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带着系统玩转武侠 > 第六十二章 上少林寺
    “对了,”任盈盈突然转头问道:“你和向叔叔不是去救我爹了吗,怎么不见我爹和向叔叔啊?”

    “你爹他啊,好像带人去找上官云的麻烦去了,”林宇随意的答道。

    “上官云吗,白虎堂...”任盈盈喃喃道,“爹爹也真是的,居然不先来看看我。”

    “谁又惹我的宝贝女儿了?”门外突然传来一个男声,正是任我行,听到这个声音,林宇和任盈盈都是一个机灵,赶紧整了整衣衫。

    没过多久,只见一个五十来岁,一身黑衣的男子,背着手走了进来,正是任我行,向问天紧随其后也跟了进来。

    任盈盈一见到任我行,立刻飞奔过去,扑到他的怀中,哭道:“爹爹,盈盈好想你啊。”

    “盈盈,不哭,爹爹这不是来了吗,”任我行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安慰道。

    一副父慈女孝的场面,好不和谐。

    任盈盈哭了一会,情绪才稳定下了,想到林宇还在旁边,红着脸小声的介绍道:“爹,这位是林宇哥哥,是女儿...是女儿的......”后面几个字却是怎么也说不上来了。

    任我行这才注意林宇在场,再看着女儿那副表情,心里顿时明白过来了,玩味的说道:“林小兄弟,我们又见面了啊。”

    见到任我行这副表情,林宇也很尴尬,试想,换做是谁,被人家老爹看到自己在别人闺女的房间里面,一副十分亲密的样子,也是百口莫辩吧。只能干笑着回到:“是啊,任老先生。”

    旁边向问天见到这个场面,顿时感到一阵好笑,但又想到任我行在场,只能忍住,

    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样子,再配上他那凶神恶煞的样子,甚是滑稽。

    任盈盈此时也注意到了气氛有些不大对劲,连忙抱住任我行的手臂,摇了摇道:“爹,不要这样啊,”又给了林宇一个眼色,那意思不言而喻。

    看到自家宝贝女儿这副样子,任我行也知道她已经是情根深种了,再想想林宇的武功也是不错,跟自己关系倒也说得过去,当即笑着说道:“哈哈,林小友,看样子很快你就该叫老夫岳父了,不知你准备什么时候娶我家盈盈呢?”

    任盈盈听到这话,也紧张的看着林宇,还故意露出了那对小虎牙,暗示林宇道:你要是敢说不,我就咬死你。

    见到这对父女两的表情,林宇摸摸鼻子,上前拱手道:“任老先生,在下对盈盈一片痴心,还望您能同意晚辈和盈盈在一起。”

    听到这话,任盈盈松了一口气,任我行也笑道:“哈哈,小子,以后叫我岳父好了,盈盈是我的心头肉,今天就交到你手里了,若是你以后敢欺负她,哼,老夫拼着老命也会到华山找你麻烦。”

    “还请岳父放心,小婿一定会好好照顾盈盈的,”林宇拱手道。

    向问天也接口道:“教主,今天可真是的大喜之日啊,林少侠的文采武功都是一流,恭喜小姐找到如此佳偶。”

    “哈哈,”任我行大笑道。

    ......

    解决了任盈盈的问题,林宇又被任我行和向问天灌了好几坛酒,直到天色已黑,才离开了绿竹巷,临走之时,任我行还重重的拍着林宇肩膀,嘱咐道:“好女婿,一定要早点来娶我家盈盈。”

    到了王家,林宇随意的和王元霸解释了几句之后,就回到了自己住所,倒头便睡。(可怜的黄钟公,被主角给忘了...)

    第二天,林宇早早的醒来了,想起了被自己遗忘的黄钟公,当即来到黄钟公的房前,敲了敲门:“黄老先生,在吗?”

    “吱呀,”一声,门突然打开了,露出黄钟公那张有些吓人的老脸,“林少侠,今天前来,是要准备动身了吗?”

    林宇点点头,解释道:“昨日之事有些麻烦,所以耽误了一天,黄老莫怪,今日我们就动身去少林吧。”

    黄钟公只道不敢,二人收拾好了东西,林宇又去跟王元霸告辞,“王老哥,小弟要到少林一趟,我们哥俩就此别过。”

    王元霸点点头,热情的招呼道:“老弟下次来洛阳,一定记得来我王家,到时候我们再好好喝几杯。”

    林宇闻言,立马带着黄钟公跑路了,这两天,他喝的酒,比之前20多年喝的还要多,现在一听到酒感觉就要吐了。

    ......

