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傲世千殇 > 第二十一章 创世神大人?
    第二十一章创世神大人?

    被怪物属性吓到的云千殇退回了主城内,他刚才只是尝试性地a了大野猪一下,结果周围一大群野猪都围了过来,恶狠狠地盯着他。

    云千殇知道,如果再不走,这里每只猪a自己一下,小命就不保了。

    没有办法打怪,云千殇只能是去主城里收集有关荣耀依旧的任务信息,所以他直接去了最有可能得到可靠消息的地方——城主府,到了城主的大门口,如料想的一样被门口的守卫拦住了,对云千殇进行了严密的盘查:“喂,你,来城主府做什么。”

    “我找你们城主有事,关于荣耀之军。”

    “荣耀之军?早就在三年前解散了,想问什么,就问我吧,我当年也是荣耀之军的一员。”

    “你是荣耀之军的成员?!”

    “没什么好惊讶的,现在整个荣耀之城有一半的士兵其实都是从荣耀之军被发配过来的。”

    “原来是这样,就是不知道你对二十年前的那次……”

    “莫非你说黑峰教的战役,那时候我才刚满十八岁,不过这场战役即便是到了现在,还是记忆犹新啊。”

    “不不不,我想问的是,有关于荣耀之军是不是真的获得了一笔宝藏。”

    “那都是无稽之谈,黑峰教本来就没有多少财产,为了对抗荣耀之军又投资在了兵刃和战甲上,哪还会有余钱。”

    “这倒也是,我还有个疑问,当时荣耀之军的正副首领和军师的实力分别如何。”

    “二十年前大首领是60级的纵剑者,而二首领是55级的灵战者,军师大人是58级的仙符者。”

    没能进入城主府确实有些可惜,但得到了一些自己想要的情报,这趟也就没亏,找这个样子来看,掳走副首领的那伙人等级最起码得是60级左右。

    二十年来,副首领到了中年期,实力应该是只增不减,等级可能还要往上推移,至少不是现阶段自己能对付的,而且人数绝对不会少,任务暂时得搁置下来,现在还是把升级放在第一位。

    荣耀之城周围的怪物大部分都是群居动物,很难对付,就算遇见一两只落单的,经验也不多,给云千殇塞牙缝都不够,于是他打算向更远的地方进发。

    最起码找到一片刷级比较快的区域。一路向北,来到了一片名为阴暗沼泽的地区,入眼的第一只怪:黑水鳄鱼:13级,血量1300(1040),84-102攻击,13防御,技能,撕咬。

    云千殇真的想要泪流满面啊,终于遇到不是群居而且等级不低,属性低的怪了。

    新手剑没有一分质疑,发动幻之飞刃刺在黑水鳄鱼身上,-430,一击下去,黑水鳄鱼一半的血就空了,再接一次普通攻击和幻之旋风。

    黑水鳄鱼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已经倒下,变成一具冷冰冰的尸体,经验倒是不少,毕竟越了两级杀怪,鳄鱼的数量很多,按照经验条的增长比例,把这一片的鳄鱼杀掉三分之二应该就能预期到达12级。

    正当他杀得开心的时候,系统传来世界公告“近期由于绝大部分玩家对于攻击幅度以及各项设定的不满,傲世决定进行一次大改修,攻击将会从大幅度不定值转为一个较为平衡的数据,攻击保留高低与玩家幸运值有关,之后将会开启排行榜,交易系统等一系列设施,预计今夜12点完成改修。”

    “10秒后自动退出游戏,10,9……”

    …………

    系统再一次地消失不见,云千殇对此并没有流露出任何慌张之意,因为面前只不过是几只体形较大的鳄鱼罢了,他手里还握着新手剑,凭借着自己身体的灵敏和力量,轻轻松松就将面前的几只鳄鱼收拾了。

    先前几次系统消失都是有原因的,而这次不知道又会有什么奇怪的事发生,就在他纳闷的时候,四颗白色的珠子出现在他身边,渐渐形成了白茧,将他包裹起来,进行了传送。

    知道自己挣脱不了的云千殇明白,与其白白浪费力气,不如待着不动,这样还能省点体力。

    白茧过了许久才一点点褪去,云千殇眼前是一座气势磅礴的大殿,没有任何的注明来告知他这座大殿的名字,不过他能感觉体内的神魔之力在蠢蠢欲动,看样子这里面应该是有一位神或者魔,不会错的。

    十分谨慎地走入大殿之中,两旁的墙上散发出悠悠白光,照亮了整个大殿,云千殇面前是向上的台阶,高台上一道气质脱俗的身影背向他。

    “神与魔之子,终于还是来了。”虽然是女声,但充满了威严和沧桑的感觉。

    “你是?”云千殇决定还是先弄清楚面前这位不知是神是魔之人的身份。

    “本尊乃是这个世界的创世神,但本尊的神力已经不足以再维持世界屏障,最多再有半年,世界就会毁灭,所以本尊期望你能拯救这个世界。”

    云千殇顺着台阶往上走,答复道:“该如何拯救这个世界呢?”

    “唯一的办法就是再创造一个世界,将这个世界的一切转载至那个世界中。”创世神说完了这句话,云千殇也已经走上了高台,发现这位神身高不足一米四,一头披散而下的天蓝色发丝,刚才因为站在低下看,所以才有威严和沧桑的感觉?

