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傲世千殇 > 第五章 萝莉控云千殇?
    第五章萝莉控云千殇?

    由于是星期一的缘故,沐皖没有特殊情况是不会回家的,平常只有云千殇一个人,而今天家里添了一对兄妹(?)。

    询问了他们要不要去上学,以及生活上的一些问题,周小梦表现的有些拘谨,也许还没有适应这一切,对于自己懂的问题就会明确回答,不懂的则露出一双无辜的大眼睛,看着云千殇。

    而小玉年龄较小,从小又是在贫民窟长大,没有受到良好的教育,人情事理也还懂得不是太明白,对于周遭的一切除了好奇以外,还有一点喜爱。

    小梦表示自己和妹妹都不想去学校,就算现在去了,本就是贫苦人家出生的他们也跟不上课程,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像云千殇一样是天才少年。

    为了让两个孩子接触一下外面的世界,一方面也是不让他们整天无所事事,云千殇想到了游戏头盔。

    傲世只要是十岁以上的孩子就能玩,十四岁以下的孩子会开启教程,教会他们怎么去玩这款游戏,这点上面云千殇认为还是挺人性化的。

    先是把衣服拿出来,让两人洗个澡,云千殇自然是不能参合,要不然被冠上个萝莉控的名号可不好,但小梦根本就不会用浴室里的设备。

    云千殇调到小孩子爱看的节目,哄住小玉,然后准备先教会小梦怎么用器械,看他身上还是脏兮兮的,便准备先给他洗个澡,吩咐他脱了衣服后进来。

    自己先去开光能适用仪,短短十几秒就加热出了温水,浴室里很快就泛起了许多白雾,小梦有些害怕地拿着云千殇给他准备的黑色毛巾走了进来,头发打散开来,与肩齐长,云千殇听到他的脚步声,但忙于调试水温的他只是说了句:“小梦,那边有张凳子,就坐那儿,哥哥在试水温。”

    “哦。”周小梦的声音小的和蚊子一样,要不是云千殇听力好,还真没听到,之后小步地挪到凳子边上,又偷偷瞄了云千殇两眼,才轻轻坐下。

    调节好水温的云千殇怕给小梦洗澡的时候打湿衣服,于是只穿了条内裤,打开淋浴器,拿过小梦手上的毛巾,看到他有些畏畏缩缩的,心想:也许是和陌生人一起洗澡,有些害怕吧,小孩子都这样,头发好像也有很长时候没剪了,看来还得帮小梦理一下发。

    本着这种想法,云千殇轻轻擦拭周小梦的身体,而小梦低着头,也没说一句话,兴许是默认了这种行为,直到云千殇帮擦到下体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很尴尬的问题——小梦的下体很光滑,没有……

    云千殇立即收手,从侧面看到小梦此时洗净的小脸上已经爬满了红晕,就差没滴出血来了,低着头,不敢说话,不过这还是不是最令他心神崩溃的。

    之后到来的是,“大哥哥,你和姐姐洗好了吗,外面来了一个大姐姐,说是你的妹妹。”小玉童真无知的声音现在听在云千殇耳里好像是地狱的传讯。

    按理说沐皖今天不应该回来的,而且现在这个场面,怎么办啊……

    云千殇脑内思绪还清理的时候,浴室门就被推开了,李沐皖眼中闪动着无名之火,纤手捏拳,身后还跟了一只瑟瑟发抖的小玉萝莉,语气如同万古不化的冰霜一般:“哥哥,我知道你现在很想解释,但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你拐骗了两只萝莉,还猥亵了一只,被我抓奸在场,这个事实,做妹妹的真是对哥哥你感到羞愧。”

    云千殇抱着怀里这只已经软了的萝莉,脸上都不知道用啥表情的好,名震京都的大才子也有组织不出语言的时候。最后所有想说的话都汇聚成了一句“我不知道小梦是女的啊”。

    于是乎,用审犯人的语气审了云千殇半个小时,李沐皖也大致地弄清了整个事情的起因经过结果,拿起桌上的水杯,默默地喝了一口,才发现是哥哥的杯子,小脸微微泛红,良久才说出一句:“臭老哥,你怎么能这么粗心呢,关系到女孩子的清誉。”

    云千殇搬了张椅子坐在李沐皖对面,苦着张脸,并没有回应妹妹的这句话,无声地低着头,对于先前的问题大多数动作只是摇头和点头而已。

    周小梦红扑着小脸端坐在李沐皖身边,时不时偷偷看一眼云千殇,又急忙低下头,拨弄着手指。

    在场的也只有不明事理的小玉一个人欢快,坐在沙发上摆动着小脚丫。

    场面陷入了尴尬,小梦为云千殇再一次证明说:“这件事不怪大哥哥,是我没和他说。”

    说话的时候依旧没把头抬起来,看样子还是很害羞,没从之前的事件中脱离出来。

    李沐皖见当事人都这么说了,倒也不好再追究云千殇什么,这两个人都是粗心大意,一个没问,一个没说,倒有点愿打愿挨的成分在里面,之后就是分房的事。

    云千殇趁着这个机会提出新买一栋别墅,家里多了人,两个房间的确有些不够用,李沐皖迫于无奈,只能同意了云千殇的想法,但别墅肯定是新买的,得装修设计,预期最迟也要一星期才能弄好,暂时还是只能住在这边。

