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重生天龙之慧剑凌霄 > 第九十六章 佛道之争
    北斗看着看着,脸上渐渐现出惊骇之色:“风雷水火阵?”“不错,道兄究竟是何人,居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来皇宫行刺?”张天师皱着眉头诧异道。北斗淡淡一笑道:“天下道门本是一家,可惜老道避世已久,发现很多人不太听话,想要借阁下人头一用……”就在此时,哲宗在护卫的带领下赶了过来,发现一向疼爱他却又妨碍他大展宏图的太后竟然是个武林高手,当即怔在了那里。

    高太后面色不虞,呵斥道:“谁叫你们带皇帝过来的!”北斗说到一半便发现了哲宗的出现,端详了片刻,有些不屑的道:“就这种短命帝王,也值得你们龙虎山投效,简直有损我道门先知之名!”说着,杀气盈然,竟是想要连哲宗一块杀了。张天师心头狂跳:“你不是想要老道的命吗,关皇上什么事情!”

    “迂腐!”北斗有些恨铁不成钢道:“顺天应道罢了!你要杀,他也要杀!”说着,募地身化灰影,绕风雷水火阵飞旋一圈,十指连射,百余道纯阳道家真气,分从四面八方射到众侍卫身上,等张天师与高太后反应过来时,围困北斗的百十号人竟全部死绝,扑通扑通的倒地之声不绝于耳,护着哲宗的那几个护卫心头狂跳,恨不得转身离去,但脚下却如同灌入了沉铅似的,除了不停的打着哆嗦,半点也动弹不得。哲宗更是不济,尤其是听这老道说要杀了自己,饶是他登基已久,但毕竟年纪尚小,又从未真的独挡一面过,此番能够站直腰板,已然出人意料。

    高太后及时的挡了过来,全力防备。她虽然也是先天高手,但却是受了凌烟阁一位长老传功取巧而成,加之修成此番境界年纪已经颇大,真正的战斗力恐怕也发挥不了多少。

    北斗根本就没将她放在眼中,但张天师却不容小觑,虽然因为神泉的缘故让他看起来与张天师年纪相当,但他自己心里清楚,这张天师可是比他小了不少,加之对方已经摸到了炼神还虚的门槛,这让他忌惮之余,又充满了欣赏,若非此番震杀龙虎山天师事关收服天下道派,他还真舍不得杀了这般人物。想着,沉渴一声道:“天地浩荡,风云四起,诸方潜龙已现,留这短命帝王又有何用!”

    话音刚落,北斗身形拔地而起,似龙翔九天,双掌闪动,如九霄飞电,慑人心魄,炼神还虚境界,内外功夫于旁人观之,已然达到了惊世骇俗的境界。张天师咬了咬牙,硬着头皮迎了上去,同时示意高太后带着哲宗趁机离开。北斗冷笑一声,双手施展道决之际,院子四周的地板哗然掀起,齐向高太后二人卷去,瞬间就形成了一道石龙,烟云弥漫,竟把这二人困在了其中,以高太后先天高手的实力,竟也无法马上破开。

    “前辈当真要赶尽杀绝……”张天师沉声问道。北斗肃然道:“天下行将剧变,老道此番作为不过是上应天机,下顺民意罢了!”说话间,院内飞沙走石,数招不过,张天师已经受了重伤,神色一苦,猛退一步,左前右后,膝关稍屈,口中暴喝一声,右手翻腕朝天,缓缓推出。

    北斗疑念方起,猛听半空中一声巨响,“轰隆”声如乍发之焦雷,而焦雷过后,又是一连串的巨雷声音,“隆隆”不绝于耳。天师道精通各种雷法,但想要真的借助这等天地威能对敌,对于境界的要求极高,龙虎山有记载以来,只有第一代祖师真正的掌握了这等天机秘术。张天师此番作为,显然是施展了某种激发潜力的秘法,强行引动天地雷霆。北斗吃了一惊,目光已经被那搅成一团的电闪雷鸣挡住,巧幸他这般境界之后的灵觉极强,身体的每一部分都可以感受到外在气压的变化,是以他依然能够准确地辨出张天师的方位,想也不想,抢在这雷法使出之前攻杀过去。

