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带着系统玩转武侠 > 第三十章 独孤九剑
    自从林宇拜了风清扬为师后,这老头不知道发了什么疯,对林宇的要求越发的严格了起来。林宇第一天就把华山派的入门剑法练习的差不多了,但是这老头仗着自己的剑术高超,天天用入门剑法来虐林宇,所以林宇这一个月内,始终练得都是那一套入门剑法。

    这天,林宇继续和风清扬斗剑,现在的林宇已经今非昔比了,开始时只能和风老头过个数招,就被他狠狠地打败,后来林宇不断的进步,剑术一日千里,到了现在,居然和风清扬过了百招而不落败。

    只见风清扬又一次的将林宇击败,长剑直直的指向林宇胸口,但是他们这次已经过了二百多招!风清扬收起长剑,满意的点点头,摸了摸自己的胡子笑道:“徒儿,你的剑术已经算入门了,这套华山入门剑法已经不用再练了。”

    林宇闻言,激动的看着风清扬。连续一个月练习同一套剑法,已经是苦不堪言,再加上风清扬每天还要狠狠地“操练”林宇好几次,这一个月,林宇简直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现在听到风老头说不用练这入门剑法了,能不激动么。

    正在林宇幻想着风清扬传自己独孤九剑,然后自己用它驰骋四方时。风清扬开口打断了他的幻想:“为师决定传你‘清风十三式’,”林宇顿时苦争一张脸,打断道:“风老头,哦不,师父,我已经学了这么久的剑法了,还不传我独孤九剑啊?”

    “才学了一个月,就想着独孤九剑。这清风十三式,一个月内,不练到老夫满意,你就别想学独孤九剑了。”风清扬一听“风老头”,顿时气鼓鼓的说道。

    “师父,师父,别生气嘛,我练就是,来喝口酒,消消气。”林宇见风清扬发怒,连忙从怀中掏出一瓶茅台酒,恭恭敬敬的递到风清扬面前,满脸讨好的说道。

    “还算你小子有心,要不是看在这酒的份上,老夫早就撂挑子不干了。”风清扬一见到茅台酒,瞬间收起了怒气,笑眯眯的接过酒瓶,狠狠地灌了一大口说道。

    喝完了酒,风清扬开始传授林宇“清风十三式”,“这清风十三式,乃是我华山派不传之秘,这套剑法妙在“清淡”两字,讲究的正是:“似有似无,似实似虚,似变未变。”正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敌人既然根本就摸不清剑路和招式,又怎能防避招架。”

    林宇闻言,心头一动,联想到了在一些在小说里看到的东西,连忙问道:“师父,这清风十三式,是不是就是说无招胜有招啊?”

    “好,好一个无招胜有招。”风清扬大笑道,“徒儿你还真是悟性惊人啊,这套清风十三式的特点,正好被你这句话给概括得淋漓尽致。看来这剑法你一定能学的很快。”

    没想到自己的胡言乱语居然让风清扬认为自己对这清风十三式有所领悟,林宇此时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笑,但是他还是打起精神,认真地听风清扬讲解这清风十三式。

    半个月后,风清扬正在和林宇用清风十三式过招,不知道是不是入门剑法为林宇打下了基础,本来林宇就是过目不忘,加上一个月苦练基础剑法,这套清风十三式果真如风清扬所说,学的飞快,短短半个月时间,就能和风清扬对打数百招了。

    百招过去了,林宇仍在没有露出一丝败迹,风清扬见状,大笑着收了剑,赞叹道:“没想到,乖徒儿你果真是对这套剑法有所悟性,居然半个月就练到了如此地步。”

    林宇第一次听风清扬这样的夸自己,喜不自禁,摸着头笑道:“师父,我现在是不是能学独孤九剑了啊?”

