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带着系统玩转武侠 > 第三十六章 收徒平之
    在几个青城弟子的带领下,林宇二人很快到了一座小城内。据这几个青城弟子所言,余沧海正在城内的客栈中,他们这些人是奉余沧海的命令,四处找寻林平之的下落。众人到了客栈门前,林宇叫那几个弟子进去喊余沧海。

    余沧海此时正在客栈内等候消息,听到几个弟子回来说,林平之和一个年轻人正在门外。余沧海兴冲冲的冲出了客栈,果然看到了林平之和一个气质不俗的青年,正是林宇。

    见林平之紧跟在这青年身后,余沧海慎重的问道:“阁下是何人,这林平之杀我爱子,还请阁下把他交给在下。我青城派必有重谢。”

    林宇笑了笑,讥讽的说道:“余矮子啊余矮子,你说你,想要人家的家传秘籍就直说啊,非要找一大堆借口才动手。”

    余沧海见林宇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按捺住心中的火气,慎重问道:“阁下是何人,还请不要插手我青城派和福威镖局的私事。”

    “余矮子,今天我就要管一管这事了,你又如何?”

    “好,好,好,阁下非要多管闲事,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接我松风剑法”说着,余沧海脚下用力,整个人如迅雷般冲出,长剑瞬间化成闪电,直刺林宇眉心。

    林宇高声应道:“好!”随后长剑反削。余沧海身形再动,身子后仰,左脚反踢林宇手腕。林宇也不客气,抬手就是一记破剑式,直刺余沧海的胸口,这一剑去势极快,正好又是余沧海的破绽之处,吓到余沧海连忙抬剑格挡。

    二人连斗了百余招,余沧海惊奇的发现,不管自己使出哪一招,林宇的剑都能找到自己的弱点,好像自己故意凑上去给他打一样,顿时又惊又怕。

    乘着余沧海失神之际,林宇挥剑直刺,正是那“夺命连环三仙剑”,余沧海赶忙侧身让过这一剑,谁料林宇剑法还有后招,招架不及,被林宇的长剑刺伤左肩。本来余沧海就被林宇的独孤九剑克制住了,现在又被伤了左肩,败得更快了,没多久就被林宇又用剑划伤了右臂。

    余沧海的受了两剑,自知不是林宇对手,赶忙认输:“阁下,余某认输,今后我青城派再不插手福威镖局之事。还请阁下放我一马。”

    听到余沧海认输,林宇也不好将他杀了,只得收剑。一旁林平之见林宇赢了,立刻对着余沧海大叫:“余沧海,还不快把我父母给放了!”

    余沧海抬头看了眼林宇,见林宇瞪了瞪自己,连忙招呼手下弟子,“去,到客栈里,把林震南夫妇带出来。”

    林震南夫妇被弟子带出客栈,见到林平之,还以为林平之也被抓了。林夫人大叫道:“儿啊,你快跑。”林震南也叫道:“余沧海,有什么事冲我来,快放了我的老婆孩子。”

    见到这场景,林平之立马奔到父母面前,替他们解开绳子,哭道:“爹,娘,你们不要担心,孩儿没事,是林大侠救了我,刚刚林大侠打败了余沧海这老贼,把你们放出来了。”

    林夫人闻言,保住林平之,二人失声痛哭。林震南看了看林宇,拱手谢道:“林大侠,多亏你出手相助,大恩大德我林家感激不尽。”

    林宇摸摸鼻子,“林兄客气了,在下华山派林宇。我华山派和你们家祖上倒是有些渊源,见你们有难才出手相助,此事已了,余沧海也不敢向你们动手了。”

    余沧海闻言,灰溜溜的向林宇告辞,带着弟子离开了客栈。

    这边,林平之和林夫人也停止了哭泣,林平之拉着林夫人走到跟前,“娘,正是这位林大侠救了孩儿。”

    林夫人倒头便要拜,林宇连忙劝住。然后又招呼林平之带着他父母到客栈休息。

    “林兄,现在你们一家三口已经团聚,还是想想今后的打算把。”林宇道。

    “唉,这次若不是林大侠相助,我林家就要命丧于余沧海之手了,现在福威镖局也被毁了,我决定带着家人去投奔平之他外公那。”

    这时,林平之掏出了怀中的袈裟,递给林震南道:“爹,这是我们家的辟邪剑谱,孩儿准备学这剑谱,日后去找余沧海报仇。”

