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魔法 > 万域之王 > 第四十二章 我若错了,以命相偿!
    此刻,安颖头顶的火焰巨图,已经被那根寒冰光柱,给捣的支离破碎!

    聂天注意到,周边浓郁的森白寒雾,正不断地汇聚向那一根寒冰光柱。

    这里是冰川区,乃玄冰巨蟒的久居之地,仅仅只是二级灵兽的玄冰巨蟒,竟能吸纳极寒的天地灵气,去增强那根冰柱的威力。

    寒冰光柱,得到极寒灵气的补充,变得越来越粗长!

    反观安颖,则是精神萎靡,分明消耗了太多的力量。

    “嘶嘶!”

    那条玄冰巨蟒,以寒冰光柱将安颖的火焰巨图拖住以后,慢慢游向了她。

    相隔百米,聂天都清晰看到了安颖眼中的颓丧和不安。

    似乎,她自己也知道,她恐怕支撑不了太久。

    将希望寄托在潘涛、郑瑞身上的她,没有注意到,如今潘涛和郑瑞,连地行蜥的影子都没找到。

    聂天心中雪亮,明白安颖能否拖住那条玄冰巨蟒,才是他们一行人存活下来的关键。

    一旦安颖遇难,让玄冰巨蟒冲入他们当中,那些正在和一级灵兽战斗的试炼者,将立即崩溃。

    到了那时,聂天也休想逃脱,同样会成为此地灵兽的食物。

    “这样下去不行。”他眼神沉重,试图找到解决之道,来扭转这凶险至极的局面。

    从地行蜥和玄冰巨蟒同时出现起,他就认识到,若想要活下去,他就必须和安颖等人齐心协力。

    也是如此,在姜苗遇险时,他才会毫不犹豫地出手。

    他虽看郑瑞、潘涛不爽,也知道此战,他需要这两人好好活着。

    因为除安颖以外,郑瑞和潘涛才是最强战力,他们能够为众人分担压力,能让地行蜥不敢肆无忌惮地到处杀人。

    “安颖那边压力太大了,你们俩个,必须分出一人帮她!”聂天突然道。

    “你在和我们说话?”潘涛一愣。

    “你算老几?我们的任务是击杀地行蜥,该怎么做,我们心中有数,不劳你费心!”心烦意燥的郑瑞怒道。

    “击杀地行蜥?你连它在何处都不知道,怎么去杀它?”聂天冷笑,“你们在这里,只是白白浪费时间!它不出来,难道你们就一直等下去,等到安颖被玄冰巨蟒给咬死?”

    郑瑞还要反驳,潘涛却摆摆手,示意他不要和聂天争吵,“你有什么好的提议?”

    “让郑瑞去帮安颖,这里暂且留你一人足够。地行蜥真要敢冲出来,让他再回来就是了。”聂天知道安颖那边岌岌可危,以极快的语速道:“我觉得,地行蜥冒头时,我也能帮你分担一点压力,足以让你撑到郑瑞归来!”

    “时间紧迫,安颖就快撑不住了,你们速做决定!”

    相比郑瑞来说,潘涛更能顾全大局,也能在关键时刻做出相对明智的决定。

    所以,聂天说这番话的时候,只是看着他。

    “郑瑞!听他的,你去帮安颖!”潘涛深吸一口气,脸色坚毅,“不要担心我,那头地行蜥真冒出来了,我至少能支持半刻钟!”

    “你看安颖那边还能等你继续浪费时间吗?!”在郑瑞犹豫不决时,聂天骤然暴喝。

    “涛哥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绝不放过你!”郑瑞抽空瞄了安颖那边一眼,也看出了安颖恐怕再难挡住玄冰巨蟒的汹涌攻势,他咬了咬牙,狠狠瞪了一下聂天,突然以最快的速度离开。

    而聂天,这时早已放弃了对那些一级灵兽的击杀。

    因为他明白,真正能左右局势的,乃是地行蜥和玄冰巨蟒。

    尤其是地行蜥!

