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带着系统玩转武侠 > 第三十四章 辟邪秘辛
    林宇接过秘籍,客气的说道:“天门师兄多虑了,小弟就在这泰山之上小住几日,待得秘籍看完之后在离开,还请师兄应允。”

    “好,好,好,既然林师弟想在我这泰山住上几日,师兄又怎么会不同意呢。还请师弟跟我来。”天门道人说完,带着林宇又回到了大厅之内,吩咐弟子带林宇去客房。

    林宇跟着弟子来到客房内,那弟子为林宇收拾好房间后,又问林宇有没有其他需要,林宇笑着谢绝了他。回到客房,林宇迫不及待的从戒指中取出了秘籍,坐到床边细细研究起来。

    这岱宗如何可算得是泰山派剑法中最高深的绝艺,要旨不在右手剑招,而在左手的算数。左手不住屈指计算,算的是敌人所处方位、武功门派、身形长短、兵刃大小,以及日光所照高低等等,计算极为繁复,一经算准,挺剑击出,无不中的。

    林宇花了两个时辰才把这本秘籍记下,开始比较独孤九剑和它的区别。独孤九剑就像是给你一套数学公式,只需要将它的各个变式记下来,遇到相应的场合就直接拿出变式来应对,对使用者的要求不算太高。但是岱宗如何就不同了,更像是函数公式,要求使用者瞬间将各个变量填入其中,然后计算出何时出剑,角度如何。一但出手,就是一击制敌,但是这种计算对人类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连成这一招的人寥寥无几。

    总的来看,岱宗如何就像是复杂版的独孤九剑,独孤九剑尚且还能有人练成,但是岱宗如何,饶是林宇有过目不忘的能力,也不可能练成,除非林宇的脑子进化成超级计算机,那才有可能。所以这套岱宗如何对于林宇来说,不异于天书一般。

    既然练不成岱宗如何,那这趟泰山之行可以算是徒劳无功,之前的辟邪剑谱练不成林宇还有些心理准备,但是这岱宗如何,居然也是无法练成,林宇不免感到闷闷不乐起来。

    第二天一早,林宇就去求见天门道人。得知林宇来见,天门也是十分奇怪,生怕林宇又来找他练剑。

    但是天门道人来到大厅一看,林宇居然有些意兴阑珊,不由得好奇的问道:“林师弟,你这是怎么了?”

    林宇苦笑一声,掏出秘籍递给天门道人,“天门师兄,这秘籍还你,小弟苦思冥想了一夜,发现无法练成这套剑法,不免有些遗憾。”

    “林师弟不必如此,这剑法在我泰山派中,也是数代无人练成。”天门道人接过秘籍,心中暗乐,但嘴上还是安慰林宇道。

    “既然如此,那么师弟我就不再打扰师兄了,就此告辞。”林宇起身,向天门道人告别道。

    天门道人见林宇要走,巴不得这位小爷赶紧离开,但还是假意挽留道:“师弟既然来了,不妨在我泰山多玩几日再走啊,免得到时候令师怪我招待不周。”

    “不了,师弟来之前,岳师兄还有事托小弟去办,小弟也不好在此多留,耽误了岳师兄的事。”林宇婉言谢绝,转身下了泰山。

    下了泰山之后,林宇找到被留在山下的老马,骑上马向着福州奔去,心中想着,自己这一来一回,差不多就是七八天了,那边林平之一家也差不多快被余沧海那个矮子给灭门了把,再慢点到时候可真的赶不上了。想到这里,连忙快马加鞭,向着福州赶去。

    到了福州城内,林宇开始寻找劳德诺二人。还好走之前林宇嘱咐劳德诺在城内为自己留下记号,所以没花多少时间,林宇就在一间客栈内找到了二人。

    一见到林宇,岳灵珊就奔过来,急冲冲的朝着林宇喊道:“林宇哥哥,你怎么才回来啊,那福威镖局一家,快被青城派的人杀光了!”

    林宇假装不知,问道其中缘由。劳德诺恭恭敬敬的朝林宇行了一礼,叫了一声师叔,开始为林宇讲解这一切的来龙去脉。和原著差不多,余沧海的儿子余人彦调戏岳灵珊,林平之出来打抱不平,结果误把余人彦杀死,余沧海趁机带人想要灭林振南一家,夺得辟邪剑谱。

    林宇听到这里,不免感到好笑,余沧海这矮子一心想要剑谱,却不知道剑谱早被自己拿走了,更重要的是,这个剑谱,林大公子自己还看不上!

