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带着系统玩转武侠 > 第四十章 衡山事了
    这费彬擅使掌法,一套大嵩阳手武林中赫赫有名,人称“大嵩阳手费彬”。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他本在梁上潜伏,想乘机出手,谁料林宇出面一掌伤了他的师侄史登达,史登达连忙向他求援,这才不得不现身。

    见费彬现身,刘正风面色不由得一变,若是没有昨夜和林宇的交谈,恐怕他是不会多想什么,但是此时他更加相信林宇的话了。费彬打量了林宇一眼,幽幽地说道:“阁下是何人,竟敢伤我嵩山派弟子?”

    “华山派林宇”

    “好,好,好,华山派弟子,岳不群,不知此事你作何解释。”费彬闻言,转头看向岳不群,冷笑道。

    岳不群也不起身,早在费彬现身之时他就知道会有此问,当即拱了拱手道:“费师兄,这你可就错怪岳某了,这位林师弟可不是我的弟子,他可是我风清扬风师叔的弟子,所以他的事我可管不了。”

    费彬闻言,脸色微变,不由得重新打量了林宇几眼,他之前看林宇年纪轻轻,不免有几分轻视,现在听到岳不群说他是风清扬的弟子,开始重视起来。想到林宇终究还是出手伤了自己的师侄,费彬忍不住问道:“林师弟,你伤我师侄,不知作何解释?”

    “别那么多废话了,你不是号称什么‘大嵩阳手么’?来来来,正好我手里也有一套掌法,不如我们过两招。”林宇不想跟他废话,抬手就是一招“阳歌天钧”,朝着费彬狠狠拍去。

    这一掌,林宇用了五分功力,因而显得来势汹汹,费彬大喝一声:“贼子尔敢。”也伸出掌来,两只手掌狠狠的印在了一起,只见林宇面带笑容,费彬的脸色却是青一阵白一阵的。林宇见状,暗暗加了一分力。

    “噗”,费彬立刻口吐鲜血,狠狠的退了几步,一旁的嵩山弟子连忙扶住他。只见费彬一脸惨白,指着林宇道:“林师弟真是好内力,这一招,我费彬记下了,改日再向师弟讨教。”

    在场的诸人见状,纷纷诧异的看着林宇,只有岳不群、定逸、刘正风寥寥数人,知道林宇武功不低,面色如常。

    林宇笑了笑,不再说话,既然人家都认怂了,当这么多人面,自己再去嘲讽几句,恐怕其他人认为自己得理不饶人。

    此刻费彬也已经缓过气来,知道再不说话,恐怕今天嵩山派的面子就要丢光了,当即朗声道:“诸位同道,我嵩山派今日前来,乃是有一桩惊天大事相告。”

    众人闻言纷纷侧目,刘正风也不由得紧了紧腰间的长剑,费彬见到众人的注意力已经被转移到自己身上,指着刘正风大喝道:“刘正风,他勾结魔教中人,意图危害我正道安危,今日他金盆洗手,所图甚大。”

    此言一出,厅上群雄尽皆愕然,心想“怎么刘正风金盆洗手,还有什么阴谋不成。”

    刘正风此时面沉如水,他深吸一口气,沉声道:“不知我刘某人怎么勾结魔教中人了?”

    费彬道:“刘正风,你金盆洗手却做了个小官,这话谁会相信?各位请想一想,衡山派刘三爷是江湖上名头响亮的英雄豪杰,岂肯自甘堕落,去受那些肮脏狗官的龌龊气?刘三爷家财万贯,哪里还贪图升官发财?这中间自有不可告人的原因。”

    林宇闻言不屑的笑道:“你们这理论还真是有趣啊,人家想做什么,与你们何干?倒是你们,鬼鬼祟祟的,想干什么?那边躲着的那几个,别藏了,都出来把。”

    只听得屋顶上东边西边同时各有一人应道:“好!”黄影晃动,两个人已站到了厅口,这轻身功夫,便和刚才费彬跃下时一模一样。站在东首的是个胖子,身材魁伟,正是嵩山派掌门人的二师弟托塔手丁勉,西首那人却极高极瘦,是嵩山派中坐第三把交椅的仙鹤手陆柏。这二人同时拱了拱手,道:“刘三爷请,众位英雄请。”

    “你们嵩山派倒是挺能忍的嘛,刚刚被我打伤了两个,现在又跳出来两个。”林宇二人出来,忍不住嘲讽道。

    这二人知道林宇的厉害,也不答话,费彬见到二人出来,也有了底气。当即从史登达手中接过五岳令旗,高高举过头顶,朗声道:“诸位,我等奉左盟主吩咐,想要向刘师兄求证一二,刘师兄和魔教教主东方不败暗中有甚么勾结?设下了甚么阴谋,来对付我五岳剑派以及武林中一众正派同道?”

