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傲世千殇 > 第五十五章 粉发少女——君怜爱
    第五十五章粉发少女——君怜爱

    云千殇此时真是体会到了什么叫作百口莫辩,平时的最向着自己的小惜还有腼腆的小白都把自己打包卖出去了,这下真的是被坑大了。

    “真没想到,老哥留学创了这么多姿势,呵呵。”沐皖皮笑肉不笑,让云千殇感到心里拔凉拔凉的,放弃抵抗,非常颓废地瘫在椅子上。

    沐皖沉声走到云千殇面前,做出了让在场五人组惊讶万分的动作,捏住云千殇的下巴直接蛮横地吻了上去,突如其来的事态转变让云千殇大脑思维有点跟不上,当然,围观的五位也差不多如此。

    “沐皖?”吻完后,云千殇有些疑惑地喊了声妹妹,确认妹妹有没有出毛病。

    “老哥,你也太不尽人意了。”沐皖有些埋怨地说,云千殇头顶上三个巨大的问号,到底发生了什么,为毛我什么也不明白。

    “明明发明了那么多姿势,和我做的时候就只用‘哔’‘哔’那几个千篇一律的姿势。”说这话时,沐皖还略显羞涩,看起来很是可爱。

    但边上的五位就不淡定了,她们只是编出来说说罢了,没想到套出一个天大的“事实”,而云千殇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三尺远,妹妹也太强无敌了,这是在宣布自己的主权吗?

    “你们……”小惜开口只说出两个字,后面的话就有些难以脱口。

    “哥哥肯定没跟你们说过,他十八岁那年就趁着爸爸妈妈不在家把我给……”沐皖话只说一半,之后的内容大伙心里有数,云千殇顿时就无语了,一下子就变成变态死妹控,而且还强行和萝莉时候的妹妹发生关系。

    连忙开口想要解释,沐皖扭头阴沉着脸,病娇式的笑容,寓意很明显:你开口试试!

    云千殇顿时就老老实实闭嘴了,心里还在思索着:沐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势了,算了,谁让我确实是个妹控呐,虽然不是变态级的。纪曦霖哈哈一笑,像是看穿了局势一样,微笑着说道:“沐皖妹妹,看你的走路姿势就知道你在说谎了,你要是真和云……嘻嘻,你懂的。”

    沐皖并没有慌神,平静地回击:“我承认吧,我的确说谎了,但是你们也明显在做戏,老哥明明就是处男一枚。”

    云千殇脸色很尴尬,别总往我身上扯呀,处男怎么了,不准歧视处男。

    “那么沐皖妹妹可知我们此行目的。”

    “肯定是想把我哥哥拐走,昨天我就看出,你们几个都非常喜欢老哥,但我是不会让步的。”沐皖知道与其耗着,还不如直接表明立场。

    “……你们征求过我的意见吗?”云千殇弱弱地举手说道。

    “处男(老哥)闭嘴。”

    “……我偏就要说了,都给我该干嘛干嘛去,谁是一家之主?!”云千殇非常强势地爆发了一波,并且使出了老招式,谁再闹,就不理谁。

    就这样,一场大战才暂时被制止,怕再次受到奇袭的云大才子一早溜回了房间,锁上门进入游戏,果然这个时候还是游戏世界更令人安心一点。

    村庄不同于早晨时那般冷清,已经人来人往,有了生气,唯一煞风景的就是自己的坐骑,还是和早上那样慵懒地睡在民房边上,云千殇也不管它,想找个僻静的地方稳定一下有些躁乱的心。

    背靠群山的百兽村当然不会缺少这种地方,后山一抓一大把,穿过好几片民房区,眼前豁然开朗,青翠欲滴的深林,看起来无止境一般,其实并没有多大,只是郁郁葱葱的高大树木遮掩了视野罢了。

    时不时传出的鸟鸣声,却为其添了几分活力,最令云千殇在意的是,面前的这片树林传出一点极其淡韵的花香,系统的感官让他清晰地感受到了香气,遁寻着气味的来源,一路迈着轻快的步伐,来到林子的深处。

    眼前呈现出的景观让云千殇叹为观止,并不是很大的花海,却开满了成千上万的花朵,各种花香混在一起,就有了他闻到的那种淡韵的花香,情不自禁就踏入了花海中,有些失神地缓缓前行,直到面前再出现一物——之前使用白剑的粉发少女。

    带着一丝轻松甜美的笑容寝卧于花海之中,及腰的淡粉秀发铺临散开,有着童话故事里公主的外貌,时不时微微皱起的俏眉令人怜惜不已,少女好似睡美人一般,云千殇很安静地注视着她,时间似乎在这一刻停止了。

