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带着系统玩转武侠 > 第五十一章 笑傲江湖
    第二天,林宇从床上起来,发觉已是日上三竿,想起昨天和王家众人拼酒的场景,不由得苦笑一声,要不是自己有六脉神剑作弊,恐怕今天是起不来了。

    穿戴好衣服后,林宇正欲出门,就听到有脚步声传来,声音到了门口就停了,只听到一声柔柔的女声道:“林公子,起来了么,奴婢给您送早点来了。”

    “进来吧,”林宇淡淡的招呼道,心想这王家的下人还真是贴心,居然不用吩咐,自动就把早点送来。

    “吱呀,”门轻轻的被推开,一个身着淡粉衣衫的婢女领着一个食盒走了进来,只见她小心翼翼的将食盒打开,取出盒内的点心,一件件的放到桌上,然后收起食盒转头对林宇说道,“林公子,请慢用。”

    “你先退下去吧,”被一个陌生女子盯着,林宇感到有些不适应,挥了挥手,招呼她退下。

    “是,”女子行了一礼,缓缓退到门口,在轻轻的将房门带上。

    ......

    用过早点,林宇就出了门,想到自己还要去找任盈盈的住处,随手拉过一个路过的仆人问道:“知道易师爷在何处么,快带我去见他。”

    那男仆一看是林宇,行了一礼,就小跑着带着林宇去易师爷的住处了。

    到了房门口,林宇正欲敲门,却见门轻轻的开了,易师爷从门内走了出来。易师爷见到林宇先是一愣,然后笑着招呼道:“林少侠起来了啊,不知昨夜睡得可好。”

    “甚好,不知道王老爷子他们起来了没?”

    “我家老爷昨天和少侠痛饮了几十坛酒,至今还未起来,我也是第一次见到居然有人在酒量上比得过老爷的,林少侠真是海量啊。”易师爷用崇拜的眼光看着林宇,赞叹道。

    “哈哈,这个,承让承让了,”林宇才不会告诉他自己是靠着作弊才赢的,只能讪笑着回应。

    二人寒暄了一会,易师爷好奇的问道:“不知林少侠来找小人,有何吩咐?”

    “我这次来,是想拜托师爷你带我去那绿竹巷一趟。”

    “好说,好说,老爷昨天已经吩咐过了,小人自然不敢不从,林少侠,您跟我来,”易师爷说道。

    林宇跟着易师爷出了王家大门,又想城东走了一刻钟,二人到了一个小巷内,易师爷指着巷子内的一座小院子说道:“林少侠,这就是那绿竹翁的住所了,只是他脾气古怪,不好接近,小的就只能带您到这了。”

    “多谢师爷了,”林宇谢道。

    “小的先回府里了,林少侠,记得早些回来,我家老爷还盼着跟你多交流交流呢,”易师爷说道,转身离开了巷子。

    林宇走近小院,只见前面有五间小舍,左二右三,均以粗竹子架成。轻轻敲了敲门,林宇朗声道:“敢问绿竹翁在否?小子特来拜会。”

    一个老翁从右边小舍中走出来,疑惑的看着林宇:“敢问小友是何人,所来何事?”

    林宇见这绿竹翁身子略形佝偻,头顶稀稀疏疏的已无多少头发,大手大脚,精神却十分矍烁,笑着回答道:“小子林宇,知道竹翁擅长音律,特携绝世曲谱前来向您老请教,”说完从怀中掏出《笑傲江湖》曲谱,递了过去。

    绿竹翁接过曲谱,低头翻阅起来,不一会就激动的大叫道,“这,这真是绝世名曲啊,怎么老夫闻所未闻呐!”想到曲谱的主人正在自己面前,绿竹翁抬起头,用那昏黄的老眼看着林宇,激动的招呼道:“少侠,快,快请到屋内一叙。”

    林宇随绿竹翁进了屋内,这屋子里的各种摆设也都是用竹子所制,墙上悬着一幅墨竹,笔势纵横,墨迹淋漓,颇有森森之意。桌上放着一具瑶琴,一管洞箫。

    绿竹翁从一把陶茶壶中倒出一碗碧绿清茶,说道:“请用茶。”林宇双手接过,道声多谢。绿竹翁道:“林小友,这部曲谱,不知你从何处所得,可否告之老夫。”

    林宇含含糊糊的将曲洋和刘正风的事迹介绍给了绿竹翁,但没说出他们的真名,只推说是两位隐世之人,绿竹翁闻言,一脸赞同的说道:“果然,只有这种隐士高人,才能作出此等绝世琴谱。”

