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重生天龙之慧剑凌霄 > 第九十五章 皇宫大战
    段誉这天刚刚从天龙寺出来,连日的吃斋念佛,总算让他摆脱了刘凤薇留给他的心理阴影。虽然贵为太子,可是大理小国寡民,路上能够认得出这位太子爷的却是不多。远远的,他便看到了钟灵,又见一地东倒西歪的官兵,大惊之下,施展凌波微步飞了过来。“咦!”赤霄猛然刹住身形,对方的身法似乎有些眼熟。赤霞也是若有所思,良久才道:“璇玑步法吗?”钟灵心中万分委屈,见段誉飞了过来,便哭哭啼啼的将事情大概的说了一通。段誉早就看到了古、诸二人的尸体,钢牙咬得咯咯作响,脸色泛青,面上的肌肉在抽搐,厉声道:“你们为什么杀人?”

    赤霞面无表情地道:“喜欢!”“喜欢?”段誉气的不轻。“不错,你也别想活了!”赤霞说着,目中尽是杀芒:“逍遥子的传人也该死!”段誉怔了一怔:“逍遥子?”直觉告诉他这人不是在说笑,知道事情蹊跷,揽着钟灵便欲折身飞遁。赤霄狂吼一声:“哪里走!”话音刚落,弓着的身形向前一弹,整个人都如经天长虹般划空追去,虽然没有凌波微步的精妙,但这一下出击的身法却同样奥妙无匹,几乎将他的肉体力量完美的发挥了出来,段誉岂能逃得出他的手掌。

    段誉听风知警,双足落地之际,已经将钟灵推入百姓群中,自己却是一个懒驴打滚,斜里翻滚出两丈有多,正好到了道旁小摊下面。自从学会这凌波微步之后,这还是他第一次遇到无法逃脱的对手,当即便是亡魂出窍,冷汗淋漓。

    赤霄怒哼一声,再次发力飞扑,段誉这一次有了心理准备,赤霄身影才动,他已滚到小摊之后的门板下方,但终究功逊一筹,一来一往,俨然险象环生,疲于奔命。犹豫之中,一直没有出手的赤霞不知何时到了他的身后,钟灵的惊呼声刚刚传来,段誉已经被他扣住脉门。

    段誉挣扎了几下,下意识的便施展起了吸星大法,但这赤家兄弟所学绝非内家功法,哪里有什么内劲供他吸纳,一时间面如土色,汗珠滚滚而落,又想起这人方才提及到的逍遥子似乎有些耳熟,微显惊愕地道:“你是逍遥派的仇人?”

    “逍遥派吗?既然知道,那就死的不冤了!”眼看赤霞就要下杀手,不远处倏忽传来一声暴喝:“住手!”随着喝声,四条人影飞临,当先的是一名黄袍老者,后随三名劲装和尚,各持长剑,“唰!”地作扇形散开。

    “伯父小心这二人!”段誉吃了大亏,知道对方厉害。段正明心中一苦,“你堂堂的段家第一高手都束手无策,我又能如何!”想是这么想,但大理段氏名声在外,却不能怂了,栗声道:“怎么回事?阁下何人?”

    赤霄杀气腾腾地道:“你等也是送死来的?”说着,便见“嗖!嗖!嗖……”数条人影,由远处的屋顶疾泻而落,来人自然都是天龙寺留在城中保护段正淳的高手,落地之后迅速地排成了半月形,将赤家兄弟半包围了起来。赤霞看了眼手里抓着的段誉,段誉一直都在解释自己与逍遥派无关,他都是置之不理。又环视诸人,毫无惧色,眸中的杀机变得更加炽烈了,冷冷的道:“今天,谁也别想活着离开!”凶芒熠熠。

    就在这时,宫中的御林军也围了上来,大厦将倾,天地昏沉。大街小巷,看热闹的百姓也终于发现了不妥,无不是惊愕之声:“这两人究竟是何方神圣……”“谁知道,那人手中抓着的可是当朝太子!”与这些庶民的议论纷纷不同,赤霞却是冷笑连连:“逍遥子果然心机深重,传人居然是一国太子!”段誉见解释不同,不由气急:“我不是逍遥子的传人……”

