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带着系统玩转武侠 > 第五十章 金刀王家
    (ps:看到前面几章的朋友,千万,千万别打我,这几章我自己都觉得写得更像言情戏,都怪群里有个好基友老是让我看他的言情小说!对,都是他的错!你们要打就打他。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后面的章节,小宇保证,一定不会出现这种内容了。哦对了,那货叫清风徐来,他的小说叫倾城蝶恋。)

    出了华山,林宇骑上马,朝着洛阳城赶去。原著中,任我行被东方不败关押在西湖旁边的梅庄地牢中,由他的四位心腹看守。这四人,老大黄钟公,老二黑白子,老三秃笔翁,老四丹青生,合称江南四友,他们在西湖梅庄看守了十二年,潜心钻研琴棋书画,已经到了痴迷的程度。所以原著中,向问天才会靠着四件宝物将他们骗过。

    但是林宇身上只有一本《笑傲江湖》曲谱,还是曲洋送他的,至于其他三样东西,现在恐怕在向问天和任盈盈他们手里。所以林宇此行先到洛阳,想办法把这三件东西拿到手再说。

    .......

    到了洛阳城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林宇牵着马在城中闲逛,思考着是不是先去找间客栈住下来,明天在去打听绿竹巷的所在,突然,一道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

    “林少侠,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道声音充满着惊喜,似乎有些耳熟,林宇转头看去,只见是一个四十来岁的男子,面白无须。林宇感到有些眼熟,仔细的辨认了一会,才恍然大悟:“原来是林兄啊,你怎么在洛阳啊。”

    原来此人正是林平之的父亲,林震南。

    林震南闻言,苦笑道:“林少侠真是贵人多忘事,您难道忘了,当日您把平之带到华山,我们夫妻二人就去投奔平之他姥爷家了。在他们家的帮助下,我又在洛阳城内开了一家镖局,今天正好跑镖回来。”

    “原来如此,真是不好意思啊,林兄,前些日子在华山闭关修炼,所以......”林宇挠挠头,不好意思的解释道。

    “无妨无妨,前些日子,我收到平之的的来信,说他已经拜在您的门下,既然如此,还请林少侠跟我回王家,让我们一家好好感谢您。”林震南拉着林宇的手,一脸感激的说道。

    “哈哈,这怎么好意思呢,”林宇推辞道,脸上却没有一丝不好意思的表情。

    .......

    二人来到王府门前,这金刀王家真不愧是洛阳城中有名的大户,只见房舍高大,朱红漆的大门,门上两个大铜环,擦得晶光雪亮,八名壮汉垂手在大门外侍候,就比刘正风的府邸气派了不知多少倍。见到林震南走到门口,其中一个壮汉笑着跑过来,牵过二人手中的马,笑着说道:“姑爷您回来了啊,这位是?”

    “快去通报,说华山派林少侠来了。”林震南没有跟他废话,当即说道,“林少侠,跟我来,”说完,招呼着林宇,进了王府。

    二人刚走到正厅前,就见到一位七十来岁的老者,带着一堆人从厅内走出,正是王元霸本人。

    待他走近,就见这王元霸,满面红光,颚下一丛长长的白须飘在胸前,精神矍铄,左手呛啷啷的玩着两枚鹅蛋大小的金胆。武林中人手玩铁胆,甚是寻常,但均是镔铁或纯钢所铸,王元霸手中所握的却是两枚黄澄澄的金胆,比之铁胆固重了一倍有余,而且大显华贵之气。

    王元霸一见到林震南和林宇,就大笑着走了过来“这位一定就是那打败了青城派余沧海,救了我女婿一家的林少侠吧。”说着握住了林宇的右手连连摇晃,喜欢之情,甚是真诚。

    “晚辈林宇,见过王老爷子。”林宇见到这王元霸一把年纪了,居然还这么豪爽,不免心生好感,躬身行了一礼。

    “唉,林少侠可折煞老夫了,你救了我的女儿女婿,还是我外孙平之的师父,我们王家可是对你感激不尽啊,还请受老夫一拜。”王元霸说完,躬身就要拜倒。

    林宇赶忙上前,双手托住他,谦让道:“老爷子,使不得,晚辈只是见那余沧海行事霸道,心中不满,才出手相助,怎么受得了老爷子您的大礼。”

    王元霸只觉得一股大力托住自己,便动弹不得,不由得暗暗惊异眼前这位林少侠的内功到底有多深厚,好奇的问道:“不知林少侠师从何人啊?”

