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带着系统玩转武侠 > 第三十五章 匹夫无罪
    送走了二人,林宇也出了客栈,朝着福威镖局方向走去。

    这福威镖局简直变了个模样,和前些日子的威风凛凛根本不可同日而语。朱漆的大门被人拆了一半,两边旗杆上的旗子也被人扯了下来,门口那块“福威镖局”的牌子也斜歪歪的挂在门上,那个“威”字竟被人用剑硬生生划去。

    看到此情此景,林宇不禁摇了摇头。推开那扇残破的大门,林宇走近院内,院内也是一片狼藉,遍地血迹,相比这些镖局里面的人不是被杀了,就是鸟作兽散了。

    见到镖局内已经没人,林宇知道自己来晚了,摇了摇头,不再去理会镖局的惨状。想到原著中,林平之似乎侥幸逃脱,林宇牵着马出了福州城,寻找林平之的踪迹。

    记得原著里,林平之是一路逃往洛阳,林宇就驱马向着洛阳方向奔去。不到半日,林宇就看到一个衣衫褴褛的小乞丐,那乞丐不过十六七岁,脸上尽是泥污,看不清面目。林宇驱马走到乞丐面前,细细的打量了一番,好奇的问道:“可是福威镖局的林平之?”

    这乞丐正是林平之。林平之见到一个气宇轩昂的男子驾着马朝着自己走来,心中有些惶恐,又听到他一口道破自己的来历,误以为是青城派的人,不由得对林宇恐惧极了,强自嘴硬道:“什么林平之,大爷你认错人了把,我就是一个小乞丐而已。”

    “想不到啊,才过了一天,堂堂福威镖局的公子就承认自己是乞丐了。”林宇摇摇头,叹息道。

    闻言,林平之不由得握紧了双拳,双目泛红,嘴上还是不肯承认:“不,我不是什么公子,我就是一个小乞丐。”

    “别再装了,我若是青城派的人,早就将你拿下了,还会听你狡辩。跟我走把,我是华山派的林宇,你林家之事,和我华山也有些关连,既然见到了你,也不能不管一管此事。”林宇懒得和他再费口水了,直接将自己的身份挑明,若是林平之再不识趣,那他就弃之不管了。

    见到林宇表明了身份,林平之还是有些半信半疑,没办法,刚刚经历大变,心性单纯的他也不得不对外人有所防范了,但是想到自己现在手无缚鸡之力,林宇又自称是华山弟子,若是林宇所说是真的,那对于自己来说不异于一线生机。

    想到这里,林平之连忙跪倒在地,口中不住的求道:“林大侠,麻烦你帮一帮我全家把,青城派欺人太甚,掳我父母,又杀我福威镖局上上下下数十口人,还请大侠能主持公道。”

    林宇摇了摇头,没有回话,只是示意林平之跟上他,自己骑着马继续向前走。林平之不愿放弃林宇这一线生机,见林宇不理他,只得跟着他的步伐。

    二人到了一座小城,林宇带着林平之来到一家客栈,吩咐小二准备两间上房。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小二见到林宇身后的林平之一副乞丐打扮,正要发怒,但是看到林宇扔给自己的银子后,就不在多言,高兴的带着二人去了客房。

    林宇又吩咐小二为林平之准备好热水和干净的衣服,嘱咐林平之洗好后澡换上衣服,再到隔壁找他,自己回到客房内休息去了。

    半个时辰过去了,林宇在客房内打坐,房门轻轻响了两声“铛,铛”。

    “进来。”感知了一下是林平之后,林宇睁开双眼,开口回道。

    只见门被轻轻的推开,一个俊秀的有些过分的少年走了进来,正是林平之。林平之走到林宇面前,双膝一曲,跪倒在地,恭恭敬敬的说道:“林大侠,还请您收我为徒,替我林家主持公道。”

    对于林平之,林宇说不上喜欢,也说不上不喜欢,原著中此人前期还是一个挺有正义感的少年,但是遭逢大变之后,整个人受到了打击,又碰到了老岳这样的师父,对他家传的武功有所企图,后来自宫之后,整个人就扭曲了。但是不得不说,他的悲剧,都是外部环境造成的。

    现在林平之居然想拜自己为师,林宇对他的目的,还是有所了解的。林平之是见林宇出身华山派,想利用华山派的名声,来保护自己,顺带解救自己家人,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很好的想法。林宇想了想,还是开口回绝了他。

    “林公子,你的想法我全明白,我是不会收你为徒的,但是你放心,我华山派毕竟和你福威镖局有渊源,这件事情是不会不管的”

    林平之闻言,有些激动,抓着林宇是腿说道:“林大侠,你是说真的么,敢问我福威镖局何德何能,能跟华山派有着渊源?”

