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傲世千殇 > 第五十九章 可怜的肉粽
    ♂,

    第五十九章可怜的肉粽

    云千殇见她坐下,自然也打算挑一处地方坐下,不过公主神色一厉,紧盯着他,意思很明显,你坐下试试。

    那啥,公主殿下,男女授受不亲,你能不能不要这么露骨地看着我,怪不好意思的。云千殇故作扭捏说道,但公主不为所动,慧眼依旧犀利地看着他,仿佛云千殇心中所想都已经被看得一清二楚。

    见自己装模作样的办法不作效,只能垂头丧气地讲事情的原委一一道出,公主听后,蹙眉沉思,脸色有些阴沉,像座随时可能爆发的火山。

    让云千殇坐立不安,心里悲催地想:万一公主突然暴起,把怒气撒到自己身上,岂不是受了不白之冤,而且按照面前这位殿下的性子说不定还真能做得出。

    几分钟的等待漫长地就好似过去了整个世纪一般,直到公主纤手轻轻摆动,很平淡地开口:没想到昔日被打得大败的黑峰教竟然有卷土重来的想法,还谋害了本宫手下的重臣,看来朝廷里不仅仅是有些贪官污吏,卧底细作也混进去不少。

    这段分析异常合理,不愧是从十七岁就开始处理朝政的皇上。

    公主殿下天资聪慧,一下子就点明了重点,但是该如何铲除这些细作呢云千殇接话奉承道。

    本宫让你开口了吗不料公主对云千殇的拍马屁行为根本毫不领情,反而冷视道。

    面前这位喜怒无常的公主真的是难以伺候,无奈自己的任务还要继续,不然,管你是p,还是公主,看她这幅娇柔的样子,先哔了再说。

    其实这是云千殇不知道,系统的保护做得非常好,至于先前那一次,是因为对方根本无法动弹,甚至连话都说不出,所以成就系统才会出来诱惑他,若是云千殇真的下手了,那么系统绝对会分分钟教他做人

    这件事确实有些麻烦,现在本宫允许你开口,说说看你有什么想法。公主有些技穷,才让云千殇出点子。

    我认为细作最有可能在公主你手底下云千殇小心翼翼地说,但公主就不乐意了,你话里意思是说我不会管理手下人,混入内奸了

    哼哼,没想到本宫竟然被瞧不起,这还是头一回。说完,犀利的眼眸再次锁死云千殇,怨气十足,云千殇只得再次闭嘴不语。

    继续说,如果说不出个所以然,本宫为你是问。公主殿下咄咄逼人道。

    我这样说自然是有根据的,长老会在很早之前就已经内定了人,而且那时候黑峰教还未兴起,自然不可能有余力派遣入手混入长老会,一般能进长老会的无一不是朝政中一些掌握着实权的大臣,即便是到了现在,想来人员也没怎么变动过,即便是有新的成员,那也是任职许久。

    再看看公主殿下你这边,从三年前才开始网罗人才,如此一来,就很容易混入奸细,加上公主殿下忙碌于政事,并没有时间去整编自己的手下,发生这种事难免。

    云千殇头头是道地把自己的想法说出,这一番言论十分肯定地将矛头指向了公主手下的人,而且让人十分信服。

    没想到你竟然有如此智谋,虽然本宫也大致地想到了一些,但并没有你这般详细。公主语气中带着一丝赞赏,应该对云千殇的第一印象有所改观。

    那么,该说的我也都说了,在下先行告退。云千殇行礼后转身便想撤离这里,面前的这位公主殿下心思缜密,而且在朝政打滚多年,万一被拖过去帮她揪出内奸,岂不又要浪费大把的时间。

