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重生天龙之慧剑凌霄 > 第九十七章 舍利妙用
    说着“砰砰砰”叩了几个响头,众人大吃一惊。这幻阵只是针对当事人才有效果,机关暗器虽然出乎意料,但也比不上这人疯疯癫癫求饶来的让人心悸。

    忽然,西首角落的木门传出一阵轻微的响动,虽然细小,但听在众人的耳朵里不啻惊雷。玄慈大喝一声,身形晃动间,人已向发出响声的木门扑了过去。

    就在这时,一道黑影忽地自门后越了出来,半空中双拳便是当头直击下来。

    玄慈急忙后跃,玄生已经手执禅杖,迅速迎了上去。

    那人影自然是按捺不住的赤霄,直勾勾的盯着人群中的一个小和尚,双掌上扬,一边将玄生的禅杖荡开,一边破口大骂道:“他奶奶的,好你个小贼秃!”说着便向那小和尚抓去,只是没走两步,“呼”的数声响,又有几个和尚挥舞着长棍自他左右击了过去。这一下直接将赤霄的退路封死。赤霄浑然不惧,朗啸一声,继续向前纵去,左足刚落地,两侧又有棍棒飞出。原来不知不觉中,少林寺的人已经将这厮包围了起来,这些和尚倒不见得武艺真的多高,但相互配合间进退呼应,每一杖都是极精妙厉害之招。

    有见闻广博之辈自然知道这就是少林寺的十八铜人阵,但赤霄修为之高,显然无视这所谓的阵法,身子一晃,已从层层棍影中一闪而出。

    “虚竹小心!”一直提防四周变动的玄慈惊道,虽然知道自己这儿子近来武艺大进,有少林年轻一辈第一人之称,但关心则乱,便是他这等道行,也免不了俗。

    虚竹显然也没有料到这莽汉有如此功夫,自此人出现之后,他便一直观察对方,未见其展露丝毫功力绝学,无暇细思,纵身前跃。

    赤霄直勾勾的盯着虚竹的右手,挥动着双手横冲直撞,轰隆一声将虚竹背后的墙壁撞出个大洞。饶是他专修肉身,体壮如牛,亦被反弹之力震得五内沸然,筋骨欲脱。冷静下来后,更是羞愤之极,呼喝着向虚竹追了过去。

    暗中的谷峰等人都被这虚竹吸引了过去,再看他施展出来的功法和身法,全是恍然大悟:“逍遥子的传人!”这下子更是将他们气的不轻,这逍遥子学了长春谷道家武学不说,居然还传给了他们最为嫉恨的佛门弟子,当真是岂有此理!本来玄慈这帮人还不值得他们出手,但此时恼怒之下,也顾不得自持身份了,一个个皆从门后越了出来。

    只是一个交手,玄慈等人便是冷汗直流。好在长春谷众人虽然修为奇高,但真刀实枪的战斗却是从未有过,实力发挥不出三分,但只这三分功力,就胜过众人太多,少林寺这边还好,毕竟能够跟着掌门方丈下山出战的都是达摩院、罗汉堂高手,可其他门派的人却是鱼龙混杂,很快便死了大半,几乎都是一招毙命。

    谷峰冷笑一声,随手一挥,便见一蓬泥沙打出,以他这等功力,这一招何啻百余枚暗青子出击,侥幸活下来的各派好手不虞有此,几乎全遭了暗算,惨叫连连。少林寺这边,玄慈等人同时将僧袍一甩,长袖在内力的鼓荡下,登时如铁板一块,将泥沙尽数打开。几乎同时,长春谷的高手已经再次合身扑到。

    玄慈果然见识非凡,双手一挥,少林弟子们登时四人一组,刀剑合壁。据说达摩祖师当初面壁九年,不但参透菩提妙蒂,而且悟出一套剑法和一座大阵,那便是少林寺达摩剑法和少林十八罗汉阵。而这四人一组的刀剑之阵,就是后辈高僧在十八罗汉阵的基础上,发场光大,苦心业研的结果。少林到如今寺中的辈份依次为玄、慧、虚、空,眼前的这些弟子最差也是慧字辈高手,当真不容小觑。

