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带着系统玩转武侠 > 第五十二章 有女盈盈
    林宇缓缓睁开眼,却见任盈盈伸着脑袋紧贴着自己,一动不动,眼神中满是崇拜、欢喜、爱慕之色,林宇感到有些招架不住,连忙问道:“盈盈小姐,不知我这曲如何?”

    闻言,任盈盈才发现刚才看林宇的姿势有些暧昧,顿时红了红脸,好在有面纱阻挡,林宇看不清她的表情,当即开口道:“林公子技艺高超,小女子自愧不如。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盈盈小姐太客气了,其实在下只是对这曲子比较熟悉,若是小姐多练几遍,说不定比在下弹得还要好,”林宇谦虚道。

    任盈盈听林宇这样谦虚,对他又多了几分好感,笑着说道:“公子叫我盈盈就好。”

    “那盈盈以后也不要叫我公子,直接叫我名字就行。”林宇也回道。突然林宇似乎想到了什么,略带好奇的问道:“盈盈,不知可否让我欣赏一下你的芳容呢?”

    任盈盈听到这话,顿时感到心脏好像小鹿一般,怦怦乱跳,一张小脸红得烫人,想要拒绝,但是又有些不好意思,当即伸出那素白的小手,在轻轻一拉,那条素白纱巾就顺着小手缓缓落下。

    那是怎样美貌的一张脸啊?如月的弯眉,一双妙目含情脉脉,挺秀的琼鼻,香腮微晕,粉嫩的樱唇,白嫩的脸蛋好似新剥的鸡蛋,吹弹可破,再配上那淡雅的气质,整个人好似误入人间的仙子。林宇一眼望去,便深深的陷入其中,不可自拔。

    见到林宇这般表情,任盈盈捂嘴轻笑,心底十分欢喜。

    片刻之后,林宇晃过神来,赞叹道:“盈盈你真是天姿国色,古人云:一顾倾城,再顾倾国。我之前还不相信,但是见到你之后,我才发觉这句话说言非虚啊。”确实不是林宇在乱说,虽然林宇见过的美女也不少,但是单从相貌来看,也只有王语嫣能和任盈盈有的一比,就连岳灵珊都比她稍显青涩。

    “咯咯,宇郎你真会说话,”任盈盈听到林宇的夸赞,整个人像是吃了蜜一般,心情也愉悦了不少。

    林宇趁热打铁,又和任盈盈说了许多笑话,逗得她花枝乱颤,面若桃花,看得林宇又是一呆。二人相谈甚欢,不知不觉之中,时间过得飞快,眼看就快天黑了,林宇才向任盈盈告辞,“盈盈,我先回王府去了,明日再来找你。”

    “宇郎慢走。”

    ......

    回到王府,林宇刚刚走到正厅,王元霸就大步走来,笑着说道:“林老弟啊,哥哥我可是想死你了。”

    见到王元霸这副表情,林宇猜到他又想啦自己喝酒,连忙推辞道,“王老哥,今天咱们就别喝酒了吧,昨天喝的小弟我都快要吐了。”

    “谁说要喝酒的,”王元霸虎目一瞪,“哥哥我是想来找你比武的。”

    “好好,老哥,走咱们去比划比划,”见到王元霸不是找自己喝酒,林宇送了一口气,摸了摸头上并不存在的冷汗,赶忙说道。

    林宇跟着王元霸左拐右拐,来到王府的后院。抬眼看去,是一块宽阔的平地,边上还摆放好几个架子,上面放了不少兵器。

    待二人站开,王元霸从架子上取下一把金刀,对着林宇说道:“老弟,你先出招。”

    林宇知道王元霸的脾气,也不跟他客气,拔出腰间的长剑,抬手就是希夷剑法,朝着王元霸狠狠刺去,口中说道:“王老哥,天色不早了,我们快些比完,好去吃饭。”

    “好小子,够狂。”王元霸右手一抬,用金刀将林宇这一剑挡住,借着这股力道,反手一刀砍向林宇。

    见这一刀来势汹汹,林宇却丝毫不慌,挥手一招“苍松迎客”,将这一刀格住,再侧身一躲,轻松的化解了这一刀。

    见到林宇这么容易就破解了自己的这刀,王元霸眼神一缩,开始正视起林宇来。只见他双手握住金刀,斜斜劈向林宇,口中喝道:“老弟,小心了。”

