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傲世千殇 > 第七章 虚拟与现实?
    第七章虚拟与现实?

    云千殇十分从容地在雪心蕊身边坐下,神情严肃地正声道:“雪女侠,我并不是有意去看你洗浴的,无非是发现了衣服,有些好奇才过去的,发生了这样的事,实属不可抗力,对此我感到很抱歉。”

    趁着十分钟的时间,云千殇发挥他的三寸不烂之舌,先是将这件事的本质改变,然后有扯了一大堆废话,雪心蕊眼中的杀意和愤怒才有些消退。

    等到弱点效果过去之后,雪心蕊虽然眼神中还带着些许防备,但也知道这家伙是迷了路才进到这片林子里,无意中看到自己的衣物,才会过来的,而且也没被看去什么,只是贴身的衣物被云千殇拿在手上看了看罢了。

    “既然如此,本女侠今天就饶你一命,如若再犯,定取你性命。”雪心蕊豪气地说出了这句话,显得自己很有侠客风范,然而云千殇从这句话里明明白白地听出,就是用来撑撑场面的话。

    “知道,小的再也不敢了。”面对着制作逼真的npc,而且还比自己强,云千殇只能委曲求全,附和对方的话。

    “这还差不多,那个,我们是不是之前在哪里见过?”雪心蕊话锋一转,提到了云千殇心里疑惑的事。

    “应该是见过的,你不就是那个新手向导嘛。”云千殇语速极快地说出真相。

    “……骗人的吧,这里是二十级怪物的领地,你怎么可能开服第一天就二十级呢。”

    雪心蕊看不到云千殇的属性,只能妄加猜测。

    “没有那么快,我才7级。”云千殇亮明自己的等级,打消了雪心蕊的想法。

    “那你是怎么跑到这片地方来的,而且还能活着。”

    “我走着走着就到这儿了,一路上也没遇到怪,你问我,我也不知道啊。”云千殇自己也觉得稀里糊涂的,摊摊手以示不知。

    “那你拿着这个,可以把你传回去。”雪心蕊从拿出一张传送卷轴,递到云千殇手上,并且告诫:“传送的时候先要设置好地点,要不然发生什么事故可别怪到本女侠头上来。”

    雪心蕊说完后,便潇洒转身离开,正巧一阵无名之风吹过,扬起仙蚕紫衣,纯白色的胖次又一次出现在云千殇视线内,这令他感慨道:“看来介绍上说的很对,还真会走光。”

    之后点开背包,多出一张传送卷轴,而且这回城卷轴貌似还是特制的——传送卷轴(小黑猫特制):未设置好传送点的客人出了事故可不要怨我们喵~。

    “关键是……怎么设置啊。”空有传送卷轴却不能用,捏碎卷轴就能使用这是至今为止虚拟网游的传统,但设置什么的,怎么弄,其他网游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传送卷轴,只要买了就可以用,但傲世竟然还能做出这种要自己设置地点的传送卷轴来。

    云千殇只能眨巴眨巴眼睛,虽说也能冒险试一下,看看能传到哪里,不过就他现在这七级的战斗力,可以说新手村以外的地方都是送上门的肉,任人宰割。

    收起卷轴决定再在森林里找找出路,不料才走了几分钟,从林子里窜出一只绿纹花豹,魔瞳之霎显示“对方等级太高,无法看穿。”

    看来应该是雪心蕊说的二十几级的怪,必死与冒险,云千殇选择了后者,在千钧一发之际拿出了传送卷轴,用力捏碎,卷轴内涌出白光将他包围,之后一闪即逝,云千殇消失在了原地。

    “遭受黑暗侵蚀,因???体质,免疫此伤害。”传送过来收到的第一条系统提示就是这个,之后还在不停地重复。

    周围是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喂,有人吗。”云千殇问了一句,回应他的只有“呜呜”的风声。

    尝试着往前走,但不知道过了多久时间,依旧没个尽头,也没有出口,打开系统栏:您已在线满十一个小时,剩余时间一小时。

    云千殇有些不甘心,已经白白浪费了好多时间了,再这么拖下去,肯定会被一些前列的玩家甩开的,怀着一片赤诚,云千殇开始奔跑。

    不过除了无尽的黑暗,连个墙壁都没有碰到,就好像是在大海上迷了路的小船,根本找不到可供停靠的小岛,四周都是一望无际的海,这种说法很形象地形容了云千殇现在的状况。

    瞎折腾了半小时,实在是没办法了,只能放松一下精神,决定下线,但事实往往出人预料:很抱歉,您现在正处于非正常环境下,无法执行离开游戏的命令,系统正在调解,请稍等。

    “什么?不允许离开游戏,骗人的吧,对了,说不定到了半小时后就能被踢出了。”

    于是云千殇怀揣着等着被踢出游戏的想法等了半个小时,直到出现了新的消息“玩家在线时间已满十二个小时,为了玩家的健康,系统将强制让玩家下线,3,2,1……”

    一之后系统就再也没有传来消息,而云千殇周围并没有因此而变成家中的客厅,依旧还是一片黑暗,最令他手足无措的是,系统列表消失了,也就是说离开游戏的选项也跟着没了。

    再一次环顾四周,发现竟然不是游戏的虚拟仿真视角,而是真正的存在于这个世界。

    “开……开什么玩笑,傲世不会弄出这种东西来吓人的吧,一定是第一天的愚人活动,应该是这样的。”

    就这样孤零零地呆在黑暗中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寻常人应该早已崩溃了,云千殇却缓缓起身,再次迈开了步子,走了不少路,竟然出现了乏力的现象,狼狈地笑了笑:“看样子,这次真的是交待在这儿了。”

    阵阵睡意袭来,云千殇渐渐睡去,直到耳边传来声音:“汝从何方而来,又要去往何方?”