    深藏于地底的地行蜥,将祖方也给咬死以后,那些和一级灵兽战斗的试炼者,战斗时的动作都显得有些僵硬。

    那些少年,在战斗时,频频看向脚下,生怕那头地行蜥突然从地底冒出,将他们也给咬死。

    地行蜥虽没有再次现身,可它就像一个地底炸弹,可能会在每个人的脚下爆开。

    这个潜在暗处的巨大威胁,让他们如履薄冰,和灵兽厮杀时都战战栗栗,唯恐自己会成为下一个祖方。

    “冷静,冷静,一定要找出地行蜥。”

    聂天不断调整着呼吸,将眼前的凶险之局暂时抛离脑后,注意力全部放在了脚下的冰地上。

    “冷静,冷,静,冷……”

    他在心中默念着,慢慢放松,好更加明锐地感知地底的异动。

    “咚!咚!咚……”

    在这个过程中,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他心跳的频率,变得越来越慢。

    他的体温,竟然也迅速降了下来。

    只是一会儿,他就发现通体发寒,鲜血的流动,也和心跳一样变得极其迟缓。

    而他的感知力,似乎却在迅速增强,周边天地灵气的变幻,那些试炼者体内灵力的波动,灵兽的每一次呼吸,他似乎都能觉察到。

    试炼者和灵兽挪移时,脚足落地的震动,似乎都能通过他的足底清晰感知。

    如此明锐的洞察力,让他暗暗惊喜,为了能更好地感知大地的微颤,他脱下了鞋袜,赤足站在了冷硬的冰地上。

    没了鞋和袜的两层隔阂,赤足落地的他,果然能愈发清楚地去感知大地的每一次震动。

    在战斗激烈的战场,他突然闭上了眼睛,将所有的精神和注意力,都放在了脚心。

    他在用心去感受来自大地的细小波动。

    突地,他生出了一种灵魂出窍,神游物外的奇妙感受。

    仿佛,一丝丝来自于他的精神意识,透过他的足底,开始游弋在地底之下。

    那一刻,他感到仿佛有几十个没有眼睛的他,似在黑暗无光的地底穿梭着。

    这种感觉,就像是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以两手去寻找着东西……

    当他那游丝般的精神意识,游荡到试炼者和灵兽落足之地时,他能听到震耳欲聋的“踏踏”声。

    本该微弱的声音,在精神意识的感知下,变得如炸雷般响亮。

    那种声音,他能很快地分辨出,是来源于试炼者和灵兽的落足动静。

    他的精神意识,会立即避开,继续朝着别的方向延伸。

    他很有耐心地寻找着……

    外界,不断转动着身子,眼神在一片片冰地飘忽着的潘涛,也注意到了他的古怪。

    战况最激烈的时候,聂天没有参加,而是脱下鞋袜,闭着眼睛,摆出了一副想要找死的模样。

    潘涛盯着他,深深看了几眼,下意识地靠近了他,以免他被附近的灵兽趁机击杀。

    在聂天救了姜苗,给出了自己的建议以后,潘涛就将他真正视为了团队的一份子。

    既然认定聂天不会坏事,也正在以他的方式,为这个团队想办法,潘涛就将保护聂天,视为了自己的应有责任。

    “莫名其妙的家伙!”

    他嘴里虽然骂骂咧咧,可还是警惕地看着聂天周围徘徊的灵兽,暗中做好了准备。

    就在这一刻,散开精神游丝,意识活动于地底的聂天,突在一处感觉到了浓郁的生机!

    “地行蜥!”

    聂天霍然睁眼,凭借着先前的感知,立即瞄准了一个方位。

    他才欲动手,突然发现精力不振,如七天七夜没有睡觉一般,整个人昏昏欲睡。

    他瞬间意识到,将精神意识透入地底,经过了一番地底的感知探寻,已彻底透支了他的精气神。

    他知道这种状态的他,是没有可能重创地行蜥,让地行蜥付出代价的。

    “潘涛!那边,童浩!童浩身后一米五的冰地,地行蜥就在底下!”

    他指着一个正在和另一头寒甲犀战斗的少年,对潘涛急不可待地低吼道:“去!以最凌厉的攻击,轰向那块冰地!请相信我!”

    潘涛轰然一震,“你确信?!”

    脸色苍白的聂天,重重点头,又一次催促道:“我若错了,以命相偿!”

    潘涛骇然。

    “去啊!”聂天咆哮。

    再没有一丝犹豫,提着一杆金色长枪的潘涛,如化身为了一道闪电,瞬间到了童浩身后。

    那杆金色长枪,突然爆射出夺目的金芒,那金色光芒,耀的聂天都不得不闭上眼。

    “噗!”

    闭眼后,他听到了长枪入地的声音。

    下一刻,地行蜥几欲发狂的嘶吼声,也从那片冰地下传了出来。

    ……

    ps:第三更,全身酸痛,颈椎痛麻了,但----还有第四更!你们还有票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