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带着系统玩转武侠 > 第二十五章 扫地僧现
    “父亲”见到萧远山现身,乔峰也顾不得和慕容博父子纠缠,飞奔到萧远山的身前,满脸喜色。

    “好儿子,不亏是我的种,咱们爷俩长得到是蛮像。”萧远山一脸欣慰的看着乔峰,然后又转头看向慕容博父子,沉声道:“峰儿,当年就是这个奸人传言骗那群人,才害得我们父子两个失散多年,为父已经将他们一一击杀,现在就剩下这两个首恶之人了。”说完指了指慕容博,又指了指玄慈。

    此时玄慈见到慕容博和萧远山二人都没死,也是面露震惊,他缓缓道:“萧施主,当年之事,老衲深感愧疚,你要报仇,只管来就是,至于慕容博老施主,你我相交多年,不知当年你为何要骗老衲?”

    “为什么,这还不明显么,他慕容家是鲜卑人血脉,燕国王室后裔,所做这一切正是为了复国啊。”林宇开口道,然后又面带嘲弄之色,看着少林众人,“你们少林助纣为虐,不知是不是也想谋反啊?”

    “你这是何意,我少林深受皇恩,又怎么会做出大逆不道的事情。”

    “一派胡言,简直是污蔑。”

    对面的少林诸僧人闻言,开口辩解道。

    “是么,那你们倒是说说,深受皇恩的你们,这些年又做了些什么,”林宇不屑的说道,然后又指了指丐帮众人,“同样的武林大帮,丐帮的诸位这些年不断的奔赴前线,到处去刺探西夏和契丹的敌情,截断他们的粮草,为了大宋,他们做出多少牺牲,你们呢?整日在寺庙里吃斋念佛不说,还与外族勾结,不是想谋反还是什么!”

    在场的众人闻言,也是一震,是啊,丐帮这些年来,在乔峰的带领下为了大宋江山做出了这么多贡献,同样是大帮,少林却是一点都没有出过力,以前众人没有想到这一点,现在听到林宇的话,纷纷用着怀疑、鄙视的目光看着少林众人。

    林宇见到众人反应,也是满意的点点头,不枉他弄了这么多少林的“黑材料”,现在这话一传出去,就算是少林没有谋反,朝廷也不会相信,这下少林的声望可要一落千丈了。

    然后林宇又抬头,看向乔峰父子,下一步,可就要看你们的了,能不能逼出扫地僧,可就要看那林宇猜测是不是正确了。

    这边,乔峰父子也没有让林宇失望,就在林宇说话的时间里,他们二人已经将慕容博逼得连连后退,招架不住了。就在乔峰将要使出“群龙无首”这招,准备将慕容博和慕容复父子两人击毙之时,只觉眼前一花,一个身穿青袍的枯瘦老僧出现在了眼前。

    这老僧抬手轻而易举的就接住了乔峰的这一掌,然后缓缓开口道,“冤冤相报何时了,乔施主,住手吧。”

    林宇见到扫地僧出现,瞳孔一缩,这扫地僧出现之时,以他的功力,竟然完全没有发现,不由得对扫地僧更忌惮了几分。见到扫地僧在乔峰快要将慕容博父子击毙之时出手,林宇更是暗暗肯定了那个猜测,他转头看向身边的李秋水和天山童姥,这两人见到扫地僧出现,也呆住了,喃喃道:“错不了,是他,正是他。”

    原来林宇猜测扫地僧可能是慕容博的父亲,带着李秋水和童姥,也是为了确认,而这老僧一出现就是在慕容博父子将要毙命之时,更是让林宇肯定了他的身份。

    乔峰见到老僧挡住自己,开口问道:“你又是何人?”

    “老衲的名字早就忘记了,只是这么多年来一直在藏经阁中打扫,施主不妨叫老衲扫地僧。”老僧淡淡的开口道。

    “藏经阁,不可能,我在藏经阁中呆了这么多年,怎么没有看到你。”萧远山听到扫地僧的介绍,怀疑道。

    “萧老居士最初晚上来看经之时,我……我已来了十多年。后来……后来慕容老居士来了,前几年,那天竺僧波罗星也来盗经。唉,你来我去,将阁中的经书翻得乱七八糟,也不知为了甚么。居士全副精神贯注在武学典籍之上,心无旁骛,自然瞧不见老僧。记得居士第一晚来阁中借阅的,是一本《无相劫指谱》,唉!从那晚起,居士便入了魔道,可惜,可惜!”