    自己等级还是只有16,独歌不出意外再有一两天就能突破到20级,到时候肯定会引起一场风波,若是自己等级太低,反而圈不进去。

    欸,你等一下。公主殿下开口挽留,可是自己闺房之中哪里还有第二人,云千殇早就撒腿跑了。

    即便如此,公主依旧沉稳,冷笑一声自语道:千殇,你这家伙果然不是什么简单人物,有意思。之后又好像想起什么有趣的事,毫无优雅地大笑起来。

    还好我跑得快,刚出门就喊我,要真被逮着了,游戏也别玩了,先卖命把黑峰教铲除了吧。一想到这里云千殇就打了个冷颤,快步离开皇宫。

    嗯这不是云千殇的猪嘛,竟然如此嚣张,敢在本宫院子里睡觉。云千殇由于走得急,都忘了自己的坐骑肉粽,直到他发现自己没有代步了,才惊觉,匆匆忙忙回到公主寝宫。

    肉粽被五花大绑扔在一边,而且已经醒了过来,不过猪嘴堵得严严实实的,公主殿下则是用一种戏谑的眼神看着云千殇,可能又要弄出什么整蛊人的法子。

    欸,你怎么回来了,这猪我刚抓的,准备炖着吃了,莫非你想分一碗肉公主神色警惕地瞄了眼云千殇,又看了看肉粽。

    肉粽可真是遭罪了,本来好好地在一边乖乖睡觉,被一脚踢醒后还发现自己动弹不得,连嘴都被封上了,把自己绑起来的这个人类女子身上若隐若现的王霸之气连肉粽都能清晰感觉,还说要吃了它,事已至此,肉粽只能向老大求援,露出可怜的眼神。

    云千殇头疼地看了一眼肉粽,心里郁闷地不得了,刚刚才逃过一劫,结果因为自己这个整天就知道睡觉的废柴坐骑又进套了。

    公主殿下,请恕在下直言,你捆住的这只猪是我的坐骑,还望殿下高抬贵手,能

    你说它是你坐骑咯咯咯,别逗我笑,你叫它一声,它会回应吗公主掩面而笑,对云千殇所说的话根本不信。

    殿下只需将它封口的东西取下,即可知道我说得是真是假了只要肉粽开口,一切自然都水落石出了。

    妄想,万一这猪松开嘴咬本宫一口,那岂不是惨了公主强词夺理地硬是不采纳云千殇的主意。

    场面一时间显得很尴尬,他几次张口想要辩解,但最后还是压了下去,甩手转身道:罢了罢了,你要吃便吃即可,在下告退。

    与其在此和公主耗着,不如直接摊牌,若是公主是明事理的人,一定会将坐骑还给他,反之就是双方撕破脸,云千殇从见面开始就一直处于被动,再不拿回点主动权,自己可就真有些抬不起头了。

    话说完,头也不回一下地疾步离去,若是慢慢走,公主肯定会以为自己心存执念,所以干脆一点,说走就走,不出十步,公主出声招留:等一下,本宫刚才说了请你一并食用这猪,自然不会反悔。

    公主美意在下心领了,不过我怎么可能会吃自己坐骑呢,在下还要前往白虎殿,想来一定有人为我接风洗尘吧,呵呵。最后一声笑中的轻蔑之意十分露骨,而且带着一些平淡的绝情,看来云千殇已经做出了最坏的打算。

    贵为公主的她不可能在这个时候低头,不然皇室的颜面往哪儿搁,只得板着脸说:那么本宫不送了。其实这话里已经有一些示弱,但云千殇正在气头上,哪里听得出来,加快脚步前去白虎殿。

    云千殇走远后,公主不甘心地抿了抿嘴唇,把肉粽的绳子解开,以近乎命令的口气说:去把你主人劝回来。

    本以为自己猪命不保的肉粽刚被解开,拔腿就跑,虽然听到公主说的话,可它哪敢再回来,万一真被做成全猪宴,上哪儿哭去。

    千殇你这个笨蛋。此刻的公主殿下完全就是位丢了玩具的小女孩,看样子差点就得哭出来了,一绺粉色的发丝从皇帽内露出。

    真是个任性的女人。云千殇皱着眉,给公主的总结只不过一句话。

    老大,老大,等等我。正在他想办法怎么把自己坑爹的坐骑救出来时,肉粽就大喊着狂奔过来。

    嗯肉粽,你不是马上要被做成全猪宴嘛,怎么逃出来了云千殇幸灾乐祸道,看样子是公主想通之后,让肉粽劝自己回去。

    俺老猪哪会那么容易死,当然是挣脱了绳子逃出来了。肉粽邀功一般得意洋洋地说。

    哦那我再把你绑了,你挣脱试试,要是失败了,就做成全猪宴。云千殇撩了撩留海,非常淡定地要拿肉粽做实验。

    老大饶命啊,其实是那个公主放了我,然后叫我劝你回去。肉粽立马怂了,将实情娓娓道来。

    呵呵,还是先去白虎殿坐坐吧。云千殇可不会因为公主放了肉粽就回去,因为她本就应该把坐骑还于自己,可却偏偏没有,淡然一笑后,骑上肉粽,向白虎殿进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