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傲世千殇 > 第一章 傲世发布
    第一章傲世发布

    “你走了,我没了对手可是会感到寂寞的。”

    “默,你真的不再回来了吗,就这样离开了吗?”

    “云!你这家伙是什么意思,话都没有一句就走了吗?”

    “老李,你小子太不仗义了,有事说出来,我和老三都会帮你的”

    “二哥,我和老大会去看你的,说不定到时候大哥还会带着嫂子去。

    “把这个带上吧,不求你把它一直留在身边,只希望这趟旅程它能陪伴着你。”

    …………

    梦中似是有着数之不尽值得想念的话语,不知不觉中苏醒,床头的闹钟“叮铃铃“地响着,看了一眼床头的闹钟,

    叹了口气:“都已经过去整整六个月了,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今天是傲世的发布日,可不能晚了。”

    感叹完了,有些匆匆忙忙地着装,拿过台柜上的帽子,出了门。

    “真热啊,没想到这种大热天竟然也有这么多人来,看来傲世的知名度还真是高啊。”带着大鸭舌帽的俊俏青年抱怨道。

    烈日炎炎,却有成百上千的人聚在一家销售店前,而且这才只是第一批人数的一半。

    “傲世首批游戏头盔销售日,数量五万,售完截止。”这样的横条在空中飘荡,店旁还有剩余游戏头盔数量的标示。

    “不过也还好,101号?还算快,前面好像也就剩十几个,再等等吧。”正在排队的鸭舌帽青年自语道。

    时间缓缓地推移,只是一百个购买头盔的人,五万个头盔就已经缩水了人数的六倍以上。

    “下面一个,101号。”

    青年举快步上前举手道:“我。”

    销售员是一位中年男人,慢吞吞地问:“几个。”

    “三个,赶紧的。”

    “一共是30000元。”

    青年伸手从口袋中掏出一张金色的卡,在销售员面前晃了晃,销售员古井不波的脸上一时间写满惊讶,有些尊敬道:“嗯,已经记录下来了,您可以走了。”

    就这样,青年带着三个游戏头盔晃悠着离开了销售店,人群中,不知何时有一双眼睛锁定了他。

    2020年,人类的科技已经可以创造出与现实相差无几的虚拟世界,从而出现了许多虚拟游戏,从第一时代的天命,到神魔,再往后的外域,以及上一款龙界。

    而傲世便是最新的一款虚拟游戏,它是由世界联盟开发款最新型真实度高达97%的新游戏,首批游戏头盔世界上一共只发售一亿个,也就是说全球将近一百亿人,只有百分之一的人先进入游戏,而距离下一次游戏头盔的发布,相差了一个月,所以第一批的人将会得到优势,无论是等级还是装备都会遥遥领先。

    至于现在呢,还是把我们的目光转向刚才的那位青年——云千殇:

    对外宣称名字叫李默,京都大学的第一才子,才智高超,十九岁的博士后,是一个孤儿,被李光华夫妇收养。

    之所以叫云千殇,是因为在孤儿院门口发现他时,他身上挂着一块玉佩,正为云,反为殇。

    恰巧一位算命老人经过,不顾孤儿院院长的阻拦,硬是要为他算上一卦,最后情绪激动地大喊道:“此子日后定是千尊之上,命中一定要带上数词。”于是院长就为他加上了千这个字。

    而李默这个名字时在李光华夫妇收养他之后为他起的名字,不过证件上写的名字是云千殇,并且对外是保密的。

    游戏经历上,玩过神魔,外域,龙界三款虚拟游戏,被称为“两位最强的独行者之一,被尊称为风云至尊”,id:过往云烟。

    不加入任何公会,以利益为主,一切行为都与利益有关,从不白做事,龙界中,排行第四的公会屠龙者其副会长因为与他发生利益上的争执,僵持不下。

    刚开始时屠龙者仗着人数强压云千殇一头,在此一个星期之后,屠龙者凡是与云千殇做对的人,都被不断狩猎狙杀,每个人的等级下降十级以上,导致当时屠龙者的实力大幅下降,从第四一下子跌到了十名开外,最后还是屠龙者的会长在公众频道主动道歉,赔偿了云千殇的损失,他才收手。

    再说说云千殇的财富吧,十九岁时发明光能适用仪得到世界联盟给予的两百亿美金发明专项费,并被破格授予博士后的证书,之后二十岁又发明电力高功能多用器得到两百五十亿美金的专项费。

    二十一岁参与研发太空结晶,独揽三分之一的工程,世界联盟授予他这方面领域的最高荣誉“自由之翼”的称号,同时给了他联盟金卡,正是他买游戏头盔用的卡,每年可以使用的金额总值达一千亿美金,而且有两千亿美金的超额使用权。

