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带着系统玩转武侠 > 第五十九章 见任我行
    黑白子继续说道:“风兄弟,还要劳驾我们再走一趟,这位前辈不便见客,”说完,有些不好意的看着向问天:“童兄,还请跟着丁管家到饭厅用些晚饭,我等带风兄弟见过那位前辈之后,很快就回来。”

    向问天按耐住激动的情绪,淡淡道:“怎么,这梅庄之上,还有一位高手,老夫行走江湖这么多年,怎么不知道?你倒是说说他的名字。”他故意这样说,只是为了激黑白子带上他去观战。

    黑白子当然不能说出任我行的名字,当即拱手赔礼道:“童兄你又何必固执,这位前辈不愿见人,连我们四人也很少召见,他生平最喜剑法,要不是风兄弟剑法高明,我们也不敢带他去见这位前辈。”

    “怎么,难道老夫就不能观战了?倒不是我信不过你们的人品,只是刀剑无眼,万一那位前辈不小心伤到风兄弟,我可怎么向风师叔交待?”任我行知道他们几人敬重风清扬,故意这样挤兑道。

    黑白子无奈道:“童兄,既然你执意要去,那就跟我们来吧,只是要记得到那之后不得说话,免得前辈不喜。”

    向问天见目的达到,也不废话,摆摆手表示自己同意。

    当下黑白子在前引路,向问天和令狐冲跟随其后,秃笔翁和丹青生走在最后。几人来到黄钟公的琴房之外,黑白子在门上轻扣三声,推门进去。里面有一个人头戴黑色罩子,正是黄钟公,黄钟公见到居然跟来这么多人,有些不满。

    黑白子连忙上前,两人谈论了半天,也不知最后黑白子说了什么,黄钟公才点点头,对几个说道:“你们既然来了,那就先把这个戴上吧。”说完指向旁边的桌子,上面正放着几个和他戴的一模一样的头套。

    众人依次上前拿了一个,戴到头上,只露出两只眼睛来。

    黄钟公又吩咐黑白子道:“二弟,去拿两柄木剑来。”

    黑白子转身,走到一个柜子旁边,打开柜子,取出两柄木剑。

    黄钟公带着众人走入内室,只见他径直走到床边,掀开被褥和床板,露出一块铁板,上有铜环。黄钟公拉开铜环,露出一个长方形的大洞,他转头看向众人道:“你们快些进去。”

    众人依次进了洞内,黄钟公走到最后,纵身一跃,顺手将铁板盖上。行了约莫二丈,就没了去路,黄钟公走上前,掏出一把黄铜钥匙,摸索着插入一个锁眼中,其余三位庄主,也轮流掏出自己的钥匙,插入其中。待四把钥匙全部插到上面,门缓缓的打开,露出一条地道。

    众人进入地道内,地道一路向下倾斜,林宇暗暗猜测这地道恐怕是直通西湖底下,果不其然,众人走了半个多时辰,才走到尽头。

    尽头之处是一扇铁门,门上依然有四个锁孔,黄钟公四人如法炮制,打开了铁门,只见铁门之内,是一个囚室。囚室之内隐隐约约的看得出一道人影,四周还有儿臂粗细的铁链锁住了他的四肢。

    向问天走到林宇身边,低声道:“动手。”就冲了上去,对着黑白子的后背,狠狠地拍了下去。

    黑白子只觉得脑后传来一阵恶风,刚想转身看清,就被向问一掌拍到了后心之上,“噗哧”,一股鲜血自口里喷出。

    黄钟公、秃笔翁还有丹青生这才反应过来,转过身来愤怒的看着向问天,黄钟公更是怒喝道:“童先生,你想干什么,为何突然偷袭我二弟?”

    “嘿嘿,你们这群傻子,枉你们混迹江湖这么多年,居然还没反应过来,”向问天嘲讽道:“老子叫向问天,这下你们该明白了吧?”

