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带着系统玩转武侠 > 第三十八章 莫大先生
    第二天一早,林宇早早起了床,也不顾隔壁房的令狐冲还在呼呼大睡,独自一人出了刘府。林宇此行是想见识一下“潇湘夜雨”莫大先生。原著中莫大先生武功倒不是很高,但是那招“百变千幻衡山云雾十三式”,叫人防不胜防,无可逃避,让林宇很像见识一番。

    记得原著中,莫大先生第一次出场是在一间茶楼中,有人胡说刘正风金盆洗手是因为他们师兄弟不和,才出手,一剑削去了七只杯子,而且每一只都被削去了半寸来高的一圈,这一手倒是让人眼前一亮。

    但是林宇花了半天时间,找遍了衡山城内的各大茶楼,还是没有找到莫大先生的踪影。最后,林宇在一个小巷子的拐角处,看到一个拉着二胡的老者,那老者六十几许,身材瘦长脸色枯槁,披著一件青布长衫,洗得青中泛白,形状甚是落魄。林宇心中一动,猜到这人正是自己要找的莫大先生,当即走到他的面前,对他行了一礼道:“华山剑宗林宇,见过莫大先生。”

    老者并不回话,只是兀自的拉着二胡,曲声悲凉、凄怨,路边的人听了纷纷悲伤不已。待得老者拉完一曲,也不管站在一旁的林宇,起身便走,林宇连忙跟上。老者越行越快,林宇也加快了脚步紧随其后,最后二人到了城外,老者这才停下。

    老者打量了林宇一眼,那张枯瘦的老脸挤出了一个笑容,缓缓道:“不错,不错,不知道是华山派的何人教出你这等弟子,似你这般年纪便有如此高的轻功的,我莫大倒是头一次见到。”言语之中,倒是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林宇也笑了笑,拱手道:“家师风清扬。”然后一脸玩味的看向莫大先生。

    “竟然是风老前辈,难怪了。”听到“风清扬”三个字,莫大先生那张古井无波的老脸也露出了一丝惊讶,然后恍然道。

    “不知,林师弟你跟着老夫,到底所为何事?”

    林宇缓缓地拔出腰间的长剑,一脸郑重的说道:“无他,只是听闻莫大先生的剑法高超,特来请教一番。”说完,对着莫大先生使出了“希夷剑法。”

    见林宇出招,莫大先生也不恼,淡淡的看了一眼道:“原来是希夷剑法,不错,不错。”手中不知从何处抽出一把薄薄的细剑,接住了林宇的这一剑。

    林宇见状,也不奇怪,莫大先生本来就有一把藏于胡琴中的薄剑,见到莫大先生轻而易举的就接下了自己的希夷剑法,林宇手中连动,又使出了“夺命连环三仙剑”,这一剑快若闪电,势不可挡,莫大先生见到这一剑,也不敢抵挡,只得不住的向后退去,“紫盖剑法”随之使出。

    林宇眼神微动,看出了这一剑的蹊跷,连忙变换招式,一招破剑式,朝着莫大先生这一剑的破绽出刺去。

    发现自己的破绽没林宇看穿,莫大先生连忙使出了自己的看家本领“百变千幻衡山云雾十三式”,这套“百变千幻衡山云雾十三式”本来就是衡山派的一位前辈,结合江湖戏法本领创造而成,这一剑出来,疾如闪电、如梦如幻,让人眼花缭乱。

    但是林宇对于这套剑法早就有所防备,见到这如梦如幻的一剑,不急不忙的使出了破剑式。只听“叮叮叮”,林宇手中的长剑和莫大先生的细剑在一刹那间,快速的相接了数十次。最后,莫大先生的细剑还是被林宇长剑击飞,林宇缓缓的收了剑,看着莫大先生。

    莫大先生拾起地上的长剑,叹了口气道:“唉,老了,老了,这江湖看来是你们年轻人的了。”说完,将细剑又塞进了自己的胡琴之中,转身朝着城外走去,那背影倒有几分萧瑟。

    林宇当即对着莫大先生朗声大叫道:“莫大先生,听说嵩山派的左冷禅知道了你师弟和曲洋相交之事,准备在明日金盆洗手仪式上借此发难,还望你能看在你们二人师兄弟一场的份上,出面阻止他们。”

    .......

