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重生天龙之慧剑凌霄 > 第九十九章 草木皆兵
    很快,扫地僧便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不知何时,皇甫殇已经带着他在林子里面兜了好几个圈子。与此同时,整个林子里面的一草一木都被附着了皇甫殇的剑意,一股凌厉的锐金之气倏然升起,发出阵阵类似兵器的破空之声。扫地僧以指代剑,下意识的使出一招柳絮剑法中的风中残柳,薄薄的罡气如柳丝般飞舞飘荡。

    四周的草木尽数折断,不等他欣喜,便觉数道剑气自那些草木上射出,当即拂袖抵挡,劲力所至,这些弱化版的剑芒被他的先天罡气一扫而空。但就在这时,越来越多的草木开始摇曳起来,随着皇甫殇一声长啸,上面倾注的剑气锋芒同时急射而出,似万剑齐发,如牛毛细雨,便是扫地僧境界再高,招法再精,也总有大意之时,等方圆之内的剑气全部耗尽,他的手上已经有数处渗出点点血丝。

    再看皇甫殇,哪里还有半个人影。扫地僧狂怒,达摩一苇渡江,少林寺的轻功自然不会太弱,虽然与皇甫殇这种专门侧重轻功身法的怪胎无法相比,但老和尚这一怒,似乎连带着轻功也有了些许进步,风驰电掣间,已经追了上去。皇甫殇无奈,若是他方才布下的是剑阵,或许真的有机会给这老贼一点麻烦,但区区剑气,想要对付这种圣境高手,还是千难万难。这倒是他小觑了剑修的威能,若是普通的先天高手,想要伤到老和尚,那可真是痴心妄想。皇甫殇自负不敌,光顾着逃命,自然没看到扫地僧被剑芒伤到的一幕。若非如此,血狱老祖为何会忌惮于他。

    如此一来,这二人你追我赶,很快就出了嵩山地界。北斗追到那片草地的时候,也被眼前的一幕震撼到了,入目所见,好大的一片林子几乎被夷为平地,透过草木上残留下来的气息,依稀发现扫地僧的气息和皇甫殇留下的剑意。北斗心中骇然,扫地僧的武功他是见识过的,虽然在境界上稍逊自己,但光以武艺来讲,与他也是不分伯仲。可那皇甫殇,却是大大的出乎他的意料。从对方留下的剑意来看,这为逍遥派的传人还是一位剑修,而且还是摸到了剑圣门槛的那种剑修。外界风云突变,武林中早就没了有关剑修的记载,但作为道门传人,北斗不可能不清楚剑修的可怕。加之他先入为主,以为这无数草木皆是被皇甫殇数剑夷平,对于对方的忌惮俨然已经超过了扫地僧。长叹一口气,北斗忧心忡忡的回到了北斗宫,开始派人打探皇甫殇的消息,并严禁手下人与对方发生冲突。

    皇甫殇自然不知道这其中的误会,不过也正是如此,让一字慧剑门逃过了一劫,以至后来少林寺与北斗宫共同称雄武林之际,一字慧剑门依然独秀闽南,成了许多不服这两派的人避难清修的圣地。此时此刻,皇甫殇却是被扫地僧逼到了绝境,一天一夜过去,以这两人的身法,此时已经到了华山之巅。皇甫殇苦笑连连,摸了摸怀中的八卦令牌,有些懊恼自己为何不提前到这华山查看一番。被逼无路之时,他便将希望寄托在了吕祖留下的传承,按照紫阳老道当年的说法,这令牌乃是打开传承秘境的钥匙,只要他先一步躲入其中,就能避开扫地僧的追杀,到时候他再将吕祖的先天遁剑法一学,还能怕了这老贼。只是他也不想想,陈抟老祖留下来的这个秘境至今百年有余,华山虽然不说人山人海,但无数年来来来往往的过客也不知多少,居然从未有人发现什么古迹秘洞,他这般狼狈的跑过来,如何能找到传承秘境。

    眼见逃无可逃,皇甫殇倒是彻底冷静了下来。

    “空门三老中的和尚,藏经阁的扫地僧,慕容家的老东西,你究竟叫什么名字?!”皇甫殇说着,将青鸾剑拔了出来。扫地僧听他提及空门三老,面上浮现一抹回忆,听他提及藏经阁,面上露出一丝诧异,不过等听到慕容家的老东西时,脸皮却是忍不住抽搐了几下,也不与皇甫殇斗嘴,藏在僧袍下的右手食指猛地一指,少林一指禅便用袖里乾坤施展了出来。一指禅以刚猛著称,劲风斯斯,急如闪电。皇甫殇左手轻轻一捺,参合指便以六脉神剑的法门击出,同时笑道:“少林寺的七十二绝技果然名不虚传,不过怎么不见你用家传绝学!”

    扫地僧疑惑的看了眼皇甫殇的指法,总觉得这小子的手法有些眼熟,但六脉神剑施展出来后招式连贯不绝,让他无暇分心,当即压下心底疑惑,双手合十,猛地一分,将一股无形真气旋转着同皇甫殇的指劲碰在了一处。这是少林寺的绝学波罗密手,只听“蓬”的一声,一道浑厚的无形罡劲便将皇甫殇的六脉指劲荡开。皇甫殇感受着对方这一招传来的力道,由衷的赞道:“大智若愚,无巧不拙,好功夫!”扫地僧心中微微一凛,这人年纪轻轻便有如此见地,果真是天资绝艳之辈,只是想到死去的儿孙,他便双目泛红,双手竖直如刀,向皇甫殇劈去。

    这一招燃木刀法便是当年创出此招的那位少林老祖见了也要自愧不如,扫地僧道佛兼修,又被杀意反噬坠入魔道,招法中正邪相济,阴阳转承,原本星火燎原的一刀被他融入了数中意境。皇甫殇先是觉得一股热浪席卷而至,接着便如坠九幽寒冰,煞气临头。骇然间长剑破空而出,剑招如雨点般洒落,分袭扫地僧肩井、天宇等穴而去,正是他自创的周公剑法第五式——疏雨梧桐,取疏雨清冷为其剑意。扫地僧掌刀一封,有金刚掌力护持,他这幅手只怕可以比拟当世任何兵刃,一招“烈火燎原”化解了皇甫殇的进攻后,冷电般斜斜的削向皇甫殇的右臂,薄薄的刀罡与皇甫殇的剑芒很快便纠缠一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