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魔法 > 万域之王 > 第四百八十二章 禁令
    烈日当空。

    聂天深埋于一个沙丘底部,以生命血脉的潜隐,将一切生命气息都给遮掩。

    沙丘上,有着一块他撕碎的衣襟,还算是明显。

    三只天眼,被他调动着,分处于周边,密切关注着局势。

    “雷山,来自坤罗域”

    沙丘下的聂天,紧握着炎星,心中杀意凛然。

    即便没有那雷瑶,肆无忌惮地在破灭城,抢夺那座血骷髅的跨域传送阵,他对雷山都没有一丝好感。

    他清楚地记得,当年天门在狱府显现时,那位坤罗域的青年才俊,在跨入天门前所说的那番话。

    坤罗域,暗冥域和黑泽域,当时都派遣了门内强者,涌入离天域,试图借助那一扇天门,进行试炼。

    那些人进入前,很猖狂地表明,坤罗域、暗冥域和黑泽域,私下达成默契,要图谋离天域。

    如果离天域没有被妖魔灭掉,他们会在天门试炼结束后,对离天域入侵。

    就连对离天域的疆域划分,他们都早先敲定好了,在那天门内,暗冥域、坤罗域和黑泽域的炼气士,也四处捕杀离天域的参与者。

    这些旧怨,他始终记在心里,对那三个域界的宗门,本就深怀恶意。

    如今,雷山踏足裂空域,抢夺跨域传送阵。

    一路行来,他又看到了太多雷山强者,对裂空域的狩猎者,还有破灭城炼气士的袭杀。

    他早就动了杀心。

    没想到就在他就有进入幻空山脉前,又见到雷山的炼气士,对石清的追杀。

    石清,当时在破灭城,对他还算是照顾,如今又是被雷山追杀,他再也无法容忍。零九小說網

    他在沙丘下暗暗蓄势。

    不多时,浑身浴血的石清,就跌跌撞撞的冲了出来。

    “蓬!”

    追击石清的雷山炼气士,不时从指间释放出一道道青色闪电,有的闪电轰击在石清背后,令石清模样愈发凄厉。

    “你逃不掉的。”那人淡然轻笑着,似乎并不着急,还想多玩一会儿。

    通过天眼,聂天看到石清逃离的路线,渐渐偏离他潜藏着的沙丘。

    他旋即动用一只天眼,悄然靠拢向石清,并且在那一只天眼内,赋予他本人的一缕灵魂意识。

    焦黑的后背,血流不止的石清,眼瞳布满血丝。

    他眼中的世界,仿佛涂抹了血水,一片深红。

    此刻的他,只想尽快逃离此地,还留有一丝希望,期望着能回归破灭城。

    又是一道闪电,冲击到他背后,让他口中狂飙鲜血,他不敢回头,脚步跄踉着,勉力聚集着灵力,机械地往前走去。

    就在此刻,一缕奇异的念头,似在他耳畔响起,“从那盖着衣襟的沙丘经过,我是华天,我会在沙丘底部偷袭那雷山追击者!”

    “华天!”石清被鲜血染红的眼睛,陡然一亮。

    他并不清楚,华天是通过何种手段,将那一道清晰的念头,传递给他的。

    他也不知道,消失了一段时间的华天,为何会突现于此。

    可他如今正处于绝境,那一道念头,对他来说,无疑是一缕希望的曙光,他必须要尽可能地抓住。

    他旋即依照着那道讯念的指引,朝着朗朗烈日底下,被衣襟盖着的显眼沙丘冲去。

    到达那沙丘时,一滴滴鲜血,从他后背滴落下来,他却没有丝毫犹豫,瞬间就越过,身形没有凝滞地再次前行。

    越过的那一霎,他没有回头,可内心却满含期待。

    他是血骷髅当中,为数不多的知晓聂天强大战力者,他也清楚聂天有过斩杀先天境者的先例。

    可那名追击者,乃是雷山的炼气士,而且为先天境后期。

    他暗自担心,担心屡屡创造奇迹的聂天,也未必就能通过偷袭,收到奇效。

    “血骷髅的蔡澜,太不识抬举,我们雷山都下达禁令,要求不相干者滚出那片区域,他还敢逗留,只能怪他了。”雷山的追杀着,咧嘴狞笑着,“血骷髅这样的宗门,竟然也敢在幻空山脉活动,活该被灭掉。”

    嘴里嘲讽着,那人也调整着追击方向,呈一条直线,途径那微微隆起的沙丘。

    “蓬!”