    这一刀,用尽王元霸全身力气,呼啸着向林宇劈去,若是被这一刀劈实了,怕是林宇有九条命都不够用。突然,林宇眼中精光一闪,似乎看出了这一刀的破绽,挥剑刺去,这一剑虽是后发,却比王元霸的刀更快,只见一道银光闪过,长剑顺着金刀与双手的缝隙穿过,再猛的一挑,金刀居然脱手而出,倒飞了出去。

    见自己这一剑成功的将金刀挑飞,林宇收回长剑,拱手道:“王老哥,承让了。”

    王元霸还震惊在这一剑中,见林宇出言,才如梦初醒,颤声问道:“这是什么剑法。”

    “独孤九剑。”

    “原来是风老前辈的独孤九剑,我败得不冤,”王元霸一听独孤九剑这四个字,恍然大悟,沉声说道。

    林宇有心开解,却不知该说什么,只能默然,却见王元霸仰头大笑:“哈哈哈哈,老夫总算见识过了这天下第一的剑法,走走走,我们回去喝酒。”

    林宇一听喝酒,连死的心都有了,只恨自己刚才怎么不出手重一点,让这老货再也没心情喝酒,至于安慰他的想法,早就抛之脑后了。

    ......

    另一边,绿竹巷中,一道黑影闪过。这道黑影落入了绿竹翁的小院内,轻轻的扣了扣门,只听门“吱呀”一声开了,绿竹翁探出脑袋,看见这人,便要行礼。

    这黑衣人摆摆手制止了他,然后闪身窜进了屋内,绿竹翁左右看了看,见外面没人,连忙将门带上。然后转向那人,小声的说道:“见过向左使。”

    这黑衣人这是向问天,只见他低声问道:“盈盈呢?”

    “姑姑就在里面,”

    向问天点点头,走到里屋门前,轻轻敲了敲门,“盈盈,睡了么?”

    “是向叔叔啊,进来吧,”门内传来一道女子的声音,正是任盈盈。

    向问天打开门,走入房中,见到任盈盈,脸上立刻换上一副慈爱之色,“盈盈,这么急叫我过来,是出了什么事吗?”

    “向叔叔,我找到《广陵散》曲谱了,”任盈盈激动的说道。

    向问天闻言,急忙问道:“曲谱在哪?”

    “在一个叫林宇的人手里,在今天来拿着一本曲谱,名为《笑傲江湖》,这曲谱正是按照《广陵散》所编成。”

    “哦,那我去把他抓来,”向问天一听,转身欲走。

    见到向问天这副表情,不知怎么的任盈盈就上前劝住了他:“向叔叔,不要伤害他,明日他再来,我向他要这曲谱便是。”

    “怎么,我家盈盈为何心疼这小子了?难不成是看上他了,好,明日我到要看看这林宇是何人,怎么把我家盈盈的心给偷走了。”向问天看到任盈盈这副急切的表情,玩味的说道。

    “讨厌,向叔叔就会取笑人家,我只是,只是...唉,不理你了,”任盈盈听到向问天这话,顿时羞红了脸,娇嗔道。

    过了一会,向问天又问道,“盈盈,你喜欢这小子,那告诉他你的身份了吗?”

    听到这话,任盈盈那满是喜悦的脸,顿时暗了下来,失落的说道:“没有,我怕,怕他知道我身份,就不会理我了,再说他也没说喜欢我。”

    “他敢,我们家盈盈这么漂亮,又善解人意,这小子要是敢不喜欢你,我去砍了他,”向问天见到任盈盈这副表情,顿时大怒道。

    “向叔叔!你在这样我就不理你了,”任盈盈先是一怒,然后有些失神的说道:“过些时候,我在亲自跟他说吧,希望我不会看错人...”

    见到任盈盈这副样子,向问天知道她心意已决,也不多言,叹了一口气,缓缓的退出了房间。向问天一直看着任盈盈长大,早就把她当成了自己的亲生女儿,怎么会舍得她伤心,心中却是想到,若是这个叫林宇的小子,敢不接受任盈盈,让她伤心,自己一定去把这小子抓来,关到这里陪着任盈盈。

    正在王府和王元霸痛饮的林宇哪里会想到,自己跟任盈盈就见了一面,居然会让她喜欢上自己,若是知道,一定会臭屁的说道:“小爷的魅力果然不小。”

    不过他更没想到的是,还有一个人,没有见过自己,却恨不得把他抓过去,严刑拷打,问一问他到底是用了什么把戏,将自己视若亲生女儿的任盈盈给迷得神魂颠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