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魔法 > 万域之王 > 第二十四章 化为灰烬
    “咔咔!”

    林中,一根根树枝突然断裂,纷纷坠落向大地。

    一只恰巧飞临此地的鸟雀,不堪重力的牵扯,也是一头栽落了下来。

    以那蓝衣男子为中心,周边百米范围的大地,仿佛瞬间化为了一块巨大的磁铁,将有形的所有事物笼罩在内。

    依在一棵树上的聂茜,腰椎突受大力吸扯,身躯明显往下一沉。

    “十倍重力!”

    她脸上满是惊憾之色,惶恐不安地紧紧盯着聂天,心中暗恨聂天的不知死活。

    手持玄黄盾的蓝衣男子,咧嘴狞笑着,一步步朝着聂天逼近,“小杂种,我倒要看看,你是否还能走动一步!”

    十倍重力之下,聂天原本能活动自如的步伐,也骤然止住。

    皱着眉头,他暗暗感受了一番,发现来自于脚心的火热暖流,似在迅速聚集。

    一缕缕热量,从那块被他紧握的兽骨内传来,顺着他的经脉,正朝着他的两只脚流淌。

    那块刚刚恢复常态的兽骨,又重新滋生出灼热感,又一次变得烫手。

    察觉到兽骨的升温,不知为何,聂天信心突增,面对那人的临近,竟然一点不显得慌乱失措。

    他倒是没有着急行动,就那么平静地望着那人,只是握紧兽骨的手背,青筋突显。

    “我二弟到底在哪?!”

    那人厉喝一声,挥舞着玄黄盾,猛地扔向了聂天的头骨。

    “呼!”

    玄黄盾脱手而飞,划出一道优美的暗黄弧光,以万钧之力,当头轰落。

    一股更加惊人的重力场,从那面玄黄盾中释放开来,让聂天周边的空间,似乎都陡然下沉。

    “小天!”聂茜失声惊叫。

    也在此刻,聂天手中的那块兽骨,又变得通红如烙铁,从中释放出暴躁的炎能。

    “去吧!”

    聂天瞬间将兽骨掷出。

    兽骨呼啸而出时,汇聚于他脚心的热量,也在顷刻间轰然爆发。

    从大地内传来的恐怖重力,似变得不再是无法承受,聂天的身躯,随着脚步的变幻,竟突然往前猛地一窜。

    他堪堪避过了玄黄盾的轰击。

    “嗷!”

    一声只有他能听到的狂暴嘶吼,仿佛从他灵魂之中爆开,他清晰地看到那块兽骨,骤然化为了滔天的烈焰,将那人彻底吞没。

    束缚天地的十倍重力场,在这一刻,荡然无存!

    “啪嗒!”

    失去主人持续附力的玄黄盾,在聂天的身后,突然坠地。

    玄黄盾的主人,则是在汹涌火焰之中,迅速消失。

    只是数秒,被滔滔火焰给淹没的那人,已在火焰内失去了踪影。

    他的衣衫,身躯,气息,都仿佛随着火焰的燃烧,化为了灰烬。

    极短时间内,那人在天地间已不留一物,兽骨所化的炽热火焰,也在迅速收拢汇聚,最终重新化为暗褐色的骨片。

    不远处,先前还一脸绝望的聂茜,呆呆地看着这边,神情有些恍惚。

    她不自禁的闭眼,然后睁眼,试图看清楚眼前的场景。

    如此重复了数次以后,在她的眼中,聂天还是屹立于原地,而凶戾毕露的袭杀者,却踪影全无。

    她心神茫然,半响后,才似乎渐渐反应过来,喃喃低语:“死了,那人……被烧死了?烧成了灰烬?”

    “踏踏!”

    重力恢复后,聂天脚步轻快地来到兽骨旁,蹲下身子,将那块兽骨重新收回。

    “好宝贝。”聂天喜不自禁地把玩着兽骨。

    直到这时候,聂茜才从迷惘中彻底醒来,惊恐地喊道:“小心那兽骨!”

    聂天抬头,朝着她高高举起兽骨,脸上满是笑容,“大姨,它是我的宝贝,怎会伤害我呢?”

    “你的宝贝?你……你能掌控住它?!”聂茜震惊道。

    聂天重重点头,“当然!”

