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带着系统玩转武侠 > 第三十七章 杀田伯光
    既然收了林平之为徒,林宇就将华山入门剑法传给了他,这也是林宇所学的第一套剑法,加上林平之现在也是华山弟子,正好合适。

    就这样,林宇没事就在华山教导林平之剑法,顺带和令狐冲切磋剑法、喝点小酒,日子过的倒也潇洒,转眼就是半个月过去了。

    这天,岳不群叫人将林宇请到正气堂。林宇跟着弟子到了正气堂内,令狐冲等人正好也在内,见到众人来齐,岳不群拿着一封请帖说道:“衡山派的刘正风师兄,将于半月后在衡山召开金盆洗手仪式,邀请我华山派前去观礼,我准备带上你们前去。”

    岳不群看向令狐冲,“冲儿,我准备派你先去探探情况,我和你师娘带着其他人随后前往,此去衡山,不得饮酒误事,更不得惹是生非。”

    “是,徒儿明白”令狐冲答道。

    林宇见状插口道:“岳师兄,不如让我跟着令狐师侄一起前往把。”

    岳不群看了看林宇,又看看令狐冲,点头道:“这样也好,有林师弟照看,料想冲儿也不会乱来。”

    临行前,林宇将林平之唤道身边,嘱咐道:“平之,此去衡山路途遥远,你就不要跟着去了,在华山好好修炼剑法,为师回来在传你另一套剑法。”

    林平之点头称是。

    料理好了诸事,林宇和令狐冲二人牵着马下了山,向着衡山奔去。

    .......

    几日后,林宇二人来到衡山城内,这此处是衡山派的地头,随处可见江湖中人在城中来往。二人商量了下,先到找一处客栈歇脚,带岳不群等人来到后,再去拜访刘正风。令狐冲兴冲冲的拉着林宇,来到一座酒楼内,招呼小二道:“小二,给我们来几壶好酒,再上二斤熟肉,几盘小炒。”这一路上,二人只顾着赶路,令狐冲也不敢违背岳不群吩咐,现在到了衡山城内,当然要先痛饮一番。

    林宇见状,也没有阻止他,二人来到二楼,找了处空位,只等小二上酒菜。还不等小二上来,林宇就在看到旁边桌上,有一对奇怪的组合。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也说不上多潇洒,带着一个十几岁的小尼姑,这小尼姑到算得上清秀可人。林宇不禁哑然失笑,感叹这世界真小,居然还是让令狐冲碰到了仪琳和田伯光二人。

    令狐冲顺着林宇的目光看去,也看到了这奇怪的二人,待得认清之后,拉着林宇说道:“林师叔,这尼姑好像是恒山派的弟子,旁边这男子好像不是什么好人,我们要不要去看看。”

    林宇正要点头,就听到田伯光说道:“小尼姑,你就从了我把,跟着我有什么不好。”

    小尼姑双手合十道:“田施主,你还是放了我把,我师父和师姐们很快就要赶到这衡山城了,你要是不放了我,到时候想跑也跑不掉了。”

    听到这里,令狐冲顿时确认了这二人的身份,当即大喝道:“田伯光,你这淫贼,快点放了这位恒山派的师妹。”

    “你小子是何人,别管老子的闲事,信不信老子一刀剁了你。”田伯光正要继续劝仪琳,见到令狐冲想要插手,恶狠狠的说道。

    令狐冲见田伯光恐吓自己,顿时大怒,也顾不得自己能不能打过田伯光,抽出腰间的剑,朝着田伯光胸口刺去。

    仪琳当即吓得花容失色,却见田伯光刀光一闪,就将这剑稳稳地接住了。见到令狐冲动手,田伯光也不客气,抬手就是一招快刀,砍向令狐冲,刀光快若闪电,势不可挡。仪琳大叫道:“这位师兄快躲开。”

    令狐冲反应不及,眼看就要丧命于田伯光刀下,一旁的林宇坐不住了,一记破刀式稳稳地将田伯光的刀截住。田伯光看向林宇,沉声问道:“你又是什么人?”

    “想问我是谁,先接我一剑再说。”林宇轻蔑一笑,一招希夷剑法朝着田伯光招呼道。

    田伯光挥刀想躲,却惊恐的发现,自己居然没有林宇的剑快,当即被林宇一剑穿喉,死前仍不甘心的问道:“好...好快的剑...这是...这是什么剑法...”