    渐渐,风起了,洒满天际的花瓣围绕着两人,好若翩翩起舞的彩蝶。

    “夫君,看呆了哦。”云千殇确实是呆了,却不是看呆,而是精神并入了这美景之中,脑海中的一条剪不断理还乱的情线在这一刻被理出了少许清明。

    “也许吧。”云千殇无意间地潇洒一笑,却让迪亚愣了愣神,小脸微微羞红。

    “唔嗯~”这时候粉发少女伸了个可爱的懒腰,迷迷糊糊地起身,揉了揉眼睛,现在的她哪有之前对抗肉粽时的英气,完全就是一个睡糊涂的小姑娘。

    “这位女侠,你醒啦。”云千殇微笑着说道。

    “嗯唔~~~,啊——,你是什么人,你对我做了什么,完了,你肯定趁我睡觉的时候对我做了那苟且之事,没想到你堂堂一位敢于面对危险的勇士竟然如此无耻。”粉发少女面如土色,咬了咬牙,伸手就要去取腰间的细剑。

    “女侠,有话好好说,我就一直站在这里,动都没动。”云千殇慌慌张张解释,希望对方讲道理。

    粉发少女冷静下来,看了看身上的衣物,在四处摸索了一下,发现自己并无异样,才松了口气,略带歉意地说:“误会你,在此我表示歉意,不过一直盯着一位黄花大姑娘看,可不是君子所为。”

    看着面前睁大水灵灵眼睛的可爱少女,云千殇坏笑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长这么可爱还不允许别人看吗?”

    “我不和你做口舌之争,好女不跟男斗。”粉发少女自知理亏,不和云千殇辩论什么。

    “不知我也没有荣幸和你认识一下呢?”语气还是颇为诚恳。

    “这倒是没问题,你看起来也不像是那些品性恶劣之人,我叫做君怜爱。”君怜爱大方地报出自己的名字,身上隐约带有一股上位者的气息。

    “那我就叫你怜爱吧,我的名字是云千殇。”云千殇也不怠慢,自报姓名。

    “怜爱吗,罢了罢了,你想要如此叫就这样吧,那我也叫你千殇,扯平。”君怜爱并没有和一般的女孩子一样因为初次见面就喊得亲切而闹别扭,反而很平常地接受了这种叫法。

    “没想到怜爱并不是那种死板的人。”云千殇调笑道。

    “这算不上什么,本来……作为侠客自然是要大度一些。”君怜爱原话说到一半顿了顿,像是突然改口,变动了原本欲说的话。

    “嗯嗯。”云千殇显然是对君怜爱话锋突转有些在意。

    “那么呢,你是特意来找我的吗?”君怜爱在特意两个字上咬字很重。

    “这倒不是,本欲找个僻静的地方放松一下,结果就被花香吸引过来了。”云千殇疏了疏留海,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我也很喜欢这里的花海,能让人忘记人间的一切烦恼。”君怜爱眼中流光闪过,很是怜惜地看着周身的花朵。

    “不过我还真没猜到你会在这里。”云千殇无辜地说。

    “这责任并不完全在你,也有我太过放松的因素。”说这话时君怜爱明显自嘲了一下。

    “但确实有事找你。”云千殇嘿嘿一笑,终于是把事情扯回了正题。

    “什么事。”君怜爱语气很平淡,没有一丝波痕的涟漪,似是早就料到云千殇会这般说道。

    “你这儿有没有什么隐藏任务,给个做做呗,好歹咱俩也是一起干过架的。”云千殇厚脸皮地说。

    “……原来是这样。”君怜爱眼中闪过一抹错愕,看来是猜想在这里变得不一样了。

    “怜爱,到底有没有啊,你看起来不像是简单人耶。”

    “如果我真是有隐藏任务的人,看你这副样子肯定不给。”君怜爱被云千殇这幅样子逗笑了,抿嘴轻笑。

    “怜爱,有没有呀,给个准话呗,我们可是好战友。”

    “有,不过很难,你接不接,如果接了没有完成,惩罚可是很重的。”君怜爱风格一变,有些腹黑地说。

    “高风险往往伴随着高利润,先说说是什么任务吧,我再做决定。”云千殇还是非常保险,想要套出任务大致内容。

    “如果告诉你任务了,那么这个任务就默认为你接受了,不然就别接,怎么样,给你十分钟考虑时间,十分钟一到算你自动作废,而且以后也没有机会接任务。”君怜爱态度很决绝,绝对说一不二。

    “容我想想,马上给你答复。”云千殇皱了皱眉,在别人眼里可能是觉得他深陷思考,其实他在和迪亚聊天。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