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傲世千殇 > 第五十四章 这冤案没完了
    第五十四章这冤案没完了

    “莎洛丝别闹”云千殇伸手抵住她的脸,语气很无奈地说。

    “啾。”小玉不知何时下了楼,窜了上来,在云千殇嘴上猛亲一口,然后很开心地去厨房盛粥喝了。

    “呦吼x2”露茜雅和莎洛丝眼神古怪地看着云千殇。

    “别误会,小玉还是小孩子。”云千殇慌忙解释道。

    “呦吼x2”下一刻两人的眼神又变得十分暧昧。

    “要怎么样你们才肯信,不过先说好了,那一类事是不行的。”云千殇鬼魅一笑,已经识破了面前两位的计策,果然,此话一出,前半句露茜雅和莎洛丝面露坏笑,但后话一来,立即又垮了下去。

    “那,那怎么证明啊,不做那种事情。”莎洛丝无解地说。

    “这就是你们的事喽,嘿嘿。”

    “哈哈哈,果然还是李默你比较聪明,一眼就识破了我们的计谋。”露茜雅心服口服地说。

    “这非常容易就能看出异样了,就这也能算计谋,我也不能评价什么了。”云千殇捂脸道。

    “云,真是一切都被你了解地一清二楚呐。”纪曦霖如同幽灵一般地出现在云千殇身边,扑在他背上,语气娇滴滴地说。

    “别说出容易让人误会的话。”云千殇责备道。

    “难道不是嘛,两年前……唔唔唔。”纪曦霖似是要说出什么惊天秘闻。

    “给我过来。”云千殇捂住纪曦霖的嘴企图把她拖入了房间。

    露茜雅和莎洛丝面面相觑,一同冲上去阻拦云千殇:“默,老实交待你们间发生了什么。”莎洛丝八卦道。

    “真没什么,你们就别瞎掺和了。”云千殇此时心情十分操蛋,明明叮嘱了纪曦霖好多次不要顺口就说出来,还是不听,现在只能采取强制手段。

    “李默,还是告诉我们吧,不然妾身现在就去喊你亲爱的妹妹。”露茜雅一句破局之言,让云千殇顿时感觉压力倍增,眼中厉色闪过,瞬息间挥手,三击手刀,拍晕三人,拖到露茜雅的房间里,用被子把她们卷成春卷,限制面前三位妹子的行动力。

    手刀并没有用太大的力,只是十来分钟,三人就苏醒过来,发现自己被卷了起来在床上排开,露茜雅妩媚一笑道:“莫非李默你恼羞成怒想对我们施以威胁,别妄想了,除非你让妾身心满意足,不然这事我说定了。”

    莎洛丝红着脸没有开口,纪曦霖轻吟一声,狡诈道:“是个好主意,原来云你怕妹妹呀。”

    两人你一言,我一句,可真是让云千殇头大。

    “你们两个也该消停消停一会了吧,说这么多话,不累吗?还有,纪曦霖,你确定要把那事扯出来说?”云千殇毫无惧意,笑意攀上嘴角,十分平淡地说。

    “都已经出了前言了,再收回来那就太唐突了吧。”纪曦霖话里意思很明确,泼出去的水哪还有回来的道理,覆水难收。

    “那行,你说吧,反正这事也不算什么大事。”云千殇拿她们没办法,搬张椅子坐下来,看纪曦霖如何诉说,要是有添油加醋的地方肯定是要指认出来的。

    …………(番外中将会提及详细内容)

    “也就是说你们俩抱一起睡了一晚上?”露茜雅不温不火地问。

    “没错,当时我被他摸遍了全身,最后还来一句因为睡着了什么都不知道而不负责任。”纪曦霖嘤嘤而泣,很有一副被男人一夜情后抛弃的样子。

    “别扯犊子了,明明是你趁我睡觉,把我摸了,还想强暴我,不要颠倒是非。”云千殇敲了敲纪曦霖的脑袋,纠正道。

    “其实不都差不多嘛。”纪曦霖悲色写满俏脸,然而早已免疫这个技能的云千殇漠然。

    “妾身也觉得曦霖之前说的完全不像是云千殇的性格,原来如此。”露茜雅语气完全就是我懂的的架势。

    “本小姐也放心了。”莎洛丝原本听故事还很安静,现在真相被扯了出来,也就安心了。

    “你们几个为什么不相信我,而相信云?”纪曦霖满腔悲伤欲绝,双眸含泪看着两位同卷闺蜜。

    “要是李默会把你摸遍了,那为啥妾身几乎脱光了站他面前,他却掩面而逃。”露茜雅哼了一声,拿出自己的事说道。

    云千殇在一边有点尴尬,那时候是因为自己的鼻血差点流出来了才跑的,后来几次还好,习惯了也就没事了,当然这事云千殇肯定不会拿出来说,那还不得被几位妹子笑死。

    “两年前,我喝醉了,也是默把我带回来的,给我洗了澡,不过没有做那些事情,虽然朦朦胧胧,我大体还记得。”说这话时,莎洛丝脸又红了红,那次是她和云千殇坦诚相见的第一次,她相信日后肯定不止一次。

