己方高手云集,心中却是更加笃定此举甚妙。一字慧剑门虽然紧闭山门,但无形中已经成了闽南首脑,青衫剑客更是独尊一方。方腊心中暗恨,虽然早有兵临城下之意,但碍于北斗宫的态度,一直未能如愿。

    当然,青云山周围各派云集,自然免不了鱼龙混杂。方腊虽然不好大军进击,但却可以安排手下人过来谋划一番。邓元觉对皇甫殇素来不喜,这段时间又没少在北斗宫等人面前装孙子,憋了一肚子的火气,正要发泄一番,当即自告奋勇,选着了闽南之行。这厮号称宝光如来,虽然是个酒肉和尚,但北斗宫向来与佛门不对付,如何能给他好看。北斗宫的人他得罪不起,但一字慧剑门却是可以拿捏的,即便是皇甫殇名声之外,但他这些年武艺也是大进,倒是未曾将当年的那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放在眼中。这厮在摩尼教便是仅次于王寅的智囊人物,很快便找到了一个关键人物,那就是丐帮的十方秀才全冠清。

    聚贤庄康敏跑的快,但有了皇甫殇的点拨,马大元的事情也在不久后水落石出。这全冠清为求自保,当即便添油加醋让众丐群情激奋,将白马二人斩杀,而他自己,却是摇身一变成了丐帮中兴人物。只是众长老意见不和,未能让他如愿接任帮主之位。如今堂堂的天下的一大帮被迫流落穷乡僻壤,隐隐有寄人篱下的意味,年轻弟子便是愈发不满,加之全冠清暗中运作,选出新的丐帮帮主便成了当务之急。全冠清呼声最高,但奈何有几位长老专门针对他做出了不许舵主以上的帮众参选的规定。但邓元觉的出现让他看到了希望,加上对方用荣华富贵一诱惑,老全节操早就掉了一地,什么丐帮帮主,便是整个丐帮都被他当做了投名状,任由邓元觉安排。

    青云山后壁的一处悬岩下方,乱石遍布,此刻却是聚集了数百丐帮弟子,空地中央的石桌上方供祠满了三牲四果,众人焚香拜祖后开始将目光投向了一众长老。几个硕果仅存的长老就在石桌下方席地而坐,靠近供案的吴长风将打狗棒扬了扬道:“公平起见,此次帮主之选将会在舵主以下选着,有信心的弟子可以在前方的擂台上比试一番,胜出者便是丐帮下一任帮主……”

    全冠清心中冷笑,天下大乱,各地分舵损失惨重,但他的分舵却是完好无损,这老家伙显然是害怕自己这边人多势众弄巧成拙,想着,他不着痕迹的看了眼身后静坐着的邓元觉,背上竟挂着六个袋子,显然是丐帮的六袋弟子,辈分仅次于各分舵舵主。一帮长老舵主显然也发现了邓元觉的存在,实在是这家伙光着脑门坐在那里太过显眼了。

    “这位兄弟是?”有舵主忍不住向全冠清问道。全冠清哈哈一笑:“这位邓兄弟算起来还是乔峰那狗贼的同门师兄,前些年为了避嫌一直都留在大智分舵大点后勤,修为却是深不可测!”众人听说那光头居然是乔峰的同门师兄,不由一惊,少林寺的俗家弟子本就值得关注,何况还是乔峰的师兄,一时间,邓元觉倒是成了众矢之的。待比武一开始,便有人指名道姓要与他比试。丐帮武学驳杂,带艺入帮者更多,所以对于丐帮的绝学大家其实都掌握的不是太多,半斤八两而已。这也造成了帮中高手都是垂垂老矣,恐怕也只有乔峰这种被上任帮主收入门墙者才有可能年纪轻轻便成就非凡。邓元觉轻轻松松便将众人战败,想到丐帮当初也号称天下第一大帮,便是不屑已极,但对于打狗棒法和降龙十八掌的威名他还是有所耳闻,接任大位后便向众长老讨教起来。打狗棒法易学难精,靠的是个领悟,似他这种鲁莽的汉子,却是无法真的掌握,降龙十八掌入门便困难重重,加上众长老一人一招也未能凑够十八招,让他失望的同时,也有些小觑这掌法威力,开始将精力放在了对付一字慧剑门的事情上。