    萧远山这一惊当真非同小可,自己第一晚偷入藏经阁,找到一本《无相劫指谱》,知道这是少林派七十二绝技之一,当时喜不自胜,此事除了自己之外,更无第二人知晓,难道这个老僧当时确是在旁亲眼目睹?一时之间只道:“你……你……你……”

    老僧又道:“居士第二次来借阅的,是一本《般若掌法》。当时老僧暗暗叹息,知道居士由此入魔,愈陷愈深,心中不忍,在居士惯常取书之处,放了一部《法华经》,一部《杂阿含经》,只盼居士能借了去,研读参悟。不料居士沉迷于武学,于正宗佛法却置之不理,将这两部经书撇在一旁,找到一册《伏魔杖法》,却欢喜鼓舞而去。唉,沉迷苦海,不知何日方得回头?”

    萧远山听他随口道来,将三十年前自己在藏经阁中夤夜的作为说得丝毫不错,渐渐由惊而惧,由惧而怖,背上冷汗一阵阵冒将上来,一颗心几乎也停了跳动。旁边的慕容博也是,听到老僧说到自己盗取经书,也是对这扫地僧又惊又怕。

    眼看扫地僧一出场就将众人唬的不敢开口,生怕他乘机救走慕容博父子,林宇连忙开口道,“大师真是好计策,如此一来,大家都是信了你的话,你就可以将慕容博父子就走了,是把。可惜,可惜,在下已经识破了你的身份,你且看看,我身边的这两人是谁。”林宇指了指李秋水二人。

    众人本来都将注意力集中在了扫地僧上面,听到林宇这话,纷纷转头看了过来,扫地僧闻言,也转了过去,看着李秋水二人,面带追忆。

    天山童姥见他这般模样,冷哼道“慕容垂,你不认识我了么,这么多年,你一点消息都没有,原来是躲到这里了,真是让我好找啊,小师弟。不知我那沧海妹子,现在又在何处。”

    扫地僧听到童姥说着“慕容垂”、“李沧海”,感到十分耳熟,不由得抱头回想。过了半晌,扫地僧缓缓抬起了头,“慕容垂...这名字,真是好久没有人这么喊我了,自从沧海死后,我就假装身死隐居在少林寺内,已经43年了,没想到今天还能见到你们,真是天意难料啊。”

    一旁的慕容博听到这话,颤抖的指着扫地僧说道,“你说你是慕容垂,难道你是先父...不,不,父亲你没死。当年你为何要抛下我们慕容家的复国大业,为什么啊!”

    扫地僧面带慈爱的看向慕容博,又看了看慕容复,“博儿,这是你的儿子啊,真是像啊,和我当年有几分相像。”然后,他又面带惆怅的继续说道,“当年,你母亲沧海死后,我就万念俱灰,本想随她而去,后来藏身于藏经阁中,蒙佛法开解,现在已经大彻大悟了,若不是今日见你来到少林寺内,又有生命之危,我是不会现身的,至于慕容家的大业,这么多年了,你还放不下么。”

    “啧啧啧,真是父慈子孝,好一副三代同堂的感人场面,扫地僧,你倒是放下了,可你儿子害得人家家破人亡,难不成也让人家像你一样放下么?”林宇嘲弄道。

    乔峰、萧远山父子闻言,想起了自己和慕容氏的深仇大恨,又激动了起来。

    扫地僧见到乔峰父子激动的样子,又见到林宇一副看好戏的模样,再看看已经重伤的慕容博父子,无奈的叹了口气,“看来,今日老衲不出招是不行了,好吧,为了博儿和复儿,老衲只能出手了。”

    乔峰闻言,双掌齐出,向那老僧当胸猛击过去。那老僧伸出左掌,将萧峰双掌推来之力一挡,右掌拍向萧远山头顶,萧远山连忙伸手抵挡。三人战成一团,只见乔峰和萧远山父子不断的朝扫地僧出招,但是到了他身前三尺的地方,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挡住。林宇见状,双眼一眯,吐了口气缓缓道:“先天罡气。”

    (ps:扫地僧的名字,我查了半天没查到,而慕容博的父亲,原著也没提到名字,所以只能随便给他安个名字叫慕容垂。)。