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带着系统玩转武侠 > 第五十七章 连败三人
    林宇也不跟他客气,抬手就是一招“白云出岫”,这一招轨迹飘渺,不带一丝烟火气息,看似简单,却是深和“无招胜有招”之意。

    丹青生见到这一剑,瞳孔微缩,感觉竟无迹可寻!自觉难以招架,不由得退了几步,想要避开这一剑,却见林宇招式一变,“苍松迎客”继续接上。

    眼见自己躲不开这一剑,丹青生咬咬牙,将手中长剑一架,只听得“叮”的一声,长剑被林宇的剑刺中,整个剑身弯成了弓形,可见这一剑的力道有多大!

    丹青生反手一撩,双足一弹,向后纵开了丈许,趁势闪到一旁。面色凝重的看了看林宇,丹青生没想到自己连人家两招都接的这么吃力,只得拿出自己压箱底的功夫。只见他左手掐了个剑诀,右手挥剑攻向林宇,这一剑丹青生用上了十二分力道,整只长剑如同一道白练,射向林宇,快的有些不可思议。

    林宇见这招来势汹汹,连忙使出“青山隐隐”来招架,丹青生又是一变,长剑刺向林宇左肋,林宇挥剑一抬,稳稳地将这一剑挡住。突然,林宇看到丹青生中门大开,眼中精光一闪,“希夷剑法”瞬间使出,照着丹青生的要害刺去。

    这希夷剑法,本来就出招隐秘,丹青生又是刚刚出招,来不及回剑招架,只得运起左掌,拍向林宇持剑的右手,想要用掌力将这一剑震开。林宇却是笑笑,若是这希夷剑法这么容易就能被破掉,还能是剑宗的嫡传剑法吗?林宇长剑倒挑,刷的一声,剑锋贴着他左臂斜削而上,让丹青生这一掌落空。

    眼看这一剑就要刺向丹青生的心口,丹青生缓缓闭上双目,以为就要死在林宇的剑下,那边秃笔翁、黑白子也是大为着急,想要上前营救丹青生,却看到林宇这一剑,稳稳地停在了丹青生心口上方三寸的位置。

    几人皆是松了一口气,丹青生双眼紧闭自然是看不到这一场面。林宇收回长剑,见丹青生半天都不睁开眼睛,笑着说道:“怎么?丹兄以为我会一剑刺下去吗?”

    “什么,我没死?”丹青生闻言,睁开双眼,看到自己浑身上下一道伤口都没有,大喜不已。

    秃笔翁走上前,面色复杂的看了林宇一眼,拱手道:“风兄弟,这一局我们认输,接下来让老夫会会你。”说完,转头看向施令威道:“施兄弟,麻烦你到我房中,把我那杆秃笔拿来。”施令威应了,出去拿了一件兵刃进来,双手递上。这是一杆精钢所铸的判官笔,长一尺六寸,奇怪的是,判官笔笔头上竟然缚有一束沾过墨的羊毛,恰如是一枝写字用的大笔。

    秃笔翁举起判官笔,微笑道:“我这几路笔法,是从名家笔帖中变化出来的。风兄文武全才,自必看得出我笔法的路子。风兄是好朋友,我这秃笔之上,便不蘸墨了。”

    林宇知道他这墨水乃是特殊的药水熬制而成,一旦沾上了,若不是用秃笔翁特制的解药来涂抹,根本无法消掉,当即拱手谢道:“多谢三庄主,若真是拿这墨水对付在下,那我宁可认输了。”

    秃笔翁开始介绍自己的招式来,“我这一套笔法,叫做《裴将军诗》,是从颜真卿所书诗帖中变化出来的,一共二十三字,每字三招至十六招不等,你听好了:‘裴将军!大君制六合,猛将清九垓。战马若龙虎,腾陵何壮哉!’”