    丐帮众人一听要对一字慧剑门出手,都是骇的不轻,却不知方腊见有机可图已经将邓元觉的好基友赤家兄弟派了过来。这二人因为宝戒的事情与北斗等人貌合神离,在方腊的手段下早就投靠了摩尼教这边,见众人反驳,自然不会坐视不管,叫嚣最厉害的吴长老等人直接就被他二人轰杀,让丐帮众人心惊胆战之际,难免起了其他的心思,加上全冠清的说服,很快便达成了一致意见,要将青云山据为己有,重新崛起。

    这段时间全冠清又说服了几个门派前来助阵,一行人浩浩荡荡开始往山上行去。这一天黄昏时分,众人已经到了一字慧剑门外门堡垒所在。出于对一字慧剑门的尊重,来访之客都会解剑登山,时间一长,便在这堡垒前方形成了一个颇大的武器搁置台,旁边的石碑上更是记载了登山要注意的一些事项。

    如此浩大的声势自然引起了弟子们的注意,天风煞客很快便得到了消息,知道来者不善,一边差人上山通告,一边带着几个弟子往堡垒边缘赶去。有了唐门带来的资本,如今的外门早就今非昔比,高墙林立,加之山势奇险,简直就是易守难攻的军事壁垒,方腊迟迟不对一字慧剑门出手,只怕也是看到了这个问题,这才将希望寄托在了丐帮这伙人身上,企图借刀杀人,即便对付不了一字慧剑门,也能将这堡垒查看一二,甚至将其摧毁,方便军队攻伐。

    丐帮等人是来寻衅的,自然不会解除身上的武器,守门的慧剑门弟子自然不会放行,作揖道:“诸位还请解剑上山。”邓元觉剑眉一扬,明知故问:“为什么?”那弟子便一指旁边的石碑。赤霄怒道:“这是什么狗屁规矩!”那弟子脾气甚好,也不生气:“不敢……”洋洋洒洒开始解释起规矩的由来。全冠清眼珠子一转,却是叫道:“帮主休要被这小狗骗了,他们是在拖延时间!”赤霞怒道:“好胆!”不等那弟子讲完,凌空劈出一掌,轰然一声便将那石碑连头兵器搁置台击成了粉碎。

    天风煞客刚来便看到了这一幕,凌空破碑他也能办到,但想要做的如此彻底,只怕功力还是有所不及。如今皇甫殇消失不见,诸位夫人虽然武艺不俗,但也无人能够对付得了此人,危机迫在眉睫,一字慧剑门再次被血雨腥风笼罩起来。但是据他所知,丐帮尚无这等高手,心中不由一动,脱口道:“你是‘长春谷’中的人?”

    “嘿嘿!不错”赤霞冷笑道。

    “赤霞?”便在这时,瑶琴与黄裳携手出现在了天风煞客身后。

    “瑶琴,你这叛徒!”赤霄怒吼一声,恶狠狠的看向了一旁的黄裳。这厮在谷中便对瑶琴心怀不轨,没想到对方这一出谷,居然连人影也找不到了。却是瑶琴被外界的生活所吸引,加上谷中了无牵挂,选着了留在青云山上。一字慧剑门的外门本质上就是一个小镇,除了门人弟子,更多的就是选着落户于此的山民巨贾,有一堡(黑风堡)二派(唐门、红叶斋)三商(闽南三大富商)之谓。黄裳兵败落魄于此,与瑶琴一见钟情,如今更是负责起了外门小镇的治安,俨然一个镇长的做派。

    “黄裳!”邓元觉恨恨道,黄裳可是他们摩尼教最大的仇人,教中许多弟子朋友更是直接死于此贼手里。

    “咦,原来是方贼手下的国师大人,幸会幸会!”黄裳冷笑连连。

    天风煞客脸色难看:“什么时候丐帮居然与摩尼教狗贼同流合污了!”

    丐帮弟子面面相觑,摩尼教动摇国本,在百姓中的名声可是臭到了极致,丐帮素来以狭义为名,自然不能接受这个现实!全冠清心中一急:“大家不要听这人胡说八道,邓帮主忍辱负重,乃是身在曹营心在汉,一直都在谋划策反摩尼教高层,只是被这姓黄的搅合坏了!”说着,示意邓元觉动手。老邓心中虽然勃然大怒,手上却是毫不含糊,霹雳堂带来的数枚轰天雷向前一掷,“轰——轰——”几声就将堡垒炸成了残垣断壁。所幸黄裳与摩尼教多次交手,对对方的尿性什么清楚,邓元觉方才伸手,他便招呼众人向后飞撤。

