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重生天龙之慧剑凌霄 > 第九十三章 破空而出
    “狱主何不亲率弟子前来布局天下?”栖霞仙子试探道。按照两人的约定,日后便是由云中鹤主持血狱在中土的事项,这未免有点出人意料。血狱老祖哈哈一笑:“老夫此番举动不过是了却一桩心愿罢了,日后魔门能否发扬光大,还要看仙子的了!”栖霞仙子大感意外,不过以她的性子也不可能完全相信对方的话。好在区区一个云中鹤,还没被她放在眼里。若是真如老魔头所言,日后扶持血狱崛起也不是不可以,如此一来,这次川西之行反倒是因祸得福,多了一个强大的盟友。

    血狱老祖神识消耗颇大,又将意识交还给了云中鹤。按照两派结盟的协议,血狱会帮助栖霞仙子征伐天下,在一定程度上,留下来的云中鹤还得听从对方差遣。当然,这等好事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九幽派要帮助血狱在川西立足。云中鹤硬着头皮向栖霞仙子作揖问好,心中却在暗骂血狱老祖这事情办的不厚道,居然让他听从一个臭娘们的差遣。许是受了葵花宝典的影响,越是漂亮的女子在他眼中就越是可恶。

    栖霞仙子自然不知道云中鹤对于漂亮女子的心里阴影有多大,见其一本正经,反倒高看了他几分。短期来看,这云中鹤就是她手下最得力的帮手了,这些年暗中执掌几大势力,御下之道她是之道的,想着,连说话也变得温和了许多。却不知道她这副样子让云中鹤受着多大的压力,只是打又打不过人家,加上血狱老祖的神识一直寄居身上,他也不敢有所不满。好在栖霞仙子很快就谈及了正事。万灵堡乃是川西第二势力,素来与九幽派不对付,将其覆灭送个血狱安身立命,正是一举二得。

    就在川西这边风起云涌之际,大理城中也不太平。镇南王府内,华游艮匆匆赶来,告知众人无量山一字慧剑门那边已经联系妥当。段家众人面色一松,有一字慧剑门相助,加上天龙寺自身的实力,已经无惧点苍派,如今保定帝已经避位为僧,段正淳方才消耗功力为阿朱疗伤,这讨伐叛逆的事情便落在了段誉身上。经过这些日子,段誉身上虽然尚有一些书生意气,但武者的气息却是不可小觑,一身功力,当属段家之最,便是数日前修炼的六脉神剑,如今也掌握的差不多了。

    出了镇南王府,登上御用辇车,一行人浩浩荡荡直奔皇宫而去。高升泰虽然篡位夺权,但却没有对段家下杀手,甚至连皇家的行头都没有消减半分,不是他心肠软,实在是这段家执掌大理太久,多年来又是温和治国,名声太好,杀不得。这一点从一路上百姓不停地向段誉等人问好就看得出来。高升泰下手太快,老百姓根本就不知道朝堂之上究竟发生了什么。按照高家给出来的说法,只当是保定帝染疾,暂时将帝位禅让给了高君候。至于未来,当然还是姓段的执掌天下。段誉虽然不知道这些百姓的想法,但也被感动的不轻,多会帝位的使命感变得极强。

    古人说得好:“儿女情长,英雄气短。”什么男儿好汉钢铁心肠,一经娇妻美妾朝诉暮啼,也必定难以自拔沉溺其中。高升泰素来被栖霞仙子管的严,但当了皇帝后各种门面却是做的周到,加上栖霞仙子太过自信自己的魅惑之术,甚至还给高升泰找来几个宫女做了妃子。高升泰自然是有贼心没贼胆,但若是这所谓的妃子主动上来勾搭他,加上栖霞仙子不在身边,他也不会客气。本来以栖霞仙子的魅术这高升泰也不至于如此禁不起诱惑,但这妃子中有一个女子乃是段正明新收的义女,早年也曾修炼过类似的秘术,日子一久,便让高升泰成了自己的裙下之臣。段誉等人杀入宫中之际,那妃子正是愁眉泪眼,仿佛一枝带雨梨花,高升泰这几日风流快活,哪有不怜惜的道理?于是软语温存,好言劝解,又令内侍取了些酒肴,几杯酒下去,早就悠悠忽忽不知今夕何夕。