    “‘天王老子’向问天?哈哈,没想到啊,我们兄弟几人竟然引狼入室,”黑白子也缓过气来,惨笑道。

    “童化金,铜化金!我明白了,这么明显的提示...我们输得不冤啊,”黄钟公也是苦笑着说道,“你们是想救任我行的吧,”

    “没错,还不快放了教主,束手就擒,否则教主出来你们小命不保,”向问天阴恻恻的威胁道。

    闻言,黄钟公几人却是点了点头,“教主,我们只知道东方教主,既然他老人家叫我们在这里看守任我行,那就不会轻易让你们救出他,看招。”黄钟公、丹青生和秃笔翁都扑向了林宇和向问天,只有黑白子眼神闪烁了几下,没有动手。

    向问天双掌一挥,迎向黄钟公,林宇此刻没有带剑,但是却也不怕,使出许久没有用过的“六脉神剑”,“嗤嗤”几声,射向丹青生与秃笔翁。

    这二人哪里见识过这失传多年的神技,躲闪了数次,很快就因为这地牢狭小,移动不便,被林宇的剑气制住。

    解决了这两个人之后,林宇又挥手射出几道剑气,帮助向问天解决了黄钟公。

    三人被击倒在地,才惊觉黑白子竟然没有出手!黄钟公扭头,看向黑白子,见他依然站在原地,大喝道:“老二,刚才为何没有动手?难道你忘了东方教主的话?”

    黑白子闻言,却是不屑一笑:“东方不败他在黑木崖常年不出来,还指望他做什么,”然后腆着老脸,谄媚的看着向问天和林宇道:“向左使、风大爷,你们稍等片刻,我去将任老先生放出来。”

    林宇见他这副模样,厌恶至极,撇过脸不去看他。向问天也只冷冷的“嗯”了一声,想来也是不齿这黑白子的人品。

    黑白子也不恼,见到向问天点头,连忙走到黄钟公他们几人身边,摸出钥匙,小跑道囚室前,将囚门打开。见到囚门开了,黑白子也不管向问天和林宇,腆着脸奔到任我行身旁,为他解开锁链,口中说道:“任教主,小人对您景仰已久,将您困在这里可不是小人的意思,还请你脱困之后不要怪罪小人。”

    任我行早已见识了这黑白子的人品,假笑道:“既然你救我脱困,老夫也不亏待你,就把老夫的吸星大法传授给你,你且过来。”

    黑白子闻言,迫不及待的走到他身边。

    谁料任我行一把抓住他,吸星大法暗暗发动,黑白子只觉一身内气不住的向着任我行灌去,连忙求饶道:“任教主,饶命啊,小人救你出来,你为何要这样对我?”

    任我行闻言,“哈哈”一笑,“你不知道,老夫最讨厌你这样两面三刀的小人了吗?再说你在这梅庄看守我这么久,老夫怎么会饶了你。你不是想见识见识吸星大法吗,我就让你好好感受一下!”

    林宇在一旁,只见那黑白子先是不断挣扎,不到一会,就没了挣扎的力气,到了最后,竟然只剩下一张人皮!不由得暗暗吃惊,任我行这“吸星大法”可比自己的“北冥神功”凶残多了,好好的道门功法,竟然被他改成了这样惨无人道魔道武功,真是人才啊!

    任我行吸收完了黑白子的内力,也不管躺在地上的黑白子三人,以及前来营救向问天,径直走到林宇身前,好奇的打量着林宇道:“小子,你是何人。”

    林宇也不说话,只是淡淡一笑。

    那笑容在任我行看来,是那么的刺眼,他当了多年的教主,早已经养成了目中无人的习惯,又被关到西湖底下十二年,可以说是对东方不败满是怒火,但是现在东方不败不在这里,自然是无从发泄。而林宇竟敢不答他的话,顿时任我行心头那根敏感的神经被触动了,一腔怒火想要对着林宇发泻而出。

    只见任我行大手一挥,口中怒喝道:“小子,你竟敢不回答我的话,看招。”任我行见识过林宇之前的表现,所以这一掌汇集了他十成的内力,狠狠地拍向林宇。

    这一掌带着阵阵阴风,气势汹汹的向着林宇盖去,林宇面色不变,抬手一招“阳歌天钧”迎了上去。

    “砰”,两只手掌狠狠地印在一起,带来阵阵颤动,任我行见到林宇竟然敢和自己比拼内力,阴阴一笑:“小子,你可是自找的,”吸星大法随之而动,顿时一股吸力从他的掌中传出,朝着林宇的体内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