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傲世千殇 > 第四十七章 乱作一团的“后宫”?
    第四十七章乱作一团的“后宫”?

    “这可由不得你。”莎洛丝和露茜雅各自从包里拿出一张证书——入住证,由政府认定,露茜雅(莎洛丝)小姐具有入住任何房屋的权利,只要对方为中国公民,皆可行使此权利。

    云千殇差点忘了,面前的这两位除了外国友人这一身份,家里的势力在美国也是大得可以,露茜雅是第一黑帮撒旦之手老大家千金,当地的警署见到都得绕路走,莎洛丝家的业绩是世界前十的产业公司,而且经营地还是游戏等电子竞技,现在隐隐有占据第一的趋势,这两个身份拿出来,政府怕是不给面子都不行。

    “你们真狠,我,我服,那么……”云千殇扭头看向纪曦霖和北月惜。

    “默,你要赶我走吗?”小惜梨花带雨可怜兮兮地盯着云千殇问。

    “不不不,小惜你留下没问题。”云千殇赶忙摆手,小惜这么娇弱,怎么能赶走呐。

    “默,真好。”小惜捏着衣角,心里开心不已。

    “那最后,就是纪曦霖你喽。”云千殇把矛头指向帷幕之女。

    “云,你真的狠心。”纪曦霖摆出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但根本无法对云千殇起到任何负面影响。

    “没错,我就是狠心,少一个人少一份麻烦。”云千殇压根不留任何商量余地。

    “切,你要是不让我住,我就把隔壁的别墅买下来,天天烦你。”纪曦霖知道云千殇喜欢安静,提出这个来威胁他。

    “你们都好狠。”云千殇捂着胸口,倒退一步,看样子真的是无计可施了,纪曦霖敢说出口,就敢做。

    在场的每一个穷的,因为能上的起美国高等学府的,不是家里有关系,就是特别有钱,光有成绩是不行的,云千殇亦是如此,他则是由冯老先生介绍去的,一开始他还不愿意去,之后发生了些什么,除了事情的参与者,无人知晓。

    作为一位男的,白珺无人过问,云千殇直接默认了他住进来,平常就很腼腆,他和老大看小电影,白珺都逃出宿舍去,这让两人一度非常郁闷,希望借助这次和几位美女同居的机会,能改掉这个坏习惯,至少云千殇是这样打算的。

    在房间的分配上,一行人发生了争执,都想要二楼的房间,因为云千殇在二楼,俗话说近水楼台先得月,同样的道理用在妹子身上也是一样的作用,小惜也参与了竞争。

    而后云千殇以屋主人的姿态强势介入,表示你们四个全都在一楼,而二楼则是自己和白珺住,正好一人一间房,这个提议一出,四女立即充满羡慕嫉妒的眼神锁定白珺,还有一种让云千殇看不懂的眼色,督促?鼓励?或者说是打趣?

    莫非在来的路上,三弟和四位美女之间发生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云千殇不怀好意地遐想。

    下午时分,行李又一波一波地运进,房子的主人云千殇生无可恋地靠在沙发上,而沐皖眼神中的埋怨之色越发明显,看到妹妹这副模样,饱含歉意道:“沐皖,哥哥很抱歉,我也不知道这群家伙有此图谋。”

    “没事,老哥,我总算体会到你在学校里生活的艰辛。”沐皖同情地说。

    “妹妹你真好,来抱抱。”云千殇张开双手,但迪亚抢先一步扑到他怀里。

    “喂,迪亚,这是我的位置。”沐皖张牙舞爪地也扑上来,企图扯开迪亚,但无奈创世神萝莉抱得紧紧的,沐皖不敢多用力,怕弄疼了迪亚,毕竟她还有一重身份,哥哥的童养媳。

    “那啥,我就让点位置给你吧,不过,就一点点欧。”迪亚扭了扭身体,让开一半的位置,沐皖一时间觉得迪亚也没那么的坏,不过沐皖还没来得及靠上来,小梦一下子就扑了过来,占据了这个刚刚让出来的位置。

    沐皖差点没怒气值爆棚,强压住心里的黑色气息,努力不转化成病娇,有些恼火道:“小梦,我先来的。”

    “沐皖姐姐都这么大了,让让我吧,嘻嘻。”小梦凭借年龄优势完压一筹。

    “那好吧。”沐皖面对这话根本做不出回答,只能沮丧地同意了,然后幽幽地看了自家哥哥一眼。

    云千殇很是无奈地摸了摸留海,眼神瞟了瞟天花板,其他人可能读不懂,但沐皖确实是收到了,为了不暴露什么,保持着沮丧的神情,消沉地上了楼,演技绝对和纪曦霖在同一水平线上。

    露茜雅忙活好东西之后,见云千殇悠哉悠哉地抱着两只萝莉在享受,调侃道:“难怪你对妾身,还有莎洛丝她们没什么感觉,原来喜欢小萝莉。”