    “没想到你们竟然都有这种经历,云,你是不是个男人呀,两个大美人脱光了放你面前,你竟然不上,一次是跑了,另一个你还帮她洗澡,要是说这些女人不喜欢你也罢,偏偏露茜雅和莎洛丝都很喜欢你,你就算上了也没什么关系。”纪曦霖的话说得非常彪悍。

    莎洛丝啐道:“什么叫上了也没什么关系,曦霖你不要乱说话。”

    “要是云真的对你做什么了,你打算怎么办。”纪曦霖措辞挑剔地问。

    “这……当然是和他成婚了。”莎洛丝很坚定地说。

    “要是他只是当作一夜情呐,你怎么办。”纪曦霖追问。

    “那我……这辈子就默默跟着他。”莎洛丝目光投向云千殇的瞳眸,眼神中的情丝缠动。

    云千殇慌忙地躲开视线,打断两个女人间的对问,但他心里难免受到了莎洛丝的影响,竟然爱得如此深入骨髓,定了定神,大声道:“怎么突然又扯到这个问题上去了,回归正题,正题!”

    纪曦霖用一种别人根本看不出的笑容,轻轻一笑,只要让一个人攻下云千殇心里的堡垒,那么后来人在前人的基础上就会非常轻松。

    北月惜太娇弱而且对云千殇百依百顺,露茜雅智力暴增,有被识破的可能,她自己在云千殇的印象有点被摸透,也不能轻易出手,所以纪曦霖就把魔爪伸向了莎洛丝,而这次又正好借题发挥,使云千殇心乱。

    “老哥,你在干什么。”沐皖突然就推门进来,看着被捆成春卷的三位哥哥的同学,捂嘴轻笑,然后继续问道:“你怎么把三位姐姐捆成这样,是不是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

    “怎么可能,你看哥我像是那种人嘛。”云千殇立马慌慌张张地为自己申辩。

    “那你怎么解释呢?”沐皖嘿嘿一笑,疑惑地眼神紧盯云千殇。

    “这个嘛……”

    “妹妹,李默刚才想对我们施以暴行,要不是你来了,我们可能又要历经一次在学院里的玷污了。”三个人像是约好了一样,都做出一副劫后余生的神情,感激地看向沐皖,云千殇心道不好,这下又要被坑了。

    “老哥?你不是说你在学校里潜心钻研学术,哦~,原来是这方面的学术啊,难怪,难怪。”沐皖隐隐约约有爆发的趋势。

    云千殇此时必须保持冷静,想出应付的对策:“沐皖,你可以问问白珺,不就知道我在学院里到底都在干什么了嘛,他可是我室友。”

    “但也是你好兄弟,不会出卖你的,说不定还参与其中。”沐皖直接封死了云千殇的退路。

    “对了,还有小惜。”云千殇将一行人最后一位搬出。

    “小惜姐姐那么较弱,肯定是被你威胁不敢说出口。”沐皖“冷静”地分析道。

    “事情不是那样的。”不知何时,白珺一身正气地出现在房门口,大喊了一句。

    “小白,你来救我了,二哥总算是没白养你。”云千殇仿佛看到了救星一般。

    “二哥,虽然这很对不起你,可我不得不说。”白珺一副毅然决然的样子,像是要说出大秘密一样。

    云千殇顿时感觉要有什么更加不幸的事情即将发生,打了个哆嗦。

    “在学院里,二哥每天都把露茜雅她们带进私人实验室,听他很嚣张地和我说,用各种‘哔’的姿势,还有‘哔’的姿势,还创出了‘哔’‘哔’的新奇姿势,每次都弄到筋疲力尽,我劝了二哥好几次,可是都没有用,还和我讨论怎么才能把‘哔’发展成新的‘哔’‘哔’的姿势。”说这话时,白珺竟然脸不红心不跳,当初那个懵懂少年已经随风而去,一去不返了吗?

    “小白,你,你……”云千殇被坑得说不出话来,没想到平时最为腼腆的小白竟然卖了自己,到底露茜雅她们给了他什么好东西,才会让白珺倒戈相向。

    “哥哥,没什么好说的了吧。”沐皖听到白珺说的那些姿势,脸有点泛红,笑语盈盈地看着自家亲爱的哥哥。

    “我……我怎么就摊上你们这群同学呐。”云千殇苦笑着说道。

    “默,怎么了,还有大家为什么都聚在这里。”小惜可能是听到动静,也加入其中。

    “小惜,小惜救我,再这样下去我会被妹妹消灭的。”云千殇伸手求援。

    小惜瞄了一眼几位好姐妹,纪曦霖,露茜雅和莎洛丝三人都已一种很古怪地眼神盯紧小惜,小惜会意,声音略带哭腔,像是受了极大的委屈道:“默,这次我不能再包庇你了,虽然你因为我身子弱,只做过‘哔’‘哔’,还有‘哔’的姿势,但对其他姐妹用那些sm的‘哔’‘哔’,而且还不带套,虽然至今为止没有怀上,可我现在不能再隐瞒了。”

    云千殇只是默默说了一句话:“你们都是影帝影后行了吧,我服了。”

    五人交流了胜利的眼神,无一不是带着一丝坏笑,看样子是早有预谋。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