    “不急不急,徒儿你既然这么有悟性,老夫在传你两门剑法,一门是希夷剑法,另一门是夺命连环三仙剑。这两门剑法,乃是我剑宗绝学,你既然身为剑宗弟子,不可不学。”

    林宇闻言,只能乖乖的跟着风清扬学起这两套剑法来,没办法,谁叫自己拜了风老头为师,他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不学不就是欺师灭祖了。

    这希夷剑法,乃是道家剑法,暗合道家之理,“希夷”二字,语出《老子》:“视之不见名曰夷,听之不闻名曰希。”又河上公注:“无色曰夷,无声曰希。”而华山派这套希夷剑法,虚寂玄妙,招式连环,剑速快如闪电,无声无息之间取人性命,练至高深处,剑招使出,视之不见听之不闻,实是一门高妙无比的剑术绝学。

    林宇练起这门剑法,起初剑光逬飞,声若雷电,煞是醒目,但是经过风清扬提点之后,慢慢领会了其中的奥秘,加上他身上的北冥神功正是道家绝学,与这门剑法暗合,所以精进飞快,慢慢的声音和剑光都消失不见,但是威力却不可小视。

    林宇不由得感叹,这一门剑法,繁复绵密,如电如雾,一招一式都有几十种变化,招招都妙到巅峰,让人难以揣测,又暗合道家真意,实是一门玄门至高剑术,心中对这门剑喜爱起来。

    至于另一门夺命连环三仙剑,乃是剑宗绝技之一。剑招仅有三式,使时连环击出,一气呵成。起始当头直劈;若对方斜身闪开,则圈转长剑,拦腰横削;如果对方还能避开,势必纵身从剑上跃过,则长剑反撩,疾刺对方后心,若对方背后不生眼睛,势难躲避。这剑法狠辣无比,乃是一等一的杀人绝技,但是弊端也很明显,若是三剑之后没有将敌人击败,自己的气势就会大损,反倒被敌人所乘。

    因此,风清扬告诫林宇,若是不到万不得已,不得随便用出这门剑法,不然遇到了高人,反而会被人轻而易举的制住,林宇点头称是。

    这两门剑法,威力甚大,又是剑宗的绝技,饶是林宇资质过人,悟性也不错,也用了三个月时间才学会。其中,希夷剑法与林宇相符,施展出来真是如臂指使,得心应手,但是夺命连环三仙剑这门剑法出手狠辣,弊端又十分明显,加上风清扬也不断告诫,不得随意使用,所以林宇仅仅是对这门剑法熟悉了而已。

    眼见林宇跟着风清扬学剑已经过去了四五个月,这段时间,林宇学会了华山入门剑法、清风十三式、希夷剑法、夺命连环三仙剑这四门剑法,自己的剑术也一日千里,若是风清扬压制自己的功力和他过招,也能斗得千招开外,方才落败,让风清扬不住的大笑,夸赞林宇是华山派百年以来的第一天才。籍此,风老头又从林宇手里敲走了十几瓶茅台,让林宇大呼奸诈。

    喝着从林宇手中敲诈的茅台酒,风清扬摸了摸自己的胡子,笑着看着林宇道:“乖徒儿,亏得你这么多天的孝敬,外加老夫传你的剑法,你也已经熟练了,所以老夫决定,把独孤九剑传授给你。”

    林宇闻言,差一点热泪盈眶,风老头总算开口教自己独孤九剑了。这些天,风清扬这老头老是借着指点林宇的名义,跟林宇过招,然后狠狠的把林宇虐一顿,顺道再敲诈几瓶茅台酒,美其名曰“孝敬”,想到这么多天来,自己被风老头折磨的情形,林宇此时此刻真想跳大呼大叫,来平息心中的激动。

    风清扬喝了口酒,开始为林宇讲解这独孤九剑:“这独孤九剑共有九式,分别是破剑式、破刀式、破枪式、破鞭式、破索式、破掌式、破箭式、破气式和总决式,这套剑法讲究料敌先机,后发先至。你先跟我把总决记住「归妹趋无妄,无妄趋同人,同人趋大有。甲转丙,丙转庚,庚转癸。子丑之交,辰巳之交,午未之交。风雷是一变,山泽是一变,水火是一变。乾坤相激,震兑相激,离巽相激。三增而成五,五增而成九……」”

    林宇耐心的将总决记下来,好在他有过目不忘的能力,所以风清扬只说了一遍,就已经牢牢记住了。而后风清扬又让他复述一遍,林宇张口即出,一字不差。

    风清扬笑眯眯的点了点头,又灌了一大口酒,然后说道:“既然你已经记住了总决,那么我开始为你讲解这套剑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