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带着系统玩转武侠 > 第六十一章 调戏盈盈
    一夜无话,第二日,众人乘着黄钟公准备好的马匹,向着洛阳城策马奔去。

    那本得自任我行的小册子,林宇也找个机会看了看,不得不说,任我行也算是个人才了,居然想到利用不同属性的内力在体内相互摩擦,慢慢消化,再由自身的内力进一步的精纯,至于那些短时间消化不了的部分残渣,任我行居然把它们移到了一些不重要的废穴里面,用自己的内力,日积月累的消化掉。

    看完这个册子,林宇也感觉获益匪浅,可惜的是,北冥神功本来对内力的提纯效果,就要远远超过吸星大法,所以任我行这个法子,林宇却是用不上了。

    好在林宇早就有了心理准备,所以才会在之前任我行要杀黄钟公的时候,救他一命,布下这一道暗棋。为防意外,林宇在途中就对黄钟公施下了“生死符”,不过他也向黄钟公保证,只要事成,就替他解掉生死符,让他能够安度晚年,黄钟公闻言也只能认命了。

    终于,经过两天的赶路,众人到达了洛阳城。向问天建议道:“教主,我们先去买下个宅子,然后把大小姐安排过来,如何?”

    “不,老夫先去会一会这位白虎堂主,”不知道是不是任我行不想让自己的女儿看到自己这一副僵尸脸,居然拒绝了向问天的建议,带着一干新收的小弟,还有向问天,去找上官云的麻烦去了。

    林宇也只能为上官云默哀几秒,带着黄钟公来到了金刀王家门前。

    还不待林宇上前,门口的护卫就主动奔过来道:“原来是林爷来了,老爷吩咐过了,若是林爷来了,只管进来就是,不用客气,”语气之中,颇为热情。

    感慨着王老爷子居然这么客气,林宇也没说什么,点点头,将马匹交给护卫,就带着黄钟公进去见王元霸了。

    “哈哈,林老弟,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办完了事情,待会咱们一定要好好的喝几杯”王元霸见到林宇,还是一如既往的热情,看到林宇身后跟着的黄钟公,好奇道:“这位是?”

    “哦,我来给王老哥介绍一下,这是我的一位朋友,叫他黄钟公就好了,”林宇随意的介绍道。

    也许是黄钟公在西湖隐居太久,王元霸也没想起来这位黄钟公到底是什么人,见林宇随意一指,只当是林宇的手下什么的,也就点点头,没有说话。

    黄钟公也没有在意,他也是经历过生死的人了,对这些虚名什么的,早就不看在眼里,上前拱了拱手,就退到了林宇身后。

    之后,林宇和王元霸寒暄了几句,想起上一次见到林震南时,他脸上的变化,试探着问了问王元霸他的近况,“王老哥,不知道林兄最近在忙些什么?”

    “还不是在跑镖嘛,我那个女婿啊,死脑筋的很,我劝他几次了,他还是想要在这洛阳重开福威镖局,唉,”提起林震南,王元霸顿时一脸的无奈,对着林宇大吐苦水道。

    对此,林宇也只能摸摸鼻子,陪笑道:“不知,林兄在洛阳城开镖局,可遇到了什么麻烦?”

    “怎么会!好歹我王家在这洛阳还是有几分薄面的,”王元霸一听,大手一挥,颇为霸气的说道,突然又好像想起了什么似得,皱着眉头说道:“不过,有件事情倒是挺奇怪的。”

    “何事?”林宇一听这话,顿时有了精神,好奇道。

    “我那女婿的武功,老弟你也是知道的,”王元霸叹气道,林宇也点点头,要不是林震南武功太差,也不至于差点被人灭了满门。

    王元霸继续说道:“可是最近,也不知道怎么的,武功突然突飞猛进起来,那家传剑法的威力,也大了几分,这倒是奇怪,”语气之中,有着几分怀疑和不可思议。

    林宇可不敢告诉王老爷子真相:你女婿把那玩意给切了,当然功力大增了。也只能打个哈哈,将这个话题扯过去,心底却是肯定了,林震南一定了练了辟邪剑法,挥刀自宫了。

    闲聊过后,在王元霸的热情邀请下,林宇又陪着他喝了好几坛酒,直到王元霸被灌得酩酊大醉之后,才得以脱身,在管家的安排下,回到客房休息。

    ......

    第二天,林宇起身,吩咐黄钟公就在王家等他,自己出门向着绿竹巷走去,他此行正是为了告诉任盈盈,她父亲已经出来的消息。

    来到绿竹巷内,林宇径直来到屋外,轻轻敲了敲门,“竹翁,我来了,开门。”

    “吱呀”一声,绿竹翁面带喜色的开了门,见到只有林宇一人,愣道:“林公子,向大爷和那,那位呢?”

