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带着系统玩转武侠 > 第五十八章 计划终成
    半晌,还是林宇最先打破了沉默:“三位庄主,是不是该请大庄主出来比试比试了。”

    “这...”

    丹青生、黑白子和秃笔翁互相看了看,有些犹豫,若是之前他们仅仅以为这位风先生只是轻功和武功比较好,对他们大哥黄钟公还是很有信心的,但是见到这一幕之后,不免有些迟疑了,能使出这一招的,至少也是武当少林掌门那个级别了,至于黄钟公,呵呵,还差那么一截。

    最后,宝物的诱惑还是压下了三人心中的不安,黑白子看了看林宇,上前说道:“风先生,我大哥隐居多年,很少见人,还请移步,跟我到他住处见他。”言语之中,却是没有邀请向问天的意思。

    向问天也是个聪明人,当然听得出他这话的意思,当即摆手道:“既然大庄主不便见客,风兄弟你就跟着二庄主去吧。”

    林宇跟着黑白子出了后院,穿过一道走廊,来到一个月洞门前。

    月洞门门额上写着“琴心”两字,以蓝色琉璃砌成,笔致苍劲,当是出于秃笔翁的手笔了。过了月洞门,是一条清幽的花径,两旁修竹栅娜,花径鹅卵石上生满青苔,显得平素少有人行。花径通到三间石屋之前。屋前屋后七八株苍松夭矫高挺,遮得四下里阴沉沉的。黑白子轻轻推开屋门,低声道:“请进。”

    二人走近屋内,里面有一个六十多岁的老者,黑白子走上前去,附到那老者耳边低低道:“大哥,这位华山派的风先生,拿《广陵散》曲谱为赌注,向你比试剑法,若是赢了这东西就是咱们的了。”

    老者闻言,抬起了头,林宇见他骨瘦如柴,面上的肌肉深深凹陷下去,好似骷髅。黑白子走过来介绍道:“风兄弟,这为是我大哥黄钟公,大哥,这为是风清扬,风老前辈的传人风先生。”

    “哦,想不到老夫临死前居然能见到风前辈的传人,听闻风前辈已仙去,不知风小兄弟学到他几成剑法啊,小兄弟姓风,莫非是风前辈后人?”黄钟公道。

    林宇闻言摇摇头,笑着说道:“大庄主此言差矣,我师父他老人家现在在华山过的好好的,怎么就仙逝了呢,至于他老人家的剑法嘛,晚辈只学到了六七成。”这还是林宇谦虚的结果,风清扬之前跟他过招,若是压制功力,至少要几百招才能取胜,所以林宇现在的剑法水平,已经算得上顶尖。

    “哦,原来风小友竟然得了前辈六七成水平,倒也是难得,老夫倒是想来见识见识,”黄钟公打量着林宇,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忽然又似想到了什么,招呼道,风兄弟,请进琴堂用茶。”

    林宇和黑白子跟着黄钟公进到琴堂,一位童子奉上清茶,黄钟公缓缓道:“听闻风小友有《广陵散》的古谱。这事可真么?老朽颇喜音乐,想到嵇中散临刑时抚琴一曲,说道:‘广陵散从此绝矣!’每自叹息。倘若此曲真能重现人世,老朽垂暮之年得能按谱一奏,生平更无憾事。”说到这里,苍白的脸上竟然现出血色,显得颇为热切。

    听到这话,林宇就想到了那本伪造的琴谱,强忍住笑意,将琴谱掏出来,递给黄钟公,“琴谱再此,大庄主请观。”

    黄钟公欠身接过,说道:“《广陵散》绝响于人间已久,今日得睹古人名谱,实是不胜之喜,只是……只是不知……”言下似乎是说,却又如何得知这确是《广陵散》真谱,并非好事之徒伪造来作弄人的。他随手翻阅,说道:“唔,曲子很长啊。”从头自第一页看起,只瞧得片刻,脸上便已变色。

    林宇见他脸色突然变了,还以为是被黄钟公给看出来这曲谱是伪造的,正想硬着头皮去解释。

    却见黄钟公继续说道:“妙极!和平中正,却又清绝幽绝,这曲谱如此绝妙,就算不是真迹,也是见过真迹之人补充而成的,”他右手翻阅琴谱,左手五根手指在桌上作出挑捻按捺的抚琴姿式,整个人好似神游天外一般,对林宇和黑白子视而不见。

    林宇听他说了这话,刚刚松了一口气,却见他好像忘了比剑的事情,连忙对黑白子使了一个眼色,黑白子见状,硬着头皮上前道:“大哥,大哥,莫要忘了,还要比剑啊。”

    黄钟公这才如梦初醒,喃喃道“差点忘了,是不是老夫赢过风先生,这曲谱就借给老夫抄录?”

