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傲世千殇 > 第四十九章 皇城之行开始
    第四十九章皇城之行开始

    “玩家所在场景荣耀之城,预祝玩家游戏愉快。”平定心情后,云千殇带上游戏头盔,进入游戏,今天白天就没上过线,等级榜上,独歌亦然高居榜首——19级,好恐怖的等级。

    云千殇看着自己只有15的等级感叹道,第二名也咬得很紧,幻刃18级,之后名次好像没什么改变,而等级榜多出了世界等级榜,但世界榜上的成员还处于加载状态,看样子傲世还在收集全世界玩家的资料。

    今天主要的目的还是找到战枭城主,索要大宅子和黑帮头头副职,一路欣喜地到了城主府,门口守着的是金翼,气氛颇为凝重,见云千殇来了,快步走上,压低声音说道:“勇士大人,你怎么到现在才来,今天皇城派人来了。”

    “别叫我勇士了,我有名有姓的好不好,云千殇是也,还有你刚才说什么?”

    “行行行,云兄,皇城派人来会谈了。”

    “嗯?这个节骨眼上皇城怎么会派人,刚刚发生了这样的事,是来宣战的吗?”云千殇没个正经地开玩笑道。

    “是来表示歉意的,对于这伙人竟然窥视荣耀旗帜,皇城方面明显想要撇清关系,而且把责任推到黑峰教身上,确实不能排除这种嫌疑,但可能性太小了。”金翼细心地分析了一遍这次的事件。

    云千殇听了他的话,心里猜测这次的事怕是与黑峰教脱不了干系,因为他手上还有一个荣耀系列的任务——荣耀依旧,如果将两件事联系起来,也许事关一条重要的消息也说不定。

    假使世人口中谣传的宝藏是真的,那么是不是说明荣耀旗帜就是开启宝藏的钥匙,而战枭身边的侍卫就是当年黑峰教惨败后埋下的一枚棋子,等待东山再起之时,这种可能性非常高。

    “金翼,你是以前荣耀之军时的成员吗?”云千殇想从金翼这里再了解些事情。

    “除了小四小五,我们三都是。”金翼提及小五明显语气一沉,不过很快就调整过来了。

    “荣耀之军的宝藏到底是传言还是真实,这个你们有所了解吗?”直接就问了中心问题。

    “我不是很清楚,战枭城主好像又一次去参加过什么会议,也没和我们提过,我猜吧,可能和那个传言有关。”金翼将自己所了解的全盘托出。

    “嗯,皇城派来的使者是不是在里面。”云千殇问了句废话,金翼无奈地点点头,很是厌恶地看了一眼府内,证实了他的想法。

    看来这次事件过后,荣耀之城的老一辈的士兵都对皇城抱有执念,城主被下黑手的事可不是这么轻易就能一笔带过的,拍了拍金翼的肩,走进城主府,不想平常与云千殇交谈时坐在庭院里的石板凳上,战枭和皇城使者很正式地在会客厅交流。

    “战枭,我来领赏了。”交谈的两人气氛有些僵持不下,云千殇装作兴冲冲地就蹦了进来,打破了僵局。

    “原来是勇士大人,这位是皇城的使者,凌风展。”战枭介绍道。

    “别勇士勇士的叫,我有名有姓的,云千殇!”云千殇又以同样的话回道。

    “你就是识破黑峰教奸计的云千殇大人吧。”凌风展来之时就从战枭口中听说了云千殇,很是敬佩地说。

    “凌使者,你此次前来,是受谁旨意。”云千殇打开天窗说亮话,直白地问。

    “公主殿下亲自下令让我前来表示由衷的歉意。”“公主殿下?”云千殇对这里的格局并不了解,没想到当道的竟然是一位公主。

    “云老弟,皇帝膝下只有一位公主,而且皇帝去世的又早,公主被迫十七岁就继位,虽说公主二十岁掌权,倒不如说是长老会手中的权更大。”云千殇不让战枭叫他勇士,索性就以云老弟称呼,他看出了云千殇的疑惑,从而解释道。

    “很俗套的剧情,凌使者,你是哪个派别的。”了解一些实情后云千殇单刀直入地询问凌风展。

    “云千殇大人,我先前也说了,公主殿下派我前来。”凌风展不慌不忙地回话道。

    “关于这点我还是相信你的,凌使者,不知你对荣耀之军了解的多吗?”

    “这个略有所闻,荣耀之军上不愧对皇朝,下不负于百姓。”

    “那我问问,荣耀之军的象征是什么。”

    “应该就是荣耀旗帜吧。”

    “战老哥,好好伺候凌使者。”云千殇语峰一转,直接就是让战枭动手,这里是荣耀之城而不是皇城,战枭不会有什么顾忌,先前也是因为云千殇的才谋识破了对方,才保住了荣耀旗帜。

