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傲世千殇 > 第六十章 坑人反被坑
    ♂,

    第六十章坑人反被坑

    千殇怎么还没回来,唔,不会真的去白虎殿了吧,怎么这样。公主殿下,哦,不,应该是叫真名君怜爱,先前还是风彩飞扬的公主,现在因为肉粽追出去后久久未见云千殇回来,急得团团转。

    在她眼中,云千殇就是位好朋友,好不容易有一位可以与自己交谈甚欢,而且懂得权计宫心,还喜欢开玩笑的人,完全是当作知己对待,因为云千殇是有喜爱之人,君怜爱也要统领朝政,自然不会产生爱恋的情绪。

    老大,俺老猪总感觉那个公主有很熟悉的气息。肉粽身为野兽,对于气息的感觉较为敏感,如此说道。

    呵呵,我已经猜到她是谁,还记得那个用秀剑把你砍飞的少女嘛,她就是公主殿下。云千殇冷静下来分析,从对方知道肉粽会说话,到自己心性似乎被针对,再思考了遇到的一系列人物,就只有君怜爱符合公主的身份,虽然对君怜爱的性格气质改变有些不适,但一位管理朝政之人若是不会演技,那么轻而易举就会被下臣读懂心思,从而危机四伏。

    难怪要把俺老猪炖了,竟然是之前的那个小姑娘。肉粽一副抓住了事件的因果的样子,拱了拱鼻子,又道:老大,她让俺老猪劝你回去,你怎么不去呀,说不定她对你念念不忘。

    你这蠢猪,公主要理朝,怎么可能对我念念不忘,而且我上次还说明了自己是有喜欢的人了。云千殇一击暴栗砸在肉粽头上,却没起到什么实质性作用。

    反倒被吐槽:老大,你这副样子绝对是恼羞成怒了,俺老猪可是从老羊那里听来不少。

    云千殇郁闷地又敲了敲它的头,无奈道:你总学些没用的东西,打起架来,我看你跑得比谁都快。

    肉粽不服道:老羊说俺老猪是一名福将,不用太厉害。这理由说得云千殇无言以对,撑着头把注意力转移到身边的建筑上。

    嘿嘿,说不出话了吧,俺老猪真是聪明。肉粽抖动着身躯,得意忘形地说。

    行行行,你聪明。一人一猪谈着谈着就到了白虎殿外,先前为云千殇带路的三位臣子都聚在其中,见到他座下十分标志性的红猪,就知道云千殇来了,挂满笑容迎了上来,热情道:没想到勇士你这么早就前来,真是让我等受宠若惊啊。

    公主任性自大,在下一退再退,还是那般咄咄逼人,实在无奈,本想直接就离开皇宫,但转念一想,大人你邀请我来,怎么能推辞呐。云千殇恭敬地言笑。

    快来上座,老臣介绍诸位与你认识。

    那么在下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之后就是端上好酒好菜招待云千殇,可惜傲世中的食物只是自己的精神在食用,现实里反而会变得更饿,一边饮酒,然后老臣将长老会大部分在场人士都介绍于云千殇认识。

    他从中大致地了解,长老会也分为两派,奉新派和固政派,说白了就是一边主张革新,另一方则是想要保持原本的政策,反倒是公主在这方面没用什么介于,处于中立。

    而为自己设宴的三位老臣则都是奉新派之人,其中最大的姓左,同时也是朝廷的左相,长老会的领头人物之一,固政派的领导人不用多说,自然是右相,局面就是,哪边得到公主的支持就能顺利,而云千殇是荣耀之城的使者,能拉拢当然也要尝试一下。

    勇士,你觉着现在的朝政是否需要变革,单单就人民的温饱都成问题。左相叹气,喝了口酒后又道:右相这个老顽固本着老一套的思想就是不肯变革,他这个人啊,就是这点上让人无从入手。

    从左相的话中听出,他和右相两人的关系并没有云千殇想象中那么水深火热,若是没有变革这事,可能现在酒宴上右相也在吧。

    可否与在下说说这变革之事,也好让在下知晓其中的优劣。云千殇谦虚请教道。

    这自然没问题左相当然不会吝啬和他分享变革之事,从军队改革到民众变革,详细说来,听左相耐心说完后,云千殇心中大概也有了个数。

    打个比方,现在的左相就好比是秦帝国的商鞅,想要从头到尾进行一次大变革。虽然还有些漏洞与缺陷,但相信在变革实际运用到民众身上在加以改变,就能轻松调整过来,与当时商鞅一样,起初为大部分人所无法接受。