    停顿了一下,他指向了身后,解释道:“那家伙的二弟,也是被它给烧死的,连一滴鲜血都没有剩下。我现在才明白,为什么大家会如此看重趁手的灵器,厉害的灵器,还真的能扭转战局呢!”

    以前,他对于炼气士苦心追求的灵器,不是特别的在意。

    因为他自身体魄的强悍,他在和聂弘等人战斗时,屡屡依仗着强壮的血肉获胜,以至于他认为只需要专心于修炼即可。

    他原本不认为,一件适合自身的灵器,真的就能在战斗中发挥出至关重要的作用。

    但这一趟,在他遭遇绝境,几乎是必死之局的情况下,兽骨帮助他连杀两人,将他以前的观念彻底扭转了过来。

    他突然意识到,拥有一样超凡的灵器,果真是人生大幸。

    “把那东西仔细收好!”聂茜深吸一口气,脸上的震惊之色尚未褪尽,可眼神已恢复了清明冷静,“这里并不安全,难保袁秋莹那贱人,没有后续的安排。那兽骨,回家以后我们可以慢慢研究,现在必须离开!”

    “哦。”聂天乖巧道。

    “除了那块玄黄盾,那两个家伙,有没有留下别的东西?”聂茜问道。

    聂天摇头,“没了,都烧成灰烬了,什么都没有留下。”

    “好霸道的灵器!”聂茜目显骇意,旋即遗憾地小声嘀咕了一句,“可惜了,最近手头紧,如果能多点收获就好了。”

    这般说着,她迅速起身,将遗留下来的玄黄盾捡起来,毫不客气地收入腰包,“回家!”

    “嗯,知道了,回家,回家。”

    通过那块兽骨,连杀了两人的聂天,不但没有首次杀人的惊慌不安,还显得有些兴奋,一路上不时将兽骨取出,爱不释手地把玩。

    聂茜每每扭头,看着他把玩那兽骨,都神情紧张,下意识地和他保持了几步距离。

    在聂茜的眼中,那块兽骨,似乎随时都能化为择人而噬的狂暴炎魔,肆无忌惮地吞没燃烧一切的活物。

    天黑前,聂天跟随聂茜进了城,并很快返回了聂家。

    回到聂家以后,聂茜叮嘱他,一定要慎用那块兽骨,随后马不停蹄地立即去找了聂东海,将发生在矿洞的灾难,还有途中的经历告知聂东海。

    “袁秋莹!”

    聂东海听闻他们途中遇险以后,气的浑身发抖,眼中缭绕着滔天怒火。

    “那女人太放肆了,因为一次小小的冲突,竟然就要杀死你和小天!此事,我绝对要追究下去!”

    聂茜摇头,劝说道:“算了,反正那两人都死了。这事过了以后,那女人应该不会继续乱来了。爹爹,你现在不是家主了,因矿洞的灾难,短时间内家族恐怕会焦头烂额,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还是想想怎么向凌云宗交待吧。”

    “矿洞那边多久能恢复正常?”聂东海沉声道。

    “不知道。”聂茜苦笑,“这事怪我。我怎么也没有预料到,小天的那块兽骨,竟然能引得矿洞发生如此巨变。依我看,没个一两月,矿洞那边很难恢复开采。今年如论如何,也难以凑齐足够的火云石,向凌云宗交待了。”

    “你和小天去了矿洞,而且很多人看到过你们,你二叔一定会将所有的责任,都怪到你们的头上。”聂东海也显得有些烦躁,“可惜我不再是聂家之主,此事……我可能要给他一个交待。”

    “爹爹,又让你为难了。”聂茜垂头。

    “小天能够在矿洞内,将境界提升到炼气六层,在我来看比什么都重要!”聂东海脸色一正,又说道:“还有那块奇怪的兽骨,能够被他所有,能够释放出如此惊人威力,足以弥补一切!”

    “那兽骨,实在太霸道了,我担心小天无法掌控……”聂茜心有余悸道。

    “我相信他可以!”聂东海沉声道。

    也在此时,聂天在自己的房间,又将那块兽骨取出,端坐于床上,握着兽骨,以心神沉溺其中。

    “咦!”

    ……

    ps:还没收藏的兄弟,劳烦收藏一下,有月票和红票的,投那么一张给俺,作揖道谢o(n_n)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