    想到这,岳灵珊又是对着林宇喊道:“林哥哥,你快救救林平之他们把,怎么说他也是为了帮我才惹上这麻烦的。”

    林宇上前捏了捏岳灵珊的琼鼻,笑着说道:“灵珊你却是不知,那余沧海早就想对林平之一家下手了,余人彦之事只是一个借口罢了。”

    岳灵珊被林宇捏住鼻子,脸上一红,又听到林宇说余沧海还有别的图谋,好奇的问道:“余矮子有什么图谋啊,林哥哥快点告诉我啊。”

    “余沧海他想要的,不过是林平之他们家的家传剑法--辟邪剑谱罢了。”

    “啊,这剑谱有什么神奇,莫非比我们华山派还要厉害吗?”岳灵珊一听,余沧海居然只是为了一本剑法就要灭人满门,吃惊的问道。

    一旁的劳德诺,听到辟邪剑谱四个字,也伸长了耳朵,想听林宇的解释。

    林宇似笑非笑的看了劳德诺一眼,开口为岳灵珊解释辟邪剑谱的来历:“这辟邪剑谱,是从《葵花宝典》残篇中悟出的剑法,两者系出同源。《葵花宝典》是一位太监所作。三百多年来,始终无一人能据书练成。百余年前,这部宝典为福建莆田少林寺下院所得。我华山派的岳肃和蔡子峰两位前辈到莆田少林寺作客,偷看到《葵花宝典》。其时匆匆之际,二人不及同时阅遍全书,当下二人分读,一人读一半,后来回到华山,共同参悟研讨。不料二人将书中功夫一加印证,竟然牛头不对马嘴,全然合不上来。二人都深信对方读错了书,只有自己所记的才是对的。华山的剑气二宗之分由此而起。”

    岳灵珊听到这里,满脸的吃惊之色,忍不住插嘴道:“剑气之分,什么是剑气之分啊,我怎么不知道。原来这《葵花宝典》居然和我华山派也有渊源,林宇哥哥,你又是怎么知道的啊?”

    听到岳灵珊问自己从何得知,林宇不由得打了个哈哈,“灵珊,别忘了我是你风太师叔的徒弟,这些都是师父他告诉我的,你年纪还小,这些华山派的隐秘,你回去问你父亲就知道了。”

    岳灵珊恍然大悟,点了点头,又继续追问道:“林宇哥哥,那后来呢,《辟邪剑谱》又是怎么冒出来的呢?”

    “红叶禅师不久发现此事,他知道这部宝典所载武学不仅博大精深,且凶险之极,当下派遣得意弟子渡元禅师前往华山,劝论岳蔡二位,不可修习宝典中的武学。渡元禅师上得华山,岳蔡二人对他好生相敬,承认私阅《葵花宝典》,一面深致歉意,一面却以经中所载武学向他请教。。殊不知渡元虽是红叶的得意弟子,宝典中的武学却未蒙传授。当下渡元禅师并不点明,听他们背诵经文,随口加以解释,心中却暗自记下。渡元禅师武功本极高明,又是绝顶机智之人,听到一句经文,便随意演绎几句,居然也说来头头是道。渡元禅师在华山上住了八日,这才作别,但从此却也没再回到莆田少林寺去。不久红叶禅师就收到渡元禅师的一通书信,说道他凡心难抑,决意还俗,无面目再见师父云云。后来渡元禅师就跑到了福州,化名林远图。林远图将自己记下的内容改成了《辟邪剑法》,后来仗着这门剑法,打下了不小的基业,这位林远图,就是林平之的祖先了。”

    讲完了故事,林宇感觉口干舌燥的,顺手从桌子旁拿起一杯茶水,一饮而尽。岳灵珊和劳德诺被林宇的故事给震得愣住了,待林宇喝完了茶,二人才消化完林宇刚才的故事。

    听完故事,岳灵珊又想起了福威镖局的事情,连忙催促道:“林宇哥哥,你快去帮帮他们把。”

    被岳灵珊这个小丫头求了半天,再加上自己又看了人家的辟邪剑谱,林宇决定顺手就他们一把。但是看到岳灵珊这个拖油瓶,林宇不仅有些头疼,若是带上她一起,说不定又会出什么幺蛾子,当即开口对着劳德诺说道:“劳德诺,把你小师妹带上,你们两个先回华山将此事禀报师兄,我去福威镖局一趟。”

    劳德诺听完林宇的故事,更感觉林宇深不可测,他也知道,自己和岳灵珊两个人在这里起不了什么作用,点头答应了林宇的吩咐。跟着林宇好说歹说,才把岳灵珊劝走。

    (今天被人指出,小说没爽点,而且前面的部分,进度太快╮(╯▽╰)╭,真桑心,小宇是个新嫩,对很多东西都不太懂,只能慢慢模仿,所以这本书可能会有很多的问题,只能说下次吸取教训慢慢改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