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带着系统玩转武侠 > 第五十六章 献宝赌斗
    众人跟随丹青生出了房门,向左一拐,径直来到一间棋室,只见里面站着一个极高极瘦的黑衣老者,老者背对着他们,手里拿着一枚黑子,对着一张棋盘似乎在沉思着什么。

    “二哥,我给你介绍两个客人,”丹青生却是不管这老者是否在下棋,兴冲冲的喊道。老者转头,林宇才看清他的相貌,这人长得倒是眉清目秀,但是脸色苍白,宛如一具僵尸。配上那墨色的头发,他的身份也呼之欲出了,正是那二庄主黑白子。

    黑白子闻言,冷冷的看着众人道:“什么客人,居然让你这么兴奋,连我这儿的规矩都不知道了?”这话明明是责备,却没有带着一丝情绪,倒真像是个僵尸在说话。

    丹青生早就知道他的脾气,嘿嘿一笑,指着林宇和向问天道:“这两位,一位是华山派风清扬老前辈的传人,风二中先生,另一位,是嵩山派的童长老,他们二位是特地来拜访咱们兄弟四人的。”

    “哦?”闻言,黑白子那张僵尸脸露出一丝好奇,“想不到,风老前辈的传人,居然会来拜访我们‘江南四友’,小子,你懂棋吗?”

    向问天生怕林宇不懂,见到黑白子发问,抢着说道:“在下,带来了...”

    “略懂,略懂,”不待向问天说完,林宇淡淡的说道。

    “好,来和我手谈一局。”

    林宇走到棋盘前,正好和黑白子相对,见他手里拿着黑子,问道“前辈,我先来?”

    “嗯。”

    林宇取出一枚白子,放到棋盘正中天元的位置,黑白子将黑子落到左上角,林宇继续下到右角。二人来来回回下了一百多步,林宇始终是以一种不急不慢的速度落子,而黑白子呢,先是漫不经心,渐渐郑重起来,再后来面露凝重之色,下到后来,他头上不断的冒出冷汗,棋子也开始犹豫了起来。

    黑白子盯着棋盘,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噗”,突然口吐鲜血,震惊的看着林宇,一字一顿的说道:“这,这是珍珑棋局?”

    林宇点点头。

    “嚯嚯嚯嚯,”黑白子见状,先是一阵惨笑,复又是一阵狂喜,一脸激动的看着林宇,“小友,你竟然懂得这失传已久的珍珑棋局,哈哈哈哈,老夫今日能亲眼见到珍珑,真是三生有幸啊。”

    众人见到他这副表情,都以为黑白子是不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丹青生更是关切的问道:“二哥,才下一盘棋,你怎么变成样子了?这劳什子珍珑,有这么厉害?”

    “一群庸人,”黑白子白了他们一眼,不再理会,转头一脸期待的看着林宇,小心翼翼的问道:“风先生,这珍珑棋局,能不能交给在下?”那表情,好似一个看到心爱玩具的孩子,又似一个初恋的大男孩,让林宇不由惊叹,没想到这僵尸脸居然还能有这么多的表情。

    “这个嘛...”见到向问天在不停的对自己打眼色,林宇略带犹豫的看着黑白子,并未回话。

    向问天适时走上前来,解释道:“二庄主,其实我们这次来,是想向几位庄主讨教一下剑法,当然,也不能白白的让几位出手,在下手里有几样东西,若是几位庄主能赢得了我这位风兄弟,那就送给几位了。”

    黑白子一心想着珍珑棋局,哪里管他什么宝贝,随口道:“这珍珑棋局,也算一样么。”

    “嘿嘿嘿,不仅是这棋局,在下这里还有一份《呕血谱》,两样东西算作一件宝贝,”向问天从袖子里掏出一本书,递给黑白子说道。

    “那我的呢?”丹青生也忍不住问道。

    “有,都有,”向问天取出背后的小包,里面是两副卷轴,他掏出一副卷轴道:“倘若我们输了,这一幅图送给四庄主。”打开卷轴,是一幅极为陈旧的图画,右上角题着“北宋范中立溪山行旅图”十字,一座高山冲天而起,墨韵凝厚,气势雄峻之极。

    丹青生大叫一声:“啊哟!”目光牢牢钉住了那幅图画,再也移不开来,隔了良久,才道:“这是北宋范宽的真迹,你……你……却从何处得来?”