    所以战枭不疑有假,踱步上前,拳变爪,想要扣住凌风展的手,却不料一道蓝色的屏障覆盖了他全身,弹开了战枭的攻击。

    “你是怎么看出我不是凌风展,哦,不对,应该说是皇城使者。”急退的凌风展声音也发生了改变,变得十分低沉。

    “你是千面幻君!该死,真正的凌风展去哪儿了。”战枭语气中霎时间充斥着愤怒,气息提升了好几倍,一把气旋形成的长戟直直地刺向千面幻君。

    “还用问吗,当然是成了一具尸首喽,哦哈哈。”千面幻君略有吃力地躲过一击,跃出墙去,而同一时间发现了千面幻君追出去的正是守在府外的金翼。

    “前面的白衣人,接我一招。”金翼抬手之间就是十几枚金色的飞镖疾驰而去,千面幻君拿手的毕竟只是伪装一类,其他能力都不怎么强,在空中被金翼的飞镖打中两枚,坠入人群中,只是一个眨眼的瞬间,千面幻君已经变了装,金翼放眼望去,发现不了一丝异状,郁闷地砸了一拳身边城主府的白墙。

    “难怪叫千面幻君,变脸的速度真不是盖的。”云千殇感概道,不过心里也对没有能抓住千面郎君感到遗憾。

    “云老弟,你怎么判断这个凌风展是假的呢。”战枭虽然也学过一些谋略,但始终看不明白这件事的经过。

    “战枭大哥,我问你,荣耀之军的象征是什么?”云千殇似笑非笑地问道。

    “是荣耀意志。”战枭语气不容置疑坚定地回答道。

    “而千面幻君直接就说是荣耀旗帜,结果可能有两种,第一,他并不是很了解荣耀之军的象征意义,第二,他单方面认为荣耀旗帜就是荣耀之军的象征意义,以上两种可能都没什么问题,不过配合他先前说的,和接下来说的话,可就大有问题了。”云千殇拿起桌上的茶饮了一口。

    “云老弟,难道说是上不愧对皇朝,下不愧对百姓?”战枭灵光一闪,回答道。

    “看样子战枭大哥也不是愣头青啊,哈哈。”云千殇打趣道。

    “原来我在你印象里就是一愣头青,这话可真的伤人啊。”战枭笑呵呵地回道。

    “上不愧对皇朝,绝对是奉承的话,而后却说荣耀旗帜是荣耀之军的象征,皇城的人对荣耀旗帜很了解吗?”

    “应该没有见解,嗯?对啊,当年皇城解散荣耀之军是因为荣耀之军的军势很强,但真正知道荣耀之军有荣耀旗帜的,那都是荣耀之军的军士长,还有就是与荣耀之军战斗过的人。”战枭恍然大悟地说。

    “啊?这么复杂?”云千殇并不知道这些隐情,愕然道。

    “要说与荣耀之军战斗最多的,那边是黑峰教,而千面幻君正是黑峰教座下六位战将之一。”

    “我只是觉得这个凌风展的说话方式太假,所以才怀疑,拿下看看是不是奸细,没想到他直接就暴露自己了。”若是被千面幻君听到云千殇只是猜猜而已,会不会呕血三升呢。

    “千面幻君的战斗力在六大战将中是最弱的,他是怕自己被擒住,便没机会逃了。”战枭语气中的不屑之意很是明显。

    “那么真的凌风展看样子是被咔嚓了,这千面幻君倒也蛮聪明的,故意说是黑峰教,让我们怀疑是皇城的注意,可惜聪明反被聪明误。”云千殇揽了揽遮在眼前留海,无所谓地说。

    “我现在就担心,千面幻君会伪装成凌风展身边的仆从,或者说是侍卫,去挑起荣耀之城和皇城之间的恩怨,到时引发战争,弄得百姓民不聊生。”战枭忧心忡忡地考虑着。

    云千殇偷偷向城主府门口挪步,却不料还没来得及跑出去,战枭已经开口请求道:“云老弟,再拜托,嗯?你跑那么远作甚。”

    “我就知道你肯定要拜托我事,是去皇城解释这次的事件吧。”云千殇摊摊手,一副心知肚明的模样。

    “没错,现在也就只有云老弟你能去了。”战枭很诚恳地说道。

    “那战枭大哥,你至少要派个人保护我一下。”云千殇努努嘴道。

    “这个没问题,我让炎炽和你一同去。”战枭表示这点小事不算什么。

    “炎炽?哦~,五虎将老大是吧。”云千殇思索了一下,便想到应该是他没错。

    “派他陪你一同前去,总没问题了吧。”

    “那啥,还是算了,我就自己去吧。”云千殇本意是想答应,但转念一想,又拒绝了。

    “云老弟,就你自己?”战枭不解道。

    “战枭大哥,你放心,我一个人就够了。”上次小五去世的场景还历历在目,皇城定是凶险万分,云千殇不敢再让他们一起,不然又是一阴阳两相隔,作为玩家拥有死亡复活的能力,自然不会出问题。

    “事不宜迟,我现在就出发吧。”云千殇飞也似地出了城主府,战枭感慨道:“云老弟也是性情中人啊。”

    “战枭大哥,皇城在哪个方向,地图上没有。”战枭刚感慨完,云千殇就匆匆忙忙又跑了回来问路。

    “哈哈,皇城地图是要五大城主才能开启的,你跑这么快,我都没来得及说。”战枭花了几分钟时间帮他开启了皇城的方位。

    云千殇再次踏上路途,当他出城后,总感觉自己好像忘了些什么重要的事,而且是有关自己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