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带着系统玩转武侠 > 第六十章 虎口夺食
    感受着从任我行掌中传来的吸力,林宇微微一笑,“北冥神功”迅速运转起来,只见一股吸力自他掌中传出,不断的与任我行的吸星大法相抵消。

    很快任我行也发现了林宇的异常,惊叫道:“小子,你到底是什么人,居然也会吸星大法?”

    这时向问天也缓过神来,连忙走到任我行身旁,拱手道:“教主,这人叫林宇,是华山派风清扬的传人,”顿了顿,他又补充了一句道:“他是大小姐请来的帮手。”

    “哦,盈盈请来的人?”任我行听到女儿的名字,心中怒气顿时下去了不少,又见林宇能使出类似吸星大法的武功,自己一时半会也拿不下他,当即叫道:“好小子,原来是自己人,哈哈,老夫刚出来一时手痒,”说完,双手一抖,将林宇和自己的双掌震开。

    林宇见老任此言有些认怂的意思,也收回了双掌,笑道:“任教主,没想到你被关了这么多年,功力不减啊。”

    任我行闻言,脸上不自觉的闪过一丝阴郁,他被关押在西湖湖底这么多年,内功怎么可能没有减少,林宇这话与其说是夸赞自己,倒不如是在提醒:你现在内力还没恢复,想动手不一定能打得过我。但任我行是何等枭雄人物,怎么会因为一句话就跟摸不清实力的人动手,当即大笑道:“哈哈,林少侠真是一表人才啊,老夫对风老先生景仰已久,一直不得一见,今日能见一见风老先生的弟子,也是一件幸事。”

    林宇知道这句话不单单是寒暄,还有试探的意思,当即说道:“我师父他老人家前不久领悟了一丝先天之道,现在修为大增,任教主若是感兴趣,不妨跟我到华山见一见他老人家?”

    “先天...”饶是任我行这种处变不惊的枭雄人物,听到这两个字,也是倒吸了一口气,不由得对风清扬更畏惧了几分,也不敢再继续试探下去了,朗声道:“哈哈,老夫刚刚重见天日,现在正是要恢复些实力,再去收拾一些小人,夺回我的东西,倒是无暇去拜见风老先生了,”他故意露出一脸的遗憾之色,然后又似想到了什么,“林小兄弟,老夫现在正缺人手,你武功高强,又是风先生的弟子,不如来老夫手下,待事成之后,你就是神教副教主。”

    看到任我行拿这种看不见的好处招揽自己,林宇感觉有些好笑,想到自己此行的目的,摇摇头道:“任教主的好意,在下心领了,但是在下始终是华山弟子,师命难违,若是教主有心,不妨把你那化解真气的法门交给在下,到时候在下也好助你一臂之力。”

    见到林宇开口就要自己研究了十几年的法门,暗骂一声:这小子也是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想到他练得似乎也是吸星大法,顿时明白了他的目的,当即开口道:“林小友对老夫有救命之恩,给你这秘法倒也不是不行,只是嘛...”

    “到时候我助你击败那东方不败,”林宇知道他的想法,不想再多费口舌,当即挑明道。

    “好,”见到林宇答应,任我行也不废话,当即从怀中掏出一个小册子,扔给林宇:“这就是那化解异种真气的法门,林小友可要记得我们的约定哦。”

    “当然,”林宇接过小册子,随意翻了翻,看到没有什么问题,朗声道。

    任我行见安抚住了林宇,又定下了出手对付东方不败的约定,开始看向在一旁打坐的黄钟公三人,“你们三个,囚了老夫这么多年,可知有罪。”

    “各为其主罢了,任我行,要动手就来吧,我们兄弟三个可不是黑白子那个孬种!”黄钟公坐在地上,一脸视死如归的说道。

    任我行打量了他们三个几眼,点点头道:“现在老夫正是用人之际,你们若是肯归顺于我,那老夫就既往不咎,如何?”

    三人对视了一眼,丹青生和秃笔翁连忙挣扎着起身,拱手道:“多谢教主大恩,小的愿意助教主一臂之力。”

    “哈哈,”任我行见二人愿意投靠自己,也是十分高兴,转头看向黄钟公,“黄钟公,你呢?”

