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魔法 > 万域之王 > 第二十八章 宗主亲临!
    “什么人擅闯聂家?”

    “站住!”

    就在聂天暗暗思考时,远处突然传来聂南山和聂阚等人的怒吼声。

    厉樊神情微变,似乎知道此地的异常,引起了强者的注意。

    “滚!”

    一声娇喝远远响起,不久后,就见一道火红色的身影,骤然降临此地。

    那是一个身着红色衣裙,娇艳如火的美貌女子,她的耳环,雪白脖颈下的心形吊坠,皓臂上的手环,都释放着不同色泽的宝光。

    本就美艳非凡的她,在众多珍贵饰品的衬托之下,愈发显得贵气雍容。

    “厉樊?”美艳如火的红衣女子,倏一站定,便一眼看到了凌云宗的厉樊,不由露齿一笑,“你怎会在此?”

    “这里是聂家!聂家乃是我们凌云宗的下属家族,我在这里不是很正常?”厉樊哼了一声,不悦道:“聂家可不是你们安家,你安诗怡不顾主人的拦截,突然至此所为何事?”

    “安诗怡?”聂天微微一怔,下意识地看向那美艳的红衣女子。

    他在黑云城生活多年,自然知道黑云城三大家族的那些厉害人物,黑云城的三大家族,分别是安家,聂家和云家。

    这些年来,随着聂家的势弱,云家的实力明显强上一筹,在黑云城三大家族排名第二。

    可安家,一直以来都是黑云城最强大的家族,城内的灵宝阁就是安家在负责打理。

    和凌云宗一样,灵宝阁也是一个强大的炼气士宗门,而安家,就是灵宝阁在黑云城的代言人。

    传说,安家能成为灵宝阁在黑云城的代言人,就是因为眼前的安诗怡。

    据说此女在灵宝阁身居要职,不但本身实力非凡,而且手腕玲珑,为灵宝阁立下了很多功劳,深得灵宝阁阁主的器重。

    她从安家走出,成为灵宝阁的红人以后,最近几年已经很少再回黑云城了。

    曾名动黑云城的强势人物,突然出现于此,让聂天也暗暗惊奇。

    “小弟弟,我好看么?”

    注意到聂天目光的安诗怡,故意不理厉樊的问话,突然笑吟吟地朝着他抛了一个媚眼。

    就要从乱石堆走出的聂天,愣了一下,认真看了看安诗怡,咧开嘴笑了,“姐姐,我以后如果要娶老婆,就娶你这样的。”

    “咯咯!”安诗怡笑的花枝乱颤,“小嘴真甜,等你将来长大了,我要是还没有嫁出去,就嫁给你好了。”

    “好啊!”聂天一口应承下来。

    聂东海呆呆看着聂天,有些啼笑皆非,似乎觉得聂天太过于胡来。

    “混账!”聂北川轻哼一声。

    “安大小姐!”厉樊出言提醒,“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安诗怡依然没有看向厉樊,而是从腰包里掏出一把赤红色的匕首,随手扔给了聂天,娇媚笑道:“给你了!”

    赤红色的匕首,飞来之际,骤然火焰弥漫。

    聂天不敢去接,看着那匕首落地,看着火焰熄灭以后,才捡起来,冲着安诗怡挤眉弄眼道:“多谢姐姐的定情信物!”

    “咯咯!好有趣的小子!”安诗怡眼中都缭绕着笑意,旋即别头,对聂东海说道:“那把匕首,就当是我擅闯聂家的赔礼。”

    聂东海脸色一黯,摇了摇头,说道:“我不再是聂家之主了。”

    “哦。”安诗怡轻轻点头,以聂北川完全能听见的“嘀咕”声说道:“搞了那么多的小动作,某人终于得偿所愿了。可惜呀,我看那位置也坐不了太久,还是心胸不够啊……”

    “你什么意思?”聂北川怒道。

    安诗怡瞥了他一眼,嘴角满是不屑,不紧不缓地说道:“我是说,聂家在你手中,恐怕再难有出头之日。”

    “你!”聂北川气的吹胡子瞪眼,却似乎顾忌安诗怡的身份,不敢妄动。

    “好了,不开玩笑了。”安诗怡黛眉一蹙,终于望向厉樊,正色道:“有些事情瞒是瞒不住的,先前此地的强烈空间波荡,还有眩目的空间裂缝,我老远就看见了。这里的空间磁场,分明异于寻常,应该会有一个不稳定的空间乱流域逐渐形成。”

    “空间乱流域的形成,意味着什么?你我都心知肚明。”

    “你们凌云宗想要独占,以一宗之力去探索,恐怕没那么容易吧?”

    “见者有份,我们灵宝阁,也要插一脚!”

