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魔法 > 万域之王 > 第一章 风雨飘摇
    黑云城,聂家。

    夜幕降临,一身素衣的聂茜倚着窗台,望着窗外的假山,怔怔出神。

    屋内,刚满周岁的聂天,不耐地推开奶娘,嘴角沾满奶渍,却眼巴巴地望着聂茜,咿咿呀呀地喊道:“肉,吃肉……”

    奶娘周妈脸色尴尬,讪笑道:“大小姐,你看……”

    聂茜回过神来,瞪了一眼虎头虎脑的聂天,低骂道:“这小混蛋,今天已经吃了两碗肉泥了,不好好喝奶,现在又要吃肉,也不知道他能不能好好消化。”

    “肉,要吃肉……”聂天依旧笑呵呵地叫喊。

    望着满脸讨好笑容的聂天,聂茜想起了离世的妹妹,心中一软,冲着奶娘周妈轻轻点了点头。

    周妈旋即将一碗剁碎了的肉泥端出,轻轻放在桌台上,聂天漆黑的眼珠子猛然一亮,拿起银质汤勺,便娴熟地挖了起来,胖乎乎的小脸上全是满足。

    听着聂天“吧唧吧唧”的吃食声,聂茜没来由的感到有些烦躁,“小月,明天的抓阄,共有多少孩子参加?”聂茜突然问道。

    门口,丫鬟韩月犹豫了一下,轻声道:“大小姐,只要是聂家的,姓聂的,在周岁左右的孩子,都会参加。毕竟每隔五年,凌云山的老神仙才会带着灵器,来这么一次,算是犒赏聂家多年的辛勤,谁家有周岁的孩子,都是不愿意错过机会的。”

    聂家在黑云城也是名门望族,然而这个天地,却是炼气士为尊,凡尘的家族势力,几乎都是在为那些强大的炼气士服务,聂家自然也不例外。

    聂家依附的炼气士宗派为凌云宗,就坐落在黑云城附近的凌云山,凌云山的山腹内,盛产火云石,火云石乃炼气士修炼所需的一种常见的低级灵材,凌云宗的炼气士终年忙于修炼,不愿耗费时间在山腹开采这种低级的火云石,便安排聂家的族人前往。

    聂家的一代代族人,都是通过开采火云石,进贡向凌云宗,来换取凌云宗的庇护。

    而凌云宗的炼气士,除了保护聂家不受黑云城其它家族势力的打压以外,每隔五年,还会来一趟聂家,用一些低级的灵器,以抓阄的方式,来测炼聂家幼儿的修炼天赋。

    每一个孩童,出生后,身体都或多或少带有点特殊属性,除了金木水火土五行属性外,还有的孩童体内蕴含较为稀少的雷电、风、云、寒冰等属性,凌云宗的炼气士每趟过来,都会带有数种同样具有各类属性的低级灵器。

    具备同样属性的孩童和灵器,能相互感应吸引,由此可以确定孩童体内的属性,这让父辈能对症下药,知晓孩子未来的修炼方向,使得修炼一途事半功倍。

    凌云宗的炼气士,会用那些低级的灵器,来笼络聂家的忠心,抓阄大会上拿出的低级灵器,都会赠与属性相合的聂家幼儿。

    对凌云宗炼气士而言,那些低级无大用的灵器,却有助于聂家幼儿的修炼,甚至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聂家孩童的最趁手灵器。

    也是如此,每五年一次的抓阄大会,都会令聂家沸腾,任何一个有周岁左右幼儿的聂家长者,都会将其视为孩儿的人生大事,趋之如骛。

    此次,同样也不例外。

    “我是问你,这回共有多少孩子参加?”聂茜皱眉道。

    “七个。”韩月低头轻语。

    “小天恰好也是周岁,他也姓聂,为何没有人通知我,让聂天也去参加这次的抓阄大会?”聂茜冷哼。

    “大小姐……”韩月一脸苦笑,抬头看了一眼聂茜,弱弱地说:“聂天虽是二小姐的孩子,可二小姐……和你一样,都只是女儿身,而且二小姐离世前,也未曾说明聂天的生父是谁。”

