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带着系统玩转武侠 > 第三十一章 见岳不群
    这套独孤九剑真不愧是金书第一剑法,饶是林宇天赋过人,又有过目不忘之能,也是花了整整三个月时间才粗通皮毛。按风清扬的话说就是:“你小子虽然把这套剑法的变化统统记住了,但是毕竟只是死记硬背,没有真正的领悟到每一种变化的精髓,还需要跟各类高手过招,才能悟通其中的关键,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

    因此,当林宇记住这套剑法之后,风清扬每天又开始跟他过招,美其名曰,帮助他熟悉剑法之中的变化。但是每次过完招后,风清扬都从林宇手中抢走一瓶茅台,还恬不知耻的说这是孝敬,林宇身为他的弟子,孝敬师父不是应该的么?

    让林宇大呼无耻,误上了这老头的贼船。不过吐槽归吐槽,对于风清扬每天花时间跟他过招,林宇还是心知肚明,这老头只是表面上无耻了一点,但是还是比较负责的,这么多茅台没有白白浪费。

    又是三个月过去了,这三个月里,林宇每天和风清扬过招,不但对独孤九剑的领悟加深了一层,已经可以达到活用的程度了,而且自身的内力也在不断的进步,已经无限接近后天巅峰的修为了。

    对此,风清扬也十分好奇林宇到底修炼了什么内功,才能在小小年纪,达到常人一辈子都难以达到的程度。林宇对风清扬没有欺瞒,直接坦言自己所练的是几百年前逍遥派的神功--北冥神功,还跟风清扬详细的讲解了北冥神功的特点。

    听到林宇的讲解,风清扬不由得想到了十几年前魔教前任教主任我行的吸星大法,连忙问林宇这两套功法的联系。林宇不屑的笑了笑,直接说那吸星大法不过是北冥神功的残本,任我行修炼的吸星大法可没有北冥神功能转化内力属性的效果。风清扬吃惊之余,也是好奇,林宇的一身内力是不是吸收他人而得。

    林宇想了想,还是把无崖子的事情告诉了风清扬,毕竟跟风清扬相处了这么久,林宇也清楚他的为人,不会计较林宇拜了两个师父的事情。不过为了怕吓到这老头,林宇改了改无崖子的身份,只说他是逍遥派传人,临死之前将北冥神功和自己的一身内力传给了林宇,所以林宇才有了这么深厚的内力。

    风清扬对于林宇的坦然表示很满意,但是也说出了自己的担忧,虽然北冥神功能吸人内力,并能转化为自己的属性,但是别人的东西始终是别人的,若是用这种方法,恐怕会很难突破到先天境界。

    听到风清扬的猜测,林宇也想到了原著中虚竹的经历,和林宇一样,虚竹也是得到了无崖子的内力,不同的是,虚竹还得到了李秋水和巫行云的功力,加起来差不多有二百多年,可以说单凭内力,虚竹是天龙第一。但是实际情况呢?虚竹的战力仅仅只能打得过丁春秋,恐怕连乔峰都不如!

    虽然其中有乔峰天赋异禀的原因,但是不得不说,虚竹的内力都不是自己的,所以战力才如此之低。而林宇现在的情况,和虚竹简直一样!风清扬这话真是一针见血,林宇不得不为自己的情况寻找办法。

    见到林宇因为自己的话而陷入了沉思之中,风清扬上前拍了拍他,劝慰道:“林小子,师父我也只是猜测,你毕竟还年轻,突破先天不过是早晚的事,再说了,这江湖之上,可以解决内力隐患的方法还是有很多的。”

    林宇一听,瞬间从思考之中回过神来,连忙保住风清扬的胳膊,满脸讨好之色,说道:“师父,快点告诉我啊,还有什么办法。”

    风清扬见到林宇回过神来,也不再说话,只是笑眯眯的看着林宇...的怀中,还举了举手中已经空荡荡的酒瓶,那意思不言而喻。林宇咬咬牙,一副肉痛之色,从怀中掏出一瓶茅台,双手递到风清扬面前,“好师父,你就告诉我把,实在不行,徒弟我再给你去弄点好酒来。”

    风清扬接过酒瓶,给了林宇一个孺子可教的眼神,然后打开酒瓶,狠狠灌了一口,一脸的享受之色:“真不知道你小子的酒是从什么地方拿出来的,你那衣服又怎么能瞒得住我的眼镜,算了看在美酒的份上,让师父告诉你把。”

