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带着系统玩转武侠 > 第四十四章 传剑二女
    第二天,林宇早早的起来了,这一夜,他满脑子都是两女的影子,所以没有睡着,幸亏林宇现在已经到了后天巅峰,就是三天三夜不睡,也不会有什么不适。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平时回去也只是打坐居多,只是昨天脑子有些乱了才会如此。

    待林宇用过早饭之后,发现曲非烟还没来找自己,有些奇怪,吩咐厨房准备一份饭菜,端着饭菜来到曲非烟房前,轻轻敲了敲门,“非非,起来了没”

    里面传来一阵慌乱的声音,片刻之后,传来曲非烟的声音:“哥哥,你进来把。”

    林宇推开门,笑着说道:“非非,你今天可是起来的有些晚啊,哥哥把饭菜给你端过来了。”话刚说完,不由得愣住了,怔怔的看着少女,此时的曲非烟,再也不是昨日的打扮,碧绿的翠烟衫,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身披翠水薄烟纱,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娇媚无骨入艳三分,林宇看得有些呆了。

    见到林宇这幅模样,曲非烟也是暗暗欣喜,昨天她翻来覆去想了一夜,终于明白,自己对林宇不单单是那种单纯的兄妹之情,还有一丝丝的男女之情,想到爷爷开始时的玩笑话,少女下定决心,做出改变。今天见林宇看自己这副惊艳的表情,曲非烟感觉自己的辛苦没有白费。

    “哥哥,不是给我送饭来了么,人家都快饿坏了。”少女走到林宇身边,半是撒娇半是玩笑的说道。

    林宇定了定神,将饭菜放到桌上,伸手想摸摸曲非烟的头,但是不知怎么的又放下了。少女只是装作没有看到,扑到桌前,笑着说道:“全都是人家最爱吃的呢,谢谢哥哥。”

    林宇也只是苦笑,自己居然被一个小丫头给迷住了,看来最近定力有些减弱啊。

    ......

    待曲非烟用完饭后,林宇招呼下人收拾好餐具。两人出了房间,林宇正欲商量今天的计划时,岳灵珊出现了。林宇见到岳灵珊,感觉有些心虚,好在岳灵珊没有什么异色。曲非烟最是机灵,上前招呼道:“灵珊姐姐,你也来看我了啊。”

    “是啊,想不到林宇哥哥居然比我先来了。”岳灵珊笑道,没有丝毫的不悦。林宇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也招呼道:“珊儿,你今天真漂亮啊。”

    见爱郎这么夸赞自己,岳灵珊也不免有些高兴,浅笑道:“林宇哥哥,你又在夸人家,非烟妹妹今天才是真的漂亮呢。”

    “哪里,姐姐平时就比我漂亮,今天更是光彩照人呢”曲非烟听道岳灵珊这么说自己,也夸赞道。

    “好了,你们不要在互相夸赞了,珊儿,我准备带非非去师父那里,看看他老人家有没有什么剑法传授一二。”林宇道。

    岳灵珊闻言,露出一副期盼的神色道:“是风太师叔嘛,我也想让他老人家指点指点呢,宇哥哥,带我一起好不好啊。”

    林宇笑了笑,上前捏住了岳灵珊的琼鼻,“我家珊儿这么可爱,怎么会不带上你呢。”

    .......

    二女跟着林宇到了思过崖上,这思过崖还是林宇走之前的模样。岳灵珊好奇的问道:“林宇哥哥,风太师叔就住在这种地方啊?那他干嘛不跟我们住在一起呢?”

    “这个说来话长了,还是等师父来了你再问他把。”林宇摸了摸岳灵珊的头说道。

    见风清扬不在山洞之中,林宇走到洞外,运足内力放声大喊道:“师父,我来看你了!快点出来,不然我就把酒给喝了!”

