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带着系统玩转武侠 > 第五十三章 三人密谋
    第二天,林宇早早的从王府出来,径直赶去绿竹巷。轻轻敲了敲绿竹翁家的院门,林宇朗声道:“竹翁在么,小子又来打扰了。”

    “吱呀”,听到林宇的声音,绿竹翁缓缓的开了门,招呼道:“林公子这么早就来了,是来见我姑姑的把,她就在屋内等你。”

    林宇闻言,也不管绿竹翁了,独自走入走房内。经过昨日的交谈,他也对着任大小姐产生了几分兴趣,当然,这也和他的计划有些关系。

    还没待林宇敲门,房内就传来了任盈盈的声音,“是宇郎么,进来吧。”

    林宇推开门,走近里屋,屋内的纱帐已经消失不见了,任大小姐正站在房内,含笑看着他。可以看得出,今天的任盈盈,是特意化了妆的,樱唇之上淡淡的点了一抹鲜红,那嫩白的脸蛋也擦了些粉,衣服也不再是昨日那件,而是一件鹅黄色的纱衣,那乌黑的秀发更是用一根白玉簪子高高盘起,整个显得娇媚入骨。

    若是说昨天未施粉黛的任盈盈好似跌落凡尘的仙子,那今天略施粉黛的她,更像是个娇俏的公主,让人不免眼前一亮。

    “盈盈,你今天真美,”

    见到林宇看向自己那炽热的目光,任盈盈暗暗心喜,心道:还算他有眼光,也不枉自己一早就精心打扮了一番,想到这里,不由得有些脸红,因为这也是她第一次为了一个异性而特意打扮。【鬼门http://www.biqugezw.com/1_1219/】

    “对了,宇郎,有一件事情想拜托你。”任盈盈低声道。

    “什么事,只要盈盈你说的,我一定照做。”

    任盈盈闻言,心底更是像吃了蜜一样甜,想到自己的要求,更是感到有些不好意思了,害羞道:“昨天,你拿给我看的那本曲谱,能不能送给我?”

    “我当是什么事呢,原来是这个,既然你喜欢,那就拿去好了,”林宇爽朗的说道,顺手掏出曲谱,递给了任盈盈。

    见林宇如此爽快的把曲谱就给了自己,任盈盈开心的说道:“宇郎,你对我真好,”然后又似想起了什么,抬头看向林宇,“有件事情,我没有告诉你。”

    “什么事?”林宇心想,莫非是任大小姐要找他帮忙,救出任我行。

    “其实,我叫任盈盈,是任我行的女儿,”任盈盈说完,认真的看了看林宇的反应,见林宇没有说话,有些慌了,“你不会因为这个就讨厌我吧,”

    林宇见她这副小女儿模样,感觉有些好笑,这还是原著里那个任大小姐吗?想到这里,更是好奇的想到,莫非这任大小姐这么快就看上自己了,所以才一副患得患失的样子。

    林宇连忙走上前,一把搂住任盈盈,摸了摸她的俏脸,笑着说道:“就算你爹是魔教的前任教主,那又如何?和我又有什么关系,我在意的是你,又不是你爹。”见到自己这样对她,任盈盈都没有任何反对,心中肯定了自己的想法,不由得暗暗感叹,自己现在的魅力居然这么大,堂堂魔教圣女都对自己一见钟情。

    “宇郎,”见林宇搂住自己,任盈盈只觉得脸蛋发烫,浑身发软,声音也小的像蚊子一样。林宇见状,忍不住低下了头。

    “哈哈哈哈,你小子就是把我侄女迷的神魂颠倒的林宇吧。”

    正在二人有些意乱情迷的时候,一个声音从门口传来,顿时二人就清醒了过了,林宇赶忙推开任盈盈,看向门口。

    只见一个身穿白衣,容貌清癯的男子站在门前,这男子约么五十来岁,一脸的豪气,让人一见就心生好感,正是向问天

    见到这个男子,任盈盈惊叫一声,嗔怪道:“向叔叔,你怎么不敲门就进来了!”