    房间的问题,李沐皖表示小梦小玉两姐妹一个房间,自己和云千殇一个房间,其实云千殇说自己睡沙发就好,但李沐皖和小梦坚决不同意,小梦甚至说出要睡沙发也是她来睡这样的话。

    李沐皖是不忍心哥哥睡沙发,但依旧语气强硬地给自己的行为找借口:“我只是怕你晚上起来夜袭小梦小玉而已,所以要看着你而已,才没有别的想法呢。”

    云千殇感受着这句话里满满的傲娇气息,只能是回以一句:“我才不会夜袭小萝莉呢。”

    “谁知道你会不会呢,萝莉控老哥。”李沐皖顺着话就娇气地说出下一句。

    事情安顿下来后,云千殇才问起来:“小妹,你今天中午不是不回来么?”

    “要是我不回来,小梦现在肯定已经被萝莉控哥哥给猥亵了。”提到这个话题,李沐皖立马将问题扯远。

    不过,在云千殇强大的目光注视下,李沐皖还是弱了下来,接着就是脸红的说:“还不是因为萝莉控老哥你嘛。”

    “怎么又扯到我身上来了。”云千殇不解。

    “昨天你去了趟学校,班里好多同学都来向我打听你,找了借口,她们也不听,非要你的联系方式啥的,我只能逃回来了。”

    虽然妹妹解释的有模有样,但云千殇总感觉哪里有问题,两人准备上楼整理房间,正巧现在走到楼梯口,为了套出话来,云千殇双手锁死妹妹的出路,并且把她逼到墙边,采取了哔咚的方式:“沐皖,总感觉你还有什么没说呢。”

    两人的脸贴得很近,李沐皖俏脸变得通红,可能心中还在默默对自己说:稳住,不能被看出什么。

    为了摆脱现在的“困境”,李沐皖断断续续地说出了事实:“就是说我……是哥哥的女朋友。”

    云千殇得到答案的第一时间立马收手,然后有些自恋地笑道:“果然连妹妹也无法阻挡我的魅力嘛,哈哈。”

    李沐皖连忙向楼上跑去,扑倒在自己的床上,用枕头捂住脸,心里嘀咕道:不行了,心都快要跳出来啦。

    见妹妹害羞地跑掉了,云千殇就只能去哄骗正在看电视的两只萝莉,大只萝莉看到他过来了,躲到小只萝莉背后,小玉萌萌地说道:“大哥哥,姐姐为什么会害怕你呢,是不是你对姐姐做了坏事,还有,小玉没有哥哥,只有姐姐。”

    “那我算不算小玉的哥哥呢。”云千殇伸出手抚摸着小玉的脑袋,小玉一副享受的样子,舒服地说:“既然如此,那小玉就算是有哥哥了,嘿嘿。”

    “那我就多了一只妹妹喽。”云千殇微笑着说。

    “那个,还有我。”躲在小玉身后的大只萝莉小梦终于是开口了,第一句表明自己也是妹妹。

    “不会少了你的,小梦。”说话的同时,另一只手摸上了小梦的头,然而李沐皖缓了过来,发现哥哥压根就没来楼上,连忙跑下来,发现了这“其乐融融”的画面。

    声音变得有些正经说道:“老哥,让你收拾房间,你竟然还敢下来哄骗萝莉。”

    “我可没有哄骗,只是问问题而已,是不是,小玉。”云千殇理直气壮地搬出救兵。

    “嗯,大哥哥只是问了小玉问题而已,没有骗小玉。”小玉的萝莉萌音一出马。

    李沐皖只能退败,没好气地说:“算你厉害,赶紧上楼整理东西吧,虽说我和学校请了假,但时间也不是这样浪费的。”

    最后云千殇还是被妹妹拖上楼去了,整理了他们俩儿时的房间。

    “小妹,你看这个。”云千殇不知道何时手中拿着一枚小巧的徽章,上面已经模糊不清的人物头像。

    “那不是我们第一次去游乐园时的纪念品嘛,我的弄丢了,这个还是老哥你给我的。”李沐皖似是有些追忆。

    “是啊,我记得那时候你哭得惊天动地,周围的邻居都知道啊。”云千殇依旧记忆犹新,仿佛就是在昨天发生的一般。

    “那时候我才四岁,宝贝丢了,当然很着急了。”李沐皖被提及丢人的事,没有一点害羞,毕竟那已经是很多年前发生的事,虽然还有着模糊的记忆,但大致发生了什么已经记不清了。

    两人整理着房间,时不时翻出一件小时候的物件,都会想起很多事来。

    直到李沐皖在自己的柜子的一沓书本底下找到一封信,画满了爱心的图案,封面上的字并不精美,但却像是写信人细心雕刻上去的一样。

    李沐皖看到这封信的反应是立即将它护在胸前,然后瞄了一眼哥哥,发现他还在整理东西,这才小心翼翼地将信折起来放在自己的口袋里,手法很是细腻,生怕一个不小心就会弄坏。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