    半年后云千殇在世人的疑惑和不解中激流勇退,离开科学界,专注于游戏,知道云千殇真实名字的人几乎没有多少。

    云千殇有一个妹妹李沐皖,是李光华夫妇的女儿,比云千殇小四岁,云千殇二十二岁的时候,李光华夫妇发生事故,不幸逝世,而云千殇隐退的大部分原因也是这个。

    之后一直都是由云千殇照顾李沐皖,而今天买了三个游戏头盔其中一个当然是给李沐皖的,还有一个头盔是云千殇买来备用的,觉得兴许以后用得上。

    回到家时已经是中午,妹妹已经吃过午饭去上学了,但为云千殇留了饭,还写下了一张字条“臭老哥,出去也不和我说一声,给你留了饭,快点感激我吧,下次如果再不告诉我一声就饿死你,哼。”

    云千殇脱下鸭舌帽,随手扔在桌上,看着手中的字条会心一笑,三下五除二就把午饭解决了。

    边吃还边想:傲世是今天晚上10点开通,下午答应了妹妹去接她放学……嗯?沐皖她学校几点放学来着……我给忘了,对了,上网查一下……等等,学校名字叫什么来着。

    云千殇越想越糟糕,他的性格就是对于自己的事记得特别清楚,但一旦是别人的事,就会有点马马虎虎地草草了事,而且他也没去过妹妹的学校,毕竟是几个月前才回来的,善后的事一大堆,最近才处理地差不多。

    吃完饭,整理了下餐具,苦恼地倒在床上睡觉,想要放松思维好好想想,躺了一小时后突然惊醒:“想起来了,沐皖的学校好像是叫紫庆高中。”

    连忙开电脑找这所学校,了解了地理位置,总算是松了口气,可偏偏又不记得放学时间,而且电脑资料上也没记录,大概猜想一下,一般高中都是六点放学,紫庆高中离得还算远,那自己就五点去吧。

    云千殇这样想着,也松了口气,随手上网翻查了一下最近大伙的动态,以及去世界联盟的研究会所浏览一下现在的进度。

    等到下午五点时,随便穿着一下,准备出门,但无论怎么穿云千殇看起来都是个大帅哥:

    身高一米八二,棕黑色的留海挡住半边眼,紫色的瞳孔有种可以把人的灵魂吸进去的魅力,整个人看起来飘逸但不失才气,风度翩翩,但若是有人看到他另一只眼睛一定会无法接受,之所以会这样,因为那只被他的留海遮挡起来的眼睛是幽蓝色的,幽蓝深邃,空洞地让人心颤,蓝色的衬衫和黑色的牛仔裤,搭配起来很是随意。

    对待妹妹可是尽显暖男风范,时常挂着迷人的微笑,而对上陌生人,就是一副冷冰冰地看不出温度,应该就是俗称的高冷,不过难得的好朋友除外。

    随便挑了双运动鞋穿上,就出门了,一路上的妹子回头率高达98%,还有的应该是老了或者百合。

    到紫庆高中时,一点放学的迹象都没有,问了门卫大爷才知道离放学还有一个小时,门卫大爷倒是通情达理,让云千殇进学校里去,紫庆就s市里的学校来讲,算大的。

    一路看来都没见到有学生,心想:“看来这所学校的管理制度还不错,都……”

    云千殇话还没说玩呢就看见一伙学生偷偷摸摸地向学校后门的方向溜去。“我收回之前的话,真是每一所学校都有这种学生啊。”语气中带着一丝羡慕和向往。

    没多久,一阵清脆的铃声传遍了学校,原本安静的学校一下子闹腾起来了,云千殇感慨:“高中生活啊,我还没享受过其中的乐趣。”

    确实如此,云千殇高中只上了一年多,而且一直在拼命地学习,所以给他高中生活留下了很大的遗憾。

    迎面走来两名女生,一位是那种很有元气的,很可爱,肉嘟嘟的,另一位气质温婉,应该是哪家的大小姐吧,两人有说有笑地,云千殇见附近也没什么其他人,上前询问:“两位美女,请问李沐皖在哪个班?”

    元气少女只是看了一眼云千殇,就有些花痴地喊道:“哇,帅哥,你叫什么,有女朋友了吗,没有的话求交往。”

    相比较之下另一位大小姐就平淡许多,捂嘴轻笑道:“小欣,你又犯花痴了。”

    之后微微抬手指了指身后的一栋教学楼对云千殇说。“这位同学,别在意小欣的话,李沐皖在高三五班,那栋楼四楼。”

    云千殇顺着她手指指的方向走去,笑着挥手说:“多谢指路,还有,我看起来有那么年轻吗?”

    被称作小欣的女孩说:“你可比我们学校的校草帅多了。”

    云千殇没有再回头,朝她们挥挥手,用带有磁性的声音回道:“多谢夸奖。”

    一路走到三楼的五班,回头率直线飙升,进到五班教室里,第一眼就发现了妹妹的背影,永远是那么可爱,轻手轻脚地走到她的座位旁,也不知从哪儿变出一朵玫瑰花,微微改变一下自己的声音,有些深情地对着自家的妹妹说:“沐皖同学,我喜欢你,可以做我的女朋友吗?”