    二女暗暗吃惊于林宇的内力,片刻之后,一道灰影闪过,待两女看清,才发现是一个清瘦的老者,五十来岁的样子,斑白的头发,却给人一种十分精神的感觉,仿佛整个人和天地合二为一了一般。这老者正是风清扬,见到林宇,连忙说道:“林小子,说好这次来给我带酒的,酒呢,快拿出来。”

    林宇笑着取出一瓶茅台,扔给风清扬。两女只觉的眼前一晃,风清扬就来到了三人身旁,手里拿着一瓶酒,一脸迷醉的神色。风清扬接过酒瓶,迫不及待的打开,狠狠的灌了两大口,大笑道:“痛快,还是你小子这酒够味道,自从喝了你这酒,再去喝其他的人,就觉得没有什么滋味了。”

    两女见风清扬这样一副酒鬼模样,也是有些诧异,没见面之前,她们也是听长辈说过,风清扬是当今一等一的高手,若不是隐世不出,恐怕东方不败也不是他的对手。但是见到风清扬喝酒的模样之后,以前的印象瞬间消失无踪,只觉得此人头上顶着两个大字“酒鬼”。

    风清扬哪里会想到,自己现在已经被眼前的两个少女定义为了酒鬼,喝完了手中的酒,看了看林宇和旁边的两女,笑着说道:“乖徒弟,不错啊,居然这么快就带媳妇回来见师父了。”

    两女闻言,也是红了红脸,暗暗有些高兴,看来这老头除了喝酒还是挺有眼色的么。

    林宇苦笑道:“师父,你就别开玩笑了,我跟灵珊八字还没一撇呢,这位是我刚认的妹妹,今天带她们两个来,是想让你指点她们剑法。”

    “什么,叫老夫去指点这两个小丫头剑法,不干。”风清扬听完,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转身要跑。林宇赶忙抓住他的衣袖,笑眯眯的说道:“师父,你教导她们剑法,我这里还有好酒跟你哦。”

    一听到好酒,风清扬也不跑了,低头考虑了半天,最后恶狠狠的看着林宇道:“你小子就会用这一套来坑老夫,一百瓶,要不免谈。”

    “一百瓶,我哪来这么多的,只有五瓶了。”

    “五瓶,开什么玩笑太少了,最少二十瓶。”

    “二十瓶,你干脆一掌打死我算了,之前被你喝了那么多,我到哪去弄二十瓶,最多十瓶”

    “好,十瓶就十瓶,成交。”

    “成交。”

    师徒俩相视一笑,对这个交易十分的满意。

    一旁的两女看得都快呆了,她们这么长大,第一次看到这样奇葩的师徒。“咳咳”,林宇见状,轻咳了几声。风清扬也是老脸一红,自己居然在晚辈面前,跟徒弟讨价还价,一张老脸都快丢尽了。

    狠狠的瞪了林宇一眼,风清扬理了理衣服,摆出一副高手的样子,上前说道:“你们两个小丫头,既然我徒弟把你们交给我来教导了,那老夫就勉为其难的指点一二,你们先去使一套剑法让老夫看看。”

    二女虽然对风清扬没有什么好印象,但是当着林宇的面,还是乖乖照办了。曲非烟使得是才学的华山入门剑法,她本来就机灵,虽然是才学,但是也使得霍霍生风,看上去也还像那么一回事。

    岳灵珊呢,使出的是学自她娘的玉女剑法,这套剑法本来就适合女子使用,再加上她也练了一两年,舞起剑来仿佛仙女下凡一般,一旁的林宇看得都有些呆了,曲非烟也是一脸羡慕的看着她。

    风清扬见两女都使完了剑,点点头评价道:“岳小丫头这玉女剑法使得有些火候,不错不错,曲丫头嘛,虽然剑法有些生疏,但是剑势之中有着一股灵性,也是不错。”

    林宇插口道:“非非是昨天才跟我学的这套入门剑法。”

    “哦,看样子,这小丫头资质倒是和你差不多啊。”风清扬闻言,有些激动的看着曲非烟。

    待他再看向岳灵珊时,突然拍了拍脑袋,大笑道:“小丫头,你跟娘是不是叫宁中则?是了是了,除了这小丫头的传人,现在华山派还有谁能使出玉女剑法呢。”

    听风清扬提起自己的母亲,岳灵珊仰着头骄傲的答道:“我娘就是宁中则宁女侠,我爹爹正是华山派现任掌门,岳不群。”

    “岳不群的女儿?”风清扬摸着长须疑惑的看着她,再转头看向林宇,顿时哈哈大笑道:“好啊,你小子,居然把岳不群伪君子的女子给领来了,要是他知道了,你这师弟居然喜欢他女子,说不定会气成什么样子呢。”

    林宇也是苦笑着点点头:“师父,徒儿的终身幸福就要靠您出面了。”

    “一百瓶,不,二百瓶茅台,不然免谈。”

    “师父,您干脆杀了徒儿把,您要是不帮这个忙,徒儿就带着珊儿私奔,到时候您连一瓶茅台都喝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