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傲世千殇 > 第八章 离奇事件
    第八章离奇之事

    “大哥哥,小玉被大兔子欺负了,一群兔子过来用头撞我。”云千殇刚下楼,小玉就扑了过来,嘟嘟着小嘴,看样子确实是被兔子欺负的很惨。

    “哥哥我没有打大兔子,直接去打小鹿的哦。”

    “哥哥真狡猾,嘿嘿。”小玉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笑得很甜。

    “小玉,你怎么会被一群兔子欺负呢。”

    “好像是有一个能力什么的,听大姐姐介绍,应该是技能吧。”小玉懵懂无知地说着游戏里发生的事。

    “大姐姐?”

    “是啊,有一位好漂亮的银发大姐姐教我和小梦玩,后来大姐姐就走了。”

    “那还真是不错呢。”

    “大哥哥也这么认为吗,好棒。”

    给小玉盛了饭,让她先去吃,小梦见小玉一蹦一跳地捧着小碗去了餐桌,开口说:“那个,我……能叫你云哥哥吗。”语气很是不肯定,像是怕被拒绝一样。

    “没问题哦,小梦。”

    “那么,云哥哥?”这次话语里带着一点询问的意思。

    “叫我云哥哥而已,我就那么可怕吗,小梦。”云千殇装作很伤心的样子说。

    “不是,那个,我……”单纯的小梦,压根就没看出云千殇是在演戏,慌慌张张地不知所措。

    云千殇看到她这幅样子,脑海中浮现出小时候的沐皖,微笑着伸手放在小梦的头上,轻抚道:“没事的,小梦。”

    “云哥哥,那个……”看着小梦还是一副支支吾吾的样子,云千殇很正经地说:“小梦,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

    “是……”听到云千殇语气变了,小梦一下子就变得严肃起来,说出了一个很坑爹的事实:“云哥哥,在游戏里我和小玉都有一个叫做激萌萝莉的技能,会引来萌系怪物的攻击,但是周围的npc好感会提升,感觉很没用,帮不上哥哥的忙。”

    “没事的,小梦有这片心意就好,傲世不愧为最坑爹的游戏,连这种技能都有。”

    “云哥哥,坑爹是什么意思,是指坑害父亲吗?”小梦抱着一副求知的欲望问道。

    “这个嘛,小萝莉就不要懂那么多了,走,去吃饭吧。”云千殇端着碗和小梦一起离开厨房。

    解决晚饭后,小梦小玉又重新开始游戏之旅,云千殇看着两只萝莉的身影叹了口气,嘴角不知何时已经挂上了一弯微笑,有些欣慰道:“看来,以后家里肯定会变得很热闹的。”

    在楼下等了不少时间,才看到小妹鬼鬼祟祟地走了下来,调笑道:“沐皖,怎么了,看样子没安好心啊。”

    “那个,我,我只是来看看小梦小玉还在不在而已,才不是来看你的呢。”满分的傲娇,云千殇心里竖起大拇指。

    “好啦,知道你关心小梦小玉,但饭还是要吃的,已经给你盛好了,赶紧吃吧。”

    李沐皖小步地踱到餐桌前,偷瞄了一眼后才坐下,有些唯唯诺诺地拿起筷子,小口地吃起来,而云千殇则撑着头盯着妹妹看。

    无意间抬头看了一眼,和云千殇的目光对视到一起,李沐皖立即红着脸又把头低下,之后就不敢再瞄了。

    这时候小梦竟然匆匆忙忙跑了下来,手里还拿着一封画满了蓝色海水的信,云千殇一眼就认出来了,这不是紫萌雨写给自己的信吗,为啥我死都想不起来在哪儿的东西,小梦却能一下子就找到呢,莫非这就是世界给与萝莉的祝福……(好了,不瞎扯了)

    云千殇从小梦手里接过信,摸了摸她的小脑袋,看着这份信问道:“小梦,这信你在哪里找到的。”

    “云哥哥,我和小玉进了房间以后就看到这封信放在床上,以为是你放的,所以才拿来给你。”

    “多谢小梦,这封信对哥哥还是很重要的。”小梦开怀一笑,帮到了哥哥,喜滋滋地上楼去。

    小梦走后,云千殇才细细观察起手中的信,发现放了将近十年的信竟然没有一点折损的痕迹,竟然和崭新的一样,作为一名科学家,云千殇表示这不符合科学原理和逻辑。

    拆开信封,发现里面第一排字竟然是红色的,颜色深度竟然与血色差不多,一时间他有种不详的预感:千殇哥,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猜大概已经过去十年了吧。

    第一行就让他有股心惊胆战的想法,紫萌雨竟然预料到是十年以后,这是巧合还是……

    接下去是用黑色水笔写的字:千殇哥,当你拆开这封信时,萌雨就会重新回到你的身边,不过思念真是让人心力憔悴啊,萌雨可是想念了你十个年头啊,这次再见,可不会让千殇哥跑掉了,无论是虚拟还是现实。

    李沐皖看到云千殇一脸震惊地看着信,拿过去,也看了起来,之后有些愣神地说:“哥,这骗人的吧,应该只是个玩笑,萌雨姐最喜欢糊弄人了。”