    左相既然能拉到一般的宦官,也就是说明许多人的心思还是颇为有远见,右相应该就如同老年代的教书先生,只信奉自己认知范围内的事,所以才与左相产生分歧,云千殇将自己心里的想法透露些许,让左相心里有底,这倒是让左相有些心惊,自己竟然小瞧了这位大贤,骑猪,扮色,只是面前此人的掩饰手段,果然厉害,按照云千殇给出的提议,与自己的变法思想结合,竟然不谋而合,还解决了许多瑕疵之处。

    老臣眼拙,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勇士的才谋还在老臣之上,佩服佩服。左相做辑拜道。

    不过是我误打误撞罢了,还望左相保密。云千殇可不想让右相知道这主意是自己提的,不然岂不是要恨死自己。

    那是自然。左相还以为云千殇想要低调行事,不愿显山显水,真不愧是有宏才大略之人。

    正当云千殇与左相说着悄悄话的时候,殿外传来恭迎声参见公主殿下。

    云千殇额头滑下一滴冷汗,没想到这么快就找上门来了,抱着侥幸心理问:左相,你这白虎殿有后门吗

    左相精明地很,看云千殇见公主就好像耗子见了猫一样,其中肯定有隐情,莫非两人间发生了什么

    谁说只有女人才八卦的,八卦这种性子谁都会有,主要还是得看事情引不引得起这个人的注意,白虎殿是有后门的,虽然设置地比较隐秘,不过左相此时来了兴趣,当然不会把云千殇放走,一副很为难的样子:这个,白虎殿是公事的地方,怎么可能建设后门,莫非勇士你与公主有什么冲突

    差不多吧,罢了,早晚的事,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左相为我压阵。云千殇本着要死一起死的观念,和左相一同从白虎殿出来,君怜爱还是先前的那副裹得十分严实的打扮,只是眼神看待云千殇多出一份嗔怒。

    站在两旁的一群官员见公主殿下视线始终都在云千殇身上,不禁猜测,莫非公主殿下看上勇士大人了,这倒是不错的一对。

    云千殇带着苦笑从大殿中走出,从踏脚出门,君怜爱的视线便死死地锁定了自己,这让他冷汗直流,看样子自己今天想要善终恐怕难如登天,只能让公主知难而退了,大不了恶搞一下,怜爱总不能到时候以朋友的身份来压榨自己吧。

    云隐千殇,你可知罪君怜爱一开口就要定云千殇的罪,但他岂会按照平常的套路来,表情一换,十分恐慌地说:公公主殿下,在下错了。

    哦说说看,你。君怜爱没想到云千殇仅仅这样就示弱了,心情大好地问道。

    公主你想扑倒我的时候,在下在下不应该反抗,还有公主你让我回来的时候,在下不应该逃走。云千殇哆嗦着说道,模样做得天衣无缝,即便是沐皖在这儿恐怕也分辨不出哥哥是在演戏还是说真话。

    什么,没想到公主殿下竟然看上勇士大人了。

    是啊,这可是件大喜事,但公主殿下也太强势了,都把勇士大人吓跑了。

    可不是,公主殿下平常也这幅样子,谁敢多言一句,那可不得了。

    听到云千殇曝出惊天秘闻,周围的官员都窃窃私语起来,大部分都是在为公主殿下感到高兴,少部分则是对云千殇逃跑行为标示羞耻。

    你你信口雌蓝,胡说八道。本以为胜券在握的君怜爱,身处的境况急转而下,隔着面纱都能发现她涨红了小脸,争辩道。

    当然在周围这些官员眼里,公主殿下自然是被披露了真相,羞红了小脸,大家伙个个都是副心知肚明的样子看着两人。

    公主,你明明之前还山海誓盟,竟然转眼就不认帐了,我真没想到啊。唉。云千殇指着君怜爱,悲痛欲绝的样子,周围人一瞧便知两人其实是两情相悦,不过公主太心急了,此时公主又不愿意承认。

    君怜爱因为云千殇的一番言论,处于孤军奋战的地步,一双慧眼直视他,嘴角弯起一抹明显做给她看的笑容,一闪即逝。

    受到了云千殇的嘲讽,君怜爱头脑一热,豪气万丈地说:没办法了,本来想再晚些日子在朝政时与诸位说的,现在既然各位都已知道,本宫也不再隐瞒了,三天后,便与千殇成婚。

    纳尼云千殇心里被千千万万只奔腾而过草泥马践踏,不禁懊悔,这下惨了,调侃过头,把自己搭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