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傲世千殇 > 第十二章 腹黑面的沐皖
    第十二章腹黑面的沐皖

    水晶玉果:在水晶盆地生长的一种植物,其坚硬程度堪比水晶,故此得名,水晶盆地早已覆灭,这可能就是最后一颗了,效果:未知。

    黑蛇之镯(青铜级):这枚手镯通体冰凉,并且具有强大的隐蔽性,+15敏捷,+5%水系抗性,拥有技能:

    蛇影,使用后进入隐身状态,不能进行移动,释放技能,否则隐身失效,隐身持续15秒,冷却1分钟。已绑定玩家:云隐千殇。

    黑蛇之镯对于其他玩家来说除了属性都比较鸡肋,但对于云千殇这个有着神魔之体的异类来讲,简直是神器,只要十秒内不受到攻击或者不进行攻击,就会脱离战斗状态。

    而这个镯子持续时间为15秒,也就是说云千殇每次隐身都能回复一半的血量和魔法再战,简直是为他量身定做的,要是能再多5秒就完美了,云千殇在心里嘀咕道。

    已绑定的装备一般都是没有等级限制的,只有绑定玩家才能佩戴,而戴上黑蛇之镯的云千殇攻击已经破百,高达102,现在去砍新手村的怪,那都是轻松的事。

    开出来的另一样东西,水晶玉果,一点用都没有,云千殇将它随手扔进了背包,看着身后白茫茫一片的世界,思绪一团乱。

    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怎么离开这个地方,不然再好的装备发挥不了作用也是废铁,正当他愁眉苦脸的时候,平静如水的白色空间中竟然突兀地形成一道龙卷风,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整个身体就已经不受控制地被卷入了飓风之中。

    再次睁开眼时,是因为收到了系统传来的提示音“您受到来自龅牙兔的攻击,-1-60……”

    云千殇发现自己的血少了大半管,罪魁祸首则还在持之以恒地用大脑袋碰撞着他,起身一击幻之飞刃,暴击-202。

    一级的龅牙兔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便成了一具冷冰冰的尸体,打开小地图,发现所在地“野驴村”,自己的新手村野狗村就在十公里开外的地方。

    新手是必须回到自己的新手村才能被传往主城,之前对此毫不作疑的云千殇觉得可能是新手村外藏着什么系统不想被玩家所知道的秘密。

    环顾四周,发现整个野驴村没有任何玩家,只有寥寥几个npc,随手使出魔瞳之霎,显示出其中几名npc的各项属性,与野狗村的看门卫兵没什么区别。

    只有一位外观颓老的卫兵等级是?,应该是高于云千殇10级,才无法看出,眼珠聚精会神地都不打转,看来是在想些重要的事。

    对这个世界的影响,从一开始当成游戏玩玩,到现在的与现实无异,无意间在云千殇内心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带着平时在现实世界里看路人的神情上去询问:“这位老人家,请问有什么是我能帮到你的吗?”

    老兵缓挪着身子,咳了几声,才乏力地说:“年轻人,我看起来就那么没用吗?”

    云千殇打着哈哈道:“这不是觉得您老人家保卫村庄,劳苦功高,所以才想着能不能帮帮你。”

    “年轻人有心了,能理解我们这些当兵的烦恼啊,的确,我最近是有点心事,当初出来参军,每个月都给家里写信回去,可是最近那信差好像是有什么事耽搁了,都到这个天数了还没来,能麻烦年轻人你帮我送一下信吗?”

    “任务:帮助老兵送信件到白云村,时限三天,奖励未知。”果断地接受任务,从他手中接过信件,在老兵满怀期望的眼神下,出了村。

    “白云村嘛,地图上显示距离野驴村有三百多公里的路程,三天赶到应该还是行的吧。”确定了目标,云千殇向着野狗村的反方向前进,一路上的一些小怪虽然也有等级高的,但在攻击力爆表的云千殇面前,只不过是一堆堆的经验。

    高幸运并没有再让他爆出一些装备,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早上六点多了,还得早起做早餐,于是登出游戏。

    刚想起身才发现妹妹像个八爪鱼一样紧紧地贴在自己身上,胸部隐约传来的柔软触感,让他有些心猿意马,毕竟是喜欢了这么多年的妹妹。

    即便如此,现在还是不能扯上感情的,慢慢把妹妹从身上扒下来,替她盖好被子,看着它可爱的睡颜,伸出手轻抚了一下妹妹的小脸,然后才下楼准备早餐去了。

    云千殇前脚刚刚离开,李沐皖就伸了个俏皮的懒腰,轻盈地坐起,纤手撑着下巴,不轨地笑道:“原来哥哥也不是那么坚定的呀,嘿嘿嘿。”

    没想到傲娇的另一面掩藏的竟然是腹黑,若是让自以为对妹妹知根知底的云千殇知道了,肯定惊得无法言语,从小就培养妹妹端正性格,做完美少女,在外的确如他所预期的那样没有一点缺点可言,如果有的话,那也不过是过度依恋哥哥吧。

