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重生天龙之慧剑凌霄 > 第九十四章 谷中秘闻
    茫茫的白雾笼罩着整个深谷,山风悄悄的蹑足踏过草尖,除了这几个突入其来的道士之外,半点也看不出会是方才发生那种天地异象的地方。北斗老道见众人干劲十足,嘿嘿一笑道:“好,有谷峰长老的‘五行正奇大阵’相助,便是逍遥子亲自,也无法短期内破开!”谷峰便是方才那位慈眉善目的老者,修为虽然不及北斗,但在五行八卦之道却是极有造诣,哈哈着道:“小小一个障眼法儿!”话声才落,一行人便渐渐消失。

    大阵之内,另有乾坤。这不老长春谷极为独特,内中似乎保留了上古的一缕奇迹,四下里巨木高耸,叶蔽中天,展眼所视,不尽其涯,却是个不小的桃花源。众人避居此地数百年之久,却是之道这不老长春谷能够如此繁荣,实在是托了谷中那口神泉的福。这神泉也是他们能够延寿残存的依仗,若是普通人,光是依靠这神泉便能苟活百年之久,修为越高,能够存活的年数自然越久。但也只是残存罢了,想要真正做到与天同寿,按照他们这些年的亲身实验,只怕要达到传说中的炼虚合道才有可能一窥奇妙。但这无数年来,不说是炼虚合道这种虚无缥缈的传说境界,便是炼神还虚都少有人能够修炼成。加上众人困居其中,人才匮乏,到今时今日,炼神还虚的高手更是只有北斗一人而已。

    无数年来,虽然也偶有外人误入其中,但资质高深者却是不多,逍遥子算是一个特例,只是这厮显然不是那种看破红尘可以安安分分待在谷中的人,将谷中的武功绝学学的差不多后,他便有了离开的意思。光是如此,双方也结不下滔天大恨,逍遥子资质再高,他一个外人又如何能够在谷中学到真的神功绝技呢。说起这个,就不得不提及这不老长春谷中的势力结构了。早在这些落魄的道士到来之前,谷中便有人存在了,虽然人数极少,但也不是没有高手存在,毕竟活的久了,一头猪也能成了精,其中的头领,又称泉主。道门虽然经过多年的渗透真正的融入了谷中,但泉主的地位却是从未改变过。逍遥子当年误入谷中不久便结识了泉主的女儿。泉主也不是傻子,自然不会容许自己闺女嫁给道门中人,但与来自外界的青年俊杰相比,山谷中的这些土著,又是那样的庸庸碌碌。

    这位来自外界见识非凡谈吐风趣的男子很快就俘获了姑娘的芳心,有此源缘,道门也自是投怀送抱,对这位未来的泉主大人极尽讨好。可惜逍遥子看不上这种所谓的长生不老,时刻怀念着外界的滚滚红尘。在一个月黑风高之夜,带着懵懵懂懂的泉主女儿逃了出去。外界的确繁华,但危机却是重重。逍遥子武功高绝,于人情世故又颇为熟稔,自然无恙。可怜那姑娘却是天真无邪,不谙世事,不多久,便被贼人杀害。逍遥子后悔不及,至此算是看破了红尘,可惜与泉主的仇也结的大了。后来泉主悲愤离世,道门也借机执掌了神泉,成为不老长春谷真正的主人。

    大人这种称呼在道门自然是没有的,但北斗执掌道门,又是谷中新任泉主,出于恭谨,大家向来都是称呼他北斗大人云云。说起来,泉主与逍遥子的恩怨与道门却是无关紧要,甚至于,若非这逍遥子的事情,他道门想要真正拥有不老长春谷,也不知要等到何时从算。这不老长春谷方圆十里有余,一路上道观林立,蜿蜒曲折,有如蛰龙。众人一脸欣慰的看着眼前的大阵,前方的峰脚下各自飞出一道灰影,疾如闪电,急似坠石,眨眼之间,已落在了北斗身前。

    “赤霞、赤霄,拜见泉主。”与北斗等人不同,这两人只是普通山民打扮,却是谷中土著之人。当年老泉主骤然离去,土著中人又无担当大任之辈,族中长老商议之后,只能将泉主之外拱手相让。北斗心中冷笑,当初形势所逼,自己虽然接任泉主之位,但那老泉主死去留有遗愿,族中若是有人能够将逍遥子斩杀,便可接任泉主大位。这二人都是百年来土著中崛起的新秀,此番前来,恐怕便是为了这疑愿。想着,点了点头。