    “哈哈,我这不是听说这小子跟你单独在一块,怕你吃亏么,”向问天摸了摸胡子,讪笑到,然后又转头看向林宇,上下打量了一番,大笑道:“不错,不错,小子还算一表人才,我家盈盈的眼光还算不错!小子,我看好你。【鬼门http://www.biqugezw.com/1_1219/】”

    “向叔叔!”任盈盈又是一阵娇嗔。

    “好了,好了,我不开玩笑了,盈盈,”向问天见任盈盈这副模样,也不敢再调笑二人了。

    林宇这才上前拱了拱手道:“原来是向左使,晚辈华山派林宇,见过向前辈。”

    “小子,你是华山派的那个林宇?风清扬的弟子?”

    “宇郎,你居然是五岳剑派的人?”

    屋内二人听到林宇自报家门,皆是一惊,不相同的是,向问天听过林宇的名字,但是之前以为只是同名同姓之人,没有往这上面想,而任盈盈,虽然没有听过林宇的大名,但是听到他是五岳剑派的人,心头顿时凉了三分,脸色也变得惨白。

    见到任盈盈这个反应,林宇有些心疼,也顾不得向问天在场,一把搂住她,安慰道:“盈盈,我早就知道你的身份了,我不会计较这些的,相信我。”

    听到这话,任盈盈有些感动,泪眼朦胧的看着林宇,低声道:“宇郎,我喜欢你,自从昨日见你弹琴,我就深深的喜欢上了你。一直以来,我都不信世上竟然有一见钟情的事情,但是见到你之后,我就信了,你喜欢我吗?”

    “傻瓜,我要是不喜欢你,还会跟你说这些吗。”林宇见到任盈盈这副模样,也有些心动,柔柔的说道。

    “咳咳,林小子,你能别当着我的面勾搭我侄女吗?”向问天有些看不下去了,打断道。

    任盈盈听到这话,犹如受惊的小兔一般,跳出了林宇的怀抱,低着头,不敢看二人。林宇也面带尴尬的看着向问天,两人就这样大眼瞪着小眼,场面一时寂静了下来。

    最后向问天忍不下去了,开口问道:“林小子,你可愿为了盈盈做一件事?”

    “什么事,”林宇心道,就等你说这话呢。

    “救出盈盈的父亲,任我行,”向问天哪里会猜到林宇的想法,郑重的说道。

    虽然早就知道此事,但是林宇还是装出一副一无所知的样子,诧异的问道:“任老先生?据说他不是走火入魔了吗?”

    “我父亲没有走火入魔,他是被东方不败这个小人,趁着练功的时候偷袭的,”一提到自己的父亲,任盈盈也顾不得什么爱郎了,愤愤的说道。

    见任盈盈这个表情,向问天也有些心疼,当即接过任盈盈的话,继续说道:“任教主被偷袭之后,走火入魔,然后被东方不败关押到了一处地方,由他的心腹看守,我是想让你帮忙,救出盈盈的父亲,你若是真心喜欢盈盈,就帮帮她吧。”

    林宇心想,帮,怎么不帮,不帮忙我还怎么从老任手里得到那段口诀,当即朗声道:“既然是为了盈盈,那我一定帮忙。”

    见到林宇愿意帮忙,向问天露出了笑脸,任盈盈也松了一口气。

    三人开始在这竹屋之内,商量具体的步骤。

    ......

    经过向问天的分析,以及林宇时不时的建议,三人最终决定,还是如原著一样,由林宇和向问天化妆前去拜访江南四友,然后投其所好,拿出四件宝物约他们比剑,由林宇出手用独孤九剑打败他们,再逼他们放任我行出来,最后劫走任我行。

    三人定下计划之后,就商量先准备准备东西,三日之后在出发,前往西湖梅庄实施计划。

    当然,林宇也借口有事,在王老爷子颇为遗憾的目光之下,离开了王家,住到了竹屋之中,整日与任盈盈耳鬓厮磨,好不快活,两个人的关系也突飞猛进了不少,只差谈婚论嫁了。

    三天后,向问天带着准备好的东西,回到了竹屋,两人化好了装,在任盈盈的殷切叮嘱之下,动身前往西湖梅庄了。

    (跪求票票啊,这几天努力码字攒存稿,手都要累断了,白天还要上课,小宇我也是拼了啊,大家不看功劳也看苦劳啊,看在小宇这么卖力的份上,多来点推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