    “皇姐……”段誉有些尴尬的看着摇床上衣衫不整的妃子,将目光投向了一旁醉得死猪一般的高升泰。那妃子眼前一亮,段誉本就生的俊秀,这些日子武道大进,气质更是多了几分英资,俏然笑道:“你就是义父的侄儿段誉吗,我叫你誉弟弟好吗?”说着,无意中已经使出了她修炼的那门魅惑之术。段誉听着她软绵绵的话语,心头都要化了,正是迷迷糊糊间,不想男扮女装的钟灵撞了进来,“刘姐姐已经将高贼拿下了?!”话音刚落,便见朱丹臣等人的脚步声。

    这叫做刘凤薇的妃子正是与皇甫殇有过数面之缘的那个凤尾帮刘姓女弟子,自聚贤庄游家双雄去世之后,便与游坦之追寻着乔峰的足迹跑到了大理。游坦之知道自己这位侍女乃是一位不世高手,对她自然是言听计从。经过一番谋划,如今游坦之已经被她说服到天龙寺做了和尚,借机谋划段家的武学秘籍。而她自己,则在危难之际自告奋勇拜段正明为义父,成了段家夺回政权的一颗关键棋子。朱丹臣等人虽然私下里有些瞧不起这刘凤薇,但面子上却要顾及对方的身份,连称郡主不说,恭维的话也是没少说。捉拿高升泰之后,段家的人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控制住了高家在大理城的势力。至于闻讯而来的点苍派众人,在无量山被一字慧剑门的弟子稍一阻拦,便失去了挽回败局的机会。栖霞仙子不在,点苍派虽然有不少好手,但一来被分散在了皇宫和点苍两地,二来此事实在有些措手不及,很快就成了天龙寺追杀的对象,除了寥寥数人逃到了川西,几乎灭派。

    段正淳登基之后,大理重新回归段氏掌控,刘凤薇藉此成了国中最为炙手可热的人物,被封为凤薇郡主。不过刘凤薇这一次最大的收获还不是这区区的荣华富贵,而是发现了一个更加出色的炉鼎——段誉。若非当日钟灵突然撞了近来,说不得此时段誉已经成了她练功的炉鼎。这些年她接触了不少年轻俊杰,但真正能够为她所用的却是不多,她这“素女鼎法”自带的魅惑之术比起典静和栖霞仙子的精神秘术差的可不是一丁半点,武功稍有成就之辈那个不是经过了无数磨难才修炼而成,心智自然坚韧无匹,岂是她一个弱女子能够比得了。如此一来,能够控制的人也就只有凤尾帮少主和聚贤庄少主这种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了。虽然她的武功进展相比大多数天才人物已经极快,但却一直心有不敢。但段誉的出现让她看到了希望,段誉武功之高只在她见到过的皇甫殇、乔峰之下,但因为这身武功得来取巧,心境却是连游坦之都不如。

    段誉自然不会知道有人会这般惦记自己,此时他正在念经自醒。这段时间几乎每天他都会梦到刘凤薇,这让他有些羞愧和茫然。却不知那刘凤薇在高升泰身上得了莫大的好处,功力大进之下,几乎一招便能操控了他的心神。只是越是如此,他便越是不敢去见对方。刘凤薇几次到镇南王府拜见段正淳,他都托病不见,到了最后,更是跑到了天龙寺研习起了佛法。却不知无意中在躲过了一场劫难,也让他真正的领悟到了枯荣神功的精奥,慢慢的将心境提了上去。刘凤薇苦恼之余,也是无可奈何,慢慢的将心思放在了其他人身上,不出半月,就成了大理城有名的交际花。至于游坦之,这可怜的孩子早被她忘在了脑后,以段家敝帚自珍的传统,也不可能让他一个外人学到核心的本领。

