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重生天龙之慧剑凌霄 > 第一百章 群魔乱舞
    皇甫殇研习乾坤秘录下卷,此时的剑法又快又狠,但扫地僧一双肉掌做刀,同样游走如蛟蛇,速度之快,燃木刀罡划过空中时竟让人看不清招法的来势。剑气刀罡,转眼间二人已经拼斗了十余招。不过,两人看似拼杀的不相上下,但皇甫殇心中的震惊却是不言而喻,剑意向来是他最大的杀手锏,但在与扫地僧交手的过程中,他却无奈的发现,对方的一招一式似乎都在影响着他的剑意,所谓的剑芒绝技,此时却是成了一个笑话。却不知这修炼一道殊途同归,圣境之后,武者修炼的就是意境,一招一式不在拘泥于行,强弱高下只看你境界领悟到底如何。剑修虽然提前一步开始修炼意境,但因为修为境界所困,能够领悟到的不过皮毛而已。剑意之强虽然横扫同等境界的高手,但想要越级而战,就没多少优势了,尤其是在圣境之后便更是如此。加之皇甫殇修炼的剑意类别驳杂,对应的意境也包罗万象,境界的领悟就更加不足。而扫地僧自突破先天境界以来便是以这燃木刀法破道,领悟的出来的意境也就只这一个,自然是皇甫殇望尘莫及的。在适应了剑修凌厉的战斗方式后,老和尚就越发的游刃有余起来。皇甫殇的压力越来越大,将学会的剑招各自试了一遍,均是被对方轻易化解,剑意无法破开对方的刀意,他的剑法再高明,也不过是精巧迅速罢了。

    扫地僧见识广博,武艺的确是惊世骇俗,燃木刀法被他化腐朽为神奇,招式包罗万象,佛道魔儒,几乎都有影子。老和尚的双手不停抖动,让皇甫殇辨不清它最终会向何处劈去,人影一闪,又是一道锐利无匹的刀罡疾射临体,封住了皇甫殇四周闪避的角度。因为对方意境的困扰,皇甫殇如同身在火焰山一样,一种发自心底的暴躁感逐渐酝酿到了极致,烦闷之际,见这一刀的绝妙,心中更是苦笑暗惊。陡然间提起全身功力,右臂一舒,手中青鸾剑缓缓斜递而出,显得十分的迟缓与沉重,似有千钧一般,变幻不灵。其实皇甫殇心中也明白,想要破解对方这种至快至烈的刀法,那便要一门至沉至猛的剑法才行。只是他虽然见识过这种大巧若拙举重若轻的剑道,并且感悟颇多,但终究领悟不足,未能藉此修炼出相应的剑意,对付不得扫地僧的刀法。

    “当!当!当……”一阵清脆激烈的刀剑交击声暴响,火花进射,两人己各自变幻了十几个方位与角度,击出了百招不止。扫地僧悚然动容,对方剑法高妙出乎自己的意料,可惜境界不足,终于乱了阵脚,如此再过片刻,便能分出胜负。虽然有些欣赏,但两人苦大仇深,绝对是你死我活的结局。皇甫殇却是面色凝重,心中十分明白马上就要落败,想着,又看了眼不远处的瀑布,目光闪烁。扫地僧冷笑连连,想要投江避祸,那也要看他答应不答应,想着,手中的燃木刀法又多了几分煞气。便在这时,淙淙一缕笛声响起,皇甫殇五指倏闪,拨动了怀中的一只玉笛。扫地僧甫闻笛声仿若回到了与李沧海琴瑟和谐的日子,但他很快便回过神来,放眼看去,皇甫殇已经接近了瀑布边上的悬崖,当即追了上去。