    黄钟公岿然不动,只是拱拱手,“多谢任先生的好意,在下已经不想搀和这江湖纷争了,”

    “黄钟公,你敢拒绝老夫,找死”任我行闻言,脸上顿时变了颜色,刚刚被林宇拒绝就已经有些不满了,但是自己又奈何不了他,现在这个黄钟公居然也敢拒绝,当即抬手,一掌拍向黄钟公的天灵。

    就在任我行的手掌快要挨到黄钟公的头顶时,一只手握住了他的手腕,任我行转头一看,是林宇的,面色当即冷了下来,沉声道:“林少侠,你这是什么意思?”

    “任教主,你都是做大事的人了,不要动不动就发脾气嘛,”林宇面带微笑,一点都不在意老任那阴的都能滴出水的老脸。

    “少侠的意思是,要保下这黄钟公咯?”任我行冷冷道。

    “嗯,没错,这黄钟公对我还有些用处,所以不能让你杀了他,”林宇依然是笑眯眯的说道。

    虽然恨不得一张拍到林宇的脸上,但是想到林宇对自己还有大用,任我行只得忍了下来,“既然这个人对林小兄弟有用,那就暂且饶他一条狗命。”

    任我行转过头,走向向问天,拍拍他道:“向兄弟,辛苦你了,盈盈他还好吧。”言语之中,饱含着温柔,也只有在提到自己女儿的时候,任我行才更像是一个人,而不是一个魔头。

    这边,黄钟公见林宇居然从任我行手下,救了自己一命,想到自己这一切下场,都和眼前之人脱不了干系,不由得面色复杂的看着林宇,“风少侠,不,应该是林少侠,你既然助任我行脱困,又为何来救我?”

    林宇看着这一瞬间好似苍老了十来岁的黄钟公,感觉有些对不住他,毕竟自己刚刚阴了他,现在还要指望他帮自己一个忙,面带尴尬的看着他道:“黄老先生,在下有一事相求,还请老先生能帮忙。”

    “哦,少侠神通广大,还能用得上老夫这个废人嘛,”黄钟公有些自嘲的说道。

    林宇摇摇头,神秘一笑,“老先生不是想安度余生么,不如这样吧,我给你出个主意,你不是和少林方证大师私交甚密么,那不妨去投奔少林,你看如何?”

    黄钟公闻言,顿时明白了林宇的目的,“原来林少侠是想打少林的主意?罢了,罢了,反正老夫的一条贱命都是少侠救的,那就帮你这个忙吧。”

    “呵呵,大师,这不是帮我而已,也是在帮你自己,”林宇笑笑。

    黄钟公闻言,不再说话,显然是默认了这一说法。

    那头,向问天正在向任我行建议道:“帮主,我们接下来不如先去洛阳吧,正好大小姐就在洛阳隐居。”

    “洛阳啊,”任我行怔怔的回忆道,“似乎上官云也在洛阳吧?”

    向问天一怔,然后拱手道:“没错,他现在是白虎堂堂主,奉命职守洛阳。”

    “那我们就去洛阳,先斩掉东方不败的一只爪子。”任我行大手一挥,当即决定道。

    听到任我行的这个决定,林宇倒是想回去见一见任盈盈,更何况他下一站想去少林,正好顺路,当即道:“正好,我也想去洛阳看看,任教主不妨带我一个?”

    任我行没想到林宇居然要跟自己同路,愣了一下,然后大笑道:“有何不可,既然林小兄弟愿意,不妨你我结伴同行。”

    见林宇和任我行商量好了,向问天接口道:“教主,现在天色不早了,我们不妨先上去,在梅庄之中休息一天,明天再出发,”然后转头看向黄钟公,“想来大庄主会替我们准备好车马的吧?”

    “阶下之囚,不敢再称庄主,既然向先生吩咐,那老夫也只能照做,”黄钟公苦笑着说道。

    任我行很是满意黄钟公现在的表现,点点头道:“那好,我们先上去吧”

    众人沿着原路返回到了梅庄,在黄钟公的安排下,来到客房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