    “家师风清扬。”

    “原来是风老前辈的弟子,失敬失敬,难怪少侠年纪轻轻,就有如此深厚的内力,来来来,少侠请随我到厅内休息。”听到林宇自报师门,王元霸脸上的笑意更浓了,热情的拉着林宇进了大厅之内。

    见王元霸一脸热情,林宇不好拒绝,随着他到了厅中,最后更是被啦到了主位之上!林宇想要推辞,王元霸老脸一板,“少侠你对我王家有大恩,又是平之的师父,那就是一家人,如今连坐下都不肯,难道是看不起我王家吗?”

    林宇这才苦笑着坐下。

    “林少侠,我来给你介绍,这是犬子伯奋、仲强,这是平之的两个表兄,家驹家骏。”王元霸指着身后的众人,热情的为林宇一一介绍道。

    “见过林少侠。”几人赶忙向林宇行了一礼,林宇也拱拱手回了一礼。

    待众人坐定,王元霸好奇的问道,“林少侠,此次来到洛阳,不知有何要事,我王家对着洛阳还算熟悉,有事尽管吩咐。”

    “这次我来,是想找一个人。”

    “哦?不知什么人能惊动林少侠大驾。”王元霸问道。

    林宇有些犹豫,但是想到王家在洛阳也算地头蛇,有他们帮忙,总比自己一个人找要好得多,于是开口道:“此人叫绿竹翁,据说住在洛阳城绿竹巷中,不知你们可知道他的踪迹。”

    “竟然是他,”王伯奋闻言,惊讶的说道。

    “伯奋,你知道此人?快快说给林少侠。”王元霸说道。

    “是,”王伯奋答道,开始向众人介绍,“那绿竹翁是个篾匠,靠着编竹篮,打篾席为生,只是他弹得好琴,吹得好箫,又会画竹,很多人出钱来买他的画儿,算是个附庸风雅的老匠人,因此地方上对他倒也有几分看重,只是行事有些疯疯癫癫,不太好亲近。”

    “这样啊,”王元霸皱了皱眉,转头对身边站着的一男子说道:“易师爷,烦你派人用轿子去接了这位绿竹翁来如何?”

    易师爷道:“这老人家脾气古怪得紧,别人有事求他,倘若他不愿过问的,便是上门磕头,也休想他理睬,但如他要插手,便推也推不开。”

    “既然如此,那就劳烦易师爷告知在下此人住处,我亲自去见见他”林宇道。

    “林少侠,这怎么能行呢,这样吧,今日天色已晚,还请少侠在我王家住下,明日我叫易师爷带你去,”王元霸建议道。

    “那就麻烦王老爷子了,”林宇感谢道。

    “哪里哪里,少侠来我王家,若是不好好招待,岂不是让人笑话我王家不知礼数。”王元霸客气道,转头对易师爷吩咐道:“易师爷,去给林少侠安排住处。”

    “是,”易师爷行了一礼,转身而去。

    待易师爷离开,王元霸起身热情的拉着林宇说道:“林少侠,还没用过晚膳吧,我已经吩咐厨房准备好了晚宴,特地为少侠接风洗尘,来来来,今晚不醉不归。”

    被王元霸这么一拉,林宇也只能苦笑着跟着他走去膳厅,王家众人,还有林震南夫妇也紧随其后。

    ......

    “来来来,林少侠,咱们爷俩走一个。”饭桌上,王元霸硬是把林宇拉到身旁,举着大碗和林宇一碗一碗的灌着。王家众人,还有林震南也是热情的招呼着林宇,轮番上阵,向林宇敬酒。

    一时间,觥筹交错,林宇也不记得自己到底喝了多少碗酒,实在感到招架不住,突然想起之前和乔峰在松鹤楼的那次拼酒。趁着王家众人没注意,林宇左手伸到桌下,将腹中酒水缓缓逼至手臂,再顺着手指流出。不一会儿,林宇就感觉神清气爽,大喜之下,继续抄起酒碗,和王家众人对拼起来。

    到了最后,王家兄弟还有林震南纷纷倒地,就剩下林宇和王老爷子继续拼酒,两人喝的是天昏地暗,王老爷子一高兴,也不再喊林宇“林少侠”,而是改成“林老弟,”林宇也只能苦笑。

    “林老弟,来,再跟老哥,老哥我,走一个。”王元霸眼神飘忽,举着酒碗对着林宇就灌,最后重重睡到在了酒桌上。

    抹了一把冷汗,林宇招呼一旁的下人们将王家众人抬回去,自己也跟着回到了住处,倒头便睡。

    (二更完毕,再次跪求推荐和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