    但当时他不知的是,在相处的过程中,妹妹却对哥哥产生了一种名为爱恋的情愫,只在哥哥面前表现出最为真实的一面,在世人则戴上了一层面具,而最为真实的一面就是傲娇与腹黑的结合体,腹黑一直存在,不过大部分都被傲娇所掩盖。

    之前云千殇的所作所为,让李沐皖产生了危机感,小梦小玉自然不足为惧,再怎样也只是两只萝莉罢了,起不了什么风浪,而紫萌雨就是个大麻烦,看着哥哥喊着萌雨姐姐的名字像是疯了一般,腹黑再不出马,可能哥哥又要被拐走了,对于这件事抱有阴影的李沐皖不能一忍再忍了。

    “哥哥,妹妹一定会让你察觉到我的魅力所在,哥哥是我的,呵呵……”正在楼下做早餐一无所知的云千殇,哼着小曲,很是悠闲。

    十几分钟后,爱心早餐新鲜出炉,时间也快到六点半了,得喊醒妹妹了,一开门进去,瞥了一眼躺在床上的人,立马就退了出来,又仔细看了一眼房间门,狐疑道:“里面那人是我小妹吗,就这两房间,我也没走错啊。”

    再一次走进去,李沐皖身着黑色文胸和半透明的小内内,已经出尘半熟的酥.胸,白质如雪的皮肤,青涩初成的身材时刻散发着一种少女的诱惑,简直就是对云千殇的必杀死啊。

    尽量移开目光,不过结果是失败的,拿起被踹在地上的被单,盖在妹妹身上,这才平缓了一下骚动的心情,刚想开口,李沐皖突然又踹开了被单,一个熊抱,抓住云千殇的脑袋,嘴里说着不切实际的梦话“抓到大白熊了。”

    云千殇此时被妹妹抱住,脸深埋在白质诱人的双峰之间,柔软触感和少女芳香让他手脚有些动弹不得,以为妹妹还在做梦的他只能僵持着,万一拉开妹妹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什么地方怎么办。

    本意等着妹妹把自己松开,却不料妹妹抱的更紧了,还蹭了起来,嘴里还吐露着梦话:“大白熊软绵绵的。”

    云千殇心里指腹道:这不是我做的,只是妹妹在做梦而已。

    要是知道妹妹是在装模作样,蓄意而为,云千殇的表情又会如何呢。避免擦出火来,用了点力拉开妹妹的手,就跟遇上的洪水猛兽一般飞也似的逃离房间。

    云千殇刚走,李沐皖实在忍不住笑意,羞红着脸轻笑起来,有些痴迷地说道:“哥哥真是好可爱啊,萌雨姐姐是没有机会了。”

    若是被云千殇知道自己已经挂上了可爱的评价,还是自家妹妹嘴里说出来的,铁定是一脸郁闷。

    看了一眼身边的衣服,并没有穿上外衣的想法,就这一身内衣下了楼,云千殇还在缓解内心的骚动,便看到妹妹竟然穿着贴身衣服非常淡然地走了下来,尴尬捂脸,磨磨唧唧地说道:“小妹,怎么今天这么奔放啊,这可不符合你的性格。”

    李沐皖嘻笑着走到哥哥身边,从身后抱住他的脖子说:“莫非哥哥对沐皖有想法?也对,哥哥已经二十二了,对漂亮的妹子自然是有所窥探的。”

    云千殇安抚了一下心情,鬼魅一笑,意气风发地说道:“是啊,妹妹这么可爱,有点想法也是正常。”

    眼前刚才还有点慌慌张张的哥哥只是眨眼睛就冷静下来了,李沐皖皱了皱巧眉,拗气道:“哥哥,你绝对在骗人,明明刻意疏远我,小时候我想和你睡觉,你从来没有拒绝过,但是现在牵个手都不让。”

    “妹妹呀,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我们要是一起睡,万一……”说到这,云千殇闭口不言,说不出话。

    “万一?哥哥,万一什么呢?”李沐皖像是阴谋得逞一样,坏笑着用天然呆的语气提问。

    “这个,那个,没什么,真的没事。”完全没察觉被妹妹骗到的云千殇,依旧敷衍道。

    “你看看,现在什么事都不肯告诉我了,果然刻意疏远我。”楚楚可怜的语气,一般的男性要是看到了,绝对会激起疼爱之心,上去安慰。

    云千殇却早就习以为常,妹妹只会在他面前露出这幅模样。

    “云哥哥,沐皖姐姐,你们在干什么,啊!沐皖姐姐你没穿衣服。”正当李沐皖已经占据上峰的时候,云千殇的神援助小梦突然出现,看到这个教坏小萝莉的场面。

    “小梦,没事的,沐皖在向我撒娇呢?”虽然小梦眼中还是很怀疑,但朦朦胧胧就信了。

    云千殇心里倒是对小梦说了句“nice”,来得正是时候,今天妹妹就跟发情的猫咪一样,差点就中计,淡定下来的他分析了一系列事件,得出了这个结论——沐皖在演戏。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