    “聂家的规矩摆在那,只有真正的孙儿和孙女,才有资格去参加五年一次的抓阄大会,外孙……可不在此列啊。”

    “我才不管那些破规矩,爹爹现在还是家主,我这就找他讨个说法!”聂茜恨恨道,话罢,她便气冲冲离开。

    “老爷子虽目前还是家主,可这个位置……并不牢固啊!”在聂茜愤怒离开之后,韩月满脸苦涩,喃喃自语。

    半响后。

    聂茜闯入聂东海的楼阁,张口气愤地叫嚷道:“爹爹,聂天也是……”

    她的一声叫喊戛然而止。

    昏暗的屋内,聂家现任家主聂东海,蜡黄的脸上满是疲惫之色,原本雄壮的身躯如今干瘦如材,佝偻着倚在墙壁上,正望着左手掌心一枚暗红色的丹药,犹豫不决。

    怒气冲冲地韩茜,心头一酸,声音突然柔软了下来,温声劝说:“爹爹,不要。”

    她一眼就认出,聂东海掌心的丹药,乃是回神丹,服用了回神丹,可以让一名炼气士短时间内灵气充沛,精神旺盛,有回光返照之功效。

    可回神丹,却是在透支炼气士的潜能和寿元,事后会令炼气士身心大损。

    一般而言,只有炼气士与人争斗,生死攸关之际,才会动用回神丹来寻求一线生机,平常是万万不敢服用的。

    垂头看着回神丹许久的聂东海,眼见聂茜到来,勉强一笑,艰涩道:“自从被云家和袁家重创以后,我气海碎裂,灵气的聚集已抵不上溃散之速度,我的修为,已终身无望踏入先天,甚至这中天境界……也可能快要保之不住了。”

    “老二和老三想我的这个家主之位,已经想了很久,明天凌云宗的人就会过来,要是让他看出我的境界每况愈下,再给老二老三煽风点火一番,我这个位置,恐怕真要拱手相让了。”

    “爹爹,如果要以透支寿元来换取家主之位,我宁愿您早早退下来。”聂茜眼眶湿润道。

    “你懂什么?”聂东海猛地一瞪眼,脸上满是肃杀和恼怒,“只有我还是聂家之主,你在云家所受之辱,才有讨回公道的那一!还有骗了你妹妹的那个人,我只能动用聂家之力,才有希望查出他是谁!”

    “我若退下了,老二和老三,绝无可能理会你和你妹妹的仇怨!为了你和瑾儿,这个位置,我能多坐一天,就多坐一天!”

    “少活几年又算得了什么?我一旦退下,便再也无力为你们争取什么,那样和死了又有什么分别?”

    “爹爹啊!”聂茜已泣不成声。

    “好了好了,别像个没长大的孩子一样,说说吧,你急着找我何事?”聂东海深吸一口气,神情恢复了坚毅。

    “爹爹,明天的抓阄大会,事关重大,你既然让小天姓了聂,我希望小天也能参加。小天如果能在抓阄大会上,找到适合他的灵器,这会对他以后的修炼帮助极大。或许,他就能借助那样灵器,在十五岁时踏入炼气九层,从而进入凌云宗。”聂茜哀求道。

    “此事……”聂东海面露难色,“我又何尝不知?为了此事,我和老二老三早已谈过,可他们一口咬死小天不是我聂家真正的儿郎,非要以族规将小天拒之门外。”

    “爹爹,您的修炼之途已到尽头,妹妹也不在了,而我……这一生也就如此了。我们这一支人丁不旺,只有小天一个男儿,我希望您能够为小天尽力争取一个机会。”聂茜眼泪汪汪道。

    聂东海沉默许久,轻轻点头,“我明白了,你回去吧,明日你带聂天准时来参加抓阄大会。”

    聂茜泪光闪烁的眼中,突显一丝喜色,旋即鞠身退下。

    就在她踏出房门,即将远去时,她听到了聂东海吞下回神丹的声音,还有聂东海的一声长长叹息。

    聂茜心如刀割,自知她的到来,反而助聂东海下定了决心,她不忍心回首去看,快步仓惶离开。

    ……

    ps:在下逆苍天,初来乍到,请多多关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