    安诗怡态度强势地说道。

    “这里是聂家!聂家属于我们凌云宗,那空间乱流域既然在聂家出现,就应当归我们凌云宗!”厉樊掷地有声道。

    “聂家也是黑云城的一部分,它既然出现于黑云城,安家当然也有份!”安诗怡狡辩。

    这时,离开乱石堆的聂天,拿着安诗怡赠与的匕首,已来到聂东海身旁。

    聂东海没有理会厉樊和安诗怡的争执,而是拉着聂天,低声询问:“你没事吧?”

    他没有问聂天去了何处,只是问聂天有没有事,显然,他所关心的仅仅只是聂天。

    “外公,让您担心了,我没事。”聂天小声道。

    聂东海点了点头,便不再多说什么,重新将注意力放在厉樊和安诗怡身上。

    “姜宗主!”

    “宗主来了!”

    也在此刻,外面传来了聂南山和其余聂家族人的恭敬声。

    一听到姜之苏亲临,安诗怡立即不再和厉樊争吵,神色也变得凝重严肃。

    “宗主来了,一会儿想清楚了再说话。”聂东海话有所指地轻声叮嘱。

    聂天点头表示明白。

    数秒后,一身青衣的姜之苏,在聂南山的陪同之下,出现于聂天的视线之内。

    身为凌云宗宗主的姜之苏,看起来只有四十岁左右,面容古旧,脸色淡漠如水,似乎泰山压顶都不会变色。

    “安家的丫头,你也在啊。”他语气平静地说道。

    “见过姜叔叔。”安诗怡在面对他的时候,收敛了所有的锋芒,显得端庄而贤淑,“我这几日恰巧在黑云城,聂家出现的空间裂变,我觉察到了,便前来看看情况。”

    沉吟了一下,她又出言解释:“事前,我并不知道贵徒厉樊也在。我担心聂家人不清楚空间裂变的凶险,会在冒然之下伤亡惨重,过来也是一片好心。”

    “好在,那空间乱流域尚未真正形成,我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

    姜之苏听完她的解释,点了点头,“你刚刚那番话我也听到了,此地如果真是一处空间乱流域,而且最终完全形成了,凌云宗势必会邀请灵宝阁同入其中。”

    “多谢姜叔。”安诗怡鞠身致谢,随后微笑看向聂东海,“打搅了。”

    话罢,她冲着聂天眨了眨眼,竟径直离开,没有多停留一秒。

    她所等候的,似乎只是姜之苏的一句承诺,在姜之苏给出承诺以后,她便很自觉地从聂家走出。

    “把你所见的情况仔仔细细说一遍。”姜之苏看向厉樊。

    厉樊没有一句隐瞒,将他在聂家所见的一切异常,都给清清楚楚道明。

    在他说完以后,姜之苏闭着眼想了一会儿,然后突然看向聂天,说道:“这孩子留下,其余聂家人暂且退下。”

    此言一出,聂东海三兄弟,都朝着他轻轻躬身,随后各怀心思地由此地走开。

    “孩子,我听说你消失了十天。这十天,你去了何处?”在他们身影完全消失以后,姜之苏看向聂天,温声询问。

    “十天前,类似的空间细缝,也出现过一回。那一次,我被其中一道空间缝隙吸进去了……”聂天吸了一口气,一脸认真地回答。

    “吸进去了?”姜之苏眼中异光一现,“然后呢?你看到了什么?你又是怎么回来的?”

    “我看到的都是漫天流光,好像有无数的流星,在我身旁飞逝而过。”聂天如畅游在梦境之中,一脸神往地描述:“就像是在一个瑰丽的梦境当中,都是碎光,都是五颜六色的流星飞梭而过。在当中,我好像待了很久,又好像就待了一会儿。”

    “然后,莫名其妙地,我又飞了出来,重新回到了聂家。”

    “我没有想到,十天就这么一下子过去了,好奇怪。”

    聂天脸上满是茫然,似乎依然困惑不解,不清楚在他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异事。

    姜之苏看着他,认真听完他的讲述,半响才点了点头,轻声道:“好了,去找你外公吧。”

    聂天有些笨拙地,学着聂东海先前的模样,朝着姜之苏躬身,随后也离开了此地。

    “师傅,你看那孩子讲的是真是假?”厉樊道。

    “假的。”姜之苏脸色如常。

    “那混小子胆敢骗你?”厉樊气恼道:“我这就唤他回来!”

    姜之苏摇了摇头,眼神有些怪异,似乎也觉得聂天胆子不小,“真假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这里,在他的身上,的确发生过某种奇妙。”

    “不弄清真相,我们接下来怎么做?”厉樊愤愤道。

    “如果真是一个即将形成的空间乱流域,它会在后续逐渐显现出来。如果不是,就是……那孩子自身的异常。”姜之苏摸着下巴,想了一下,又说道:“我反而希望那种奇异来自于他本身。”

    “什么?”厉樊不解道。

    “后山有人看上他了,他早晚都是我们凌云宗的人。如果是他本身的奇妙,在他成了凌云宗的弟子以后,自然也就归我们凌云宗了。”姜之苏满含深意地解释了一番,又道:“最近一段时间,你常驻聂家,看看后续还有没有异常。”

    “知道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