    林宇抽出长剑,拭去剑上鲜血,悠然回道:“希夷剑法。”

    一旁的令狐冲和仪琳早已吓得呆住了。半晌,仪琳大叫:“啊,这位师额兄,你,你怎么把他杀了。”令狐冲也用复杂的眼神看着林宇,似惊恐,又似崇拜。

    见到仪琳一副可怜田伯光的模样,林宇哑然失笑,真是个傻妞,笑着说道“小尼姑,你说错了,按理说你该叫我一声林师叔。这田伯光可是个淫贼,刚才还想对你下手,你居然还同情他。”

    一旁的令狐冲也回过神来,笑着说道:“这位衡山派的师妹,我师叔说的没错,田伯光这种淫人,人人得而诛之。我是华山派的令狐冲,这位是我华山派的林宇林师叔。”

    闻言,仪琳顿时羞红了脸,低着头向着二人道谢:“多谢这位林师叔和令狐师兄相助,我是恒山派的仪琳,之前和师父师姐她们走散了,不小心被田伯光这个坏人抓到,幸亏在这里遇到你们,你们也是来参加刘前辈的金盆洗手仪式的吧。”

    令狐冲闻言,连忙上前安慰道:“仪琳师妹不要担心,你师父她们估计很快就到这里了,不如我们送你去刘府等他们吧。”

    仪琳点头同意,三人用完了饭,便朝着刘府走去。

    这刘正风在衡山城中也算是家喻户晓的人物,他的府邸倒也很好打听,三人来到刘府,报上华山派和恒山派的名号,刘府的人很快就招呼三人入内。

    到了府内,三人正好看到了一堆尼姑坐在大堂上,正是仪琳的师父师姐们,仪琳一见到自己的师父定逸师太,立刻飞奔了过去,抱着定逸师太大哭道:“师父,仪琳好想你们啊,要不是华山派的林师叔和令狐师兄相助,仪琳差一点就见不到你们了。”

    恒山派众人连忙向林宇二人看去,令狐冲走了过去,对着定逸师太行礼道:“见过定逸师伯,这位是我华山派的林宇林师叔。”林宇也对着定逸师太行了一礼。

    定逸师太看了看令狐冲,又看了看林宇,称赞道:“二位华山派的少侠真是年少有为,不知这位林宇林师弟,是何人弟子?”

    “家师风清扬。”

    “原来是风老前辈的弟子,难怪一表人才”定逸闻言,连声夸赞道,这时旁边的仪琳插口道:“师父,林师叔不仅救了我,还把田伯光那个恶人给杀了呢。”

    “田伯光,可是那个号称‘万里独行’的淫贼,田伯光?”

    “是的,师父,弟子差点,差点就被田伯光侮辱。”

    定逸闻言,大惊失色,又听到林宇将田伯光杀了,连忙走到林宇身前,躬身行礼道:“多谢林师弟从田伯光手里就出仪琳,不然我恒山派可就要蒙羞了,林师弟居然能杀得了田伯光这个淫贼,真是非同凡响啊,看来风老前辈倒是收了一个好传人。”

    林宇笑道:“师太过奖,田伯光这淫贼人人得而诛之,在下不过适逢其会罢了。”

    这时,只见后院走来一位男子,这男子看上去五十来岁,一脸的富态,不像江湖中人,倒像是个富家翁。只见他走近前厅,看到众人,笑着说道:“原来是恒山派的定逸师太和华山派的令狐少侠来了,不知这位少侠是何人?”说完,转头看向林宇。

    令狐冲正要上前介绍,定逸师太一脸热情的拉着林宇,介绍道:“这位是风清扬风老前辈门下弟子,林宇林师弟。林师弟,这位正是衡山派的刘正风,刘师兄。”

    “原来是风老前辈的门下,失敬失敬,来来来,林师弟,跟为兄来,为兄先为你去安排客房。”说完又招呼众人道:“师太,令狐少侠,你们跟我来。”众人在刘正风的带领下,在刘府住下,这刘正风倒是挺热情,听说林宇是风清扬的弟子,还要专门安排弟子带林宇在衡山城内游逛,林宇婉言谢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