    正与闺蜜谈笑风生的李沐皖竟头也不回地说:“你是个好人,真是很抱歉,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云千殇忍着想笑的想法心道:小妹啊,你连头都不回一下,就发好人卡,这样真的好吗?不知道多少男同志死在你手上啊。

    她的闺蜜小声地说:“沐皖,是个大帅哥喔。”

    “那又怎么样。”李沐皖语气毫不动摇。

    云千殇故作伤心地说:“沐皖同学就不能看一下我再考虑考虑吗,你连头都没有回,怎么能下决定呢?”

    李沐皖依旧我行我素道:“都说了,我有喜欢的人了,能请别你来打扰我吗?”

    云千殇的行为早就引起周围的人的关注,这下李沐皖又提高音量,几乎全班同学的目光都聚了过来,男同学目光有些幸灾乐祸,而女同学充满了羡慕,像是在想为什么他表白的不是我。

    恶作剧得逞的云千殇变回自己的语气,带着点常人听不出来的笑意道:“小皖,有了喜欢的人怎么也不告诉哥哥我呀?”

    听惯了云千殇说话的李沐皖第一时间就听出来了,扭头看去,顿时羞恼道:“臭老哥,你装什么装呀,真是的。”

    云千殇俯下身子,双臂撑在课桌上,将嘴贴近李沐皖的耳朵悄悄说:“你喜欢的人是谁呀,不告诉我?”

    呼出的热气惹得李沐皖脸红地撇开头傲娇地说:“才不告诉你这个臭老哥呢,连妹妹都调戏。”

    云千殇嘴角不自觉地弯出一抹淡淡的微笑,李沐皖的闺蜜顿时泛起了花痴,有些激动地说道:“沐皖,你什么时候有一个哥哥的,我们做了三年同学了,都不告诉我,不会是情哥哥吧。”

    班级里不少怀春少女也是一副花痴的样子。“莉儿!你再乱说我可就生气啦。”

    沐莉儿吐吐舌头调皮道:“肯定是被我说中了,老实交代,什么时候认识的。”

    “唔~,莉儿,我生气啦。”李沐皖小嘴一鼓,作势要发怒。

    “好啦,好啦,不开玩笑了,沐皖息怒,嘻嘻。”看着她们嬉闹,云千殇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那群死党,不知觉地就有些失神,还是沐皖见他有些发呆喊了他一声,才反应过来。

    虽然场面充满着青春的气息,可云千殇有些不愿多逗留,万一被老师当作哪个班级混过来表白的学生那可就不妙了,于是潇洒起身说道:“还有四十分钟才放学,要不和哥哥我逃学怎么样?”

    李沐皖还没开口,她的闺蜜抢先反驳:“沐皖可是优等生,怎么可能逃课呢。”

    云千殇低下头在李沐皖耳边说了几句话,后者听了,精美的瞳孔中闪现出许多小星星,然后不顾闺蜜的劝解,开始收拾书本,略带歉意地对莉儿说:“莉儿,对不起啦,今天我就先走了,改天请你吃最爱的甜甜圈。”

    沐莉儿有些不情愿道:“沐皖,你真的要逃课,这样不好的。”

    李沐皖似乎是没办法一样,苦着脸蛋笑了笑。

    沐莉儿见无法挽回,挥了挥手说:“别忘了,甜甜圈,嘻嘻。”

    李沐皖也冲她挥挥手,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说:“知道啦,你这个馋猫。”之后便与云千殇一同走出了教室。

    半路上,李沐皖略带质疑地问:“哥,你说的是真的吗,今晚你亲自下厨。”

    云千殇伸了个懒腰,狡诈道:“不骗你啦,不过我只做三道菜,还有做什么我自己决定,不过……如果你把你喜欢谁告诉我的话,今天我就做六道你最喜欢的菜,怎么样。”

    李沐皖犹豫了一下,才咬咬牙拒绝说:“才不告诉你呢,臭老哥。”

    云千殇浅浅一笑:“是不是我认识的人呢。”

    李沐皖走到云千殇的面前微微侧身说:“你确实认识,不过你不可能知道是谁,我先走了,臭老哥,快点跟上。”

    话音刚落,就迈着轻灵的步伐把云千殇甩在后面了,云千殇望着妹妹活泼的身影,其实心中一直有着答案:我认识的人,我的朋友你一个都不认识,而你的朋友我也一个都不认识,小妮子,你以为我真的想不到啊,小时候天天跟在我后面说喜欢我,要嫁给我做老婆,我可都没有忘掉哦,不过……。

    云千殇心中似乎有着不能说出的隐情,脸上的表情也带上了些许淡淡苦涩。

    “小皖,别跑那么快,小心别摔着了,等等我呀。”云千殇撇去了心中所想的事,重新换上微笑,迈开步子追了上去。

    八月的天起了阵阵清风,似乎是在追忆两人约定的那个夏天。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