    他一边说,一边用着那杆秃笔对着林宇招呼去,招式之间,正是那字帖中的每一个字。

    林宇从未见人用过这种奇门兵器,也是好奇的看他使着,并不用剑攻击他,只是在笔尖每每刺向自己的时候,才挥剑抵挡。待秃笔翁一套《裴将军诗》使完,居然连林宇一片衣角都没有粘到。

    秃笔翁大喝一声,笔法登变,不再如适才那么恣肆流动,而是劲贯中锋,笔致凝重,但锋芒角出,剑拔弩张,大有磊落波磔意态,这次不是那《裴将军诗》,而是张飞所书的《八濛山铭》。待一套《八濛山铭》使完,秃笔翁笔法又是一变大书《怀素自叙帖》中的草书,纵横飘忽,流转无方。

    可惜他把这几套书法全部使了个遍,林宇依然是风轻云淡的招架着。秃笔翁见状,也停下了笔,大叫道:“不打了,不打了,老夫居然连你小子的衣服都没碰到,又怎么是你的对手,这一局我认输了。”

    见到秃笔翁认输,向问天也是松了一口气,已经败了两个人了,还差黑白子和黄钟公,就能救出任我行了,心中微微激动。

    众人休息了一会之后,黑白子走上前,抽了一块方形的铁板出来。铁板上刻着十九道棋路,原来是一块铁铸的棋枰。他抓住铁棋之角,说道:“风兄,我以这块棋抨作兵刀,领教你的高招。”

    向问天道:“听说二庄主这块棋枰是件宝物,能收诸种兵刃暗器。”

    黑白子向他深深凝视,说道:“童兄当真博闻强记。佩服,佩服,其实我这兵刃并非宝物,乃是磁铁所制,用以吸住铁制的棋子,当年舟中马上和人对弈,颠簸之际,不敢乱了棋路。”

    向问天道:“原来如此。”

    林宇知道这是向问天故意暗示自己,黑白子的武器能吸人兵器,并不在意,他自负内力高强,不怕这种旁门左道。

    暗暗运转着紫霞神功,幸亏紫霞神功被系统修改了,林宇的脸上没有任何变化,将内力赋于长剑之上,林宇口道:“黑白子先生小心,我出招了。”说完,一招直刺,直向黑白子的咽喉刺去。

    黑白子举枰一封,他这棋枰到是挺大,稳稳地招架住了林宇的这一剑,林宇拨转剑头,举剑一削,向着黑白子拿着棋枰的手臂削去。黑白子又是一挡,长剑被抵挡在外。

    眼看黑白子靠着这棋枰轻而易举的招架住了自己的这两剑,林宇也不再试探了,脚下轻点,凌波微步施展开来,迅速闪到黑白子的身后,一剑刺向他的背心。

    黑白子连忙转身,举着棋枰抵挡,林宇暗笑道:看这一招你怎么挡?当即变换招式,“夺命连环三仙剑”朝着黑白子心口刺去,黑白子再一挡。仗着自己的轻功比黑白子快,林宇闪到他的左侧,又是一剑刺去,黑白子赶忙转身,想要抵挡。林宇运转紫霞神功,轻轻一跃,闪到黑白子的身后,使出了这最后一剑。

    这一剑,黑白子再也来不及抵挡。感受着剑尖透过衣服的那股凉意,黑白子苦笑着说道:“风兄弟,这招‘夺命连环三仙剑’使的炉火纯青,在下认输了。”

    林宇长剑一撤,退开两步,躬身道:“得罪!”

    丹青生道:“二哥,你的棋子暗器是武林中一绝,三百六十一枚黑白子射将出去,无人能挡,何不试试这位风兄弟破暗器的功夫?”

    黑白子心中一动,侧头向林宇瞧去,只见林宇点点头道:“二庄主还有什么招式,不妨使出来,让在下开开眼界。”

    黑白子举起棋枰,口中喊道“风兄小心了。”

    只见他将棋枰一抖,十六颗棋子飞射而出,这棋子也是磁石所制,在经过黑白子的内力激发,速度飞快。林宇长剑一挑,用出破箭式将棋子一一挑飞,笑着对黑白子说道:“二庄主还是一并使出把,也好让我看看这一招到底有多厉害。”

    “好”,随着黑白子的这一声落下,剩下那三百余枚棋子飞射而出,铺天盖地一般,向着林宇袭来。

    旁人都不免为他捏了一把汗,丹青生更是忍不住叫到:“风兄弟,你若是招架不住,快快躲开。”

    “小小招数,不用在意,”林宇笑着说道,手中长剑上下翻飞,在身前划出一道道的圆圈,更神奇的是,这些圈圈划出来之后,居然没有消散,而是迎上了那些棋子。

    棋子与这些圈圈相接之后,不断的被击落在地,很快的,三百多枚棋子全部被击落,在地上堆成了一堆,众人被这一幕惊到,纷纷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