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带着系统玩转武侠 > 第五十五章 见四庄主
    画中所绘是一个仙人的背面,墨意淋漓,笔力雄健,画的右下角是题款,上面写着:“丹青生大醉后泼墨”八字,笔法森严,一笔笔便如长剑的刺划。林宇细细打量这八个字,惊呼道:“童兄,快看这画,这字中画中,更似乎蕴藏着一套极高明的剑术。”

    还不待向问天过来,林宇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道人声:“居然有人从我的画中看出了剑法?眼光倒是不凡啊,让我看看到底是何人。”

    林宇回头,见走进一个人来,髯长及腹,左手拿着一只酒怀,脸上醺醺然大有醉意,施令威紧随其后。见到这人,丁坚连忙走到他跟前,指着林宇二人介绍道:“两位是嵩山派童爷,华山派风爷。这位是梅庄四庄主丹青生。”

    丹青生斜眼看了看林宇,问道:“小子,你懂画?你懂剑法?”话语中带着淡淡的自负。

    还不待林宇说话,丁坚忙插口道:“这位是风清扬风老先生的弟子,风二中先生,刚才风先生和在下比剑,仅仅两招,就将我制服。”

    “哦,”丹青生闻言眼前一亮,笑着将手中的酒杯递给林宇,大笑道:“原来是风老先生的弟子,来来来,跟我喝一杯。”

    林宇接过酒杯,在手中把玩了一番,这杯子通体发绿,乃是上好的翡翠杯,又闻了闻杯中的酒,也是上好的梨花酒,林宇心知这丹青生爱酒,故意说道:“这翡翠杯配梨花酒,好倒是好,可惜啊,可惜。”言语中带着淡淡的失望和一丝嘲讽。

    “可惜什么?”丹青生一听竟然有人瞧不起自己的珍藏,怒道,“小子你倒是拿出来比这更好的酒瞧瞧啊。”

    “好,你且看看,这是什么?”林宇从怀中拿出了一瓶茅台酒,这酒本是用来贿赂风清扬的,却还剩下几瓶,眼下正是个好机会,林宇当然要拿出来让丹青生见识见识这现代的好酒。

    丹青生接过酒瓶,细细打量起来,这酒瓶晶莹剔透,上面还贴着奇怪的花纹,甚是漂亮。再拧开瓶盖,一股浓浓的酒香扑鼻而来,闻到这酒香,丹青生迫不及待从怀中掏出一只细瓷杯,小心翼翼的倒了半杯,然后品了一口,顿时满眼迷醉之色。片刻之后,丹青生放下酒杯,大叫道:“好酒,这酒居然如此醇厚,而且劲头十足,真是好酒啊。”

    林宇见他这副模样,就想起了风清扬那老头喝酒的表情,感觉有些好笑,“前辈若是喜欢这酒,不妨送给前辈了。”

    “这,这怎么使得,”丹青生闻言有些激动,双手捧着酒瓶,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

    “前辈既然是爱酒之人,这酒就当是我给前辈的见面礼了。”

    “好好好,你小子送我这等没酒,剑法又极为高明,我丹青生就交你这个朋友了,”丹青生笑着将茅台酒揣到怀中,搂住林宇大笑道,说完又似想起了什么,激动的拉着林宇说道:“走,我带你们去看看我的珍藏去。”

    丹青生拉着林宇,向问天和丁坚紧随其后,众人穿过一道回廊,来到西首一间房中。门帷掀开,便是一阵扑鼻酒香。只见室中琳琅满目,到处都是酒坛、酒瓶、酒葫芦、酒怀,真是让林宇等人大开眼界。

    闻着这酒香,林宇大笑道:“好啊,这儿有三锅头的陈年汾洒。唔,这百草洒只怕已有七十五年,那猴儿酒更是难得,哦对了,还有这绍兴的女儿红,那边西域吐鲁番的葡萄酒,四蒸四酿,也算得上是好酒了。”他读过原著,对着段剧情倒也熟悉,照着原剧情说道。

    丹青生叫道:“来来来,咱们便来喝这四蒸四酿葡萄酒。”将屋角落中一只大木桶搬了出来。那木桶已然旧得发黑,上面弯弯曲曲的写着许多西域文字,木塞上用火漆封住,火漆上盖了印,显得极为郑重。丹青生握住木塞,轻轻拔开,登时满室酒香。