    “这方法之一,就是我华山九功之首的紫霞神功,但是紫霞神功是气宗的不传之秘,只有历代气宗宗主知道,老夫是剑宗之人,所以学到这门功夫,你得去找岳不群那小子去。”

    “这第二嘛,当然是少林寺的镇寺之宝--易筋经了,这易筋经据说可以强筋健骨,化解体内的异力,但是少林寺一直是江湖上公认的第一大派,而这易筋经又是他们的镇寺之宝,不会轻易传给你的。”

    听到风清扬的话,林宇开始思考这两种方法的可行性,老岳这边毕竟是自己人,若是自己许之以利,晓之以情,说不定能成功。至于少林那边,待到剧情开始,任盈盈被困少林寺,令狐冲带着邪道诸人去强闯之时,再混入少林,也不是不能得手。

    正在林宇思考的时候,系统助手小武传音道:“主人您忘了,还有一种方法么?”

    “什么方法?”林宇好好奇的问道。

    “原著中,任我行被困在西湖湖底,苦心思索化解吸星大法吸人内力之后难以解决内力属性的办法,最后想出来了方法,您忘了么。”

    林宇听到小武的话,大喜,自己居然把这个方法给忘了。看样子这三种方法,都有一定的可能性。因此,林宇决定等剧情开始之后,跟着令狐冲这个主角,好达成自己的目的。

    想到这里,林宇又想到自己跟着风清扬学剑已经用了快一年时间,离原著的剧情开始,也差不多了。于是跟风清扬请求,说自己想见一见现在的华山掌门,顺道找一找突破先天的方法。

    对于林宇请求,风清扬到是欣然同意了,还嘱咐他记得下次见面多带些美酒来。

    对于自家师父这嗜酒如命的性子,林宇也是无力吐槽了。收拾好东西,带上风清扬赠给自己的铁剑,林宇运起轻功,向着华山派驻地玉女峰奔去。

    以林宇此时的功力,从思过崖到玉女峰不过半个时辰就到了。到了玉女峰上,此时的华山派驻地还是小猫三两只,林宇轻松的避开了巡山的弟子,直奔正气堂而去。

    到了堂前,林宇凭着内力感应到里面有人,猜测是老岳,当即运起内力,大喊道:“华山派剑宗弟子林宇求见。岳师兄速速出来一见。”

    只见一青衫书生从屋内走了出来,腰间佩着长剑,右手摇着一把折扇,神情甚是潇洒。待他走近,林宇仔细一看,这人四十少许,面如冠玉,一脸正气,不是老岳还哪个。

    暗暗在心中吐槽了老岳这幅卖相,但是林宇面上还是客气的说道:“剑宗林宇,见过岳师兄。”

    岳不群本来在屋内练功,突然听到林宇的传音,连忙出来相见。见到林宇之时,老岳心底又是一惊,想不到这么年轻的人,居然有如此深厚的内力,还自称是华山剑宗弟子,不由得细细思考起林宇的来历,嘴上却是回道:“阁下既然自称是剑宗弟子,不知是剑宗哪一位的传人?”

    “家师风清扬。”

    听到“风清扬”这三个字,岳不群又是一惊,风清扬的名号他可是如雷贯耳,当年剑气之争,若不是气宗之人使计骗风清扬离开,那结果怕是会倒过来。

    对于林宇是否假借风清扬的名头,他倒是不怀疑,毕竟林宇看上去不过二十来岁,若不是见过风清扬,是不可能知道这个名字的。想到这里,岳不群不禁好奇林宇来见他的目的,但脸上却是带上了笑容,亲热的拉着林宇的手:“原来是风师叔门下,失敬失敬,师弟远道而来,让愚兄安排你好好在这华山游玩几日。”

    见到老岳那一脸标志性的假笑,林宇都懒得吐槽,老岳话外之音,林宇也是听的一清二楚。不过看他是风清扬的弟子,忌惮风清扬那高超的武力,同时又想把他拉上华山派的战车,才假装对林宇如此热情,好拉拢林宇。

    想到这里,林宇也是一脸的假笑,“师兄太客气了,既然师兄都开口了,那小弟我就在这华山之上多住几日。”

    两人相视一笑,外人若是不知,还以为是多年的兄弟相逢。但是林宇和老岳都是人精,自然是明白对方的心思,但二人仍是不动声色,想等对方先露出马脚。

    岳不群拉着林宇进到正气堂内,招呼林宇坐下,又换来弟子为林宇安排客房,自己在厅内陪林宇闲聊,二人可谓是宾主尽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