    和莫大比完了剑法,林宇见天色渐暗,便转身回到了刘府之中。刚一进门,刘正风的弟子米为义就走了过来,恭恭敬敬的说道:“林师叔,华山派的诸位不久之前已经到了,您是不是去见一见他们?”

    林宇点点头,“麻烦你,带我先去见见他们。”

    “好,林师叔您跟我来。”米为义点点头,带着林宇向着华山派众人的住处走去。

    刚到了华山派的住处,林宇就看到令狐冲跪在地上,一脸的愧色,而岳不群正坐在屋内,怒气冲冲的,旁边岳灵珊还不住的劝慰。见到林宇来了,岳不群收起怒气,笑着走了过来“林师弟可是出了不小的风头啊,昨日你杀了‘万里独行’田伯光的事情已经传开了,整个衡山城都在议论纷纷,你那风清扬传人的身份也不胫而走了,现在你可是名字了。”

    “区区虚名,不足挂齿,师兄别在取笑小弟了。”林宇苦笑着回道,又惊讶的看了一眼令狐冲,问道:“令狐师侄这是犯了什么事?居然要如此惩罚他。”

    提到令狐冲,岳不群又是一脸怒容,“这个逆徒,走之前我就嘱咐他不要惹是生非,可他倒好,居然去喝酒,还跟青城派的弟子打起来了,真是气死我了。”

    听到岳不群这番话,林宇不禁摇摇头,令狐冲这个性子又不是一天两天了,想到令狐冲之后的所作所为,林宇不由得暗自偷笑,老岳以后头疼的日子可多着了。

    一旁的岳灵珊不住的朝着林宇打眼色,看向令狐冲,意思很明显,想叫林宇替令狐冲求情。本着搞好主角关系的原则,林宇还是开口道:“岳师兄,令狐师侄这一路上跟着我,一丁点酒也没沾,昨日还帮助了恒山派的弟子,今天想必是累了,不如饶了他把,再说青城派本来就是平之的仇人,令狐师侄打了他们,也不算什么,大不了我再去找余沧海那矮子理论理论。”

    “罢了罢了,既然师弟这样说了,这次就原谅你了,冲儿。”说完,又转头看向令狐冲,“还不去谢谢你林师叔。”

    令狐冲连忙起身,对着林宇挤了挤眼睛,笑着说道:“多谢林师叔。”

    .......

    见完了华山派众人,林宇找到米为义,开口说想见见刘正风。

    听到林宇说想见自己师父,米为义连忙带着林宇去了刘正风的住处,之前刘正风千叮万嘱自己的几位弟子,要好好结交林宇这位师叔,既然林宇开口,米为义哪里敢不应允。

    到了刘正风住处前,米为义走上前,轻轻敲了敲门道:“师父,华山派林师叔求见。”

    “快请。”听到米为义说林宇来见自己,刘正风连忙对弟子说道。

    于是米为义带着林宇进了刘正风屋内,刘正风一见林宇,笑着说道:“林师弟,不知你找师兄我,所为何事。”

    林宇神秘的笑了笑,又看了看米为义一眼,“刘师兄,这次小弟前来,是有一件关于明天之事的消息,想要提前知会师兄一声。”

    “为义啊,你先下去把”刘正风人老成精,哪里不知道林宇的意思,连忙将米为义支开。

    见米为义离开,林宇缓缓开口道:“小弟听说,刘师兄你和魔教的一位长老相交,此人叫曲洋,可有此事。”

    刘正风闻言,不由得握住了腰间的长剑,又慎重的看了看林宇一眼,才说道:“林师弟,我和曲兄只是音乐之交,并没有投靠魔教的意思。”

    “刘师兄别紧张,小弟自然知晓,但是嵩山派的那位左掌门可不是这么想,小弟听说,他已经派出手下,准备在明日揭发此事,到时候刘师兄你可就危险了。”

    “师弟所言当真?”

    “千真万确。”

    刘正风闻言,缓缓的放下了手中紧握的长剑,坦然的说道:“那又如何,大不了明日我当面宣布正式脱离衡山派的关系,和曲洋老哥隐居山林之中。左冷禅又能把我怎么样。”

    “师兄此言差矣,你们二人是逃了,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左冷禅会放过你的家人么,再说一入江湖身不由己,师兄你说了和衡山派脱离关系,到时候衡山派还是会被你拖累。”听到刘正风的回答,林宇摇了摇头,说道。

    (说真的,看原著的时候,就感觉刘正风脑筋有点死,连累了一堆人跟他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