    赤霞二人不以为然,道门中人看不起他们这些土包子,他们又何尝看的上这些牛鼻子。嘴上说的再好,也敌不过拳头有威力。山中谷民乃是太古遗民,祖辈传下来的武艺自然不弱,双方一直没有撕破脸皮,与此关系甚大。想着,赤霞又道:“北斗大人已经将禁制打开了?”北斗淡淡一笑:“不错,谷峰长老已经将山谷用幻阵隐藏了起来,这样就不怕被人误入……”赤霄一脸激动:“如此甚好,我等定取逍遥子那贼子的人头前来祭奠老泉主!”赤霞也道:“族长派我二人前去打探逍遥子的消息,不知北斗大人有没有什么吩咐?”北斗捋须沉思道:“这样啊,毒尊者和瑶琴出去多时,相必已经有些眉目,若不等他二人回来再说!”说着,似笑非笑的看向了赤霄二人。“北斗大人有所不知,逍遥子当年从小姐手中骗走了神泉之戒,关系甚大,族老已经传下法门,正好可以感应到宝戒!”赤霞笑道。赤霄连连点头,急不可耐道:“为恐生变,我等还是马上行动的好!”北斗眼睛一迷,良久才道:“小心为上!”说着,示意二人出谷。

    谷峰将阵法与赤霄二人讲解清楚后,又亲自送他二人出谷。“赤家兄弟离开了?”北斗脸色有些阴沉。谷峰略一思索,便清楚了原因。北斗虽然执掌了神泉,但历代泉主守护的神泉之眼,他却是无法进入,里面有何玄机,至今无法清楚。方才赤霞所说的神泉之戒,正好勾起了北斗的遗憾,甚至有些怀疑这戒指其实就是打开泉眼的关键。犹豫了一下,谷峰笑道:“北斗大人无须多虑,不管那宝戒是不是我们想的东西,都需要这两兄弟的帮忙才能找到。如今天下风云已起,道门的事情还要多多费心才是!”北斗身子一震,豪气干云道:“以上次毒尊传来的消息看,如今天下,先天高手便是一方巨擘,我等振臂一呼,天下武林谁敢不从!谷长老便带着他们几个先去将外界道门后辈收服,老道将谷中安排妥当,不日也会出谷……”北斗目光灼灼,似乎看到了自己风凌天下的主宰之姿。

    无量山下,打扮古怪的赤霄兄弟很快便招来了乡民的围观,两人对此视若无睹,冷哼一声,脚下急足狂奔,须臾便没了踪迹。与道家的内劲不同,他们修炼的乃是自身,与所谓的外功有些类似,但又高明了许多。这种针对肉体力量的修行对于资质的要求倒是不高,但却难在积累,耗时颇多。不老长春谷最不缺的就是时间,所以土著遗民中高手无数,道门向来忌惮不已。但这类功夫想要登峰造极,也最是困难,所以这帮人虽然个个都是高手,但真正的顶尖高手却是没有,不说北斗这种境界,便是能够比拟谷峰等人的都没几个,而且个个都是垂垂老矣,能够发挥出多少战力,可想而知。不过这赤家兄弟的出现让他们看到了希望,不过百年,便已经有了比肩炼神还虚的实力,着实可以。两人自出谷之后便依照秘法感应到了神戒的方位,一路下来,专挑僻静的山路,倒也没碰上多少外界之人。但出了无量山后,就无法避免的碰的人多了。面对众人的指指点点,饶是他们修为极高,但这面皮修炼的却是不够厚实,窘迫之余,只能掩面狂奔。待到了大理城中,又被俗世繁华看的眼花缭乱,心中无不对当年逍遥子逃走的事情有了些理解。好在二人心智还是不错,总算是禁住了诱惑,在城中一个店铺中抢了两件漂亮的衣服后,终于打扮的人模狗样了起来。