    “喂,露茜雅,不要用事物的表面现象去恒定他。”云千殇语气锐利地反驳。

    “然后你想表达些什么呢,自己不是萝莉控?”露茜雅哼哼一笑,犀利的语气反问。

    “至少,至少我以前不是。”云千殇底气不足地答复,抱着两只萝莉,还真没信心说自己不是萝莉控。

    “……还以为你会说自己不是萝莉控呐,李默,你也改变很多啊,比如不想以前那么嘴硬。”露茜雅侧着脑袋,语气十分感概地说。

    “原来默你喜欢的是小的,怎么能这样,不过本小姐会努力让你再次喜欢大的。”莎洛丝拍了拍胸口的一对****,看样子已经准备好了一系列的应对措施。

    大小姐,你的目的败露了,云千殇心里吐槽道。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切开全是黑的纪曦霖得知这一重要情报,一直重复着这一句原来如此,让云千殇背后一寒。

    小惜这种时候却表现出与自己性格相反的作为,很是大胆地说了句:“默,其实我,我不算太大的。”

    其他的三个妹子若是这样说,云千殇肯定是处于无感状态,但较弱的小惜就不一样了,十分具有诱惑力。

    “要不改天我们试试?”调戏小惜的坏习惯一直没能改过来,顺势就说了出来。

    “嗯?×3”一瞬间,三双不同颜色的瞳孔锁定了云千殇的嘴,仿佛只要他再敢说出什么,下一秒就会被碎尸万段。

    云大才子非常识趣地闭上了嘴,小惜害羞道:“只要默能……唔唔唔。”

    话才说到一半,就被纷涌而上的三女给手忙脚乱地捂住了嘴,三人更加确信一点,小惜是目前为止最具有威胁的敌人。

    “你们不要欺负小惜,她这么较弱,有什么冲我来。”云千殇站起身来,霸气侧漏地开口道。

    “哦?李默,你很跳啊。”

    “露茜雅大姐说的没错,默,你怎么呢这么偏心哪。”

    “呵呵呵……”

    云千殇开启嘲讽,成功拉到了一堆仇恨,三女猛地扑上前来,倒不是打不过,就是怕打疼了怎么办,面前的几个毕竟都是女孩纸,于是,结局显而易见,云千殇被制服了,遭到肉体上的“摧残”,以及精神上的“折磨”。

    好不容易才挣脱开,一想到楼上还有妹妹等着自己,不管三七二十一,往三楼逃窜,露茜雅她们好像是都累了,没有起身去追云千殇,放任他逃离犯罪现场。

    小惜倒是尾随其后,迈着小步子跟上楼去,到了三楼,妹妹的房门果然是开着一条缝,轻轻一推就开了。

    “欧尼酱,你终于来啦。”沐皖身着卡哇伊的女仆装,黑丝长袜着膝,头上还带着猫耳,身后跟着一条小尾巴,一声腻人的欧尼酱差点没人云千殇魂都飞了。

    但作为一位理智的科学家,保持自己的平常心才是关键:“停,我得先确认,你真的是沐皖,我家沐皖怎么可能这么可爱。”

    “欧尼,你难道连自己的一抹多都不认了吗?”沐皖的猫耳动了动,撅着小嘴,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像极了一只可怜兮兮的小猫咪,博取同情,云千殇感觉自己之前和妹妹的生活白过了。

    没想到妹妹竟然有这么可爱的一面,难以抑制心中的喜爱之意,抱住妹妹企图蹭了蹭,然而此时小惜打破了这个非常和睦的场面:“默,你这是在?”

    沐皖气愤地差点没把牙给咬碎了,这么好的机会,抓住哥哥第一次看见自己这幅样子穿着的机会,来增加好感,结果就这样被扼杀在摇篮,下一次再看到这幅装束,第一冲击感就会大打折扣。

    “小惜呀,没什么,就是平常和妹妹闹着玩。”云千殇狂汗,不知为什么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心中溢出的欣喜之意,差点就要对自己的小妹下手了,莫非自己的隐藏属性是女仆控?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小惜也学起了纪曦霖那一套,不过不同人说同样的话,效果是不一样的,至少小惜这样说,云千殇反而觉得有什么好事要发生了,果然货比货得扔,人比人得换。

    “那啥,就不打扰你们兄妹增加感情了。”小惜挥了挥手,果断地出了房间,并且心里把敌人定为云千殇的干妹妹李沐皖,她不知道的是,当她将敌人设立为更高目标时,她自己也是别人的目标。

    “欧尼酱?”沐皖抓了抓云千殇的手,甜甜地叫道。

    “沐皖……我先撤了,不然我觉得无法控制我自己。”云千殇狼狈撤走,果然妹妹给他听觉和视觉上的冲击都太大了,他现在需要把自己冻在冰箱里冷静一下,当然这是夸张的说法,不可能冻在冰箱里,于是就下楼做饭来缓解一下心情。

    沐皖头上的猫耳又摆了摆,不过此时她的脸色非常地阴沉,病娇式的笑容一瞬即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