    “先进去再说,”林宇面带微笑道。

    “好,好,林公子请,”绿竹翁连忙闪身,让林宇进去。

    屋内,听到了说话声的任盈盈也出来了,见到林宇,眼前一亮,扑倒林宇怀中柔声道:“林宇哥哥,你回来了啊。”

    林宇只觉眼前一花,一道香风扑鼻而来,忍不住双手保住了任盈盈,在她耳边轻轻道:“回来了,想我了没?”

    感受着那炽热的男子气息扑到自己的耳边,任盈盈红了红脸,小声答道:“嗯。”声音细若蚊鸣,低不可察。

    看到任盈盈这副娇羞的模样,林宇“哈哈”一笑,也不管一旁已经看呆了的绿竹翁,低头就朝着那粉嫩的樱唇吻去。

    “嘤咛”

    任盈盈轻轻的叫了一声,就被一张大嘴堵住,只得瞪大双眼,怔怔的看着林宇,慢慢的,自己也忍不住陷入这股暧昧之中,闭紧双眼,面色迷离。

    过了许久,二人才分开,任盈盈这才注意到绿竹翁还在旁边,惊叫一声,红着脸蛋逃回了里屋。

    见到她这副可爱模样,林宇不免觉得有些好笑,也跟着她来到了里屋。进来后,林宇才发现,任大小姐居然躲到了床上,还用被子把自己的小脑袋蒙上了!

    这可把林宇给乐坏了,没想到任盈盈居然会这样的可爱,坏笑一声,扑到床上抱住了她,揭开被子调笑道:“盈盈你这么急跑到床上,难道是迫不及待想和我洞房?”

    任盈盈这才反应过来,林宇居然跟着进来了,而且还看到了自己这个样子!当即秀口一张,对着林宇的左手,狠狠地咬了一口。

    紫霞真气感到攻击,立刻准备反击过去,林宇赶忙压制住体内紫霞神功的反击,由着任大小姐咬住自己,调笑道:“盈盈,你属小狗的啊?居然还敢咬我?”

    过了一会,任盈盈才松了口,此时林宇的手上,很明显的看到一道牙印,还带着血丝。苦笑着捏了捏任盈盈的琼鼻,林宇把手伸到她眼前“盈盈,你看都被你咬出血了。”

    任盈盈狠狠的白了他一眼,嗔怪道:“活该,谁叫你...谁叫你当着竹翁的面,那样对我,还敢笑话我。”

    “我怎么对你了,你倒是说清楚啊?”林宇装着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问道。

    见到他这个模样,任盈盈又白了他一眼,“再装,信不信我再咬你一口?”说完,还故意张了张嘴,露出那一对小虎牙。

    看到任盈盈这副样子,林宇又是一把将她搂住,看着她的俏脸,认真的说道:“盈盈,嫁给我好吗?”

    任盈盈闻言,脸又红了,低声道:“这个,这个要等我爹爹回来再说。”

    林宇一挑眉,故意问道:“那要是你爹爹不答应呢,难道以后就不理我了。”

    “不会的,我爹他最疼我了。”

    “可是,可是我不小心得罪他了,”林宇露出一副非常委屈的样子,低声道。

    任盈盈闻言,一脸紧张的看着林宇,“林宇哥哥,你不是和向叔叔去救我爹了么,怎么惹到他了?”

    见到林宇只是定定的看着她,一言不发。

    任盈盈咬咬牙,坚定的说道:“林宇哥哥,要是...要是我爹不同意,那我就和你私奔。”

    听到这话,林宇再也装不下去了,紧紧地搂住了任盈盈,温柔的说道:“盈盈,不会的,刚才我和你开玩笑呢,我一定会让爹同意我们的婚事的。”

    任盈盈这才发觉自己被骗了,对着林宇的肩膀,狠狠地又是一咬。

    “啊!!!”

    在外面的绿竹翁,突然听到里面传来一声惨绝人寰的叫声,本想进去看看,但是听到是林宇的声音后,摇摇头,不再过问,只是低低的说道:“现在的年轻人啊,唉。”

    林宇又是一阵甜言蜜语,外加一大堆的许诺,才让任大小姐松口,好在有衣服隔着,这次倒是没有见血。林宇揉着被咬的肩膀,委屈的看着任盈盈:“盈盈,你真是属小狗的,两次都被你咬成这样。”

    被林宇哄的心情大好的任大小姐才不会在意,笑眯眯的说道:“林宇哥哥,难道你还嫌我咬的不够,想要在‘享受’一次吗?”

    听到这话,林宇不由得打了个寒颤,连连摇头,此时的任盈盈,似乎头上顶着两只小角,一副小魔女的样子。

    (咳咳,请叫我纯洁靠谱小郎君,我保证,后面一定没有什么会被和谐的情节,如果.....那一定是徐来这货干的。再次卖萌打滚求票票o(n_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