    谷峰自然发现了对方剑阵的高明,不老长春谷这边能够游刃有余面对这阵法的不过三人而已,毕竟对于这些常年避世隐居的道长来说,他们更擅长的是炼丹、打坐。无奈之下,谷峰几人只好先向玄慈这几个老家伙动手,所谓擒贼先擒王,在他们想来便是如此。

    玄字辈高僧一共有七人在此,分别主持着一座剑阵,合目端坐剑阵前方,似已魂游虚冥。谷峰等人攻杀上来后,这几人便施展出了各自精通的少林绝学,玄慈号称伏虎罗汉,不仅金刚掌长力雄厚,而且袈裟伏魔功也能独步天下,谷峰对上的便是他。

    皇甫殇有原著的记忆,对这玄慈并不看好,只是这二人一经交手,便是大大的出人意料,不是谷峰太弱,而是这玄慈强的有些过头。皇甫殇心中疑云顿生,尚未注意到远处的虚竹更是可以独自对战赤家兄弟。

    玄慈上来就是袈裟伏魔功,身上袈裟蓦然飘起,向谷峰罩下,袈裟柔软,浑不受力,谷峰乃是一次遇到这般怪异的招法,虽然抓住了袈裟,却未能透穿,方要撒手,便见那袈裟一合,向他的手掌裹去,与此同时,玄慈左手施展金刚掌向他拍至。谷峰大惊,不料这秃子的劲力收发这等自如,先天罡气护体,手腕一抖将手上的袈裟抖落:“不愧是少林方丈,倒是老道小瞧了你!”玄慈心中惭愧,若非扫地僧将寺中历代珍藏的舍利子用秘法激活,当真不是这些牛鼻子的一合之敌。

    皇甫殇自然不清楚这其中的门道,这些人不知道玄慈的真正实力,反倒觉得这才符合他们第一大派的身份。佛教历代高手圆寂之时留下来的舍利子都是他们毕生功力的精华所成,最开始的时候都会将其中的功力采用醍醐灌顶的法门传给后人,只是时过境迁,这秘法渐渐失传,世间武道衰落,也无需如此,这舍利子虽然珍贵,但真正的用法却是少有人知了。如今扫地僧将寺中珍藏的舍利子用秘法激活,几乎让玄慈等人的功力增长一倍有余,虽然碍于境界领悟不足,无法成为先天高手,但光以功力强弱而言,已经不弱于普通的先天高手了。虚竹更是得了无崖子毕生功力,身上的内力就更为浑厚,加上他佛道同修,武功精进可谓一日千里。

    有顷,玄慈的袈裟已被谷峰击成一堆碎片飘散空中,其余六僧的头上也是热气蒸腾,显然已经功力发挥到了极致。

    达摩剑阵中,少林诸僧已到生死关头,人人汗湿重衣,喘息声此起彼伏。长春谷众人在经历了一场实战后,却是越战越勇,浩荡激荡的先天罡风卷起满地尘沙,形成一个又一个巨大的螺璇状尘柱,渐渐的将众僧掩盖下去。大阵外,游散的各派高手虽然十不存一,但个个都是高手,刀光剑影,杀声震天,杀红了眼,惨叫声,呼号声,让人听得毛骨悚然林,飞溅的鲜血已将殿内地板染红。

    皇甫殇终于注意到了大放光彩的虚竹,这让他更加疑虑重重。这个世界并未有过聋哑谷的故事情节,也不知道这厮是如何得到了逍遥子的功力,虽然少了天山童姥传授武艺,但皇甫殇看的出来,虚竹除了会凌波微步之外,也会李秋水的白虹掌力等武学,当然,许是这个世界的虚竹得到了少林寺的重点培养,他的少了绝学也威力不凡。抛开心头的疑云,皇甫殇很快又发现了一个令人费解的事情,那就是与虚竹交手的那两个莽汉一直都直勾勾的盯着虚竹手上戴着的玉扳指。而且,这二人都是纯粹以肉身踏入先天武道的高手,这让他兴趣盎然,要知道,他的龙象般若功虽然几近大成,但却未能藉此踏入先天境界,最后依仗的还是北冥神功。