    林宇和黄钟公骑马行了一日有余,才到了嵩山山脚下。

    这嵩山,又被称为中岳,乃是五岳之一。中国自古以“嵩为中央、左岱、右华”,为“天地之中”,称中岳嵩山。《史记·封禅书》载曰:“昔三代之君,皆在河洛之间,故嵩高为中岳,而四岳各如其方。”这一句话,阐明了嵩山在五岳中的重要地位,也因奇异的峻峰,宫观林立,为中原地区第一名山。

    嵩山之上,分为太室山和少室山,这太室山,乃是嵩山派的驻地,少室山,则是少林寺的所在,也是林宇二人此行的目的地,两人一路沿着山道上了少室山。这少林寺,林宇以前来过一次,正是那一次,才让他遭受到了习武以来第一次惨败,也是那一次,让他明白了这武侠世界,始终是靠实力说话的,若是实力不够,再多的计谋也是无用。

    想着这些,林宇更加坚定了要早日突破到先天的念头,暗道:“扫地僧,你就等我回来,送你去见你的佛祖吧。

    两人到了少林寺山门前,径直走了进去,并没有受到什么阻拦。这少林寺,分内外两寺,他们现在所在的,正是外寺,也就是用来迎接香客的,少林寺这么大一座寺庙,几千位僧人,除了靠着历代皇帝的封赏以及僧田之外,更多的则是靠众多信徒的孝敬。

    这也是一直以来,林宇为什么都讨厌少林寺的原因,这些僧人,不事生产,整天就是练功念佛,拥有那么大批的僧田还不用缴纳税租,靠着那一张嘴皮,上能迷惑君王,下则糊弄百姓,来保持他们的崇高地位,这种行为,甚至比那些腐儒还要可恶。

    “林公子,林公子,咱们到了。”

    不知不觉,二人走到了内寺前,黄钟公见林宇似乎走神了,连忙提醒道。

    摇了摇头不再多想,林宇看着这戒备森严的内寺,问道:“黄老先生,你不是与方证大师有不浅的交情嘛,为何不直接去找他呢?”

    黄钟公苦笑了一声,“林公子你有所不知,老夫只是与他有些私交,只是方证大师又怎么能轻易见到。”

    林宇闻言也是无奈,只能自己上前交涉,好在自己还有个华山派剑宗传人的身份。

    林宇走到守卫的僧人面前,行了一礼道:“大师,劳烦通传一声,华山派风清扬传人林宇,前来拜会方证大师。”

    守卫僧人眼力也不差,自然是能看出来林宇武功不低,听他自报家门,其中一人走了出来,回了一礼道:“还请林少侠稍等,小僧前去通传。”

    “有劳了。”

    没过多久,那位守卫就出来了,后面还跟着两个僧人,为首的正是方证和尚。

    见到林宇,方证满脸微笑的走了过去,双手合十道,“林少侠新婚燕尔,不在华山好好呆着,怎么来少林了,莫非是想要出家?”

    林宇闻言也回了一礼,微笑道:“晚辈俗事缠身,恐怕是不能拜到少林寺门下,再说就算晚辈愿意来少林,我师父他老人家也不会同意啊。”

    方证这才想到,眼前这人不单是华山弟子,更是那一位的传人,当即不再多言,指着身边的老僧介绍道:“来,林少侠,我来给你介绍,这是老衲的师弟,方生。”

    “见过林施主。”

    “见过方生大师”

    三人寒暄完了,方证这才注意到林宇身后的人,仔细的看了一阵,有些不确定的问道:“阁下,莫非是黄钟公?”

    “方证大师真是好眼力,这么多年了,居然还能记得老夫,”黄钟公苦笑着点点头,感慨道。

    “黄老先生的琴技,老衲至今难忘,你我也算多年的知交了,没想到你居然和林少侠一同来我少林,”方证道。

    “晚辈也略一些懂音律,前些日子偶遇到黄老先生,得知老先生也要来少林寺,所以才跟他结伴而来,”林宇解释道。

    黄钟公也点点头,同意了林宇这个说法。

    方证这才恍然,也没有多想,招呼道,“二位远来是客,不妨到寺内小住几日,老衲正好想两位讨教讨教音律。”

    林宇此来,目的正是要接近少林寺,好去探一探《易筋经》的所在,当然点头同意,黄钟公则是以林宇为主,自然无不应允。

    两人在方证和方生大师的带领下,进入内寺。得知林宇是第一次来到少林,一路上,方证都在热情的为林宇讲解沿途的建筑,

    林宇正愁找不到路,见方证这么热心,大喜之下,赶忙一一记下。待众人到了内厅的时候,林宇已经把这少林寺的布局,摸了个大概,只待找机会一探究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