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带着系统玩转武侠 > 第三十三章 岱宗如何
    第二天一早,林宇从房间里出来,来到客栈一楼,随便找了张没人的桌子坐下后,招呼小二道:“小二,来二斤牛肉,两碟小菜。”

    待小二将菜送来后,林宇递给他一锭银子问道:“小二,昨夜这城中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小二接过银子,在手里掂了掂后揣进怀里,笑嘻嘻的说道:“这位爷,您不知道啊,昨夜林家那处老宅子不知怎么的失了火,待有人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不过还好那宅子已经荒了很久了,所幸没有什么人受伤。林家知道这件事情后,很是恼火,但是又找不到证据证明这是天灾还是人为,所以只能不了了之。”

    林宇点点头,招手示意小二退下,开始用饭。既然辟邪剑谱已经被林宇拿到,那这趟福州之行,也没有什么意思了,至于要不要救林家三口,林宇表示,若是顺手那就救他们一把,若不顺手,那就算了,最多找个机会把辟邪剑谱还给林平之。

    用过饭后,林宇在福州城中转了几圈,顺手买了点小东西之后就出了城。城外,劳德诺和岳灵珊不知从哪弄了一间酒棚,劳德诺化装成一个老头,岳灵珊化装成一个满脸麻子的少女。

    岳灵珊见到林宇时,从林宇的反应之中,意识到自己现在的模样确实有些怕人,连忙捂住小脸,惶恐的问道:“林哥哥,我现在是不是很丑啊。”林宇又不傻,怎么会说是,连忙上前轻轻拉开少女的手,然后掏出自己在城中买的小玩意,岳灵珊见到这些小玩意后,瞬间忘却了之前的不快。

    交待劳德诺好好照看岳灵珊后,林宇又借口有事去办,离开了两人。至于林宇想要做什么呢?他是想趁这个机会,到泰山一行,见识下那泰山派的“岱宗如何”到底能不能和独孤九剑有的一拼。

    林宇骑马离开了福州城,一路北上,直奔泰山而去。

    泰山,又被称为岱山、岱宗、岱岳、东岳、泰岳。有“五岳之首”、“五岳之长”、“天下第一山”之称。自古以来,就是历朝历代帝王不断封禅和祭祀的地方。

    林宇一路北上,花了三四天的时间,才到达泰山脚下。这泰山远远望去,气势雄浑,林宇来到山下,便下了马,徒步上山。这泰山的山路比华山曲折了许多,五步一转,十步一回,势甚险峻,林宇用了一个多时辰才到达山顶之上。山顶上,正是泰山派的驻地,虽然这泰山被尊为五岳之首,但是它上面的泰山派却是侮辱了这个名字。据林宇所知,整个泰山派,从掌门到弟子,在五岳之中都很是一般,而且泰山派的玉磬子、玉音子都和左冷禅有所勾结,实在让林宇不齿。

    到了泰山派驻地前,林宇向着守卫的弟子说道:“麻烦通报你们掌门,就说华山派风清扬门下林宇求见。”

    守卫的弟子年纪轻轻,虽然没有听过风清扬的名号,但是一听林宇自称是华山派的,还是客客气气的让林宇在此稍等,然后自己跑去通知掌门了。

    泰山派掌门天门道长听到弟子禀报说华山派风清扬门下求见,心头一惊,守门弟子没听过风清扬,但是他可是知道风清扬的大名的,连忙吩咐弟子带他去见林宇。

    天门道人来到外面,见到一位二十来岁的俊秀青年在等候,猜到他就是风清扬弟子,连忙上前热情的说道:“林师弟远道而来,天门有失远迎。林师弟,快请进来。”说完,就招呼林宇进入大厅休息。

    林宇也是笑着说道:“师弟我不请自来,天门师兄不怪我就好,哪里算得上有失远迎呢。”

    二人进入大厅落座,一旁弟子极有眼色的替他们上好了茶,天门道人笑吟吟的看着林宇:“林师弟是风老先生的高足,不知道他老人家近来可好。”

    “师父他老人家现在在华山隐居,逍遥自在的很。”

    “哦,那不知师弟这次来我泰山,所为何事?”

    “说来还望天门师兄不要见怪,小弟这次来泰山拜见,其实是想见识一下师兄的泰山剑法。”林宇淡淡的笑道。

    天门闻言,也是一愣,虽然林宇是风清扬的弟子,但是毕竟才二十来岁。他怎么也不会想到,林宇居然是想挑战自己。但是想到风清扬的名头,天门道人还是客气的问道:“师弟此言当真,莫不是拿师兄我寻开心?”