    段正明见对方微微有些失神,双臂一抖,身形一闪,闪电般使出了一阳指中的绝招“冲阳废穴”。赤霞也是被段誉身后的势力惊到了,不老长春谷待得久了,终究有些井底之蛙的感觉,一下子见到这么多人,哪能淡然面对。不过武者的本能让他在危机来临之际醒悟了过来,与赤霄异口同声道:“隔空打穴法?!”显然没有想到对方居然精通如此精妙的点穴之法,但也只是惊异一下罢了,以他的功力,段正明这蓄势待发的一招只不过让他微微有些慌乱罢了。段正明心中惊骇无比,苦练了几十年的绝招打在对方身上,竟然如中败絮,全不受力,不禁呆立在当地,斗志全消。

    赤霞却不给他撤身的机会,身子一倏而至,拳猛如雷,气势磅礴。段正明举掌全力迎击,砰!”然一声巨响,劲气四溢,余波裂空有声,赤霞纹丝未动,段正明已退到八尺开外,嘴角渗出一丝丝殷红。

    牟尼堂三老(观、相、参)知道保定帝与自己等人不相伯仲,齐齐怪叫一声:“大家一起出手,消耗他的真力!”话音刚落,场中便是劲气横飞,这些段家人多少都会点一阳指,保定帝等人更是会一招六脉神剑,联手之下,居然让赤家兄弟无法前进一步。天龙寺此番留在城中的都是寺中百里挑一的高手,此进彼退,联合迎击,仅是片刻工夫,街道两旁已被劲气夷平。赤家兄弟最为擅长的其实还是近身短打,这种隔空指劲最让他们难受,但二人步入先天后,体内气血如龙,几乎用之不竭,一时却是犹如疯虎,毫无败相,而段正明一方,数名功力较差的弟子已经口喷血沫。

    赤家兄弟狂妄无比,御林军又不敢冒然放箭,一时间混乱无比。段誉冷静下来后,也知道多说无意,他此时的武艺其实已经极高,虽然尚未踏入先天,但也是半步先天之姿,加上身怀数门绝世武功,便是再不济也不至于一下子便被赤霞制服,实在是因为他实战经验太浅,光顾着逃跑,从未升起与对方拼杀的勇气。眼见越来越多的熟人被这二人重创,段誉终于在关键时刻将枯荣功里面的荣枯之境使了出来。赤霞首当其冲,只觉心底莫名悲哀,似乎有些看淡生死的意味,惊骇之际,发觉手中抓着的段誉不知何时已经逃了出去。冷然道:“好个阴险的小子,果然是逍遥子的传人!”

    段誉知道对方认定了自己乃是逍遥子门人,多说无益,愤然出手。两掌噗地一声竟沾在一起,做出一个礼佛的姿态,往对方当头拍下。赤霞冷笑连连,一掌拍出,迎了上去。但听“咔嚓”一声,赤霞脚下两块青砖已然震为碎粉。段誉虽然双脚已陷入地中寸许,但这一下交手却是让他自信心大增。赤霞心中大恨,暗骂这小子善于隐藏,沉着脸杀将过去。段正明等人压力顿减,甚至连御林军也开始时不时找机会放上一阵冷箭,赤霄恼怒之余,也是苦不堪言。段誉再次狼狈之极的从赤霞手中逃得一命,牙根一咬,索性置生死于度外,步法滔滔,六脉神剑剑招不绝,横扫、虚指,竟也慢慢的有了些沉溺其中,于几门神功领会益多,内功、轻功、指法渐呈融合之态,便如内丹功法中龙虎交会般,一身功力臻于圆满大成。