    皇甫殇自然不会认为这八荒魔音能够对付得了一位炼神还虚的高手,能够摆脱对方刀罡的纠缠,他的目的已经达到。见扫地僧赤目狂颜的追了上来,嘴角一翘,玉笛的声音急转,杀伐森森,有如千军万马混战一般,配合上一旁飞瀑落潭气势磅礴的自然之音,让八荒魔音的威力提升了好大一截。扫地僧心中大惊,待回过神来,对方已经自崖边跳了下去。想也别想,也跟着越出了山崖。

    这瀑布水流湍急,四周的声音全被水流下落的动静掩盖,扫地僧虽然不会什么一苇渡江的神功,但以他如今的功力,踏足水面也能保持片刻不落。只是举目四望,哪里还有半个人影。不用想也知道皇甫殇定是藏在了水下。好在瀑布延伸出来的溪流及浅,他便盘坐一旁开始守株待兔起来。荒山野岭的,任你修为再高,还能够真的在水底生存下来?皇甫殇最初大的主意自然是藏在水中,以他的龟息境界,能够在水下潜伏的时间定是扫地僧无法想象的。可惜他太过小瞧了对方报仇的决心,真就不吃不喝的在水边静坐了两天两夜。皇甫殇那个气呀,这老和尚也不怕把自己饿死,坐那里大半天屁股都没挪动丁点。他是可以继续龟息,但奈何不了饿的慌呀,水里自然有鱼虾可以勉强当做食物,可为了不露出马脚他也不敢乱动。浑浑噩噩之际,整个人已经靠在了水下贴着悬崖的那处石壁。困顿之极,顺手往地上一抛,闭眼假寐。只是大敌当前,他也不敢真的昏睡过去,虽然以他此时的龟息境界到不至于睡觉的时候被淹死,想着,他又取出了怀中的八卦令牌,仔细揣摩起来。

    借着上方投下来的光线,可以清楚的看到令牌的背面刻着一些简单的线条,有粗有细,脉络交叉的地方还有箭头标示。皇甫殇一个激灵,令牌得到多时,但他从未心平气和的研究过,此时才发现,这些线条和脉络不正是秘境所在的地图吗。只是老和尚迟迟不离开,他便是知道了秘境所在,又该如何摆脱对方。无奈之下,他倒是想要看看这秘境究竟在什么地方,害的他在这华山跑了个遍也没丝毫发现。循着箭头的指向,皇甫殇很快就发现了目的地,略一琢磨,开始与记忆中的华山比对起来。良久,却是呆在了那里,继而欣喜如狂。

    外界的扫地僧忽然发现瀑布下方泄露出一丝讨厌的气息,不由冷笑连连,当时皇甫殇藏不住了。不过,饶是如此,对方这等水性也让他大为惊异了。想着,他也没急着冲入水中将这恶贼揪出来,而是磨刀霍霍的开始考虑该如何报仇才能让他最解恨。皇甫殇自然不知道自己这一惊一乍差点没了老命,也就这扫地僧和尚当得久了耐心过人,寻常人早就亲自下水捉来了。此时,皇甫殇正咧着嘴开始在身后的石壁殇一阵摸索,良久终于找到了一个与八卦令牌相合的暗槽。

    一阵欢喜之后,皇甫殇终于将八卦令牌放入了石糟。陈抟老祖学究天人,这种机关暗器之道也是不俗,就在他将令牌放入其中后,整个石糟开始往里陷入三尺有余,正中央露出一个长满青苔的拉环,信手一拉,一阵磨牙的响动过后,露出了一个幽暗阴森的入口,眼看四周的水流越涌越多,不敢耽搁,皇甫殇也走了进去,入口之后,便是一段拾阶而上的台阶,不知走了多久,才从水里走出来,扑鼻而来的便是一股霉湿的怪味。