    “这位创世神大人,能把脸转过来吗?”

    “谁让你上来的,快下去,你的神力还不足以直视我。”

    貌似这位创世神有些恼怒,这让云千殇脑海中生出一个想法:这位创世神不会是因为神力耗尽,所以才变成小萝莉的吧,也就是说她现在可能连一点自保之力都没有。

    于是他又开始邪恶了,“据说凌.辱神是一件很美好的事,不知创世神大人对此了解多少呢。”

    语气轻浮放浪,足足的地痞流氓样,演技超群,要是云千殇兄妹去拍电影,影后影帝啥的,别人还有机会沾染?

    “放肆,你若是再向前一步,休怪本尊不客气。”语气听起来镇定自若,毕竟当了多年的神,不是白当的,临危不乱的思想还是有的。

    “你越是这么说,我反而更加感兴趣呢,哼哼哼。”云千殇舔了舔嘴唇,邪魅之气外露无疑。

    “本尊只需一击就能让你尸骨无存,如今世界只有你才能拯救,若你现在退去,本尊兴许大发慈悲饶你一命。”随着云千殇脚步越发接近,创世神的情绪浮动有些大,话语也变得较为急促,这也让云千殇更加肯定心中的猜想。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不知创世神大人有没有听过这句话呢。”

    “你!”创世神对于这种死不要脸的斗嘴方式看样子无计可施,攥紧拳头,看样子是要发威了:“神之武装。”

    创世神身边显现出一把黄金长剑,上面刻着各种神力符文,另一侧则是一面镶着六枚晶石白色巨盾,这下拿出了真家伙,云千殇表示自己可能要怂一下,不过体内的神魔之力并没有躁动,难道说这两把都是创世神拿出来唬人的幻象?

    双方暂时陷入了僵持,持续了好久,云千殇才表示自己要作死一下,再次迈开步子向创世神走过去。

    “你这是自寻死路。”创世神小拳舒张,巨剑横空落下,直直地停在云千殇面前几厘米的地方,盛怒道:“还不快滚。”

    云千殇咂嘴一笑,伸出手想要触碰上黄金巨剑,创世神一抬手便将剑收回,根本没给他一点机会。

    “看样子我的猜测是对的。”随后敛神微笑,脚心用力一踩,如同脱膛而出的子弹,向创世神冲去,不明所以的创世神未能反应过来,就已经被云千殇一个熊抱,揽在怀里。

    “快放开本尊,呀啊。”创世神被抱住后挣扎地开口,声音酥软,满满地萌音,差点没把云千殇的魂都听酥麻了。

    照这个情况来看,先前的声音应该是装出来的,和头发的颜色一样,如同天空般蔚蓝的瞳孔,乍一看很稚嫩的小脸,若是细心一点看就会发现根本就是一个袖珍的小美女,抱住创世神的双手能感受到她胸前凸出的柔软,又是一只萝莉入手。

    “创世神大人,刚才还想杀我来着,现在你说我该怎么处理这位神尊大人呢。”

    “不要啊~,饶了我吧。”创世神一下子就丢了威严,泪水不要钱似的往外冒,能多伤心多伤心,能多可怜多可怜。

    云千殇无奈道:“说好的创世神的威严呢,怎么这么快就丢了。”

    “可思……可思,身体都要保不住了,还要威严有什么用啊,呜哇哇~”创世神哭哭啼啼地说,完全就是一受欺负的小萝莉。

    云千殇现在正在脑内回忆事发原因,好像是因为创世神小萝莉不允许自己上来,然后自己就开始耍流氓了。

    “那啥,我是开玩笑的,别真的信啊,你好歹也活了这么多年,应该能看出来的。”云千殇嘴角微微抽搐地说。

    “呜哇哇~,我一直都在沉睡,因为裂痕的事情才醒过来,你又过来欺负我,我这个神怎么那么可怜啊。”

    创世神阐述了事实,云千殇有些头疼了,因为一个无厘头的原因所以调戏了创世神,然后创世神又是一无脑萝莉(虽然比小玉聪明),都乱套了。

    “别哭了,你再哭,再哭……我就……我就亲你。”云千殇也被创世神萝莉的哭声弄得思绪混乱,开始胡言乱语了,想起先前一个吻就把吃醋的小梦给摆平了,所以才有了现在的这话,但前提是对方得喜欢你啊。

    “呜哇哇~,我就哭,你是第一个敢欺负我的人。”创世神萝莉表示自己第一次被欺负,很可怜,云千殇实在是被逼无奈了,伸手捏住她的小脸,煽情一吻。

    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感情的创世神萝莉懵了,觉得嘴里甜甜的,还有舌头伸进来和自己的舌头缠在一起。(第一次接吻就舌吻,这样真的好吗…)

    许久,唇分,发现怀里的创世神终于不哭的云千殇大喜,果然这个办法是有效的,自恋地对他本人的智商表示佩服。

    创世神萝莉呆愣在原地,良久才伸出白嫩嫩的小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唇,有些回味地舔了舔嘴,一双蓝眸看向了云千殇的嘴唇,扑了上去。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