    说时迟,那时快,只听见“呼呼”几声巨响,接着传来一片惨叫声,雷法终于在张天师临死之前成功引发,在空中炸开。一时间,整个院落都是石砾四溅,北斗虽然仗着功力强悍没有受到致命之伤,但也被雷的不轻。四周一片寂静,一片恐怖的寂静。高太后终于将围困她二人的石龙破开,见北斗狼狈的样子,已经猜出了张天师的下场,悲愤之际,便让哲宗往宫内深处跑去,自己却是拦了上去。北斗恨恨的看着哲宗消失道:“便让你多活几日也无妨!”,这深宫大内太过复杂,此番因为料敌不及,受了点伤,目的既然已经达到,他也没心思在待在这里,抓着张天师的尸首,飘然而去。

    此事过后,高太后因为重伤难愈,数日便撒手人寰,哲宗怅然若失,每每思及北斗当初的话,便惊疑万分,频招宫中太医问诊,但众口一词,全都找不出他身上的毛病,这让他稍稍放心了一些,开始将目光投向内忧外患。命数一说向来虚无缥缈,以北斗这等境界自然有所感悟,这才能够一眼看出哲宗短命。哲宗素来大志,但在高太后掌控全局的时代,留给他的更多的还是抑郁和压抑,所谓心病,便是如此。或许他真的算得上一个有抱负的皇帝,但时运所铸,留给他的却是一个无解的烂摊子。休说是重现太祖盛世,便是江南的匪祸就让他头痛不已,壮志难酬,这心病却是越来越严重。自皇宫大战之后,虽然哲宗调集了无数凌烟阁高手护卫宫中,甚至连凌烟阁阁主也请入内宫坐镇,但北斗凶威历历在目,日焦夜虑,让他本就不多的生命变得更加短暂。这是后话,暂且不提,不过,与朝廷将重心放在浙江一带不同,整个中原武林,现在都被一件事情所牵动着,那便是佛道之争。

    北斗屠灭天师教上下高手,凌厉的手段终于让各大道派噤若寒蝉,乖乖的投效门下,这其中便有刚刚在君山将神霄派做大的林灵素。长春谷号令天下道门,在太室山中岳庙建立山门,与少室山的少林寺针锋相对,挑衅之意不言而喻。玄慈万万料不到,寻上门来的居然不是萧氏父子。好在藏书阁中的扫地僧在寺中已不是秘密,加之寺中后起新秀虚竹的异军突起,少林寺正是斗志昂扬之际,对于北斗的挑衅,自然不会放在眼中。

    皇甫殇刚刚赶到少林寺,便听说了这事,等了数日,双方的大战已经是一触即发。道门人数虽少,但胜在个个都是百里挑一的好手,不说长春谷中的那些人个个都是先天高手,便是林灵素这些被强行召集过来的道门领袖,就不输于江湖上的一派之主。少林寺人多势众,如今丐帮颓势已成,少林寺俨然是中原武林第一大派。

    北斗等人出谷后便是一副大举扫荡武林的姿态,无形中已成中原武林众矢之地。这玄慈早年便能以带头大哥的身份召集各方高手对付一个虚无缥缈的盗武辽人,此时的地位自然更是非凡。况且,“天下武功出少林”这话也并非浪得虚名,数百年来,少林寺走出的俗家弟子何其之多,江湖上许多门派都与少林有着渊源。加之北斗斩杀龙虎山天师之事,素来亲近天师道的门派也是义愤填膺,这些人很快便被玄慈召集起来,浩浩荡荡的杀向中岳庙。

    不过,皇甫殇暗中查看过中岳庙,这中岳庙一直都是中原道门的集聚之地,建筑精密严正不说,更是隐含九宫八卦的布局,加之山门中遍布好手,少林寺此番主动出击,恐怕也讨不了好处。通过林灵素这层关系,皇甫殇偷偷的混入了道观。玄武真定功本就是道家功法,皇甫殇数日因为丹田破损无法修炼,但龟吸的境界却是保留了下来,用于掩盖气息,自然无恙。只是越是如此,他心中的紧迫感就越是强烈。长春谷的这些人个个都是先天境界,虽然单打独斗他不会输于任何人,但对方人多势众,若真的围攻他,结局不言而喻。幸亏敌明我暗,这帮人又不急着对付逍遥派,算起来,少林寺这次倒是帮了他们大忙。