    赤霞见对方六脉神剑更加犀利神妙,一招一式都与步法契合无间,有若天成,加上周围的御林军开始出手,知道想要灭杀此人已经不太容易,便是真的成功,恐怕也要付出天大代价。他二人嘴上说要灭杀逍遥派弟子,其实真正的目的还是逍遥子手中的那枚宝戒。北斗所料不差,这玉扳指才是历代泉主的秘密所在,也只有得到了这宝戒,才算是真的执掌了不老长春谷。按照族中秘法的指引,这宝戒距离此处十万八千里,两人断不肯为了一个莫名其妙的逍遥派弟子就陷落于此,想着,似是心有灵犀,兄弟二人同时施展身法绝技,窜入人群,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远在唐门的皇甫殇也待不住了。这段时间唐门已经陆陆续续的将重心转移到了福建那边的分部,有一字慧剑门照应,总算是让他放心不少。这一日,在一字慧剑门高手和红叶斋密探的保护下,琉璃等人也开始往福州转移。半月之后,众人齐聚青云山,开始为不老长春谷的疯狂报复做着准备。皇甫殇费尽口舌,又从瑶琴口中套出了许多长春谷的秘闻,加之红叶斋传来的消息,已然发现了赤家兄弟的行迹,打算先下手为强,独自离开了青云山。暗中密探的消息,这兄弟二人如今就在河南一带。无崖子将毕生功力传授给虚竹之后,门派的掌门信物自然也传给了他,这兄弟二人凭借族中秘法,一路寻找过来,待发现对方乃是少林寺时,一时也不敢轻举妄动。长春谷虽然避世已久,但因为道门入驻的原因,对于佛门的事情了解倒是颇深,道门的实力如何,赤家兄弟虽然不愿意,但也不得不承认对方其实要强过他们土著一方的。以他区区二人,想要夺回少林寺的东西,只怕是痴人说梦,无奈之下,只能求援于不老长春谷。

    北斗接到消息后也是错愕不已,没想到自己等人隐居深谷,也避免不了与少林寺牵连瓜葛,宝戒事关神泉秘密,自是他必得之物。加上毒尊者传回来的消息,对于如今的少林寺他也没有太过担心。一时之间,尽起谷中两方高手,往河南赶去。当然,杀鸡焉用牛刀,作为谷中第一高手,北斗此行的目的不单是区区神泉宝戒,更是想要为道门在世俗立足做些什么,虽然从谷峰等人传回的消息看,宋朝似乎对道家也是极为赞赏和尊崇,但那又如何,外界的龙虎山天师一脉,在他眼里也只不过是一个跳梁小丑,若是肯奉他为主,这事或许还有些商量的余地,但谷峰号令天下道门时遇到了极大的困难,没有人搭理他长春谷一脉。如此一来,虽然借着武力强行收服了几个道派,但却无法真的让所有的道派归心。北斗此行便是要见识一下如今的龙虎山天师,会一会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

    此时龙虎山在位的是第二十六代天师张嗣宗,号“虚白先生”,性好清高,倦于迎送,素喜结庐深山僻林修真养性。哲宗焦头烂额之际,自然想起了这位神仙般的人物,在他的印象里,这位张天师曾帮助先皇祈禳瘟疫,十分灵验。凌烟阁的高手们几经周折,终于在数日前寻访到了这位老神仙,并请回了皇宫。北斗在来到开封便与谷中弟子分道扬镳,独自找上了皇宫之内的张天师。

    是夜,星光璀璨,北斗御风而至。正与高太后叙旧的张天师眼中精光爆射,双掌轻轻一推,一道红色的劲力向屋顶之上对轰而出。北斗面皮一抽,炼神还虚巅峰,显然这为龙虎山天师的修为有些出乎意料,虽然惊异,但却不被他放在眼中,右手一推,一道青蓝色的罡气瞬间拍出,化身一道青色蛟龙与对方的红色真力撞在了一起,劲力激荡,整个屋之都被这两道劲力卷起、撕裂。

    高太后面色一寒:“什么人?敢来皇宫大内撒野!”说话之间已经快捷之极地连续拍出了八掌,这八掌一气呵成,一掌重似一掌,每一掌击出之时都携着隐隐的风声,带着空气被斯碎的啸声,涌向半空的北斗。与此同时,附近的大内侍卫也围了上来,虽然有些诧异这老太后有如此武艺,但还是很快想起了自己等人的职责:“保护太后!”

    北斗浑然不惧,一指点出,无我无相指化出数道青色指劲横贯天地洞穿高太后与张天师的掌力,环目一扫,见有百来号侍卫已经将高太后围在了身后,冷笑道:“当朝太后?没想到还是一代高手,啧啧!”言语间尽是不屑,显然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先天高手并未让他放在眼中。

    为首的侍卫怒吼道:“布阵。”号令一出,百来号侍卫便立刻奔行起来,很快便组成了一座巨大的圆环人墙,将北斗与张天师牢牢的圈在了中间。这些大内侍卫个个身手非凡,很快便布下了一个奇门五行阵,这阵法乃是凌烟阁专门用来对付江湖上的高手和帮会门派的,困谁,便等于给谁判了死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