    林震南接过袈裟,打开一看,大惊道:“孩子啊,这,你千万不要想不开啊,要练也是为父去练,你还小,以后还要为我林家传宗接代。”说完,林震南拉着林平之,走到林宇面前一拜,“林大侠,我希望你能收我家平之为徒。”

    林平之也满脸希翼的看着林宇,之前林宇和余沧海一战,更是让林平之有了拜他为师的念头。

    见到这两父子这般恳求,林宇也不好拒绝,只能推说道:“林兄,不如我带平之去华山,我师兄岳不群实力高超,又是华山掌门,自然比我更合适收平之为徒,你看如何。”

    林震南老于世故,看出林宇不想收徒,但是又听到林宇愿意带林平之到华山拜师,而且还是华山掌门岳不群,当即点头答应。林平之见到父亲答应了,也只能点头应允。

    第二天,林宇带着林平之,告别了依依不舍的林震南夫妇,向着华山赶去。

    ......

    华山之上,劳德诺和岳灵珊刚到上山,正向着岳不群汇报这次福州之行的所见。待得劳德诺说道林宇为二人讲解辟邪剑谱秘辛以及林家和华山的渊源时,岳灵珊插口道:“爹爹,林宇哥哥还说道剑气之争,这是怎么回事啊?”

    “珊儿,这件事情是华山机密,你年纪太小了,等过些年爹在和你说,你先回去把。”听到剑气之争,岳不群眼中精光一闪,淡淡的说道。

    见岳不群不肯说,岳灵珊只能撇撇嘴,闷闷不乐的回自己的卧房了。待得岳灵珊回去,劳德诺又继续说道:“掌门,不知这个林师叔到底是何人,在福州之时,他自称是风太师叔的弟子,莫非?”

    岳不群瞥了劳德诺一眼,淡淡的说道:“德诺啊,你跟了我这么多年,有些事情,不该你说,不该你问的,你就不要插手,知道了么?好了,你也退下去把。”

    劳德诺被岳不群瞄了一眼,顿时感觉自己浑身上下毫无秘密可言,又听到岳不群这样说,浑身打了一个激灵,行了个礼,连忙退了下去。

    待二人都退下后,岳不群把玩着茶杯,自语道:“林宇,林宇,你到底是什么来历,又有何目的?”

    ......

    林宇带着林平之,朝着华山方向赶去,一路上,打尖住店什么的都是由林平之自告奋勇来负责,林宇也得自在。闲暇之余,林宇见林平之剑法平平,又随手指点了他一两招剑法。把林平之高兴坏了,对林宇服侍的更加殷切了。就这样,两人终于到了华山派。

    二人一路上山,沿途弟子因为认得林宇,之前又得林宇指点了几下剑法,见到他纷纷行礼,口中称道“师叔”,更是让林平之见识到了林宇的威望。

    到了峰顶,岳不群早已得到弟子汇报,带着夫人在正气堂门口迎接林宇。两人一见面,岳不群就寒暄道:“林师弟此行辛苦,我已经听珊儿和德诺汇报了。”

    林宇也笑着说道:“没什么。”拉过身边的林平之,对着老岳说道:“师兄,这是福威镖局林震南的儿子,他家祖上和我华山有些渊源,这次遭逢大难,想拜入华山,你看可好。”

    “此事我已经听说了,既然师弟你答应了,那不如拜倒你的门下。”岳不群看了眼林平之,笑着说道。

    “师弟我还年轻,恐误人子弟,还是师兄你收下他把。”林宇推辞道。

    岳不群摸了摸那几缕长须,笑着道:“师弟你武功不在我之下,又是风师叔的弟子,平之又是你带上来的,再说为兄已经又好几个徒弟了,恐怕心有余而力不足,平之,还不拜见你师父。”

    林平之亲眼见到林宇击败余沧海,早就想拜林宇为师了,又听到岳不群这么一说,赶忙拜倒在地,对着林宇说道:“师父在上,请受平之一拜。”

    见到老岳都这么说了,林平之也当着华山众人的面拜倒在自己面前,林宇也不好推辞,再说之前在路上,林平之服侍的还算勤快,林宇当即顺水推舟的收下了林平之这个徒弟。岳不群也笑着招呼众人回华山派驻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