    见到林平之这副表情,林宇知道,自己不把事情解释清楚,他是不会罢休的。当即,又把之前和岳灵珊所说的事情,对林平之又说了一遍。

    “难怪,难怪那余沧海想要灭我一家,难怪对我家祖传的辟邪剑谱这么重视,可是我到现在都没想明白,这辟邪剑谱到底有何厉害之处。”听了林宇的话,林平之如遭雷击,喃喃呓语道。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你家传的剑法,其实威力不止于此。”林宇摇了摇头,将得自向阳老宅的袈裟取出,递给林平之,“这是你家传的东西,现在还给你吧,你一看便知。”

    林平之接过袈裟,激动的打开看了起来,待看到“欲练此功,必先自宫”这八个字时,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一行清泪缓缓流出,苦笑着说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怪不得先祖没有将它传下来。”说完,林平之收起袈裟,对着林宇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咚,咚,咚”,“多谢林大侠,将辟邪剑谱的秘籍相还。”

    “不必如此,这本来就是你们林家的东西。”林宇摆摆手。见到林平之这副模样,林宇也有些不忍,劝慰道:“这剑法你大可不必练习,不如跟我回华山,待得我救出你父母之后,你再拜入我师兄岳不群门下。”

    听到林宇的话,林平之深深沉思了许久,面色也是不断变化,最后还是坚定的看着林宇,摇了摇头:“多谢林大侠了,您传我秘籍,又肯帮我救出父母,我林平之已经无以为报了,待我安置好父母之后,我就去苦练这剑法,日后找那余沧海报仇。”

    见到林平之心意已决,林宇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安慰他先去休息,明天再商量如何救他父母。

    第二日一早,林平之就早早的来到房门外等候林宇。林宇见他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猜到他已经急不可待了,于是二人出了客栈,先到附近马市替林平之买了一匹马代步。二人骑着马,向着青城方向赶去。

    不知道是不是二人的运气好,没走多久,就碰到几个穿着青城派服饰的弟子。几个人看到林平之,大笑道:“林平之,没想到你跑到这里了,你父母就在我们手里,还不快快下马,束手就擒,跟我们回去听候师父发落。”

    林平之见青城弟子叫破他的行踪,本来有些还怕,但是看到林宇一副镇定的样子,也平静了许多。几个青城弟子见林平之纹丝不动,一副唯林宇马首是瞻的样子,这才注意到林宇,怪叫道:“那小子,你跟林平之是一头的么,难不成想要和我们青城派为敌?告诉你,我们师父是余沧海,识相的就赶快离开林平之。”

    见到这几个人打着余矮子的旗号威胁自己,林宇哑然失笑,摇了摇头,这笑傲江湖世界单凭内力,除了风清扬和那个深不可测的东方不败,没有人可以打得过林宇,余矮子的弟子居然不知死活的找上了自己。林宇不屑的笑道:“就余矮子那点三脚猫功夫,还是别丢人现眼了。正好,我正愁找不到他,你们几个快带我去见他。”

    几个青城弟子见林宇一副嚣张的模样,当即发怒,为首的那人说道:“师弟们,这小子敢侮辱师父,给我上,把他和林平之抓回去让师父好好收拾。”说完带头冲向林宇,其他的弟子也不甘示弱,纷纷抽出剑,朝着林宇二人袭来。

    见到这群弟子冲了过来,林宇也不下马,抬手就是几道六脉神剑,“嗤嗤嗤”,剑气轻而易举的将他们的手臂射穿,几个青城弟子抱着手臂大叫起来。林宇抬手威胁道:“你们几个,带我去见你们师父,不然下次我这剑气射的就不是手臂了。”

    几个弟子连忙点头称是,争着带林宇去找余沧海的住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