    这句话一直在默默重复着,像是不厌其烦,云千殇内心一股无法言语的激动之情涌上心头,终于有“人”了。

    揉了揉眼睛,虽然周围还是一片漆黑,但比起之前的万籁俱寂,无异是多了分生气。

    “我是从一个叫野狗村的新手村来的,我本来是想用传送卷轴回去,但一不小心就传到这儿来了。”向着黑暗的周遭解释起自己的经历,云千殇内心期待着回答。“

    汝之言,吾未明,此乃无尽深渊,寻常之物入此地,早已化作了尸骨,汝为何相安无事。”

    那阵让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幽幽传来,但听在云千殇耳里就如同天籁之音一般。

    “可能是我的体质与常人……”这句话才说到一半,一阵不寒而栗的苍凉之感传遍了云千殇的全身,就好像是被人慢慢冻成了冰雕。

    “汝与我来。”听到这句话后云千殇的意识渐渐涣散,只能隐隐约约地感觉身体被挪动。

    当他再一次睁开眼时,面前的路竟然有着两边冒着幽蓝之火的灯塔,云千殇感觉不到这灯塔离他有多远,好像隔着一片天地那么远。

    “余下之路,汝自食其力,吾再无协助之理。”这句话的声音渐渐变小,回音也消失在漆黑的天际,又只剩下云千殇一人和路两旁孤寂的蓝灯。

    顺着面前的路开始行走,发现两旁的灯无论什么时候都是同样的视角,从未改变,就好像云千殇还在原地一样,尽量不再去看幽蓝的灯塔,顺着漆黑的道路一直走下去。

    …………

    “0……”云千殇耳边突然就出现了系统的声音并且回归了现实,刺眼的灯光一时间照得云千殇睁不开眼,连忙用手遮挡了,等渐渐适应了光亮,想站起来的时候,才感到全身乏力,瘫靠在沙发上,望着客厅的天花板,有些分不清现实与虚拟。

    喃喃自语:“究竟发生了什么,这一切都是真的吧,身体是不会骗人的。”

    看了一眼手表,发现已经快要八点了,云千殇心中猜疑:“我应该在那个无尽深渊里呆了好久,怎么可能才只是过去了游戏的时间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休息了一会之后,云千殇才起来准备晚餐,心里一边想着游戏里的奇怪事件,一边料理饭菜,准备好了晚餐,上楼把小梦小玉喊醒。

    游戏外如果有人呼叫,游戏内会出现提示,询问是否离开游戏,两人很乖巧地离开游戏,争先恐后地要和云千殇说在游戏里发生的事。

    云千殇说一会吃完饭后听她们慢慢讲,两只萝莉这才开心地下了楼,之后就是去叫醒沐皖,刚进房间,云千殇就后悔没把手机录音打开。

    “啊,最喜欢哥哥了,萌雨姐姐走开,哥哥是我的,没有人可以抢走,嘿嘿嘿,哥哥~。”

    李沐皖神情有些害怕,嘴里还说着这一类梦话,云千殇脑海里不由自主地浮现起当年的事情:

    当时自己是十岁,邻居家有一个比自己小一岁的女孩子,叫紫萌雨,那时候经常是在一起玩,可以算得上是青梅竹马,有段时间忽略了妹妹,和萌雨两个人出去疯玩,沐皖一个出去找哥哥,在街上迷了路,碰巧云千殇和紫萌雨两人回家,和沐皖碰上了,小妹哭得稀里哗啦,抱住哥哥就说:“萌雨姐姐走开……”

    边哭边说,回家的路上一直都在说:“哥哥,你是不是不要沐皖了,说好了长大让沐皖当哥哥的新娘的。”

    云千殇也没想到自己的一时疏忽,让可爱的妹妹这么伤心,然后就比较重视和妹妹玩,直到后来十二岁时紫萌雨一家搬走,云千殇和她玩的次数都没有二十次。

    都过去这么久了,小妹竟然还这么记忆犹新,想到这儿,云千殇脑中突然浮现出一件事,紫萌雨临走的时候送给自己一封信,说是如果无意中想起她就打开看看,貌似后来小妹也写了一封信塞给自己,不过自己当时忙于学业,根本就没时间去看,也不知道放在哪儿了。

    紫萌雨的信好像是一直夹在一本书里的,云千殇绞尽脑汁,也没想起来是哪本书,清理了一下思绪,轻轻拍了拍沐皖的脸蛋,准备先把小妹叫醒。

    “哥哥不要啦,沐皖实在没有力气了。”也不知道沐皖做了什么梦,语气幸福地说着梦话。

    这……

    云千殇捂脸:小妹,难道是在做春梦?不行,趁着事态还没严重,赶紧叫醒才是上策。

    于是把妹妹拉起来,晃了晃,李沐皖总算是缓缓地睁开了眼,嘴角还挂着几滴口水,迷迷糊糊地说:“哥哥,沐皖真的受不了了,不要再弄了。”

    云千殇再次捂脸,颇为尴尬地说:“小妹,该醒醒了,春梦做完了没。”

    之后,场面僵持了一分钟,等到李沐皖彻底清醒了过来,想到刚才和哥哥说的话,一张俏脸先是微红,再是浅红,之后通红,最后深红,低下小脑袋,就差没冒白烟了,害羞地把脸埋在被子里,大声喊道:“啊,没脸见人啦。”

    云千殇偷偷坏笑两声,留下一句话:“我也知道你最喜欢哥哥了,但还是要先下楼吃饭的。”

    转身离开房间,身后听到小妹躲在被窝里“唔唔唔~”的害羞声,之前在游戏里遇到的繁琐之事便全部都被抛在脑后。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