    沙丘的沙土,陡然飞散,一柄长刀猛地冒出,刀芒混杂着绿色、莹白和赤红三种色泽。

    与此同时,一种扭曲混乱的磁场,也顷刻间形成,将那人笼罩在内。

    “哧啦!”

    炎星的刀芒和锋锐,刺入那人腹部,令其发出刺耳惨叫。

    密密麻麻的闪电,在那人腰腹部位滋生,不断冲击着炎星内透射出的三种属性力量。

    一跃而出的聂天,满身沙土,眼神锋利如寒刀,掌心一个微型的星辰秘阵,闪烁着点点星耀,突然按在那人左腿。

    那人的一条左腿,被星耀组成的星辰秘阵,轰击正着,立即爆碎。

    那人也被那一股暴躁力量,给轰向半空,可炎星依然刺入他腹中。

    “嗤嗤!”

    无迹剑悄然而至,像是从不知名的虚空中,忽然降临于真实世界。

    那人的后腰,另一条腿,还有胸腹部位,都被无迹剑刺入。

    “轰隆隆!”

    惊人的雷鸣声,从那人体内传来,他两手无意识地挥动着,一道道闪电凝结为球体,飞向了聂天。

    聂天以星烁闪动,幽魂般,忽地浮现于他眼前。

    “这都没死?”轻声低估了一句,趁着那人身形不稳坠落之际,他一把按住炎星刀柄,往前推送了一截。

    炎星的刀锋,立即从那人背后突出,同样下坠的聂天,也顺势踹出一脚。

    那一脚,踹在那人头部天灵盖。

    “喀嚓!”

    骨骼碎裂声,清晰爆出,那人尚未落地,就气绝而亡。

    轰然落地时的聂天,将炎星抽出来,甩动了几下,就将沾染到炎星上的血迹滴落干净。

    “呼!”

    裴琦琦倏然而至,纤纤玉指一动,无迹剑像是灵蛇般,从那人尸体内飞出,消失于她袖口。

    拿下了那副甄蕙兰赠予面具的聂天,以本来面目看向石清,道:“石叔,好久不见。”

    身上鲜血横流的石清,呆呆地看着他,旋即又望向裴琦琦,“华天,裴小姐,怎会是你们?”

    裴琦琦没有答话,一脸厌恶地,来到雷山那人尸体旁,将其身上储物戒褪下,又以沙土将其掩埋,不留出踪迹出来。

    “我们要去幻空山脉,恰巧看到你被追杀,就顺便帮你解决了。”聂天回应。

    “幻空山脉”石清缓缓坐下,拿出丹药迅速吞下,以手巾将脸上血污胡乱擦拭了一下,道:“我劝你们还是回去吧。雷山下达了禁令,驱逐血骷髅、流火和暗月的人,不允许裂空域原先的炼气士进入幻空山脉。”

    聂天皱眉,“只是雷山下达的禁令?”

    “其它几方,也似乎都有默契,也在驱赶裂空域的本土炼气士。”石清惨然一笑,“在那些人的眼中,我们血骷髅,还有流火、暗月,根本就是待宰羔羊。我们三方,为了抢夺那六条空间缝隙,死了很多人了,还想着和他们交易的。”

    “可惜,他们连交易的资格,都没有给我们。”

    “华天,裴小姐,你们还是回去吧,趁早离开裂空域。就算在裂空域,也千万不要试着接近幻空山脉了,那边快成为人间地狱了。”

    裴琦琦处理好雷山那人尸体,才来到聂天和石清旁边,道:“破灭城也是一样,你已经没有回去的必要了。”

    “我就知道。”石清脸上还残留着血污,模样凄厉至极,“从听说雷山出手,夺取血骷髅的那座跨域传送阵起,我就明白会是什么样的结果了。失控了,一切都失控了!如今的裂空域,不再是我们血骷髅可以立足的了。”

    裴琦琦看了他一眼,就对石清说道:“器宗把持的那条空间缝隙,在幻空山脉的何处,怎样才能避过雷山接近?”讲话间,她取出一幅地图,铺在了石清面前。

    石清愣了一下,就在地图上化了一条线,“顺着这条线走。”

    “你保重,破灭城不用回了,途中小心雷山别的强者。”裴琦琦提醒了一句,就对聂天使了个眼色,让他赶紧离开。

    :兄弟们,新年快乐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