    虚竹见这二人的横练功夫实达颠峰,也是头痛之极。他曾使出七十二项绝技中以力量著称的须弥山掌和金刚掌,但却难伤对方丝毫,也曾使出一拍两散这种爆发力极强的掌法,也是伤不了对方。相反,这二人一身巨力,招招拼死,他又不会什么金刚不坏的功夫,虽然每次都能避开要害,但偶尔中上一两招,都能让他血气翻腾,真气一滞,苦不堪言。

    双方看似胶着,但随着时间推移,高下却是分了出来。武者未入先天之际,内力浑厚的强度确是判别高下的硬性指标,但到了谷峰这等境界,沟通天地,气息悠长,浑厚与否已经没了意义。当然,因为属性的缘故,特殊的功法可能会具有一些独特的性质,就像九幽罡气,或是血玲珑气劲,但差距体现的并不明显。这种境界的武道高手,比拼的更多是境界领悟的高低,以剑修来讲,那便是剑意领悟,以佛道两家来讲,那便是各自佛法道法的研究。扫地僧虽然拔苗助长将玄字辈众僧塑造成了半步先天,但这种境界上的领悟却非朝夕可成。谷峰等人缺少的只是实战经验,毕竟有岁月放在那里,境界之高可想而知。待他们掌握了战斗的节奏,玄慈等人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而这时,其余门派过来凑热闹的人已经死伤殆尽。危机关头,少林寺的大boss自然不会坐视不管,就在皇甫殇饶有兴趣的盯着虚竹的玉扳指想要夺来看看之际,一声“阿弥陀佛”响彻山顶,大殿四周的幻阵荡起一阵波动,咔嚓咔嚓的破坏之声不绝于耳。林灵素等人正是坐山观虎斗笑谈点评之际,便觉各自防守的阵角被一股无形的气息席卷,惊异之中,维持大阵的法剑便啪啪断裂,露出了各自身形。不及防备,场中忽然多出的一个老和尚淡淡一笑,上来就是一招佛门狮子吼,将众人震的七荤八素。

    谷峰等人正欲大开杀戒,都觉气息一滞,出于先天高手的本能,向后撤开,总算是躲掉了扫地僧的大规模杀器。皇甫殇就没那么好过了,虽然及时缩回了双手将身子隐藏起来,但大意之下,两耳已经渗出丝丝血迹,嗡嗡作响。炼神还虚!皇甫殇一眼便看出了这老和尚的修为,少林寺有此功力的人只有一个,来人的身份不言而喻——藏经阁扫地僧!也就是当年曾与紫阳真人齐名的空门三老之一,至于是否与慕容家有瓜葛,皇甫殇也是疑神疑鬼。姑苏慕容一脉相承,慕容博与慕容复从面相上看总能看出些相似之处,但这扫地僧年纪太大,加之多年研习佛法,气质截然不同,也看不出丝毫血亲端倪。

    “师叔!”玄慈等人大喜,这扫地僧究竟叫什么名字大家都不清楚,但按照老和尚自己的解释,乃是灵字辈高僧,与玄慈几人的师父灵门乃是同辈中人。灵门与天山童姥平辈论交,扫地僧的年纪可想而知。其实李秋水当初的猜测不错,这扫地僧的确就是她的好妹夫,慕容博的父亲。当年他虽然在李秋水小妹的帮助下活了下来,甚至武功大进,但这种苟延残喘让他心怀愧疚,看破红尘,置慕容家百年霸业于不顾,到少林寺做了和尚。

    当时的少林寺可是高手辈出,十三绝神僧主持大局,老慕容带艺求佛,灵字辈众人无奈,只好平辈相交,将他算做了灵字辈里面的小师弟。加上他慕容家图谋甚大,入寺之后素来低调,后辈弟子对他也是知之甚少。无数年来,他修为虽强,但毕竟是风烛残年,加之一直惦记这老友紫阳的寒疾,便潜藏经阁研究他的纯阳神功。慕容家风云突变,他却越来越看的淡了,尤其是在见证了慕容博与萧远山的恩恩怨怨,便更是如此。但皇甫殇将慕容家彻底抹除,却是让他真的乱了方寸。灭族之恨,饶是他佛法日深,也终究未能看淡,终于在一次修炼中彻底迷失了心智。佛魔本就是一念之间,带着慕容家历代传承的执念,扫地僧开始了谋划布局,也在寻找着皇甫殇的足迹,以期报仇雪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