    “小弟一心求教,还请师兄不吝赐教。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林宇收起了笑容,站起身认真的说道。

    见到林宇这副模样,天门道人皱了皱眉头,但还是顾忌风清扬的名号,只得说道:“既然师弟认真的,那师兄也只好和师弟过几招了。”说完,天门道人也起身,对着林宇说道:“师弟,这里地方太小,还请随我来。”

    林宇跟着天门道人,到了泰山后山一处平地之上。天门才转过头来,“林师弟,此处地形开阔,我们就在这里比试把。”说完,天门道人缓缓拔出了剑,指向林宇。

    林宇退了几步,也拔出了腰间的长剑。

    “师弟远来是客,你先请。”

    林宇也不跟他客气,挥剑就是一招“苍松迎客”,向着天门道人刺去。

    天门道人见到林宇居然用华山入门剑法跟他过招,有些小瞧,抬剑就是一招“苍翠相掩”,想要截住林宇这一剑。谁料,林宇剑花一抖,瞬间变成了希夷剑法,向天门道人刺去。

    天门道人躲闪不及,只得眼睁睁的看着林宇这一剑驾到他的脖子上。

    此时的天门道人,感觉自己的一张老脸都要丢到地上了,居然连林宇一招都没接住就被制住。林宇却是摇了摇头,收回了剑,淡淡的说道:“天门师兄,还是认真一点,刀剑无眼,下一次小弟就不一定能收得住了。”

    天门道人闻言,抬手就是“泰山十八盘”,朝着林宇使出。这套泰山十八盘,是泰山派昔年一位名宿所创,他见泰山三门下十八盘处羊肠曲折,五步一转,十步一回,势甚险峻,因而将地势融入剑法之中,与八卦门的“八卦游身掌”有异曲同工之妙。泰山“十八盘”越盘越高,越行越险,这路剑招也是越转越加狠辣。

    天门道人为了挽回面子,也顾不得这剑法很辣了,他现在只想快点将林宇打败。天门道人每一剑似乎均要在林宇身上对穿而过,招招夺命,林宇却是将长剑舞的密不透风,将天门道人的每一剑都牢牢地接住,那表情甚是轻松。

    二人又过了百十招,天门道人始终奈何不了林宇,倒是把自己累得不轻。林宇见状,轻轻笑道:“来而不往非礼也,天门师兄既然用出这般精妙的招式,那也请见识一下小弟的招式把。”

    说着,林宇使出了“夺命连环三仙剑”,朝着天门道人的要害刺去,吓得天门道人连忙闪身避开。林宇又是一剑刺来,这一剑朝着天门的腰间削去,若是削中了,那天门可是要被腰斩了。天门连忙提剑抵挡,林宇见状,纵身一跃,飞到天门身后,朝着他的后心刺去。这一剑,天门再难抵挡,只能闭上双眼,心道吾命休矣。

    过了许久,天门道人张开双眼,发现自己还没死,也没感觉身上有什么伤痕,连忙回头看去,这一看可把天门吓得半死。

    原来林宇的剑直直的停在天门道人后心三寸处,若是刚才林宇没有及时停住,那他可真是要一命呜呼了。

    见到天门回头,林宇收起长剑,拱了拱手道:“天门师兄,小弟一时失手,差点误伤师兄,还望师兄见谅。”

    “不不不,师弟你剑法高超,师兄认输。”被林宇这么一吓,天门哪里还在意什么面子,连忙向林宇认输道。

    见到天门似乎被自己的剑法折服,林宇也是一笑,这次天门道人被自己打败,想来问他求借“岱宗如何”,应该不难把。想到这,林宇对着天门说道:“天门师兄,小弟还有一事相求。”

    天门一听,一张脸瞬间拉的老长,刚才林宇的要求差点要了他的老命,现在居然还有要求,但是天门自己又不是林宇的对手,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不知林师弟,还有什么要求啊,只要不师兄能办到的,一定不会拒绝。”

    林宇听到这话,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此事不难,小弟只想求借贵派“岱宗如何”一观。”

    天门道人听到林宇的要求,本想拒绝,但是看了眼林宇腰间的长剑,不禁打了个哆嗦,考虑下自己和林宇武力值的差距,只能点头同意,苦着脸从怀里掏出一本秘籍,递给林宇,“师弟,这正是我泰山派的“岱宗如何”,还请师弟尽早归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