    绿竹翁双手捧着曲谱,对林宇说道:“劳烦少侠在此稍等,我去将这曲谱拿给姑姑一观。”

    林宇知道他口中的姑姑,正是任我行的女儿,当即应允。

    绿竹翁捧着曲谱走到里屋,低声说道:“姑姑,有位少侠拿来一部绝世曲谱,劳烦您看看。”

    “拿过来吧,”林宇只听到一个淡淡的女声传来,声音略显沙哑。

    过了一会,一阵琴声就从屋内传出,先是杂音,过了一会,声音渐渐清亮起来,琴声时而温柔雅致,犹如二八少女放声歌唱,时而慷慨激昂,犹如北地壮汉放声咆哮,林宇见状,从戒指中取出玉箫,放到唇边,附和着琴声,轻轻吹奏起来。

    琴声回旋婉转,箫声渐响,恰似吹箫人一面吹,一面与琴声相和,只听这琴声与箫声,忽高忽低,忽轻忽响,低到极处之际,几个盘旋之后,又再低沉下去,虽极低极细,每个音节仍清晰可闻。渐渐低音中偶有珠玉跳跃,清脆短促,此伏彼起,繁音渐增,先如鸣泉飞溅,继而如群卉争艳,花团锦簇,更夹着间关鸟语,彼鸣我和,渐渐的百鸟离去,春残花落,但闻雨声萧萧,一片凄凉肃杀之象,细雨绵绵,若有若无,终于万籁俱寂。

    待声音停止,屋内传来一个女声,“敢问公子,这箫声可是公子吹奏?”声音似二八少女,清脆悦耳,与之前那个有些沙哑的声音截然不同。

    “正是在下。”林宇应道。

    “还请公子进屋一叙,竹翁,还不去请公子过来,”声音中带着淡淡的激动。绿竹翁闻言,缓缓从房中走出,面带复杂的看了林宇一眼,恭敬的说道:“林公子,我家姑姑请你进里屋一叙。”

    林宇跟着他走进屋内,只见一道纱帐将屋子隔成两半,一位女子坐在纱帐后面,隐隐约约,看不清身形。林宇拱手道:“见过姑娘。”

    “还请公子入帐内一叙,竹翁,你先退下。”

    “姑姑,这...”绿竹翁闻言,急忙说道。

    “还不快去,”女子声音有了一丝淡淡的怒气,绿竹翁闻言,愤愤的瞪了林宇一眼,不甘的退出了房内。

    林宇掀开纱帐,顿时眼前一亮,好一个婷婷玉立的佳人,只见这女子着了一身深兰色织锦的长裙,裙裾上绣着洁白的点点梅花,用一条白色织锦腰带将那不堪一握的纤纤楚腰束住,那妙曼的身姿不免让人心动。待林宇看向她的脸时,才遗憾的发现,一条素白纱巾将女子的面容遮住。

    那女子看到林宇正痴迷的看着自己,正要发怒,却见他目光清明,脸上只有淡淡的欣赏之色,而无一丝猥琐的神情,顿时怒火全消,心底反而有了一丝羞意。

    “在下林宇,见过姑娘,敢问姑娘芳名?”

    “叫我盈盈就好。”女子芳唇轻启,淡淡答道。

    “盈盈小姐,方下刚才听你的琴声,似乎有些不太流畅?跟此曲的意境有些不合。”

    “哦,公子难道还会弹琴?”任盈盈好奇的问道。

    “实不相瞒,在下虽然对萧略懂一二,但是更擅长的还是弹琴,”林宇颇为自豪的说道。

    闻言,任盈盈秀眉一挑,略带笑意的说道:“那好,正好我手里有把古琴,还请公子为我弹奏一曲。”

    “好,”林宇不客气的走到女子身前,一股幽香传入鼻中。接过女子手中的古琴,林宇轻轻一抚,感受着古琴的音色,赞叹道:“好琴。”

    “多谢公子夸奖,”任盈盈淡淡答道,言语中带着一丝得意。

    林宇扶正身子,双手放到琴弦之上,缓缓闭上双眼,开始弹奏起来。随着林宇的双手轻轻拨动琴弦,整个古琴好像活过来一般,缓缓泄出美妙的音符,时而似流水,时而有似春风,琴声渐响,有如银瓶乍破,又如玉珠落盘。感受着琴声传来的美妙感觉,任盈盈仿佛整个人都进入了奇妙的世界,随着琴声的起伏,不断的在琴声中荡漾,待得一曲终了,才如梦初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