    兄妹两人对视一眼,从对方眼里看到的据是深深的震惊,这真的令人不得不信啊,毕竟就算紫萌雨是开玩笑,那她是怎么预测到十年以后虚拟游戏的诞生。

    “沐皖,看样子我们不得不信了。”云千殇刚想把信收好,才发现信里面还有一张东西,拿出来一看——是一张照片,上面是一个浅蓝色齐肩发的少女,眼瞳是淡红色,脸上带着两个不怎么明显的酒窝,身着黑色短裙和白色衬衫,看起来很是性感。

    云千殇头上凝聚出许多汗珠:这怎么可能呢,照片上应该是紫萌雨,不过是长大以后的紫萌雨,可是十年前就给自己的信里怎么会装着十年后紫萌雨的照片呢。

    越往后想,云千殇越觉得背脊发凉,李沐皖凑过来看了一眼,只是一眼,沐皖就被吓得缩在云千殇怀里:“哥哥,这怎么可能,开玩笑的吧,我一定是在做梦。”

    云千殇觉得自己今天扯到的灵异事件已经够多的了,先是在游戏世界里离奇地陷入无尽深渊,而且好像是脱离的系统的管理,再是青梅竹马十年前的信记录了十年后的内容,云千殇觉得自己可以去写一大段恐怖小说的剧情了。

    然而碰巧这时,断电了,游戏头盔安装的是云千殇设计的电力高功能多用器,所以就算连续游戏一年都不会有问题,自然是不必担心小梦小玉,不过李沐皖就吓坏了,作为一只妹子,又没有经历过什么吓人的事件,今天一下子遇上了这么古怪的事,更加往云千殇怀里缩。

    云千殇索性直接公主抱把小妹抱起:“反正也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停电了,按理说有我发明的光能适用仪是不可能断电的,那么就去睡觉吧,睡着了就不怕了。”

    李沐皖连忙点点头,表示赞同。

    刚想上楼去,云千殇无意中往身后一瞥,眼神中流露出一抹杀机,进了房间后,把沐皖轻轻放在床上,刚想去楼下收拾一下东西,李沐皖伸手拉住云千殇:“哥哥,我怕,别走。”

    无奈之中,云千殇也只能是陪着小妹,哄她睡着,等到确认小妹已经睡着了之后。

    云千殇整个就好像变换了气质一样,紫瞳中闪现出一点妖艳的血光,一丝淡淡的煞气控制不住,像是要迸发而出,脚步踩在地面上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轻手轻脚地离开房间,到了楼下,挥了挥手说了句:“出来吧,是叫你萌雨呢,还是别的名字啊?”

    话音刚落,一道人影突兀地穿过墙壁出现在云千殇面前。

    “千殇哥,你看得到我?”似乎是被云千殇的气势所吓到,人影很是小声地说。

    “没错,我看得到你。”云千殇看着渐渐清晰的人影,果然就如同照片上一样,只不过绝美的脸上沾满了许多血迹。

    “千殇哥,萌雨整整守在这儿两年了,要不是看到那对姐妹也许我也不会写出这封信,真是很对不起,吓到沐皖妹妹了。”

    云千殇收敛了气息,平淡地问道:“发生了什么,萌雨,告诉我。”

    紫萌雨现在整个人是飘忽在空中的,没错,是灵魂状态。

    “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也不知道,只记得那天一道紫色的光从天而降,接连着我周遭的人都消失了,之后的记忆就没有了,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身体消失了,变成这样了,父母也不知所踪,,熟知的人里,也只有千殇哥我最喜欢,我只能到千殇哥你这儿来,从你半年前回来以后,我就一直跟着你,直到现在你能看到我,萌雨觉得对你的感情从来没有变过。”

    云千殇顿时觉得脑子好乱,怎么一会说事实,一会表白,还有为什么偏偏今天就可以看见,莫非是魔瞳之霎,开什么玩笑,那可是虚拟网游里的技能啊,可是时间又偏偏是两年前,那不正是傲世放出研发消息的时候吗,真是乱了套了。

    紫萌雨看着云千殇苦恼的样子,想要伸出手来安慰一下他,不过一想到自己只是灵魂,根本无法触碰到,神情有些黯然地将手缩回。

    云千殇看到紫萌雨脸上的血迹,从客厅的桌上抽出一张湿巾纸,想要替她擦拭,刚想开口告诉云千殇他是根本碰不到自己的,不过令紫萌雨惊讶的事发生了,云千殇竟然能碰到她,而且还是拿着东西碰到她,脸上传来的轻柔的抚摸,和那抹微笑把紫萌雨内心的痛苦都给短暂掩埋了。

    一人一魂不知何时已经开始商谈着今后的事,虽然这一切来的很突然,但云千殇已经接受了,并且开始筹划接下来的事,紫萌雨像是想起了什么事,神情有些激动地说:“千殇哥,那个时候……”

    …………

    紫萌雨的话就好像是在半路中断了一样,与此同时时针指向十二点,云千殇一瞬间发现自己五感全失,像是坠入了一片死水之中,等到恢复的时候,面前的一切再次变成了那片幽蓝灯塔和永无止尽的黑暗道路。

    “怎么又是这里?”不过没有人会回答他的疑问,云千殇双膝跪地,嘶声竭力地怒吼,一只手用力捶打着地面:“谁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这声怒吼伴随着阵阵回音飘荡在无尽的黑暗之中。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