    林灵素自然不是甘于人下之辈,若非他创建神霄宫后太过招摇,也不至于被长春谷找上门去。北斗等人召集他们这些道派,所为的不过是道门领袖这个名头,平日里对他们也是吆来喝去。这帮道长们都是敢怒不敢言,私下里便联合在了一起。林灵素野心不小,但年纪放在那里,想要夺得这个小团体的话语权自然困难重重,但皇甫殇的到来却是让他看到了希望。私下里,这帮道爷们很快就知道了皇甫殇乃是林灵素的师叔,与紫阳真人乃是同辈相交的好友。皇甫殇对此不置可否,林灵素狐假虎威,加上种种手段,算是如愿掌握了这帮人的话语权,日后神霄派号令天下道门,便是在此时埋下了伏笔。

    与林灵素的机关算尽不同,皇甫殇对于那位素未谋面的北斗大人却是忌惮不已,透过众人的描述,隐约猜到对方极有可能是与血狱老祖一个境界的人物,这让他有些亚历山大。谷峰等人对于眼皮子地下的这些举动不可能没有察觉,只是这些人实在难以让他们放在眼中,赤家兄弟一心想要夺回神泉宝戒,更是不以为然。

    林灵素很快便从守卫山门的弟子那里得知了少林寺杀上门来的消息,疾趋谷峰所在向长春谷的大爷们禀报道:“诸位长老,少林寺的和尚前来拜访,见是不见?”心中却是一阵冷笑,恨不得这两方杀个你死我活,正好他神霄派一飞冲天。

    谷峰看了北斗一眼,见他没有搭理的意思,便道:“人家好歹也是武林领袖,既然亲自前来拜访,就是给咱们面子……”说着,见林灵素张口欲言,又道:“怎么,林掌门有什么话要说吗?”

    林灵素心道这老东西可真够自大,见鬼的拜访,那不过是他故意的说法罢了,心下冷笑,恭声道:“他们人多势众,恐怕来者不善。”

    北斗终于睁开了眼,凝神看了他有顷,道:“无妨!”

    林灵素只觉北斗扫过之处,似乎看透了自己的心思,不觉已是冷汗一背,忙应了一声,跑了出去。

    “北斗大人……”谷峰迟疑道。

    北斗神识电转,也不知道是不是早就发现了山门附近聚拢过来的各派高手,冷笑道:“阵法都布置好了吧,等下便来个瓮中捉鳖,将这帮秃驴杀个干净!”

    谷峰等人眼前一亮。

    玄慈等人鱼贯而入,林灵素迎上前道:“诸位大师佛驾光监,有失远迎。”

    不少人都是认出了林灵素,毕竟这厮最近没少出风头,玄生更是呃惋道:“林掌教助纣为虐,希望好自为之!”

    林灵素笑而不语,显然未将众人的表现放在心中,待玄慈等人进了山门大殿,他便趁机遛了出去,北斗等人的打算他早就猜到了一些,对于那阵法的威力他也是见识过一两次,自然不想被卷入这场无妄之灾。

    大殿里各门洞开,玄慈朗声喊道:“少林寺玄慈前来拜山,请各位出来一见。”声音是用内力送出的,众人直觉耳朵轰轰作响,传得极远,对玄慈的武功佩服不已。

    只是良久之后,诺大的一个殿堂中,除了回音居然没有半点声息,整个闻道阁死一般的沉寂,众的心头开始笼罩起一种不祥的感觉,都是将手按着兵刃,凝神提气,全身戒备起来。

    这帮人鱼龙混杂,如此沉闷诡异的气氛之下,很快便有人沉不住气了,转身便向殿堂外门跑去。只是一直到他们出了这大殿,才发现四周灰蒙蒙的一片,竟然看不到丝毫路径,却是长春谷众人早先就布置下来的迷幻阵法。未知的才是最恐怖的,加上北斗凶煞的传闻,这几人自然开始慌不择路的逃跑,将阵法中的机关暗器一一激活,飞蝗般的钢刀片刻就将几人吞没,侥幸活命下来的却是惊恐万分,更有甚者,直接跪拜在地,疯狂求饶起来:“道爷饶命,道爷饶命,小的愿意留下来做牛做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