    与大理这边的欣欣向荣不同,得知消息的栖霞仙子却是暴怒之极,尤其是听闻一字慧剑门也参与了此事,更是让她将皇甫殇恨到了骨子里。只是川西这边的事情进展极为不顺,短期之内,却也无法杀会大理了。天下大乱,纷纷扰扰,有野心的人不止他们。大宋这边今年灾难颇多,天怒人怨,交迫而至。先是北方地震坏庐舍数千户,后是江南水患频频发生。星天监数次监控到火星入舆鬼、太白星昼见的现象。星天监数次奏称这是贼在君侧为祸社稷的表现。哲宗疑神疑鬼,但问及贼主何人,对方又支支吾吾回答不上来,只道:“谗慝奸邪,皆足为贼……”云云。高太后一心想要名留青史,却不想北方的战局一塌糊涂,南方的摩尼教却是借机做大,一气之下病的不轻,哲宗兴冲冲地执掌朝堂没多久,天灾人祸便是连绵不绝,一时苦不堪言,连连下诏修省。但天下动乱却不会因为他的一张诏书就变得太平起来,外患虽然暂时没有,但整个国内都是乌烟瘴气。各地大盗横行,更是让事情变得混乱之极,相比已经将浙江治理的有些模样的方腊,年轻气盛的哲宗有些心灰意冷。

    皇甫殇却在为唐门的去向犹豫不定,这段时间,张琼为皇甫殇和琉璃行文定之礼,举办了一场豪华的婚宴。接下来的数日间,皇甫殇修炼之余便在考虑日后的事情,天下大乱已经是不争的事实,想要脱身世外似乎也不可能,别的不说,光是回鹘那边就无法劝说得了,赫斯提亚心里根本就没有汉人那种夫唱妇随的思想,加上发扬光大拜火教一直都是她的心愿,想要说服对方抽身事外没有丝毫可能。其余几女倒还好说,但唐门、红叶斋、一字慧剑门的人也需安排妥当……

    无量山深处的一个山谷之前,虚空中突然泛起一阵涟漪,接着便是狂风大作,雷电翻涌,附近无数的树木大石被吸着飞了过去,又在瞬间化为飞灰。远在唐门的皇甫殇与正在西夏地宫闭关的李秋水几乎同时将目光投到了大理的方向,他们的武功已然登峰造极,精神力更是可以做到与天地相合,对于与自己相关的气机变化感受最是敏感,心底同时浮现出了一个名字——不老长春谷。谷中的变化越来越声势浩大,整个大理城都能够感受到这边的动静,如此异象让老百姓好奇而又惊惧,武功境界稍高的都是觉得心悸无比,段誉虽然学的只是半吊子北冥神功,但此时境界已然不低,感受也是颇深,直觉有大恐怖要降临下来。

    很快,虚空的涟漪越来越明显,隐隐有一道门户在涟漪的背后闪现。“破!”随着一声狂暴的呼喝传出,一股霸绝无匹的力量贯穿整个虚空,劲力带起来的声响如同龙吟般回荡在整个山谷,龙吟虎啸,远震群霄。许多来不及逃走的走兽飞禽全都被震碎了心脉而一命呜呼。“哈哈,近百年的时间,逍遥子,希望你还活着!”话音刚落,一道身影突然从虚空中跨了出来,却是一位仙风道骨的老道,头绾紫阳巾,身着八卦衣,八字眉、杏子眼,气质斐然。说着,反手往方才的虚空之处拍了过去,只听咔嚓数响,涟漪顿消。只见三丈外凝立着数位道士模样的男女,其中一位胡须飘飘,慈眉善目的老道笑道:“有劳北斗大人相助,困了我等百年的禁制终于破除!”

    破开大阵的老道正是瑶琴多次提及的北斗大人,道行极高,乃是与逍遥子一辈的人物,修炼至今已有百年,也是不老长春谷中唯一的一位炼神还虚境界的高手。笑着点了点头道:“要劳诸位布下九转迷魂阵,以免外人无意闯入谷中!”不老长春谷本是就像一个独立的空间,虽然从便面上看不出来,但若是机缘巧合,也不免会有人误打误撞走进去,当年逍遥子便是在这谷中乱转悠从跑了进去。“是!”众人点了点头,开始布置幻阵和各种机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