    “只要庄主能赢,送给大庄主又有何妨?”林宇淡笑道。

    “那好,”黄钟公看了看黑白子,又看看旁边的琴童,招呼道:“你们两个,且到外面候着,老夫这‘七弦无形剑’,威力极大,等会恐怕误伤到你们。“

    黑白子知道自家大哥这招,赶忙拉着那琴童退了出去,到屋外等候。外面,丹青生、秃笔翁还有向问天都在等候着,见到黑白子出来,丹青生赶忙问道:“二哥,你怎么出来了,到底结果如何?”

    “还没开呢,你就不能耐心一点,”黑白子正在为不能欣赏到自家大哥和林宇的比试而苦恼,颇为恼火的回道。

    “额,我这不是着急吗,”丹青生摸摸脑袋,讪笑道。

    众人等了一刻多钟,屋内响起了阵阵琴声,众人刚听到这琴声还没觉得如何,后来琴声越来越向,纷纷捂住耳朵忍耐着。就在几人感觉忍受不住的时候,琴声停了下来,过了一会,只听“吱呀”一声,林宇从房内走出。

    丹青生和林宇关系最好,见状走上前问道:“风兄弟,怎么样了,是不是我大哥赢了?”他见琴声停下,林宇就出来了,自然认为是林宇忍受不了这琴声,认输出来了。

    林宇神秘一笑,却不回答,走到向问天面前,看到向问天那闻讯的眼神,拱手笑道:“童大哥,幸不辱命。”

    “什么?难道我大哥输了?”丹青生有些不信,刚想跑到屋内问清情况,却听到屋内传来黄钟公的声音:“想不到,风小友这般年纪,不但剑法高超,内力更是深厚无比,老夫认输了。”

    没错,确实是黄钟公输了,本来黄钟公的“七弦无形剑”就是音攻法门,就好似东邪黄药师的“碧海潮生曲”一般,只能对付同等级或者内力比较低的人,若是遇到了内力远远高于他,或者是对音律一窍不通的人,就像郭靖这样的,那就毫无用处了。而林宇当然不是和郭靖一样不同音律,但是别忘了,他可是后天巅峰境界,远远高于黄钟公那堪堪达到一流之境的内力,所以想要赢他很是容易。

    听到黄钟公亲口承认自己输了,三人都有些失魂落魄。向问天和林宇对视一眼,笑着说道:“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就告辞了。”说完朝林宇招招手,二人转身要走。

    “风兄,童兄,且慢。”就在二人快要走出房门的时候,黑白子出声阻止道。

    二人闻言微微一笑,林宇更是心道:就等你这一句话呢。二人转过身来,向问天玩味的看着黑白子:“怎么?二庄主还要比试比试。”

    黑白子闻言,老脸一红,讷讷道:“不,不是在下要比,而是我们庄内还有一人,可以赢得过风兄弟。”

    “二哥,不可”

    “二哥,莫非你要?”

    旁边丹青生和秃笔翁好似想到了什么,出声制止道。

    黑白子到两人跟前,轻轻的劝说着什么,过了一会,林宇见到丹青生和秃笔翁点点头,最后黑白子上前说道:“风兄,你们先等下,我去问问大哥的意见,如何?”

    林宇和向问天巴不得他早点劝黄钟公同意,把任我行放出来,当然点头同意。

    黑白子走到屋门前,轻轻敲了敲门,“噔噔”,朗声道:“大哥,是我,让我进去一下,有件要事想要和你商量商量。”

    “是二弟啊,进来吧,”黄钟公的声音从门内传出。

    林宇和向问天在门口耐心的等待着。半个时辰过去了,只听“吱呀”一声,门轻轻的开了,黑白子面带兴奋的走出来,兴冲冲的说道:“风兄弟,敝庄另有一位朋友,想请教你的剑法。”

    秃笔翁和丹青生一听此言,同时跳起身来,喜道:“大哥答允了?”

    林宇和向问天也是一喜,终于可以见到任我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