    向问天也不答话,再次从包中取出剩下的那个卷轴,是一幅字帖,帖上的草书大开大阖,便如一位武林高手展开轻功,窜高伏低,虽然行动迅捷,却不失高雅的风致,帖尾写满了题跋,盖了不少图章,料想此帖的是非同小可。

    丹青生一见那字帖,就大叫道:“三哥,三哥,快来,你的性命宝贝来了。”

    “来了,来了,”一道声音由远及近,缓缓传来,门帷掀起,走进一个人来,矮矮胖胖,头顶秃得油光滑亮,一根头发也无,右手提着一枝大笔,衣衫上都是墨迹。他走近一看,突然双目直瞪,呼呼喘气,颤声道:“这,这是真迹!真是...真是唐朝...唐朝张旭的《率意帖》,假...假...假不了!”

    丹青生介绍道:“这位是我三哥秃笔翁,他取此外号,是因他性爱书法,写秃了千百枝笔,却不是因他头顶光秃秃地。这一节千万不可弄错。”

    秃笔翁见到这字帖,眼睛就再也移不开了,举起右手食指,一个劲的照着上面比划,神情如痴如醉。

    向问天见达到效果了,不慌不忙的将这三样东西一一收起,面带微笑的看着三人,“三位庄主,我这宝贝如何?”

    秃笔翁见他收起字帖,忙问道:“这,这《率意帖》,我出五千两,不,我出一万两买。”

    向问天只是摇头,并不说话。

    “那是要什么,不行...我...我拿二十八招石鼓打穴笔法和你换,”秃笔翁一急,慌忙说道。

    丹青生道:“三哥,此人有些疯疯癫癫。他说赌我们梅庄之中,无人能胜得这位华山派风朋友的剑法,若是我们赢了,就把这些东西白送给我们。”

    “这,这怎么可能,”秃笔翁一脸不信,看向向问天。

    向问天点点头道:“四庄主所言没错,倘若梅庄之中,不论哪一位胜得我风兄弟手中长剑,那么在下便将这幅张旭真迹《率意帖》奉送三庄主,将那幅范宽真迹《溪山行旅图》奉送四庄主,还将在下这《呕血谱》以及风兄弟那珍珑棋局送给二庄主。”

    秃笔翁道:“我们大哥呢?你送他甚么?”

    向问天道:“在下有一部琴谱,名为《广陵散》。”见几人一脸不信,从包中取出一本琴谱,上书《广陵止息》。

    林宇微笑,这《广陵散》乃是任盈盈从《笑傲江湖》曲谱之中剥离,又参照自己的记忆,结合而出,而且书面还故意做旧了许多,给人一种古籍的感觉,料想他们分辨不出真假。

    几人接过这琴谱,翻开看了几眼,对视一眼,丹青生说道:“这谱看上去,似乎真是那《广陵散》。”

    一旁的林宇听到这话,连忙忍住笑意,他现在真是想找个没人的地方,大声的嘲笑这三个傻子。

    向问天收回琴谱,看向三人,“怎么样,三位庄主答应不答应在下的这个要求?”

    “好,我们答应你”秃笔翁看看旁边的丹青生和黑白子,见他们没有反对,出言应道。

    林宇笑了笑,“那好,三位庄主,你们谁先来?”

    三人商议了一阵子,最后丹青生走出来说道:“风兄弟,我先来。”看了看这棋室,丹青生又继续说道:“风兄弟,童长老,还请跟我来,这棋室太小,咱们换个地方来比。”

    众人跟随丹青生,一路向东,在向右一拐,来到一处空地内,看周围的布置,应该是这梅庄的后院。

    “好了,咱们就在这里比试吧,”见到众人站定,丹青生对着林宇说道。

    林宇点点头,拔出自己的剑,丹青生也拔出一柄细剑,两人对视了一眼,丹青生道:“风兄弟你是客人,你先出招。”

    (ps:别问为什么向问天没踩两个脚印,那是因为令狐冲受了内伤,向问天故意这样,好逼他们只能和令狐冲比试剑法,但是主角没受伤啊╮(╯▽╰)╭,还有黑子白子的问题,小宇查了查百度,明清的时候,确实是白子先手。最后的最后,再次你们都懂得,卖萌打滚求票票,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