    此言一出,在座的众人登时耸然动容,不少人都惊噫一声。魔教和正道相斗百年,不少人都深受魔教之痛,提起魔教纷纷咬牙切齿,而东方不败这个名字,更像是个禁忌,他武功高强,在座众人无一能敌。群雄听得费彬指责刘正风与魔教勾结,此事确与各人身家性命有关,本来对刘正风同情之心立时消失。

    刘正风道:“在下一生,从未见过魔教教主东方不败真面,何来勾结之说?”

    费彬侧头瞧着三师兄陆柏,等他说话。陆柏细声细语的道:“刘师兄,这话恐怕有些不尽不实了。魔教中有一位护法长老,名字叫作曲洋的,不知刘师兄是否相识?”

    刘正风本欲说是,但是瞧见林宇对他使了个眼色,连忙改口道:“什么曲洋,我怎么不认识,刘某数十年没有出过衡山一步,在座各位都知道的一清二楚,诸位嵩山派的师兄弟,若是真心来贺,刘某当然双手欢迎,但是你们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刘某,真当我衡山派是泥捏的么!”

    这时一旁的定逸师太也看不下去了,出声道:“刘贤弟,你不用担心,天下事抬不过一个‘理’字。别瞧人家人多势众,难道咱们泰山派、华山派、恒山派的朋友,都是来睁眼吃饭不管事的不成?”

    这时,丁勉阴恻恻的说道:“刘正风,你可要想清楚,别忘了你还有家人在后院呢?若是一不小心,可就,嘿嘿嘿。”这丁勉见刘正风居然咬死不认,也不称呼他刘师兄了,居然出言用刘正风家人安危来威胁他。

    众人顿时哗然,定逸师太更是怒不可遏,大喝道:“无耻,居然用别人的家人来威胁。”刘府的众位弟子也是一脸愤怒之色,纷纷拔出剑来,刘正风此时,脸上也是布满了担忧之色。

    林宇却是镇定自若,淡笑道:“丁勉,你不妨叫那些埋伏好的弟子出来试试?”

    丁勉冷笑道:“怎么,林少侠以为我在开玩笑不成?”当即转头对着史登达说道:“去,叫你那些师兄弟们,把刘正风的家人带上来。”

    史登达当即奔向后院,刘正风看向林宇,一脸的担忧之色,却见林宇还是一副微笑的模样,不由得镇定了几分,又有几分好奇。

    少顷,史登达还没出来,丁勉有些着急了,想要跟去看看。林宇大笑道:“不用等他们了,他们恐怕是回不来了,莫师兄,还是快点出来吧,也好让这位丁兄死心。”

    众人闻言,纷纷朝着向后院方向看去,却见一枯瘦老者,手持一把胡琴,一步一步的朝着众人走来,正是衡山派掌门--莫大先生。

    见到莫大先生现身,众人也明白了几分,刘正风更是面色复杂的看着自己的师兄,低声叫道:“师兄,多谢了。”

    丁勉仍不死心,见莫大走近,连忙追问道:“敢问莫掌门,不知可见到我那些弟子?”

    莫大先生看了看他,也不说话,只是冷哼了一声,指了指后院,又指了指自己手中的胡琴,意思不言而喻。

    丁勉这才死心,一副失神落魄的样子,喃喃道:“不,不,你们怎么敢,你们怎么敢杀我嵩山弟子。”

    “笑话,只许你嵩山派横行霸道,到处拿人家家人威胁,就不许人家报仇,杀你们弟子了。”林宇冷笑道。

    在场众人起先还心有不忍,但是听到林宇的话,也是一愣,是啊,若是嵩山派的人也这样对自己呢,当即不再多言。定逸师太更是拍案称道:“做得好,这等小人行径,杀了也是活该!”

    费彬见到自己一行人计划不成,丁勉也是一脸失神的样子,沉声道:“好,好一个莫大先生,好一个衡山派,我嵩山派记住了。”又转头看到林宇,想到此事和林宇也有很大关联,又加道:“好你个林宇,带我左师兄出关,定要向你领教领教。我们走!”说完,便带着嵩山派众人向着大门走去。

    林宇笑了笑,不屑地说道:“告诉左冷禅,我在华山等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