    取出四只夜光杯,丹青生将酒倒入杯中,举起酒杯正要分给几人,林宇阻止道:“丹兄且慢。”

    “风兄弟,怎么了,”丹青生有些疑惑的看着林宇,通过之前的表现,他早已把林宇当成了酒中知己,见到林宇出言,生怕自己做错了什么。

    林宇接过酒杯,神秘一笑,“丹兄,这葡萄酒,可不是这样喝的。”

    “那该如何,风兄弟教我。”丹青生好奇的问道,这葡萄酒也是他从西域换来的,至于喝法,也只能靠自己来琢磨,见到林宇这话,难免有些激动。其他人看到林宇这副样子,纷纷侧耳,想听听林宇有什么说法。

    “这葡萄酒酒取出来之后,应该先醒酒,然后对着阳光,轻轻摇晃酒杯,看看酒的颜色,分辨其年份。”林宇回忆着以前在网上看到的品酒方法,细细的向众人介绍道,顺手将手中的酒杯举起,轻轻晃了晃,然后转头问道:“奇怪,奇怪,这酒怎么看上去像是有一百多年了,又似只有十二三年。新中有陈,陈中有新,莫非?”

    “风兄弟真是好眼力,还没开始品尝这酒,居然从色泽上面就能分辨出它的年份,”丹青生大笑道,见众人一脸不解,继续解释道:“我从西域商人那换来这酒之后,又如法炮制,自己酿制了几坛,再将这两种酒混合在了一起,所以风兄弟说的丝毫不差。”

    众人看向林宇的眼光又是不同了,向问天见到林宇这般出彩,眼中闪过一丝精光,心道:看来盈盈眼光不差,这小子倒是挺博学多才的,先是剑法,又是书法,现在对着酒还有如此深的见解,听说还擅长器乐,真是....

    林宇要是知道他的想法,一定会偷笑,因为除了剑法之外,林宇对这些东西,也仅仅只是了解,之所以能表现的如此出彩,还是靠着对原著的记忆和现代人的眼光。

    丹青生眼见林宇只是说了醒酒和如何鉴别这两步,还剩下品酒这最重要的一步没说,连忙问道:“风兄弟,这葡萄酒该如何品尝啊?还请教我。”

    见到丹青生那略带崇拜的目光,林宇暗喜,继续给他讲解这剩下的一步:“这品酒,嗯,对温度也有要求。”

    丹青生闻言,赶忙接道:“是不是要冰镇才好?”

    “错了,”林宇摇摇头,“冰镇只会将酒的口感破坏,使酒尝起来略微的涩,真正适合的温度,嗯,应该是这初春时分的温度。”林宇本想说18-21c,但是想到古代还没用这种计温方式,连忙改口道。

    “哦,难怪我之前喝冰镇葡萄酒的时候,觉得这酒带着一丝涩味,原来如此。”丹青生适时的接口道,众人闻言连忙点点头,一副赞同的样子。

    听到这丹青生的话,林宇真想大笑,这丹青生还真是很好的捧哏,这接的真是天衣无缝,若是放到现代,那一定是个顶好的相声演员。林宇继续给几人讲解这葡萄酒的品尝方法,“在酒入口之前,先深深在酒杯里嗅一下,此时已能领会到这酒的幽香,再将这葡萄酒一口吞下,让红酒在口腔内多停留片刻,舌头上打两个滚,使感官充分体验红酒,最后全部咽下,就能品味到这美酒了。”

    众人照着林宇的说法,品尝过了葡萄美酒,丹青生看向林宇目光又是不同了,若是之前只是把他当成知己,现在简直是崇拜的五体投地了,得知林宇二人此来梅庄,是为了拜见四位庄主,心中大喜,自告奋勇的表示要带林宇和向问天去见他的三位结拜兄长。

    林宇闻言,和向问天对视一眼,两人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出了那股喜悦之情。

    (关于怎么品红酒的,是小宇百度出来的,仅仅是为了剧情的需要,如果有什么错误之处,还请各位书友不要当真,谢谢。顺道再次厚颜求推荐,求打赏,求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