    岂不知他二人前脚刚走,店里的老板就屁颠屁颠的报了官,这些天新皇刚刚登基,下面的人正愁没有表现的几乎,眼巴巴的就看着这城中多些作奸犯科之事,好在新皇面前露露脸。不消片刻,便有百来号官差追了过来,远远的便朝赤家兄弟叫骂起来。两人愣登了半天,才知道这些人是在吆喝自己,不由大怒。不老长春谷中都是以物易物,他二人地位也是非凡,哪里知道有一个叫做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说法,以他二人来看,自己已经用原本的貂皮大衣与对方交换过了,这新衣服传的理所当然。那官差们上来就是一副我是大爷的模样,将事情简单的一说,便争着要将兄弟二人关押起来,最好小题大做,将二人说成是点苍派的余孽,好在皇帝面前露露脸。

    赤霄脾气最暴,当即就把拉扯他的那汉子扔出老远,死活不知,官差们吆喝一声,全是一拥而上,出手就攻,哪知这兄弟二人看着长相鲁莽,身法却是极为矫捷,待他们扑近,醉酒似的左一晃右一摇,轻易就将他们的攻击避开了。这段时间,能够留在大理城中的衙役们几乎都是从各地调来的精英,见识自是不凡,哪里看不出对方只是使出了一招简单寻常的“沾衣十八跌”而已。这种大路货的功夫,但凡有点脸面的武者都不会使用,以至于几乎成了丐帮最下层弟子的独门功夫了。但如今被赤家兄弟使出来,却是有了化腐朽为不凡的效果。加上他二人的身法的确精妙绝伦,本来人多势的他们反倒是成了弱者,众目睽睽之下,未免令人太过难堪。

    “呸,外界的人可真弱!”赤霄大大咧咧,随手将一个汉子举过头顶,向赤霞说着。官兵们羞恼之极,却又无可奈何,好在这二人下手虽重,却没有取人性命的意思。就在他们叫苦不跌之际,又有一伙官府中人跑了过来,钟灵赫然就在其中,旁边有褚万里和古笃诚跟着。这段时间没能见到段誉,钟灵无聊之余便跟着四大护卫扮起了官兵,见一百来人狼狈的样子,她也却是黠笑道:“嘿嘿!你们这是在玩什么?”众人自然清楚她的身份,黑着脸不敢做声。钟灵无趣,又将目光投向了赤家兄弟:“武功不错,要不然你们来做我的护卫好了……”话还没完,便听赤霄骂道:“哪里来的女娃娃,还不快滚!”说着,将手中那人扔了过去。褚万里抢着将这官兵接住,但对方的力道奇劲无匹,一直退后了数步方才止住。古笃诚心下骇然,望着褚万里留在地上的几个脚印,眼皮直跳:“你们是点苍派的人?”

    赤霞冷哼一声,这已经不是他们第一次听得点苍派的名字了。正如赤霄所言,外界的人太弱,他连解释的兴趣都没有。眼见这二人就要大摇大摆的离开,方向正好就是皇宫的所在,古笃诚二人只好硬着头皮上去阻拦。与方才的那些官兵相比,二人的武艺强了不止一筹,总算是让赤家兄弟有些眼前一亮的感觉,相互拆解了起来,不够一交手,二大护卫便落了下风。钟灵看的心急,便将两根手指放入口中,嘘嘘嘘的吹了起来,一道灰影忽地从附近的一个角落射出,毛茸茸的向二人扑至。赤霄下意识的用手拍去,却不想被对方抓得皮破血流,闷声道:“什么鬼东西……”说着,才察觉不妙,“有毒!”

    赤霞心中一凛,见这灰影向自己扑来,没敢留手,一掌将其拍中,不待其逃走,手掌一握,已经将其死死的抓在了手掌中。灰影自然是闪电貂,被赤霞这一拍一抓,当即就没了气息。赤霞看了一眼,随手扔在了地上,向古笃诚二人攻伐而去。方才两人一直没事那是赤家兄弟有意要见识一下谷外的武学精要,此时全力出击下,二人如何抵得住先天高手的攻击,不出三招,便已丧命。钟灵又惊又怒,见赤霞看了过来,连连后退:“你不能杀我,他中了闪电貂的毒,只有我能够解除!”“是吗!”赤霄说着,从怀里取出一个瓷瓶,将里面的丹药一吞而下。“你没中毒?”钟灵惊异不定,似赤霄这等先天高手,便是中毒了也不至于马上发作,长春谷中的丹药药到病除,区区貂毒,自然很快便化解了。“哈哈……”赤霄一脸得意,笑声甫落,一条人影电射而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