    就在他成功的进入秘境之后,整个入口因为水流的灌入,终于引动了里面的机关,轰然一声巨响,石壁开始坍塌起来,片刻便将方才的入口之处掩盖完好。皇甫殇自然不知道这身后的变化,但自从他打开入口,水面上便是波涛汹涌起来,肉眼可见,一个巨大的漩涡出现在瀑布下方。扫地僧不知道这时水流灌入入口时形成的自然现象,只当是皇甫殇在准备什么大杀招,当即全神防备起来,只是一直到漩涡消失,水面恢复如初,他也没见到对方半个人影。这下子他也无法淡定自若了,当即不顾身份的潜入水中,想要查看一番。老和尚虽然出身江南水乡,但自负名门之后,这潜水的本领倒是不太高明,虽然仗着功力境界可以在水下游刃有余,但也有时间限制,等他将四周查看一遍,却是未见皇甫殇半个人影。懊恼之余,又愣愣的在岸上呆了半日,这才央央离去。

    皇甫殇忍者霉味,走了一阵,夹道逐渐开朗,碧光隐隐,也不像刚入石门时那么黑暗,似乎因为海拔的提升,洞中开始变得干燥起来,四周的地面也全都换成了白色的大理石。看来太祖将华山输给陈抟老祖后,对方还得到了一笔不菲的财物,皇甫殇看着四周墙壁上镶嵌的夜明珠,一阵猜测。最先引起皇甫殇注意的并非是他念念不忘的先天遁剑法,而是陈抟老祖留下来的龟息神功——锁鼻飞精术。陈抟老祖素有“睡仙”之称,他这龟息神功也是绝妙无比,居然教人在睡梦中练功。可惜皇甫殇丹田已失,这睡觉的功夫却是无福消受了,虽然如此,但如此妙法岂能视而不见,他还是记在了脑中。这密室应该是陈抟老祖修行之地,皇甫殇又在四周打量了半天,才发现里面尚有一个密室,想来应该就是老祖的藏宝室了。

    先天遁剑法果然就在其中,刻在一张玉帛上面,洋洋洒洒,百十来字:“灵剑匣中藏,聚因含道情。剑心不可息,神缘无为擎……”无招无形,修炼的却是道家的剑气,威力巨大。皇甫殇缺的也就是这些意境上的领悟,吕祖的这门先天遁剑法包罗万象,用先天一气温养剑胚,与皇甫殇修炼的剑心如出一辙,里面更是包含了纯阳剑道的全部感悟,足以让皇甫殇藉此踏入剑圣境界。

    冬去春来,岁序更新,皇甫殇渐渐的沉溺其中,外界却是越发的混乱起来。北斗宫暗中扶持方腊不断在南方做大,哲宗也开始频频招少林高僧入宫,扫地僧自从离开华山之后,更是直接住在了大相国寺。如此一来,北斗倒是再未到皇宫撒野,整个中原武林都分成了泾渭分明的两方,或是佛门,或是道派。当然,不久前风靡一时的剑修门派,因为一字慧剑门的沉默,也变得低调了起来。这其中最为主要的还是他们一直依仗的那位剑主突然销声匿迹了起来,虽是如此。中原之外,辽金之战再次爆发,萧远山父子虽然饶勇善战,但也改变不了国势衰微的现实,整个帝国都在往中亚一带转移,与历史上的西辽如出一辙。这期间,刚刚崛起的大金国也无暇南侵,与大宋在表面上保持着良好的关系。回鹘的骑兵越战越勇,让西夏人头痛不已,好在这段时间突然变得安静了下来。皇甫殇的消失让许多人措手不及,赫斯提亚更是意兴阑珊,将圣火教交给几位长老使者打理后,选着了闭关,其他诸位琉璃等人也多是如此。鸠摩智壮志未酬,吐蕃便陷入了混乱,攘外必先安内,这是时代下所有人的共识,哲宗如此,吐蕃的赞普亦是如此。恼怒之下,鸠摩智选着了隐居不出,专心研习起了佛法。大理这边,段誉再做突破,与企图东山再起的栖霞仙子数次交手,虽然每次都讨不了好,但也让对方无法再次插手大理国事。川蜀这边,因为九幽派和血狱门的出现,乱的一塌糊涂。

    群魔乱舞,不外如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