    全冠清振臂一呼,群丐气势大增,似乎看到了占据青云山,复兴丐帮的日子,嚷嚷着一拥而上。邓元觉更是蛊惑人心的高手,糖衣炮弹一下,其余各派也是热血冲天,使出了十二分的力气。

    断壁残垣之后乃是一片平地,早有无数外门弟子举剑成阵,三五成群,将涌入的群敌围困起来。剑阵之威素来就是一字慧剑门的招牌,众弟子冷哼一声,长袖一挥,手中的长剑便化作了漫天剑光。全冠清识得剑阵厉害,见己方气势一弱,便指着远处的飞檐雕栋雄浑建筑继续蛊惑起来,所谓财帛动人心,这些人此时的心态已经有了几分亡命之辈的意思,发起狂来,连武艺都增长了许多。加之赤家兄弟的确厉害,一字慧剑门这边几乎无人能敌,一路杀入深处,让众人看到了希望,一时间居然压着剑阵步步逼近。

    黄裳见瑶琴被赤霄追杀,一声轻啸,五指鬼魅般绽开,无数缕劲气以他为中心向四周爆开,刹那间似乎消失在了邓元觉等人的兵刃之下。等众人再次看清他的身形,四周已经留下一地死尸,每个人的头上都有五个窟窿。“你……你这是什么武功?”邓元觉的声音有些颤抖,全冠清哆嗦着道:“快用轰天雷!”

    黄裳冷笑一声,轰天雷制作不易,正规作战时方腊都极少使用,这邓元觉能够携带数枚已经出乎他的意料,此时哪里还有多余的可以对敌。杀这二人对此时的黄裳而言不过举手之劳,只是他挂念瑶琴安危,没有理会二人,转身往赤霄追了上去。天风煞客便打便退,碍于年纪,这些年虽然颇有进展,但他迟迟不能突破先天,年迈之体,如何是赤霞的对手。好在就在此时,上山的卓不凡等人也得到了消息,飞速驰援而至。

    借着冲击的气势,卓不凡一剑正中赤霞右臂。赤霞咧着嘴,不顾伤势,右手倏地穿出,食指与中指张开,有如钢钳,平挟卓不凡剑刃,手腕向起一招,横肘撞向对方胸口。卓不凡心中骇人,对方一身巨力,他几次想要抽回长剑都未能如愿,思念电转间已被对方横肘撞到,这一下若是真的撞结实了,以赤霞的功力,卓不凡的心脉只怕是难保安然无恙,不死也是重伤,好在这卓不凡也是果决之辈,断然撒手弃剑,向后跃出。

    几乎同时,黄山二老持剑在空中一颤,刷刷的挑向赤霞双手,四周群豪只觉山上之人下来后遍空都是眩目剑光,一怔神的功夫,已被其余一字慧剑门的弟子包围了起来。这些内门弟子的武艺可不是外门可以比拟,按照皇甫殇挑选弟子的标准,最差也是二流巅峰,加上这几年的闭关修炼,个个都不弱于一方门派之主。等无数霍霍的剑光闪现,众人莫不心寒,全冠清心中暗急,眼见自己这边虽有几百名武林好手,竟奈何不了对方十几人,当即号令众人拼死紧逼,心想纵然你们有天大的本事,这五六百人四下合围,挤也将人挤死了!

    卓不凡见黄山二老缠住了赤霞,瞬息之间连刺三十六剑,每一剑都刺中丐帮这边一人,带起三十六道血柱,场面壮观而又可怖。邓元觉瞪着眼睛道:“剑芒绝学!”感情他一直都以为一字慧剑门的剑芒乃是人云亦云胡说八道来着。

    卓不凡见对方胆怯,横剑而立朗声道:“诸位武林同道……”话还没完,便见一声佛号传来:“阿弥陀佛!”卓不凡目光一呆,任凭邓元觉禅杖打在腰上,哇的一声,咳着血飞了出去。

    黄山二老等人心下吃惊:“怎么回事!副掌门恁高的功力,竟是着了那妖僧的慑魂邪术?”因为典静的缘故,一字慧剑门的人对于音波迷魂之术并不陌生。

    一时间,整个战场都为止一静,都将目光投向了远处石台上端坐着的那个老和尚,但见他霜眉欣动,神光外溢,周身似乎发散着若有若无淡淡的金光。

    邓元觉师出少林,自然识的对方此时的境界,喃喃道:“难道这老和尚已经达到了‘他心智证通’的境界……”不少心智不坚定者此时已经怔怔的向老和尚顶礼膜拜起来,余人皆是瞠乎其目。(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